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 钢制狼毫

    后山上,林夕修炼完毕,体内的内力被他控制的如同控制手脚一般的顺畅,只有那股神秘的力量依然不受控制,可是,现在林夕没有写过字,而且心平和、安静,半年来那股力量也从未发作过一次。(点 墨 中 文 网 站 。)就这样和林夕保持着界碑,你不犯我、我也不会招惹你。

    林夕平伸手掌,放在前,眼睛凝视着面前的大树,内力惯于掌心,脸色忽然一肃,打向那棵大树。

    大树晃了一下,旋即又静止。唯有飘落的树叶证明,大树刚刚被人攻击过。

    “喝”、“嗨”!

    林夕又挥去两掌,这棵大树才极不愿的断裂开来,摔向地上。林夕摇了摇头,他清晰的记得秋宏羽只是那么不经意间的一挥手,而且人与树之间还有距离,树木就能断裂。而自己就站在它的面前,却还要花费些力气才能做到。

    失望之色写在脸上,林夕噘起小嘴巴,脸上唯有那两颗眼睛透露着成熟和刚毅,其它部位无不显露着一个孩子的天真与稚嫩。“看来,我与二叔之间,差距还不是一点半点呢。”

    如果被其他人听到,指定会笑掉了大牙,一个刚刚习武半年的孩子,和一个最高峰的存在。两者天壤之别,怎么比较?

    可是,这话就是被秋宏羽听到了,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林夕还是有自知之明的,沮丧过后立即神采飞扬,他也知道他才是刚刚起步而已。林夕快步的朝家里跑去,现在说跑,已经有些不名副其实了。因为现在的林夕已经稍稍有些功底,半年的翻越大树、石头,脚下的功底自然不弱。然而还没有达到轻功、飞行的地步。他可是亲眼所见秋宏羽的速度,那是只有飞行才能做到的事。可是,如今的他速度在同龄人中也是上等。

    脚尖在地上几个起落,后山已在后几十米远。林夕健步如飞,几个呼吸过后,便到了家中。自从训练开始,林夕就很少走过大门,大树可是要比院墙高多了。眼看距离自己家还有两米左右距离,脚下猛的发力,一跃而起,双手按住墙头,一个翻,便落在院子里面。

    饭桌上,丰富的菜肴摆满了桌子,自从林夕修炼以来,秋宏羽就命令改善伙食,来给林夕补充能量。林夕正扒着饭菜,忽然听到秋宏羽问道:“夕儿,你训练也有半年了吧。”

    林夕一怔,旋即点了点头,“六个月又三天。”心里思索,好好的二叔问这个干吗?

    “你现在对你自己的成绩,可还满意?”秋宏羽问道说。

    林夕一时间愣在那里,嘴里的筷子呆呆的不知道拿出来。他一直认为自己做的还可以,难道二叔还觉得自己做的不够好吗?就像自己习练书法的时候,无论什么时候,二叔都说自己没有长进一样。

    他很想点点头,让秋宏羽肯定自己一次,可是听二叔的话外之意,似乎对自己还不是很满意。只有呆呆的坐在那里,望着秋宏羽,点头也不是,摇头也不是。

    “哈哈……你不要紧张,我就是随口一问,你自己什么感觉,说出来便是,怎么发愣起来了?”秋宏羽晓得林夕的心思,都怪自己以前对他太过严厉了,才会让他有这种反应。

    林夕努力咽下口中的饭粒,喝了一口果汁,说道:“嗯,还好啦。”

    秋宏羽点点头,又问道:“可敢与罗勇一战?”

    “罗勇?”想起那窒息的感觉,嚣张的话语,鄙夷的眼神,林夕心里不由得一阵血滚涌,虽然没有多大的仇怨,但是作为一个男人,受如此侮辱,他怎么能够不恨?

    眼神突然变得凌厉无比,林夕说道:“我有把握,在他看不清楚是我之前,将他击败。”

    半年来的极限训练,就单内力增加飞速不说,而体负重形下也已经变得轻如燕、矫捷如猫,如若脱下负重,那他击败罗勇,的确是易如反掌。

    “哦?在看不清楚你之前?你就那么的自信?”秋宏羽微笑问道,言语之间也有自豪与喜悦。

    林夕眼神收敛,目光变得温和文雅,“并不是我自信,而是二叔教导有方,我现在与半年前的罗勇相比,的确比他过之许多。”

    秋宏羽还是那么的笑着,自从林夕习武以来,他很少在板着脸孔:“你可要明白,当时的他对你,并无需用全力,仅仅一招就能轻易将你击败,你怎能说你清楚他的实力?做人不可虚妄无度,要懂得收敛、低调。”

    的确,当时的罗勇就一只手箍住林夕的脖子,他就动弹不得。那甚至不能算是一招。

    “是,二叔。”林夕脸上微微一红,丢脸的事被提及,总是难免尴尬,嘴里应答道,心里却盘算着要不要去教训一下蒙夫德尔。二叔说我可敢与他一战,又说我不知道他的实力,到底是什么意思?是鼓励我去、还是让我现在专心的修炼?

    “还有。”秋宏羽没有让林夕多想,说着从袖管里拿出一支精致的狼毫毛笔,递给林夕,“有空的时候,再练练字吧,对你没有坏处,而且,也并不影响你白天的修炼。”

    秋宏羽的语气有些商量的口吻,这倒让林夕有些不适应,以前秋宏羽对林夕,都是命令的口气,现在这么一来,林夕立即有些像做错事的孩子,因为以前的那些笔都被自己义气之下折断掉了。

    林夕点头接过,心里更加的愧疚起来。可是接到手里之后,手心里的力量突然增加,顿时手腕往桌子上一沉,砸在桌面上。林夕纳闷至极,怎么小小一支毛笔竟有如此的份量?

    看着秋宏羽微笑的脸孔,林夕再次去拿那支笔。

    冰凉的感觉从手指传入体,林夕一惊,这竟然是钢铁材质的!份量有十几、二十斤左右,拿当然拿的动,只是刚才没有防备,才会有那出丑的一幕。他不明白,就算任谁也不会想到一支笔竟会做的如此沉重。

    看着林夕不解的表看向自己,秋宏羽说道:“这只是让你增加些指力罢了,重量对你没有多余的作用。好吧,看你那是什么表?练练字,能让你心平气和,精神集中,有助于你灵魂的提高。而且,或许能检测一下你体内的那股奇异的力量。”

    林夕随着秋宏羽的说话而不时的变幻着面部表,纳闷、兴奋、释然。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媚魔当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