正文 第二十五章 苍白的婚礼

    两支红烛,一顶盖头。(点 墨 中 文 网 站 。)秋梦狄和媚馨儿的婚礼再无其它,没有主婚人,没有亲朋好友,没有闹喜庆,没有任何祝福。

    两人唯一共有的只有一份坚定、一份执着、一份两相悦、一份海誓山盟。

    秋梦狄携着头顶盖头但是喜哀交加的媚馨儿,缓缓步入正堂,苍白的婚礼上甚至没有一袭红衣。两人皆是平装扮,秋梦狄穿青色长袍,怜的看着一袭紫色轻纱的媚馨儿,如果说这个婚礼唯一的喜庆地方,那就只有两支红烛与一顶孤独的盖头,还有两人已经融化成一体的心扉。

    红烛似乎已燃了许久,缓缓滴流着烛泪,本来整洁的烛随着烛泪的增多而显得狰狞。

    秋梦狄牵着媚馨儿纤白的手指,仿佛留住了整个世界,心中满足之下便再没有了任何的遗憾。

    “馨儿,我们开始吧……”秋梦狄轻声说道。

    媚馨儿缓缓的点点头,盖头遮住的脸孔看不清她的表,但是从手指传来的颤抖可以感觉出媚馨儿激动中有一丝紧张、苦涩中有一丝不安。

    秋梦狄下意识的手心用了一把力,传递出去的信息仿佛告诉她,孤独之中依然有我。

    香烛台上,两支红烛的后面插着一把三尺紫蓝色的长剑,本是秋梦狄的嗜魔长剑;剑柄上缠绕着一条紫色的轻纱布条,那是媚馨儿的‘武器’,她本无固定武器,但是又实在拿不出可以作为武器的东西,想到自己是用轻纱防,也就这般做了。

    两人没有可以作为证婚的人,也只好拿出各自的武器聊表心意。两人皆是深款款,缓缓的朝着那柄长剑和紫纱屈膝跪下。

    “我,秋梦狄今发誓,娶媚馨儿为妻,后定当疼她她,愿‘嗜魔、紫纱’保佑我们俩生生世世结为夫妇!”

    “我,媚馨儿今发誓,与秋梦狄结为夫妻,后必当惜他敬他,愿‘嗜魔、紫纱’保佑我们俩生生世世结为夫妇!”

    说完,两人缓缓的躬下躯,弯了三下。媚馨儿盖头里,几滴泪珠湿润了眼眸,随着低下的脸庞而落在冰凉的地上。

    “啪!……”极其轻微的声音在这安静的空气里,显得那么的清脆刺耳。

    秋梦狄心里一阵抽搐,但还是规规矩矩的磕完了三个头。微笑着转过,对着媚馨儿笑道:“馨儿,这下我们就可以永远厮守在一起了,永远。”

    说完,搀着媚馨儿站了起来,轻轻拥在怀中,走回了卧房。

    半晌,见媚馨儿没有动静,问道:“馨儿,怎么了?你在想什么?”

    媚馨儿抬起头,隔着犹在头上盖着的盖头望向秋梦狄,虽然看不清她的表,但是羞涩的声音说道:“梦狄大哥,你是不是……是不是应该把我的盖头掀了去啊?”

    秋梦狄哑然失笑,手指稍微颤抖的伸向盖头,刚刚碰触到盖头边缘,却被媚馨儿伸出的手指阻拦住。不有些错愕,傻愣的问道:“馨儿?”

    “……秤杆……”害羞的声音从盖头下轻轻传来。

    秋梦狄一脸醒悟的模样,抓了抓头发,环顾了一下房间,只见头处放着一杆系着红绳的秤杆,心里暗想媚馨儿的细心,抓过秤杆缓缓的再次伸向盖头……

    轻施淡妆而红润的脸孔随着盖头的掀起,慢慢的展露出来,含的眸子携带着媚百态、风万种。

    深夜的晚上凄凉如水,好似这孤独的婚礼隐藏着苍白。但是两人的心没有因为这种落寞而有丝毫的改变,反而好似相濡以沫的更加贴近。

    青纱帐、孤烛台。

    清凉夜儿轻轻埋。

    嗜魔剑、紫纱凌。

    独独证明万世

    一代神界新秀、堂堂第一人;一个魔界公主、貌美似天仙。在这远离束缚、没有世俗的冰冷夜里,大胆而不羁的挑战了神魔两界的尊严。

    “馨儿,你真漂亮……自从那见你第一面之后,我就知道我再也不会上第二个人。今,我终于实现了梦想,馨儿,我好满足!”

    秋梦狄拥着媚馨儿,这时被新婚的喜悦充满脑海的他,再也无法顾忌其他,因为他怀中的人,就是他整个世界。

    媚馨儿甜甜一笑,幽幽的说道:“梦狄大哥,说实话,原本见你之后知道你是神界的人,我也是极力的控制内心的狂,可是……”

    说到这里,媚馨儿羞涩的一笑,“可是每见你一次,换回来的便是无边无际的相思苦。我很想自己忘掉你,解脱出来,可是我愈是这般想,心里却愈是南辕北辙,那种矛盾的心理,折磨了我好久好久。直到最后,或许是我再也承受不住那种来自各方面的压力,就毫不犹豫的投向了你……”

    此时的媚馨儿已是满脸羞涩通红,说话的声音也是越来越低,几近如蚊声一般轻盈不可闻。

    绚烂的天空,两颗耀眼的行星在秋梦狄拉下纱帐的那一刻,忽然变的灰白无色……

    神界大帐外,心烦躁而出来清静一下的秋宏羽看着天空的异象,脸色突然之间变得很是难看,然而却是无奈、惋惜多过愤怒。那两颗行星所在的地方,却正是秋梦狄所在的飘雪城!

    看到此等异象的人,还有魔王托洛尼侬、神界族长卞漠言、魔界第一人司徒空。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有两颗新秀之星突然变色?莫非……?”托洛尼侬皱着眉头,心里不安的想道。

    “新秀之星,新秀之星?难道是秋梦狄?”托洛尼侬看着两颗行星的位置,满腹的不解,“那里是飘雪城,秋梦狄应该在阳涧才是啊!可是,如果不是他,又会有谁呢?”

    “而且,我魔界中人也没有可以称为新秀之人,为何却显示相争陨落?倘若不是,难道神界又出现了两个新人?可是在这大战之期没有理由……”

    托洛尼侬一边想着,眼光却丝毫没有离开那两颗行星。

    忽然,天空中两颗灰白的行星脱离了行走轨道,相互围绕旋转,却形成了一个独立的轨迹。

    “不好……”托洛尼侬思索片刻,脸色突然大变。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媚魔当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