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 林夕

    你见过风卷残云的场面吗?当湛蓝色的天空被无数的杀气遮住本来面目的时候,好似月黑风高就是杀人夜一样,它理所当然的引出一系列的不平静:

    那地方好似空际银河,蓦地出现一群人,正在激烈的戮战。(点墨中文 >

    一个青色长袍的青年面容俊秀,可是现在面色却不那么的自然,因为四周围着他的人全是面色狰狞,个个都是杀之而后快的表

    周围的人一齐发动,呈包围之势急剧的缩小包围圈。那青年哪敢在此等着十几把刀剑到自己的边?点足迎上一个人,手中一把匕首好似暴怒的蛟龙,轻轻划过目标的脖颈……

    在那一同时,十几个人的刀剑一齐到了他的边,不同的方位、各式的杀招一齐招呼到青年上。急剧的反、上跃,各种刀光剑影擦着衣服掠过。饶是这样,腹部依然被一道刀风所伤,刺眼的鲜血渗透衣服,欢快的流淌。

    来不及多做反应,因为刀剑又到前。急忙挡开一个刺向他的长剑之后,突然之间他好像愤怒和疯狂起来。霎那间雷电满布,山呼海啸。杀红了眼的他好似入了魔一样,根本不再有防守,一味的攻击、攻击……逐一屠戮着一个又一个的人,直到仅剩的三人心惊、胆怯而回。

    他邪异的放声大笑,那笑声震耳聋、刚猛霸道,却又显得那么的孤独无助、哀伤凄凉。他半跪了下来,凌乱的长发遮住了整张脸孔,虽然看不见他的面容,但是浑散发的气势依旧那么的霸道。手里一把匕首插在他脚下平行的空气里,好似有块土地一样,支撑着疲惫的体,完全就像一个大病初愈的人当做完极重的农务之后的虚软、空乏。

    好一会儿,他慢慢站起来,对着三人远去的方向,舞动匕首,狂乱而霸气。体优美的在半空中左闪又躲,手中的匕首像附有灵一般,呼呼生风。速度之快,令人咋舌,眼花缭乱。

    法越来越快,渐渐的超越了所有的极限,好似体原本就好像空气一般的流动,快的只剩下风……

    许久、许久……

    他好像是累了,呼呼喘着粗气,但林夕怎么看怎么像是发泄完之后的疲软。他站稳体之后,一道道剑影凝结成八个大字:至强最强、雄霸天下!

    而后,他的体忽然化成了朵朵泡沫,溶成了空气,消失不见。

    ……………………………………………………………………………………………………

    如果你在绚烂的云端透过薄雾俯视隆冬的青城镇,就会看见一片飘雪的素白覆盖整个小镇。清凉的蒸汽产生的朦朦胧胧让整个青城镇好似坐落在仙界凌霄之上。

    青城镇的村子东边,一个古色古香的红漆大木门,门前两颗石狮子凶狠的看着过往的路人。在这院子北面三里左右是巍峨的高山,东面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溪欢快的流淌。整个院落座落在幽然清爽的环境里面。

    院子的西厢房里,林夕着一袭红色长袍,正站在桌子前面,手里拿着毛笔呆呆的望着窗外天空发愣。**岁的模样,高大约在一米左右,在同龄人中算是矮个子的了,而量定做的袍子披在上,更显得搞笑而古板;纤白的手指好似柔弱无骨,拿捏着毛笔的拇指、食指、中指却因用力,而显得关节发白。

    忽然,他一个激灵回过神来。体一阵发抖,面容急剧的抽搐,痛苦之色不喻言表,好像中了什么诅咒一样。大约过了一盏茶的功夫,他的眼神猛然变得犀利无比,手中的毛笔也骤然下降,落在桌面雪白的宣纸上。手腕急急的舞动,牵引着原本就瘦小的体微微发晃!

    收笔、抬腕!

    苍劲有力的“雄霸天下”四个行楷大字,耀然出现在纸上!每一笔、一画都好似行云流水般的流畅自然,但同时却也不缺少力度与霸气!

