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二章 赌徒

    秋宏羽描述的一点儿也没错!黑色披肩发虽然没有梳起,但却整齐干净;白色袍子一尘不染,甚至连褶皱都看不出来;一双黑眼睛聚精会神的盯着庄家手中的摇骰,睿智而有神;英俊潇洒的容貌稍现疲惫!两道剑眉斜斜的直插云霄、棕黄色的皮肤略显白净。($点-墨^中-文 &)总总而言,相比与林夕来说,他更有一种英武之气、男人气概。唯有一双手和林夕相似,都是修长而白净。

    林夕不动声色的观察着他。

    他手中一块洁白的毛巾,不时的擦着手心。开始林夕以为他因为紧张而出汗,可是许久下来,每开一把牌后,他都会拿起毛巾来擦手。加上他那一的装扮来看,林夕不由得有了一丝猜测:他这人肯定有洁癖!

    洁白的衣服、整齐的头发、白净的双手,甚至子都和牌桌有着一定的距离。总结看来,他肯定是嫌弃那些铜臭的不干净污染了手指,所以才会每拿一次钱就会不断的擦手。

    林夕细看之下,发现白衣炫的烟圈都有些发红,那是每次输赢的刺激带来的快意。

    半个时辰之后,白衣炫输完了上所有的钱。面色沉重的他,郁闷至极。呆呆的站立片刻,狠咬了几口牙齿,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似的,朝着另一张桌子走去。他没有注意到庄家看似无意的撇了他一眼,眼角尽是玩弄的嘲笑。

    白衣炫没有注意,可是林夕却看到了。可是林夕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安静的跟在白衣炫的后面,尽量不去引起他对自己的注意。

    白衣炫在门口出的一张桌子上停了下来,对坐在那里的人说道:“再给我拿五百两银票。”

    那人抬起头看了白衣炫一眼,冷嘲讽的说道:“你都借了三千两了,还想借钱?你拿什么还呀!你可知你要再不还,那时候三千两都变成六千两了?输光了还想来借,没门!”

    “什么,三千两变成六千两?你开什么玩笑?!”白衣炫大吃一惊。

    原来这是一张放高利贷的桌子!毫无疑问,这里输钱的人多的数不胜数,在这里放高利贷,可是要比做庄家盈利还要高的多。

    放高利贷的人冷笑一声,阳怪气的说道:“我说白少爷,你不会刚知道吧?这张桌子就是放高利贷用的,否则我无缘无故的在这里浪费个什么力气?借多少还多少?谁这么傻啊,你怎么不来做?!”

    白衣炫急道:“可是,你当初说的是我把宝剑抵押在这里便可,到时候再拿钱赎回就可以,怎么你现在又说这样的话?”

    那人并不急恼,好像料定白衣炫必定会如此相问一般,慢吞吞的说道:“对呀!如果你现在还钱的话,就三千两便可;可是过了今午时,如果还没有钱还的话,那想要赎回你这把剑,至少要六千两!”言语之间,好像宝剑已是囊中之物一样,说着还指了指旁边一块木牌上写着:借钱者午时必须归还,如若不能便要增长一倍或拿抵押物品还债!故意刺激着白衣炫的底线。

    白衣炫顿时急了:“你***耍我?我那宝剑别说六千两,就是六万两也值得。你现在竟然落井下石!?”双手一紧,拳头立刻变得结实有力。

    那人得意的笑了,他又岂会不知白衣炫宝剑的价值?只是现在白衣炫无分文,随即趁火打劫而已。

    “怎么?狗急跳墙了?你着双手拍了几掌,立刻在后出现几个彪形大汉,虎视眈眈的盯着白衣炫。挑衅的言语又说道:“我劝你现在还是趁早想办法筹钱为好,否则,午时一过,那就是六千两了。”

    白衣炫抬头看了一下天空中的太阳,距离午时还有两盏茶的时间。眼下又无他法,将心一横,说道:“你再给我拿一千两,午时之前我必定回来还你四千两!”

    那人表露出为难之色,“同”的看着白衣炫摇摇头,“不行!你这把剑顶多就值三千两,再借给你我就赔了。所以,你还是感觉另寻他法吧……”

    林夕怎么看怎么觉得那人是在幸灾乐祸。

    “你……”白衣炫怒视着他,又盯着他后的几位壮汉,沮丧的站在那里,呆若木鸡,说不出半个字来。

    他再怎么天才,也只是个高层绿级,,而且还是他是一个人,一个少年!他怎么也斗不过对方这么多人的。何况,赌场有规定:如果在赌场内闹事,先动手者必死无疑!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媚魔当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