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千金来易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零火 书名:玄兵天策
    路羽离开了那两兄妹之后,没有想别的,毕竟现在已经把那几个钱用了,此时路羽心里就一直想着怎么帮帮爷爷买药。然而,就在不知不觉的间,路羽来到了一处地方。

    令路羽奇怪的是这条街全街都是非常繁华的,但是此时这个地段只有很少的人,只有来往的个贩夫走卒,相比于其他地段,这里显得更加的安静,而在旁边有一所阁楼,虽然算不上怎样的金碧辉煌,但也露出些古朴典雅。只见阁楼上书“万金来易”

    看到这几个字,正愁没钱的路羽顿时喜上心来,路羽正愁没钱呢?怎么就来了个“千金来易”呢?既然这样,那我就进去碰一碰运气,看看弄不弄的到钱。

    抱着试一试想法的路羽蹑手蹑脚的走了进去,很是小心,唯恐打扰住在里面的人,毕竟能住在奥丁城内的有几个是凡人。

    然而,令路羽吃惊的是,当进到里面的时候,路羽却不见一个人影,除了应有的一些装饰之外,并没有什么特别突出的事物?路羽顿时就感到奇怪了,为什么偌大的阁楼,怎么一个人也没有呀!路羽想了想,即使外出也应该有一个手家的呀。

    “有人吗?”路羽试探着问道。

    然而连续的几声叫唤,都没有一丝的回音。看着偌大又古朴的房子,路羽不经感觉这其中透着邪乎。想了想,此地不能久留。然而就在路羽刚想要想转就走的时候,一个苍老中带点磁xìng的声音在路羽的耳边响了起来。

    “是谁呀?”循着这个声音看去。从阁楼楼梯处,缓缓的走出了一个衣着白衣,满脸胡须的老人。拄着拐杖,走路显得有点蹒跚,旁边跟着一个小童,年纪跟路羽差不多大,看这模样俨然有一副仙风道骨之气势。

    见到这阁楼的主人出来,路羽顿了顿也不知道怎样才好,连忙道:“老爷爷好。”不时还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老人看了看路羽,漠然的道:“有什么事吗?”

    路羽本想到这里来弄些钱,但是此时面对着这个老人,感受这他那双似乎可以洞穿一切的眼睛,总感觉自己好像什么都暴露在他的眼皮底下似的,硬是说不出一句话。

    但是又回想着自己不得不快点弄到钱来买药,路羽不得不硬着头皮说道:“那个,门口不是写着千金来易吗?所以想来请教一番,怎样才能赚到钱的。”

    老人看了看路羽,一句话也没有说,还是依旧刚刚出现时的一副表。一顿沉默之后,反而是旁边的童子捧着腹部大笑道:“你这人怎么这么逗呀!难道你不知道我师父在这奥丁城的名字吗?”看这路羽一副仍旧痴呆的样子,童子又解释道:“所谓的千金来易,指的是换取师傅的一卦所要的报酬,易指的是一卦,你懂不懂。”

    听着这个解释,知是自己理解错了,路羽很是尴尬忙,连忙说了几声“对不起”,还不时挪移着子,试图往外走。然而就在路羽即将准备转走的时候。白胡子老人突然制止道:“小兄弟,且慢,能问一下你为什么要弄钱吗?是不是有什么急事?”

    路羽见老人既然这样问,尴尬的说道:“我带来的钱太少了,买不起城里的药,替爷爷看病买药,所以需要弄多点钱。”

    老人听了路羽的解释之后,沉默了一下,接着出乎路羽意料的道:“齐鸣,你到账房里去一百个紫金币来给这位小兄弟。”说完就转往楼上走去了。

    齐鸣顿了一下,不明白师傅为什么只问了这么一句话,就要给这个看似乞丐的人这么多钱,心里似乎有点抵触。

    然而尽管这样想,齐鸣还是着哦了一声表示答应,随后就往账房拿钱去了。路羽听到老人要给他钱,顿时高兴的忘乎所以,而且还是一百个金币这么多,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钱,要知道在那时一个金币是等于十个银币或一百个铜币,这一个紫金币就能够一个平凡的三口之家一个月的生活费了,现在他即将拥有一百个,他怎么能不高兴呢?