    林夕看着自己写出的“雄霸天下”四个字,脑子不由的又是莫名其妙的一疼。他右手急忙放下毛笔,双手捂住脑袋,使劲的晃了晃,才慢慢停止了那刺骨的疼痛。

    “见鬼,明天后就整整五年了!想不到这个幻觉也整整的陪了我五年!”林夕无奈的苦笑一下,兀自叹了口气,用双手砸了砸不争气的脑袋,“你疼什么啊?奇怪!”

    林夕用手抚摸了一下自己的青色长发,镜子中的长发温顺的趴在肩膀上,两鬓横向后脑勺梳起,一把簪子将它们挽起。右眉上方一缕两指宽、三寸长的白发横过额头,卷曲上翘。林夕用力的拽了一把,看着这戳碍眼又异类的发梢,怒气沉沉的翻着白眼,两条印在双眼皮上的红丝深深的埋在闭合的眼皮中。

    “你这是什么怪胎模样啊?男不男、女不女的!”林夕指着镜子里的自己,一丝嗔骂语气中明明包含着满意的笑容,一双妩媚的眼睛朝着镜子中的自己抛了个大大的媚眼……

    “……”看到反到脑海中的一丝风的模样,林夕自己不打了个冷颤。

    小孩子的模样本就男女差别不大,小小的年纪加上这般的容貌使得林夕更像一个女人。他看着镜子中的自己,那根本和幻觉中的那个青年是一个模样,他自己现在也不知道幻觉是自己的想象还是自己的梦魇。

    “夕儿,出来吃饭了!”林夕正不知是欣赏还是批判自己带有女人媚模样的时候,耳边冷不丁的突然传来了一道声音。

    林夕嘴里朝着空气答应着:“来啦……”转过来,将自己刚书写完的宣纸随手一卷,走向门口的盛放垃圾的木盆。

    当林夕手中的宣纸刚要脱离手心的时候,耳里又传来那一道声音:“别丢,拿来我看看。”

    “二叔!”林夕走进正厅,把手上的宣纸递给面前一个年纪约莫有40岁左右模样的中年人,正是秋宏羽。看着正厅里面挂满了秋宏羽的墨宝,林夕递出去的手都隐隐的哆嗦。

    秋宏羽一灰黑色长袍,深邃的眼睛永远让人看不透他心中所想,又深透着威严,却掩盖不住对林夕一脸的慈祥,一头深青色的长发随意的飘在背上,接过林夕递过来的宣纸展开看了一眼,旋即又合了起来,皱了皱眉头,看向林夕:“怎么又写这几个字?你现在还是不受控制吗?”

    林夕微微躬,恭敬的说道:“是的,二叔!我最近的感觉好像越来越强烈,而且,出现幻觉的时候,我竟然也会有种莫名的冲动和兴奋,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我感觉的到我血沸腾,体里好似有种力量充斥。但是,刚刚写完之后,却,却稍感有些疲劳。”

    秋宏羽没有说话,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林夕看了良久,尔后,默默的说了句,“这只有你自己能解决,别人帮不上你什么忙!”顿了一顿,目光从林夕的脸上转移到门外,眼神飘渺的望向天空,继续说道:“至少,现在没有人能帮的上你,以后,或许……”

    秋宏羽没有继续说下去,忽然转移话题,“阿全,开饭吧!夕儿,你也来吃饭吧,别再想了。”“是!二叔!”

    “是!老爷!”

    林夕和管家阿全同时应声。

    林夕打记事开始,就没有父母、没有兄弟,只有这个相依为命的叔叔。问过无数遍之后,在秋宏羽那里只得到,“现在你还小,该知道的时候我自然会让你知道”这句无数遍的回答。林夕也变得麻木了,好似自己就该是没有父母才符合理一样。

    在一个武者遍生横行的年代,林夕却只是得到秋宏羽的书法相传。他朦胧意识里感觉这样做法是长久安逸的正确行为,却始终压抑不住骨里对武者的向往和崇拜。

    脑海里时常有个声音对林夕说道:“好好过完这辈子……平平淡淡、从从容容……”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媚魔当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