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章 蓝级强者

    听到林夕的声音,所有的人立刻安静了下来,短暂的思想短路之后,形式立马朝着呈两边倒的方向发展:罗勇几个人在那里大笑起来,好像听到了世间最好笑的笑话一样,特别是罗勇本人,简直是夸张的捂着肚子笑的蹲在了地上;而林夕一边的人却忧愁而同的看着林夕,这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的较量,而且是一场毫无悬念的单方面表演。(^##最快的站^)

    只有徐雅娜焦急的看着林夕,嘴里急劝道:“林夕,你不要冲动,别上了他的当。他就是故意的在激怒你啊,我们别理他,快些回家吧,好吗?”

    可是林夕却好像没有听见一样,一动不动的盯着罗勇,充血的眼睛显得狰狞可怖。

    好一会儿,罗勇好像笑够了,从地上慢慢站起来,尽量的控制自己狂喜的心。可是,“扑哧”一声,他又忍不住的笑了出来,他实在是太开心了,是应该好好的庆贺一番。他喜欢徐雅娜,可是徐雅娜却不拿自己当一回事儿,都是因为林夕的缘故,他骨子里早就想教训一下他了,只是苦无机会。强者世界里的人们,都有一股子傲气,欺负弱者更是会被嗤之以鼻。现在林夕向他挑战,如此借口教训他,他怎能不开心?他好像看到了林夕跪地求饶的模样和徐雅娜看林夕的眼神是那样的鄙夷和厌恶。因为,他林夕是个懦夫!在这个强者如云的世界里,他根本就不值得人去和关心。亏他还和自己“抢”女人,就算不是出自他自己的意愿,他也不能容忍自己喜欢的人给比自己弱的人投怀送抱!积压已久的怨气今马上就要得到宣泄,他怎能不高兴?

    “你笑够了没有?”此时的林夕已经暴狂到了极致,根本听不到旁边拉着自己袖子的徐雅娜的心急劝阻。

    徐雅娜的举动无疑又触动了罗勇的暴虐,“既然你想早些投胎,我就成全你!来吧,别说我没有给你机会!”

    林夕猛然的朝蒙夫德尔冲去,衣服却因被袖子被徐雅娜抓住,而“嗤啦”一声,破裂开来!但是,林夕却浑然不觉,依然直冲冲的奔向眼里的唯一目标。

    是的!这的确是一场没有公平、没有悬念的表演!

    虽然林夕暗暗发狠、虽然林夕血沸腾、虽然林夕很想证明自己!

    但是,这依旧改变不了战斗的结局!

    这从一开始就注定了结果!

    当林夕冲到罗勇的面前还有半臂的时候,他那瘦小的体就不能前进丝毫。被箍住的脖子在几秒中之后,甚至是连呼吸都很困难。从未打斗过的他,甚至连对方的衣服都碰不到!如若不是徐雅娜连同其他几人急忙劝阻,林夕恐怕看不到10岁时候的太阳!

    林夕拒绝了所有人的相送,独自一个默默的朝着自己家里走去,破碎的衣服在风中飘飘,头发上的簪子也不知去向,蓬乱的青丝几乎遮住了整张清秀的面容,唯独那缕白发在风中依然昂首,显得桀骜不驯和勃勃向上。背后留下各怀心思的众人,看着林夕那落寞的影,除了幸灾乐祸的罗勇和他的一些狐朋狗友,还有深深同、心疼林夕的徐雅娜和陪林夕一起出来的一些人。

    关闭所有的门窗,疯狂的折断所有的毛笔,撕碎了所有的宣纸。林夕呆呆的蹲在墙角,一句话也不肯说,只是默默的回忆刚才的那一幕:

    疯狂而愤怒的林夕冲向罗勇,却在离他半臂的时候,被对方死死的掐住脖子。自己死命的想用手、脚、腿甚至是体上一切能用上的器官去攻击,却都是无济于事!然而几个呼吸之后,要不是自己被徐雅娜几人连求带唬,自己真的要丧命于他的手里。

    实力相差太过悬殊!

    然而,他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一口气跑向家后三里之外的那座山上,准备好好的发泄一下自己郁闷的心

    纤弱的拳头疯狂的朝着要两人环抱才可以圈住的大树打去,鲜红的血液从手背的关节处欢快的流出,林夕却浑然不觉,只是一拳接着一拳的击向大树,直到全脱力累的瘫坐在地上,傻傻的望着大树上的那一块块的血迹发呆。

    正在林夕脑子里胡思乱想的时候,忽然,他隐隐约约的听到了一阵兵器击打的声音。因为距离遥远,要不是山上的荒凉寂静,他根本不可能听的到。

    好奇心驱动下,林夕连滚带爬的朝着声音的来源寻去。大约走了有3、4千米左右,借着明朗的星光,他看到了一幕惊心动魄的画面:一个穿白袍的中年人和一个穿蓝袍的老者正争斗的正酣,再加上天黑的缘故,根本看不清面容。也正因为这两个原因,他们也根本没有注意到百米之外偷偷观望的林夕。

    只见白袍中年人一剑刺向蓝袍老者的颈部,蓝袍老者挥刀挡开,退后三米之后,才慢慢定,与那白袍人对峙着。

    或许是累了,白袍人并没有立即进攻,而是把手中的剑横在自己的眼前,慢慢的欣赏着自己的武器,那小心翼翼的眼神像是在看自己心的女人,嘴里幽幽的说道:“宣老头,你玄刀门一派为了我那宝贝,什么卑劣的手段都用过了,而且也曾派了40多余位‘高层青级’、‘中层蓝级’门派高手来追杀我,却被我一一诛杀,然而你们还不死心,却把你这‘高层蓝级’的镇派之人派来追杀我,你们还真的瞧的起我!可见你们对我那宝贝是志在必得。不过可惜,你依然没有机会!”

