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邪恶的变身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零火 书名:玄兵天策
    路羽越来越接近妹妹,但是此时他的眼睛也变得越来越猩红,意识一逐渐的消失了,当卖出最后一步的时候,路羽那仅存的一丝意思也就此消失了,

    现在的他已经完全的不能控制自己,即使妹妹已经在他的面前,他依然没有做任何事。

    紧接着,路羽一个转,突然面向凶兽走去

    这突然转变的一幕,看到这小子的诡异,凶兽的头上也不冒着豆大的汗珠,然而眼看着自己抓了这么久的猎物难道就这样让他们这样走吗?当然不。

    这一个弱小的人类也许只是眼神样貌吓人一点,其实没有什么厉害的,他只不过想要吓吓我的!自己这么多年了,这种事见得多了。要不我先出手试一试他,要是真的打不过的话我在逃也不会晚呀!

    主意已定,凶兽就决定出手试试。只见它猛的双腿蹬地,地上瞬间出现一个拗口,紧接着扑向路羽,同时张开了它锋锐的爪牙,正是想一下子就了解路羽。然而路羽似乎并没有注意它的攻击,一点也没有在意,任然自顾自的走着。

    凶兽见路羽没有反应,心中顿时冷笑,小子,看你怎么躲开我这个攻击,把你杀了之后,再吃掉旁边的那个女孩。凶兽看着即将攻击到路羽,手臂上硬是再加了一把力,更快的冲向了路羽。

    然而出人意料的是,本来以为路羽会给这个凶兽强力一击,但是路羽并没有爆发出巨大的能量把凶兽给弹开,反而是被凶兽结结实实的撞到在了石壁上,硬是留下了一个巨大的空洞。

    怪物见自己一击得逞,心里暗道果然刚才是忽悠我的幸,好自己刚才没有因为一时的胆怯而放过他们,要不然的话,我又要失掉美味的食物了。想着即将到手的猎物,怪物不由的伸出了长长的舌头,在自己的嘴巴上

    然而就在凶兽以为自己已经胜利的时候,眼前真正的出现了要命的一幕。

    只见刚才路羽被打倒的地方,缓缓的站起来了一个影,这个影全都被一股黑sè的铠甲所包围着,这些铠甲上面雕镂着一些复杂的文字与图案,同时上面隐隐还有着黑sè的火焰与明亮的雷芒所覆盖,那中一黑一明的感觉,给人以诡异的感觉。

    而要是一些专门研究历史文字的学者看到此时出现在路羽上铠甲的这些文字的时候,他们一定会张大嘴巴,因为这些文字与图案连他们也不完全认得。

    路羽的头上现在也在缓缓的发生着变化,只见刚才还平坦的头颅上渐渐地长出了像角一样的东西,脸部也变得越来越看不清楚,直至最后完全的被一层跃动的黑雾所覆盖。

    此时已经完全就看不见路羽的模样了,在他的脸上现在唯一能看清的只剩下两只血红的眼睛,而这双眼睛却一点也不想人类的眼睛,紧紧的盯视着前方,充斥着无尽嗜血的冲动,简直就像一头沉睡万古的凶兽,突然醒转,在盯着自己的猎物一样。

    凶兽眼见路羽发生如此大的变化,在与那双猩红之眼对峙的刹那,感觉到的尽是无边的恐惧。同时也感到一股强大而具有威慑的气势直朝着自己扑面袭来,自己硬是被退了好几步,而在自己用尽了力气的况下,才稳住了倒退的趋势。

    目睹这突然转变的一幕,凶兽现在肠子都悔青了,为什么刚刚大伤初愈,本来就是想找一些猎物补一补,却不想碰上了这么一个变态的人物。此时的凶兽已经完全的没有了再次吃路羽兄妹的念头,笑话,看这小子突然转变,明显是要杀自己呀。而现在他唯一想做的只是想着如何保住自己的xìng命,如何才能逃离这里。看这家伙太古怪了,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而此时大变样的路羽已经完全不知道自己现如今的样子了,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发生了什么,在刚才被怪物袭击的刹那,他已经放弃了自己所有的意识,放弃了一切抵抗,现在他想的只是陷入无尽的睡眠,好让自己解脱于这样的悲恸之中。

    而就在在闭眼的那刹那,路羽顿时煞气横生,唯一的念头就是杀掉这个让自己兄妹丧失掉xìng命的怪物,为妹妹,为自己报仇。

    在路羽这变化完成后,可以说此时的路羽已经变得不再是路羽了,他的体已经完全的被什么东西给控制住了,可以说现在在路羽体内的不在是路羽的灵魂,而是另一样不知名的东西,他就仿佛来自于地狱的恶魔。

    就在凶兽稳住形的同时,路羽一个纵跃,就突然就出现在了怪物的后,紧接着那布满铠甲的腿上黑火雷芒涌动,在空中划过一丝亮光,一个反侧踢,直接作用在怪物的后腰上。

    那怪物还来不及反应,就被路羽刚才的那一击硬是踢在了原先路羽被踢倒的石壁上,与刚才不同的是,被撞击后留下的坑洞变得更甚更大了,整座石壁上顿时出现条条裂缝,大有一股一碰即碎的感觉。

