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四章 计策

    “哦?不是午时过后要成六千两的吗?怎么,想骗我还你六千两啊?”白衣炫冷笑的说道。(提供阅读 >

    债主急忙说道:“白少爷,刚才不是怕你弄不到钱,所以才想激激你的嘛!你放心,只要是你来赎剑,无论什么时候都是那些钱,顶多长些利息,不会翻倍的。”

    白衣炫不耐烦的合上看双眼,皱着眉说道:“别说废话,现在就赎回我的剑。我不会在一个地方跌倒两次,更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

    那债主只是像那个卖茶水的伙计一样,只是借着赌场的环境在这里营生而已,他还没胆量违反赌场的纪律——死不认账或动手,那下场只有一个字,死。

    因为赌场并不是某一个人开的,它只是像一个市场一样是一个专供赌博用的场所而已。它不属于某个人管理,只属于规则制定的城主控制。

    所以,他只能向林夕投以怨毒的眼神之外,只能心不甘、不愿的乖乖交出白衣炫的宝剑。

    用长长的白色布条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剑,回到了白衣炫的手中。他厌恶的用手中的毛巾擦拭着刚才高利贷债主手抓过的地方,仿佛一堆狗屎粘在了上面一样的表

    反复擦拭几遍过后,缠绕宝剑的白色布条上依然有着浅淡的手指抓痕,白衣炫皱着的眉头折的就更深了,看着债主的眼神除了鄙夷和冷漠之外,又加了一丝厌恶和恶心。

    “嗤啦!……”白衣炫失去了耐心,直接用手将最外层的抓痕连同周围的布条撕的干干净净,露出里面包裹的白色布条。

    林夕哭笑不得,一柄剑竟然也包裹的这么严实,而且仅仅是别人抓了一下就讨厌的想吃人一般,这洁癖还真的是有些过分的不可理喻、不近人

    然而,白衣炫却有这个资本。

    剑回到了手里,白衣炫的脸上出现了笑容,自己的剑差点就被骗到别人的手里,失而复得的心让他少了几分的冷傲和孤气。微笑着走到林夕的面前,说道:“谢了。等会儿我们赢了钱之后,定会把钱再还给你。我自我介绍一下,白衣炫,十岁。来自北方冰寒之巅。”

    林夕心里一喜,见对方肯向自己透露姓名,最起码对自己没有了怀疑与戒备,这对以后的结交大有益处。高兴之余,心里激动的向他抱拳示好:“不客气。我叫林夕,长你一岁,家就在青城。”

    白衣炫揶揄道:“那我要尊称一声大哥了?”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林夕半开着玩笑说道。

    白衣炫:“……”

    “待会儿怎么样联手呢?这种东西又不像别的,只是玩大小而已。”白衣炫一心关心着赌博,想到问题的所在,愁眉苦脸的问道。

    林夕神秘的一笑,朝着玩大小骰子的桌子使眼色,见白衣炫依旧一脸的迷惑,说道:“你没觉得你的运气差到了极点吗?押大它出小,押小却出大。你没感觉到奇怪吗?”

    白衣炫郁闷的摇了摇头,“是我运气不好呗。”

    “非也!如果我猜的没错,这放高利贷的人和这个玩大小的庄家必有勾结。他们的意图很明显,只是想贪图你的那把剑。把你的钱赢光,到时候你没办法,只能拿剑抵账。”林夕分析说道。

    白衣炫有些惊讶:“何以见得?”

    林夕回忆起刚才那个庄家的眼神,说道:“刚才你输完最后一把,想来这里再借钱的时候,我看见那个庄家对你做出了一个玩弄的笑容,而且借高利贷的人开始借钱给你,见你无钱之后却不肯再借,还有最后我把钱给你赎剑,他竟然不想要钱只想要剑,而且还说出了借多少还多少的话来,这些话你信吗?所以,由此更加可以肯定他们的用心。”

    “那接下来该如何做呢?”白衣炫想想事的经过,的确像林夕说的这样疑点重重,怨毒的眼神飘起,准备好好整治一下他们。

    林夕笑道:“如果你是他们,见你又把剑拿回,你会做什么?”

    白衣炫想了一下,说道:“我会再设圈将剑再次赢回去。”

    “对!”林夕点点头,“我也是这样想,所以我们干脆将计就计……”说着将声音压到最低,对着白衣炫的耳朵说出了自己的计划。

    白衣炫听的露出了笑容,很是赞成林夕的主义。两人偷偷商量好对策,信心满满的朝着赌桌走去。

    骰子桌前,林夕和白衣炫分开站立,好像谁也不认识谁一样,一副漠不关心的模样。林夕手里拿捏着银票,好似无聊的翻弄着;白衣炫故意将宝剑放于前,引起庄家的注意,眼睛盯着牌桌,做选大选小的沉思状。

    “来,买定离手!押多赔多、押少赔少咯……”庄家起劲的喊着,兴奋的装模作样。眼睛四处扫寻着,看看哪个像该宰的冤大头,直到眼睛看到白衣炫上,特别是手里的那把剑时,目光露出惊讶和疑虑之色,仅仅一个瞬间,便又恢复到原本的表,只是神色之间已经不在那么的自然和放松,更多的是纳闷。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媚魔当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