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一章 白衣炫

    林夕只好作罢,于是问道:“那他人在哪里呢?叫什么名字?有什么特征没有?我怎么辨认他呢?”一口气问了四、五个问题,弄的秋宏羽哑然失笑。(点墨中文 >

    “那么着急干吗?你问那么多我也得一个个回答不是?”秋宏羽笑着说道。

    林夕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得到秋宏羽的指点,他心中徒然升起一种惺惺相惜、恨不得马上见面的感觉和一起快意恩仇的向往与期待。

    秋宏羽慢慢说道:“他现在在半年前你挑战罗勇时,罗勇当时想去的城西赌坊;他一袭白衣,黑发披肩,和你一样的黑色眼睛,至于长相嘛……”说着,秋宏羽笑了笑,他也着实承认林夕的容貌,“虽然没有你俊美,但也是一表人才!他的名字叫——白衣炫!”

    “白衣炫?好酷的名字!”林夕暗自想道。

    城西赌坊!

    喧闹的街上,行人车水马龙。而赌坊门口更是聚满了人群进进出出。形形色色的人们带着满心的希望进入,幻想着大捞一笔。但是,愚昧的他们却没有留心正在出来的人,脸上写满了悔恨和懊恼。

    各种心态的人群中,一个少年模样的人好奇的打量着四周和高高挂起的镶着金字的牌匾。他一的青色长袍;淡青色的头发柔顺的趴在肩膀上,两条鬓角横向后脑梳起,翠绿色的簪子将它们挽起;眼皮上的两条红丝活跃的东张西望;嘴角轻轻扬起笑意;骨子里透露着贵族的骄傲。他正是林夕!

    林夕随着人们进了去,只见满屋子的乌烟瘴气,刺耳的喧哗声、叫骂声、气恼声不绝于耳。奢华的赌坊内摆满了各种各样的桌子,有接近三分之一的桌子是供赌客喝茶、吃饭用的,其他的一律是用来赌钱的。麻将、骰子、牌九五花八门,应有尽有。房间的北墙边上有一道楼梯,直通向二楼。林夕皱皱眉头,找了个人少的桌子前坐了下来。

    股刚坐下,就有个伙计面带笑容走来问道:“公子您好,请问您需要来点什么?”

    林夕眼睛观察着满房间里的人,心不在焉的说道:“不用了,谢谢。”

    打发伙计走了之后,林夕见并没有发现秋宏羽说的白衣炫模样特征的少年。困惑之下,朝着深处努力开始释放着灵识,却发现自己竟然一点儿灵魂之力都没有了。林夕不由得面色大变,这一年之中所付出的艰辛恐怕没人比他自己更加的清楚,突然之间发现自己竟然没有了灵识,叫他怎么能不焦急?

    “怎么回事?这到底是怎么了?”林夕面色激动,却是焦急所致。

    刚被林夕拒绝的那个伙计,发现此时林夕的表,走过来又问道:“公子,您还好吧?请问有什么需要在下帮助的吗?”

    林夕抬头一看,见是刚才的伙计,依旧是一脸的招牌笑容,心里不由得暗暗佩服这里的人员训练有素。可是,他无心去关心这个了,他只想知道自己的灵识怎么回事!

    “我,我怎么没有了灵识?”林夕的声音有些惶恐。

    那个伙计奇怪的打量着林夕,脸上的笑容不减,仿佛是一张面具似的永远这个表,“公子,您这是第一次来吧?”

    林夕更加的好奇了,惊讶之中频频点头,眼中尽是不可思议。

    “公子不必惊讶,更不必担心,听我慢慢的说完您就明白了。”看着林夕的表,长期工作在此的伙计,当然明白林夕的惊讶所谓何来,“因为这里是赌场,如果每个人都用灵识来作弊,那还怎么玩呢?所以,在门口有一个无形的小魔法阵,而这座房子更是一个大型的魔法阵。作用只是暂时封闭住每个人的灵识,而且只在这个赌场内有作用,公子您出去之后自然会消除。而我能说出您是第一次来,是因为只要来过的人都会知道这个道理的。”

    林夕恍然大悟,惊叹之下又暗自嘲笑自己的大惊小怪。“不好意思,谢谢你的解释。”

    “没什么,公子您客气了。请问您还需要什么服务吗?”那伙计不温不火的问道,满脸的期待看着林夕。

    服务?林夕不想起罗勇和他的朋友们说的这里的姑娘。大惊失色之下急忙摇头,说道:“谢谢,没有了。”

    其实林夕是误会了那伙计的意思,他只是个卖茶水的小伙计,哪里有机会接触那个行业?那姑娘们都是在二楼里做生意的,岂会在一楼大厅这样的放肆?

    可是,林夕第一次来这里,根本不知道这个。如果那伙计直接向林夕推荐茶水,基于感激,他或许还会买一两碗的茶水作为报酬。也怪那伙计太过含蓄,明知道林夕是第一次来这里,还东敲西击的试探,这个时候倒不如直截了当来的痛快。

    看着那伙计满脸失望的离去,林夕暗自摇了摇头。为那些因为生活所迫来此营生的女人,也为世态炎凉的悲哀世界。

    林夕随着人群四处的逛着,他根本没心思留意牌桌上各种各样的赌具,他只是仔细的观察着每一个人,寻找着此来的目的——白衣炫!

    在一个角落里,牌桌上玩的是骰子。相对于其它的牌桌上,这张桌子显得更加的闹。

    林夕挤过去一看,终于看见了他——秋宏羽口中的天才、自己有意共闯天涯的伙伴——白衣炫!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媚魔当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