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03:交易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久仙 书名:霸欢
    +

    正想着该不该借机溜走,浴室里的水声已然停止,穿着同样白色浴袍的男人一头湿发的从里面走出来,目光含着笑意,唇角勾着趣味,意味不明的看着她。(点 墨 中 文 网 站 。)

    “现在,还想用钱打发我吗?”

    “你并没有吃亏!”既然不是牛郎,怎么还想要索要报酬呢?

    她咬牙切齿提醒,是她太理所当然了,遇到这样的事,明明应该女方先叫屈的,可偏偏祖父从小给她灌输的思想太正统,天生、耍赖的成分全都抹杀在摇篮里了。

    看着他一副赖定她的模样,她最终还是松口:“好吧,你想要怎样?”

    倾上前,看着她努力维持淡定的脸,那眼底闪过的慌乱,拼命咽着口水的紧张举动:“你、怕我?”他的唇几乎吻上了她的耳瓣,亲腻的惑意味十足。

    “凭什么怕你!”她讨厌他狂妄的口气,二话不说的再次伸出手掌推他的脸。

    啾!

    他在她柔嫩的掌心印下个吻,在她吃惊缩手的当会退了开去,好心的不再逗她。

    “陪我参加一个宴会,昨晚的事、就一笔勾消了!”他刻意停顿了半秒,回头注视着她涨红的脸,唇角有趣的轻勾。

    故装严肃的俏脸此刻红的不能再红,听他这么一说,立即点头道:“好,一言为定,晚上我在什么地方等你?”

    “这么迫不及待想要离开吗?我还想好好跟你培养感呢!”

    他流里流气的语调着实令人心跳加速,如果他再长得低点,再恶俗点,她一定会厌恶他的,可这男人天生有种令人倾倒的魔力,纵使她不受他魅力影响,却也没办法将他跟昨晚的流氓相提并论,因为他的一举一动,该死的令人着迷。

    昨晚的流氓?!

    脑中的信息停留在这几个字眼上,然后倒带回放,那两个猥琐的影来回出来了几次,腾地,她站了起来,往外走去。

    “去哪里?”

    他扣住她的手腕。

    “我必须把该处理的事先处理完了!时间?地点?我会准时到!”她的眼底流窜着一股漫不经心的肃然杀气,面对他却仍然恭敬有礼的可怕。

    他再一次对她另眼相看。

    这样表里不一的如此完美的女孩,哦不,女人!他眼眸微挑,泛起深意,……她到底有个怎么样的份背景,瞧她的穿着打扮也不会是平民级别,如果是旗鼓相当,那就更好玩了。

    “EMD二十四楼宴会厅,晚上六点!不过……我更想知道你的地址,我会派人去接你!”虽是这么说,但他丝毫没有半点勉强的意思,对于女人,他只有接受,从来都不会勉强。

    “不用了,我会准时到!”

    挣脱开被他钳制的手腕,快速的出了房门。

    呼!

    长长的吁出口气,没有他在空气,居然格外的清新自在,他果然……有强烈的存在感,究竟是哪户人家的‘总裁’?!

    这个问题只在她脑袋里停留了几秒,因为下一秒,她想起她此行的目的。

    +

    至尊酒吧

    酒吧白天通常都不会营业,然而门却是开着的,因为歇业太迟的缘固,通常都有守门员及一部分员工住在吧内。

    当银色高跟鞋跨入酒吧的时候,立即有人迎了上来。

    “不好意思,我们酒吧白天不营业,请您晚上再来吧!”女服务员一脸亲切有礼的提醒。

    宁君岚扫过酒吧内一切,然后径直走到昨晚坐过的位置,指尖点着酒桌道:“这里,就是这里……还记得昨晚发生的事吗?”

    “呃,这个?”女服务员一头雾水,“请问发生什么事了吗?”

    刷!

    她从包里掏出一叠钱,递到女服务员面前:“我要知道昨晚那两个男人是谁,麻烦你叫昨晚服务这张酒桌的服务员出来!”

    “是,您请稍等!”

    女服务员没敢接过钱,只是迅速点了点头,往后方休息处跑去。

    她将钱摆在酒桌上,坐上昨晚的位置,回忆着昨晚的一切,适时的,昨晚前来点单的男服务员走了出来,见到她,自然的一脸惊愕,然后迅速的低下头。

    见状,她走上前去,将钱和名片一并递上:“我只想知道昨晚那两个人是谁,如果你再见到他们,请打我这支电话!”

