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二章 请君入瓮

    白衣炫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对对对,你说的有理!”说着将擦拭完毕的白布扔掉,愣了一下又问道:“可是,你是怎么做到的呢?你刚才也说那是个比你高三个层次的人哎!”

    “这就是你的宝剑啊?嗯,的确很厉害!”林夕答非所问。(提供阅读 >

    “对啊对啊!”白衣炫似乎不怎么在乎,听到有人夸奖自己的武器,当然很是开心。习武之人,武器就是人的另一条生命,每个人都看的很重!白衣炫当然也不会例外!

    “这可是我的家传之宝,我怎么可能会卖掉或者是给人抢走呢!”白衣炫嘲笑的看着一地的尸体,充满着愚弄的不屑。“不过,这次真的多亏你,否则我一个人对付三个,还真的没把握。”他当然不会把那些黄级甚至是橙级的人算在内的,他指的当然是绿级的这三个人。

    “哦?不舍得卖,却舍得作抵押赌博?”林夕揶揄的说道。

    听到这里,白衣炫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老实的说道:“我当时是输急了眼,而且也认为能再赢回来。即使是赢不回来,我这剑他也不可能给吞掉啊,我这剑换他一个赌坊我都感觉吃亏。”

    顿了一下,看着林夕摇头叹气的表,又说道:“当然,那事儿也多亏了你。”

    林夕有些真诚了,看着他说:“赌博没有什么好的,以后不要去的好!”

    “没什么啊!就玩玩而已,找找刺激,平时练功很累很无聊的呀,也算是放松一下咯!”白衣炫又将软剑小心翼翼的用白布缠起,拿在手里,无所谓的口气透露着玩世不恭,“还说我,你不是也去了吗?看你的鬼心眼,肯定比我去的只多不少!”

    林夕只有无奈的摇摇头,他能告诉白衣炫自己根本不喜欢那个地方吗?告诉他自己是为了接近他才去那里的?答案肯定不需多说。

    “说实话,我真的是今天第一次去那里!”林夕只能含糊的带过去。“别傻站着了,走吧,还想等其他人来报仇吗?”说着脚步就开始朝前迈开了步子。

    白衣炫急急的跟上,好像梦中惊醒一般的忽然又想起了什么:“对了,你好像还没有告诉我你是怎么做到的呢!”

    林夕有些好奇的看着他,怎么觉得他真的是小孩子,想到哪里是哪里,跟天才二字相距甚远,不皱皱眉,明知故问:“什么怎么做到的?”

    “一个黄级,怎么可以击杀绿级高手呢?”白衣炫丝毫没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穷追不舍的问道,貌似有一种打破沙锅问到底的劲头。

    林夕有些哭笑不得,这白衣炫还真有点……心想,这未尝不是个拉拢他的好机会!于是说道:“具体什么况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只知道我第一次和一个同等级的人交手,仅一招就击败了他。”林夕回忆着当初和蒙夫德尔交手的场景,的确没有丝毫的夸张之意。“后来才渐渐的知道我的实力要比灵魂修为要快一些,所以才会有这种局面。”

    白衣炫是亲眼见识到了林夕的实力,否则听到这样的话,会被人家笑死。但是他完全相信林夕的话语,因为他都亲眼目睹了。别说是同等级别的,即便是高出一个等级的人,还不是照样死在了他的手里!

    “实力比灵魂修为要快?这么神奇?天哪!世界上还有这种事?”白衣炫一副不可思议的表

    林夕看着白衣炫的神色,心里暗暗笑了笑,自己当初何尝不是这种表呢?恐怕比他还要夸张的吧!林夕只好神秘的笑了笑,没有说话。

    “那你的师傅怎么说的?能有这样独特的训练方法,肯定也不是一般人咯!”白衣炫一双眼睛看着林夕,由于年龄的关系而显露着活泼与天真。

    “师傅?、一般人?”林夕一怔,他明白白衣炫说的师傅就是传授自己武艺的人,那就是二叔秋宏羽!说秋宏羽是一般人?林夕有些想笑。

    白衣炫看到林夕那一副神秘的样子,似乎有些急躁,“哎呀你倒是说啊!”

    林夕看着白衣炫一副焦急的样子,不忍心再逗他,况且自己的目的也是得必须告诉他的,否则有什么理由留住他呢!

    “我师傅的确不是一般人,不过他却不是我师傅,而是我叔叔!”

    “你叔叔?”白衣炫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怪不得能这么尽心尽力的教你呢,原来如此!”

    林夕眼见时间成熟,便赶紧惑道:“怎么,眼馋了?”

    “我是嫉妒了!”白衣炫倒是诚实。习武之人,最大的期望就是能拜得一位名师,现在有一个这么强悍的人在面前,他怎能不嫉妒。

    “那……”林夕笑弯了眉毛,“等会儿到家后我问问二叔,看他愿不愿意收下你这个天才,做他的第二个弟子!”

    白衣炫迫不及待的说道:“好好好!一言为定哦!”

    林夕求之不得的点了点头。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媚魔当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