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章 竞技场(5)

    于是秋梦狄又回转体,对着明魂说道:“前辈久居神界首位,实非在下能相比较的。(点-墨-中-文-网 )不过既然前辈有如此雅兴,在下定当鼎立相陪。然而神魔大战近在眼前,还望前辈手下留,点到为止即可。”

    “点到为止?”明魂眉毛一掀,戏虐的口气说道:“你刚才那一掌,不知若渊能否在大战来临之前痊愈?”言下之意很明白,他以为秋梦狄对冯若渊下了重手,神魔大战还有百年时间,然而看冯若渊的伤势,恐怕百年时间依旧太短……

    秋梦狄眼神盯着明魂的脸孔许久,仔细品味着他话语中的意思,他所搞不懂的是,明魂为何要这般针对自己,或者是维护冯若渊。

    “我那一掌极有分寸,不出一年,他必定恢复!”秋梦狄明白看似重伤的冯若渊,其实是被心魔所困。试想,一个长居神界第二的强者,竟然被一个不知从何而来的小娃娃击伤,其实他所受的更是折损的尊严,而体相比之下就是可以忽略不计的,毕竟一年的时间对于神界中活了几百万年的人们来说,实在是太短了。

    明魂的眉毛掀起的更加高了,心里暗道:这小鬼竟能如此自信?我刚才抓若渊的手臂已探知伤势不算太重,故意试探小鬼,他竟然也明白自己的分寸,看来,的确不简单。神界又出现了一个不输于自己,甚至不自己还要恐怖的高手了。

    “准备吧!”明魂不再废话,缓缓的抽出一把通体青黑色的长剑,缠绕在剑上的丝丝雾霭更加增重了长剑的霸气。而明魂整个人也显得暴戾十足,霸道的脸上战意横生。

    面对神界第一人,秋梦狄也不敢托大。右手在左手腕上轻轻一拂,在出现时手里已多了一把紫蓝色的三尺剑。手柄几乎是粘在手心一般的毫无缝隙,剑尖斜指下方,一脸冷静的看着明魂。

    “呼!”“呼!”

    两人几乎同时发动!

    体半蹲、左膝在前微弯、右膝跟在后面、上半也随着下的姿势而微微侧,左手横在前、右手朝着右后方扬起长剑,秋梦狄满脸的坚毅,如一颗陨石一般风速的朝着对方驰去。

    明魂整个人如个风雕一般,将剑简单的横在前,大侠风范的孤傲不屑于做过多的动作,体却像子弹一般的猛烈而凌厉的向秋梦狄飞驰。

    “咔”简单的一招两剑互碰,却引发的天崩地裂一般的震。整个竞技场上的人都摇摇晃晃的几跌倒,满脸的震惊看着场内的两人。

    能发出如此威力的攻击,这在神界还是在第一次!第一没有人能得最强者发出这样的招式,第二,这也只是在神魔大战时候才会出现的场面,现在却出现在了这里。

    看来,明魂这次相对的,真的不是一般的高手!

    秋梦狄和明魂各退一步,明魂看着一脸无碍的秋梦狄,心里暗暗有些发苦。因为他明白自己已经觉得喉咙有些发甜了。

    蓄势、再攻击仅仅是一个呼吸的功夫,秋梦狄又栖上前。明魂提剑迎上,却不敢像原先那么的小觑于他。

    “嘭!”紫蓝色的光芒升起,尘烟过后,只见明魂手中的青黑色长剑已成为两截……

    明魂睁大的双眼,满脸的悲愤和懊恼。怪只怪他没有足够大的怀,容纳比自己强的人存在。却无法提起对秋梦狄的怨恨之意,尽管被秋梦狄斩断了自己相随数百万年的宝剑。

    因为,刚刚秋梦狄的剑明明是可以将明魂的体一并劈开的,却在紧要关头收势停手,但猛烈的攻击依然使得明魂的剑两分……

    明魂复杂的眼神看着秋梦狄,包含着一丝感激。

    整个竞技场再次安静了,呆呆的看着这匹‘黑马’,一个神话附带着传奇故事的人,却只是属于势力最弱的秋家。

    主席台上的其他三位族长也有些口舌发干,堂堂神界第一人,竟然……竟然这么轻而易举的败给了秋梦狄,而秋梦狄只是个一百三十岁的臭未干的娃娃。

    秋梦狄也似乎惊讶如此是后果,折断对方兵器等于折了他一条臂膀,因为武器对于任何的武者而言,都是和命一般的重要。

    “前辈,区区鲁莽了。这……这剑我后定会……”秋梦狄说不下去,对方的宝剑如何珍惜,他自己不敢妄自评估,想赔偿也是无路。

    想起刚才险些丧命的明魂,对着一脸无辜的秋梦狄不知是怨恨还是感激,轻轻摇摇头,“后生可畏……后生可畏……”

    嘴里呢喃说着,明魂一落寞的转飞去……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媚魔当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