    “可是这位小姐,我并不认识那两个人!”

    “那就麻烦你询问其他人,请务必找到他们,这些钱只是一部分,事成之后,我会再付上十倍!”她抿笑着说完,头也不回的走出了酒吧。

    留下一男一女两名服务员对着那叠少说也有十多张的百元大钞发呆。

    +

    步入公司,已经是下午两点。

    她一边往办公室走去,一边思索着该怎么应对将会面对的盘问,如果可以的话,她真的很想将他调走,然而祖父在世的时候,却已经先一步交待了下来,不许动他。

    “小姐……”

    果然,一道焦急而老迈的声音从侧面走廊传来,在她步入办公室的前一分钟成功的发现她的踪迹,有时候她真的很怀疑他是否在她办公室门前安装了监视器。

    “伊牧,我记得交待过在公司要叫我‘主管’!”迅速打断他的话,拿起桌面上的文件翻开做出一副忙碌的样子,希望他能够知难而退,可显然,他并不懂得什么叫适可而止。

    “是的,主管!”伊牧一派正经的点头,随即又换作一脸温厚,一脸关切的模样,“……可是的是家事,小姐昨晚一夜未归,手机也未开机,尹先生在家里等了一夜,直到清晨才离开,不知道小姐是不是该回个电话给尹先生。”

    “知道了,出去吧!”

    “还有小姐……”伊牧克尽职守的继续关切,“小姐习惯要喝的下午餐:浓牛加吐司,我已经叫人送过来了,等下请小姐用完餐再工作。”

    “知道了,出去!”翻阅纸张的动作开始大声,她轻咳一声,提醒他适可而止。

    “呃,还有小姐……”

    “老牧!”

    这样的称呼,代表她已经愠怒,她并不习惯接受别人的关心,从小到大,只要是关切她的人,她都会习惯的更加防备,因为、能伤害到你的永远是你边最亲近的人,她习惯了对任何人都保持距离。

    “小姐,别怪老牧多嘴,老爷临终前交待,一定要照顾好小姐,把小姐当成自己女儿一样,老爷对伊家有恩,老牧不敢懈怠,老爷曾交待在小姐二十周岁之前不得进公司,可小姐却在未满十六周岁已经参与公司内部决策,在这一点上,老牧已经有违老爷的交待了!更何况……”

    “行了,我没有怪你的意思!”

    一提起祖父,她便无话可说了,祖父一生严肃,对她尤其苛刻,从小教育她的方式无不为家族利益考虑,然而,人前冷漠得像无阎罗一样的爷爷,却留给她一个老牧,他自己没办法给她的亲,却命令老牧加倍的给她,单凭这一点,她可以忍受老牧对她过多的干涉。

    “如果没有其它事的话,出去吧,我要工作了!”她浅浅的一笑,态度稍转温和。

    “那、老牧就不打挠了!”伊牧退出几步,突然又折了回来,有些尴尬的开口,“呃,有一件事,想向小姐请示一下!”

    看他难得这样局促,君岚放下笔,慎重道:“说吧!”

    “存希!”老牧停顿了下,观察宁君岚的反应,“……她下个礼拜就回国了,她在国外学的是建筑设计专业,不知道可不可以安排她进公司学习。”

    手指灵活的玩着转笔,略一沉吟,说道:“老牧,你应该知道宁氏的规矩,就算是家族内部安插人手,也要从最基层做起。”

    “是的小姐!”老牧点头,“……只要小姐同意她进公司,我会让她从基层做起。”

    “嗯!”宁君岚点头同意,“回来的话,让她找个时间去人事部报到吧!”

    “谢谢小姐,那、我先去忙了,小姐别忘了用餐!”老牧一脸感激的退了出去。

    “嗯!”宁君岚的脸上始终带着一抹淡然的笑意,眼底却显得冷漠许多!

    伊存希?!

    那个仗着老牧在宁家的地位,俨然把自己当成宁氏二小姐的女人,那个自小和她一起长大,各方面都不输给她的女人,她又要回来……跟她‘勾心斗角’了吗?

    呵,她拭目以待。本书由潇湘书院,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霸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