    那个被白袍人称为宣老头的老者宣荣脸色微微一怒,手中的大环刀指向他,嘴里冷然说道:“孔方,你不要得意的太早,我们才刚刚开始,你也未免太把自己当盘菜了,你也只不过是‘高层蓝级’,得意什么?而我已经停留在这个级别很久了,你只不过刚刚达到而已。除非你能达到‘紫级’级别,否则,今天你必死无疑!至于那紫级蛇胆,本来就是实力高者得之,你一个无门无派的杂碎,凭什么!?”

    “‘紫级蛇胆’?莫非就是那孔方说的宝贝?没想到竟然是紫级级别的宝贝……”林夕在远处听的真真切切,心里暗自思索,体却一动也不敢动,连大气都不敢喘,生怕惊动了正在生死相搏的两人而丢了命。他可是连罗勇都打不过的文弱书生,又岂会是这高层蓝级强者的对手?

    林夕虽然以前从未接触过武林,可是,在这武者遍生的年代,他对这最最起码的常识还是懂的。武林中级别划分根据颜色排列区别高低,从低到高依次为:赤、橙、黄、绿、青、蓝、紫七个阶段。而每个阶段又都是分为低、中、高三层。看样子,两人都是六级巅峰了。

    “哈哈!……如若不是你们折损了那么多的高手,你们怎么又会知道我是高层蓝级的级别?而你,是第一个来的高层蓝级,难道你就不怕步入那些人的后尘?恐怕,到了那个时候,你才会知道,我有没有达到紫级级别!如果真的是那样,恐怕只有你们的门主亲自来了,哈哈……”白袍人孔方剑尖朝下抓在手里,双手环于前,对着宣荣嗤笑道。

    宣荣微微一愣,旋即也大笑起来,“你是在吓唬三岁的小孩子么?你年仅40岁,达到紫级?开什么玩笑!莫不是想用这愚笨的手段将我吓走?”忽然面色一冷,双眼微眯,冷冷的说道:“如果你真的达到了紫级,别说我杀不了你,就算我杀了你也没有多大的用处了。而且,那样的话,我要尊称为一声‘天才’了!40岁的紫级,我死在你的手上,也值了!就是……不知道你有没有那个本事!”

    孔方心里一动,不过脸上没有任何的变化,看着宣荣说道:“既然你想死,那我就成全你!废话少说,来吧!”

    宣荣形猛然发动,如蛟龙出海,手中的大环刀舞的“呼呼”作响,朝着孔方的前劈去。

    孔方不敢怠慢,立即调整好姿势缓缓蓄势,手里的青钢剑紧紧的握在手里,双目暴睁,静静的等待大环刀的靠近,冷静的寻找对方的漏洞。

    宣荣手中的大环刀虽然沉重,但是在他的手中却像拿着一根柳枝一般的轻巧。眼看快要到了孔方的前,却忽然变向,斜着砍向孔方的腹部。

    孔方像早就料到了一般,不急不慌的朝下阻挡。

    “锵!锵!锵!”转眼三招已过!

    两人越打速度越快,林夕根本已看不清两人的动作!

    不过,在林夕的心灵里面,却被深深的震撼住了!浑的血流加速,呼吸也变的粗重起来。他完全兴奋了起来。只是,他自己没有注意到,他双眼皮上的那两缕红色却更加的鲜艳。

    说话间,场内两人已经来回的见招拆招有三百回合。

    孔方毕竟是年纪尚轻,经验没有宣荣丰富。逐渐的,他已经略处下风了。

    忽然只听宣荣大笑着说道:“孔方,你就认命了吧!哈哈,紫级蛇胆是我玄刀门的了,我替我玄刀门一派,谢谢你啦……”言语之间,透露着无比的兴奋和激动,仿佛那蛇胆已是囊中之物。那毕竟是紫级蛇胆,只要有常识的人都知道,这是多么贵重的宝贝。

    孔方双目裂,狂吼一声,“你们被宝物熏心,要我死,那你们也别想得到!”随即,那把青钢剑挥舞的密不透风,整个人旋转的朝天空升起两丈左右,然后,整个人倒着直直向下落,手里的青钢剑朝下方的宣荣的头上刺去。

    宣荣体自然反应一般的朝着别处躲开,因为对方这招来势凶猛,他不敢硬挡,所以自然而然的想躲开这一招。

    决斗本来就是有技巧,并非生生的一招一式都挡住才算英雄。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绝招,既然被称为绝招,那都是有它的厉害之处。所以,宣荣躲开,也算的上是聪明之举。

    然而,孔方看见对方躲开,自己却并没有收势,而是还维持着原来落下的姿势下降。不过,宣荣却没有发现,在孔方的嘴角处,却有了一丝冷笑。

    在宣荣刚刚站稳之后,孔方的剑也刚好落在了地上!停顿了一秒钟的时间,以孔方为中心,10米之内的空间范围却忽然爆裂开来!这是孔方最后的杀招,也是同归于尽的一招!

    而此时的宣荣站着的位置,距离孔方却只有4、5米。太近了,宣荣根本来不及反应,嘴里绝望的吼道:“不!……”说着,手里的大环刀还最后的朝着4、5米之外的孔方挥出最后一道刀风……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媚魔当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