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一章 软剑蝉翼(2)

    狂怒的杀意不息反增,三人同样抱着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心态,怒视着对方。$点-墨 &

    白衣炫活动了一下发麻的虎口,紧接着就又握紧了剑柄。脚下猛地一蹬,向前窜去。左臂向前弯曲,左手横在额前,右臂平伸,被内力灌的软剑与右臂保持着直线,紧紧的握在手里。

    正在半空中飘落的树叶,被急速前进的软剑剑分割开来。剑所到之处,树叶皆被粉碎成碎片。

    白衣炫双眉紧斗,浑的戾气一发不可收拾。两人见白衣炫来势凶猛,不敢马虎。双手狂舞,运转着全的内力于手指上,也是迎了上去。

    瞬间,三人的距离已近在咫尺!

    忽然,白衣炫体急急左转,飘到两人的左边,右臂高高扬起,毫无章法、规律可言的劈向靠左边一人的头顶,气势有如泰山压顶。

    那人紧接着用双手手刺去抵挡,只听“咔嚓”一声,那人的双手手掌直接被切断开来,只有可怖的半截双手掌心还在,森白的骨头不住的往外冒着鲜血。而那手刺也以化作无数片铁屑。

    “啊!”那人痛苦的用躺在了地上打滚,所谓十指连心痛,现在整个手掌都去其一半,又怎能不痛?

    另外一人一见,顿时暴虐起来,从小一起的伙伴被截去半截手掌,他又怎么能好过?趁着白衣炫的腹空虚,顿时手刺刺向白衣炫的腹部。

    白衣炫急忙收势后退,腾出的空间赶紧用剑抵挡。

    另外一人见偷袭不成,恼羞成怒,再次出招。栖向前,拳头几乎紧贴着白衣炫的体。手刺本就是近打法,远攻根本占不到便宜,所以,他把一的本领发挥到淋漓尽致。

    然而,愤怒的他却忘了白衣炫手里拿的是软剑!

    软剑本就是远近攻击兼备,白衣炫急忙撤销内力,手里的软剑立即成了下垂状态。白衣炫手腕一抖,软剑如灵蛇一般的缠在了那人的手腕上。

    那人惊呼一声上当!但却为时已晚!

    白衣炫脚下运力,急速的后撤,手臂极快的一拉剑柄,锋利的剑已将对方的手腕切断。不待对方反应,手里的软剑登时变得笔直,原是白衣炫再次将内力灌入。

    趁着对方左手握住右手,手臂一挥,锋利的软剑横向那人的脖颈……

    那人惊惧的睁大的双眼,却看到白衣炫诡异而残忍的笑容,是他在人世间最后看到的画面。

    原先倒下地下,被切断双手手掌的第一个人,看到同伴已死,顿时痛不生,挣扎着站起,怨毒的眼神看向白衣炫。可是,他却没有了攻击能力,在白衣炫的眼中只是个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蝼蚁一般。

    “逃!”这是他脑海中的第一个念头,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虽然他想报仇,自己的断手之痛、同伴的死之仇!可是,他现在却毫无能力。两人高层绿级都敌不过人家,自己现在又能有什么作为呢?所以,他立即想到了逃走,等到实力提升再报仇不迟。

    脚下猛地发力,朝着后方急速的退去,“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你小子等着……”

    “想逃?”白衣炫冷哼一声,急忙追去。

    本来那人的速度是不慢,倘若一心想逃走,白衣炫还真的追不上。可毕竟是受了伤,鲜血还在流淌,不提内力还好,现在运足内力想逃走,渐渐的就感觉头昏目眩!速度也正一点一点的慢了下来。

    听到后面呼呼作响的声音,心里苦叫:“不好!”原来是白衣炫已然追上!眼见已到跟前,白衣炫手里的剑直直的刺出,刺向那人的后背。

    那人急忙的转,准备做放手一搏、背水一战!却不曾想剑尖已到前,没有思考的时间,急忙后撤。但是这一个转、一个后撤之间,已经有了两秒钟的时间。两秒钟,对于高手间的生死拼斗,太充足了!

    白衣炫刺进对方膛的剑没有丝毫的犹豫,直到体快要接触到对方才停止刺入。

    那人的眼神立即空洞无神,变得毫无生气。随着白衣炫快速的拔出软剑,那人也永远的闭上了双眼,虚软的子直的倒在了地面上!

    林夕与白衣炫结束战斗的时间,几乎是同时。两人互相看了一下对方,不露出了笑容。

    白衣炫从怀中掏出一块干净的白布,擦拭着剑走向林夕,微笑着说道:“你小子果然是在隐藏实力,区区一个黄级竟然把一个绿级击毙,不简单、不简单!”

    林夕佯怒说道:“你还好意思说,竟然让我对付比我高三个层次的人,丢不丢人啊你?”

    “三个层次怎么了?你不是照样把他给毙了?你倒是给我说说,你是怎么做到的?或者是有什么办法可以把灵魂隐藏起来?让别人误认为是低级别的?”白衣炫一边擦拭着软剑,一边不住的问着问题。

    “隐藏灵魂?”林夕哑然失笑,当初秋宏羽让他主修内力,而灵魂却不怎么重视而已,现在却被人以为是在隐藏灵魂,他怎能不哭笑不得?“如果我有什么隐藏灵魂的办法,我就干脆隐藏到底哎,装作一个不会武功的岂不是更省事?”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媚魔当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