    然而高兴归高兴,路羽还没有被这一百紫金币给冲昏头脑,久在最底层的生活告诉路羽,天下没有掉馅饼这么一回事。回过神来时,金币已经放到了他的面前,而老人已经不见。

    尽管此时金钱摆在路羽的面前,路羽却始终没有伸过手去拿,只是顿了顿道:“你们想让我做什么,或者以后想让我做什么?有些事我现在还做不了。”毕竟不能不明不白的拿了别人一百个紫金币。

    虽然这些钱对于他们不算什么,但是对于自己来说可是很大的一笔财富,而且始终自己将会欠下这份人。眼见路羽想上楼阁,齐鸣拦住他说道:“不必了,刚才师傅对我说了,叫你拿着金币就去药材铺买药吧!”齐鸣又看了看那一袋金币道“我想一百个应该够了。至于你说的什么回报,做事之类的就不必了,我师傅不图这个。”

    路羽见这齐鸣这样说,只得作罢,但是又握了握拳头,心想:现在也没有办法快速弄到那么多钱,只好先拿着钱币了,别的以后再说,

    路羽拿了钱就准备往外走去,但是临走前还是扔下一句话道:“谢谢,我以后定会回来还的。”这是路羽作为一个男人的承诺。

    而此时在二楼的阁楼里,齐鸣正在和老人交谈着。

    “师傅,你今天好奇怪呀!除了之前一个人一直望着窗外之外很奇怪之外,刚才为什么还要给那个人一百个金币?”

    老人没有马上回答,摸了摸胡须缓缓的道:“我也不知道。”听到这句话,齐鸣也感觉无语。“我早上冥思之时,突感天地空间之中生出一丝异象,知天地将要有大的变动,遂衍一卦。却发觉马上将有贵客到访,所以一直望着窗外。当下楼之时,却见到那男孩时,心中也稍微有点惊讶,尽管这样,但是我还是非常的相信我派的卦术的。”

    听到这个解释,齐民惊道:“您说那小子是贵客?而且将要引起天地变动?”

    齐民自幼跟老人学习卦演,现如今也有十几个年头了,在加上又很聪明,经老人这番提醒,自当明白此中深意。“而且刚才我看他眉宇,本想替他占一卦,卦象却没有显示出任何的结果,他的命理被一层迷雾所遮挡,这是我自出世以来,第一次没能成功的卦。”老人摇了摇头叹息道。

    齐鸣深知老师的乾坤一卦已经练得出神入化了,自然是非常的相信的。看着老师那副无奈的表,心底里也不对路羽这个人露出了强烈的好奇心。

    路羽自“千金来易”出来之后,去了一家比较中等的药店买了药。在出来之时,路羽问过齐鸣,爷爷所需的这些药是不一定只有贵族药店才有的卖的,一般的中等药店也是有的。在买完药之后。路羽不敢有丝毫的停留,略微计算了一下,自己已经出来这么多天了,必须赶紧回去否则家里一定很是担心。路羽准备好一切之后就往回赶了。

    “出来已经四五天了,也不知道爷爷怎么样了。”尽管在赶路,路羽还是一直在心底里惦记着。尽管是普通药材店,路羽也将近花了三十个紫金币,才买齐爷爷生病所需要的药材。看来这世界没有钱,没地位,没实力,果真是什么事都干不了的。自己必须变得强大,只有强者在这片世界中才能生存,只有强者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只有强者才能不被人所欺负所奴役,也只有强者才能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想到这里,路羽的脑海里浮现出了那被撞小男孩兄妹的影。

    路羽走到城门口之后,天已经慢慢的黑下来了,这次并没有见到上次虐待自己的那两个士兵。路羽也没有受到什么阻碍,很容易就出城了。

    看着即将降临的夜幕,路羽不摇了摇头。看来自己必须要摸黑赶路回去了,而且还是另一条路。然而这条路是出了名的危险难行的。只听说过危险却没见过这个所谓危险的路羽初生牛犊不怕虎,依旧拎起自己买的药径直朝黑夜里走去。

    【新书求收藏,求支持,你们的支持就是我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玄兵天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