    凶兽在被踢了一击之后,嘴巴上连吐了几口墨绿sè的液体。此时的凶兽似乎被刚才那一击打得有点失去理智了。它的双眼也透露出了点点嗜血的冲动,但是与此时的路羽相比,那是萤火之光而已吧了。

    路羽见到怪物变得比刚才多了点战意,脸上露出了一丝残忍的微笑,尽管现在看不到路羽此时的脸sè变化,但是总感觉到路羽此时似乎隐隐透露着诡异的兴奋。

    就在怪物刚刚站起来之后不久,路羽的形顿时又再一次消失不见了,这次的速度相比与刚才的速度还要快上半分,原先路羽站的地方只留下点点沙尘在卷动,预示着刚才这里站着一个人。

    而怪物的第一感觉就是快,但是怪物也仅仅是失神了一瞬间,立马就聚jīng会神的寻找在刚才那消失的邪恶影。

    然而就在怪物转动着头颅到处搜寻的路羽的时候,路羽已经悄然的出现在了怪物的头顶之上,正用一双闪闪发着生寒的利爪,抓向了怪物那恶心的头颅,大有一击就了却这怪物xìng命的势头。

    然而似乎这也并不是太过的顺利,这怪物毕竟也是久经战斗,在这竞争极强的世界生存下来的存在,并不是那么容易对付。此时怪物似乎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正在朝着自己头顶攻击而来。

    就在怪物仰头看向天空的时候正好看到了路羽正用一双比自己还要诡异的爪子袭向自己,见到这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攻击,而且攻击也将瞬间来到,怪物还是使出了自己的全力,脚下顿时蓄力而发,准备尽力的躲掉这个致命的攻击。

    尽管提前发现了攻击,还是晚了点。不只是因为路羽的速度出奇的快,还因为路羽的气势所压迫着,怪物始终还是不能完全的规避这个攻击。在尽力规避之后,怪兽最终还是伴随着惨叫一声,它的整条手臂,竟然活生生的被路羽扯了下来,墨绿sè的血液顿时流满一地。

    而此时路羽正拿着这条手臂,墨绿sè的血也正一点点的从手臂上流着。

    凶兽感觉自己的手臂硬生生的强被扯了下来,在一声惨叫之后,也同样露出了尖锐的獠牙,好像要把路羽吃掉似得,这么久以来,它也是久经战斗,要不然它也不会弄得全是伤,但是它还是第一次受了这么严重的伤,这对于称霸于这个山林的他来讲,是一种**的侮辱。顿时它的战意也直线飙升。

    路羽看着越显战意的凶兽,心中似乎也被撩起了阵阵的兴奋。

    路羽用舌头了自己的凸显出的獠牙,把刚才抓下来的手臂又是一扔,紧接着攻击继续,瞬间又冲了上去。此时的凶兽也被激发了原本那凶残的本xìng。这时竟然也不躲了,作为这里的顶尖存在,它不许自己就这样的受敌人这样侮辱,即使是自己的实力远弱于对手。

    在攻击到来之前,凶兽也一直在蓄积着自己的能量。双腿向后一蹬,往路羽冲来的方向撞了上去。路羽见这只凶兽冲上了自己要跟自己硬碰,除了心里越加兴奋之外,脸上没有露出一丝表

    “砰”地一声,

    在路羽和凶兽相撞的地方传来一声巨响,使得周围的动物都被惊动四处逃窜。伴随着爆炸的声音之后,地面上扬起了厚厚的尘土。余波更是波及到旁边的树木。

    然而不一会儿,一个影从烟尘之中倒shè而出,狠狠的在地上连番几十个跟头,而地上更是出现一条深深的沟壑,诡异的是沟壑之上竟然还伴随着烧焦的痕迹。

    这个飞出来的不是别的东西,正是一狼狈的怪物,此时它的上可以用惨烈来形容。浑已经遍体鳞伤,不时还有黑火雷芒在它的上窜动着,上更是冒着点点黑烟,而刚才还剩现的一条手臂,现如今却已然一只都不剩下了。

    随着烟雾缓缓的散去之,从中现出了了路羽那如恶魔般的影,他一步步的走向怪物,仿佛是来自地狱的使者即将收割这个生命。

    然而此时的怪物似乎还想做着最后的搏命,就在路羽接近它几仗的时刻,一阵血sè的光芒正在怪物的断角上聚集着,那角上隐隐透露着强大的威力,就在凝聚成功的刹那,突然朝着路羽发shè出去。但是,正在朝他走过来的路羽似乎并不怎么在意它所聚集的能量,仍旧一步步的走向了它,嘴角露着点点yīn冷的笑意。

    【求收藏推荐】

重要声明:小说《玄兵天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