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七章 司徒空

    魔界大内,魔王托洛尼侬正看着伊特从阳涧传来的消息。(^##最快的站^)一双桀骜的眼睛深深的眯着,深思许久对着堂外守候的护卫说道:“传司徒空前来应命。”

    一个时辰左右,一蓝色长袍的中年人来到外,躬对着内说道:“司徒空参见魔王……”

    “进来吧……”内传来托洛尼侬低沉浑厚的声音。

    司徒空闻言走进内,恭敬非常的说道:“不知魔王陛下传召在下,所为何事?”抬起头看着托洛尼侬,白净的脸上显露出精明非常,修为极深的功力使得年纪千万岁的他还只是像一个四十岁模样的中年。

    “前线危机,恐怕不能再支撑半月,千年的战期竟缩短到如此地步。我们魔界从未遇到如此的困难,你现在还有心呆在这里吗?” 托洛尼侬并没有说出伊特信中提及到的媚馨儿的意思,如果不牵涉到自己的宝贝女儿,那是万幸的事

    司徒空仔细咀嚼着托洛尼侬的话语,但并不想就此妥协,“魔王陛下,据在下所知,神界也只有明魂一人还算有点威胁。即便少了在下一人,魔界也不会惨败到如此地步啊。”司徒空心里暗笑,得意非常,并没有回答托洛尼侬的问,而是反问战机,从而显示自己的能力。

    托洛尼侬微笑着看着司徒空,他当然明白司徒空的意思,也没有因为要他出战而有所避讳,“你的意思是初了你,没有人是那明魂的对手?不错,上次你是以百招险胜那明魂,但是数千次的交手说明,你和他不相上下,也不能说明你因为那一次,就比明魂强多少。”

    司徒空心里冷笑,就是因为少了自己,魔界才会被明魂迫至此,现在有求自己出手,还这般强横,即使是魔王又怎样?口中却说道:“陛下,在下没有看轻明魂的意思,反而视他为在下的有力对手、上进的动力。”

    “那好,魔界现在已经溃不成军,你可愿意去见见你的老朋友、老对手?” 托洛尼侬一步步的把司徒空引向自己的圈,“是否你真的比他强,这次交手才能知晓。”

    司徒空心里自从上次击败明魂,就再也没将他放在眼里,刚才只是敷衍托洛尼侬,现在却被他抓住机会,苦恼之下决定撕破脸皮:“陛下,在下先前说过,除非将公主下许配给在下,否则……在下即使万死也不会去阳涧。”

    “你怕了?” 托洛尼侬带着挑衅的语气问着司徒空,激将法什么时候都是百试不爽。

    “说不上!我去阳涧必定会将神界挫败,即便那里有明魂。他是我的对手不错,但是,那都是过去的事了,之所以说是我的对手,是因为神魔两界再没有在下的对手,那明魂也只是唯一一个能配做我的陪练的人罢了。”司徒空霸道的说道,“所以,话说回来,想让在下去阳涧,就必定要满足在下的请求,这事魔界之人都知晓,如果在下就这样去了阳涧,后怎么还能在魔界抬起头来呢?……”

    “终于把狐狸尾巴露出来了吧?” 托洛尼侬心里冷笑,咬了咬牙说道“好!只要你这次能挫败神界,我就将馨儿许配给你。但是,前提是你这次必须要取得胜利才行。”

    “没问题!区区一个明魂,我还不放在眼里。”司徒空露出胜利的微笑,似乎眼前浮现出和媚馨儿大婚的子,自己一副得意和自得的神

    托洛尼侬眼角里显出一丝戏虐,但是为了大局着想,还是冷声说道:“这次的敌人并非明魂。你刚才也说了,区区一个明魂,还不足以给我们造成这么大的压力。”

    司徒空面露疑惑之色,“并非明魂?陛下这是什么意思?据在下所知,神界除了那四个族长以外,这千万年来还没有人可以超越明魂。莫非是那四位族长中的一位?那不符合大战的规则啊,倘若真的那样,在下就真的没有胜算了。而且那样的话,陛下也可以出手的啊。”

    托洛尼侬郑重的摇摇头,“非也。神界还没有那个胆子。”精干的眼神漂浮不定,捉摸不透。“这次真的是碰上宿敌了,对你来说是,往大了说甚至可能是我们整个魔界的宿敌。”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媚魔当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