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大战前夕(求推荐,收藏)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大道若水 书名:善良法则
    当雪薇那位特使再次前来下了通牒后,大厅内吃饭的几人,心开始沉重起来,大家现在的感觉仿佛就是放在砧板上的肥,等待别人的宰割。那种明知道将要有大的灾难,却无法逃避,也无法解决的心,实在难以承受。

    这时,彼得又从门外走进来,他看着众人一副愁苦的样子,嘴角动了动,似乎想说什么,却最终硬是忍住了,给文迪的桌子上,又送来一壶酒。

    “喝吧,贵族少爷,美丽的姑娘们,恐怕这是最后一次清醒的喝酒了,喝完后,勇敢的面对现实吧”!

    文迪看着他熟练的将酒分倒在几人杯中,沉声问:“彼得,你在这里多长时间了”?

    文迪说话的语气很平静,彼得看了看他,笑着说:“很多年了,反正自从我懂事以来,我就是这个城里的人,我可没想到过要出去,毕竟我没有诸位那样高深的修为”。

    “哦,你真的不知道,雪薇光魔琴的破解方法么,你似乎有一些东西没有告诉我们,真的需要保留吗”?

    彼得脸sè轻轻变了变,他苦笑一声:“既然你硬要问,那我只好说了,当然,这也只是一个传说,我可不保证它的真实xìng”!

    “还不快说,罗嗦什么”!一听到有解决的办法,海格急冲冲的贴过来,吹胡子瞪眼睛的催着彼得。

    “相传,每一代的梦想城主都会拥有顶级的光系魔法修为,也自然都继承了释放此魔法的工具,光魔琴。可是少有人知的是,弹奏光魔琴的方法其实根本不是用手,而是用心……”!

    “用心,我说她的速度怎么可能那么快”!雅兰终于找到了自己几乎无法靠近雪薇一步的原因。自己的武力修为再好,总是体的反应,需要一定的距离和时间。而光魔琴用心弹奏,就会少了很多时间。她本来还准备乘机雪薇未弹奏之前,先下手为强,让雪薇没有机会伸手弹琴,在慢慢寻找机会,现在看起来,这个办法是实施不了了,她的心顿时沮丧极了!

    彼得看了下雅兰,明白了她的想法,也是摇摇头说:“如果想在城主出手前,就将其降服,根本不可能。首先,任何人的速度永远都跟不上心想的速度。其次,就算是冲上去,没有强大到她那种境界的实力,根本没有任何希望”。

    “那没有一点办法了么”?文迪皱着眉头,他看的出来,这个彼得的眼神有点闪烁,肯定还有一些没有告诉的自己的东西。

    彼得沉默了一小会,最后还是说了:“其实,对付光魔琴的办法,主要有两个,第一个,让光线不要进入眼睛,也就是千万不要看光线。第二个就是不要让声音进入耳朵,因为只有那样,才会经受住惑,不容易睁开眼睛”!说到这里,他叹息了声:“所以呢,过会大家只要努力的克服惑,不要被光线侵入眼睛,她的魔法只能持续半个时辰,过了你们也就zì yóu了”!

    “果然是不能看光线,看来自己以前的推断是正确的,过会一定要经受住考验,打死也不睁眼睛,不就半小时吗,硬撑了”!

    只是,他的几个随从听到话后,却都是陷入了深思,每个人抬起头时,脸上都是坚毅的神。只是这种决然,却给文迪一种不好的感觉,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但是又抓不住,再加上当时想着其他事,他便放过了。没想到,因为这样一个小疏忽,却发生了一件他一生都愧疚的事

    这时,一声刺耳的大笑声,响彻在城的上空,随即传来令人口烦闷的琴声,琴声忽高忽低,忽近忽远,仿佛一个少女偷偷的哭泣,又仿佛河岸上拉纤的汉子,高亢而兴奋的号子。

    “文迪,我的朋友,你们的时间到了”!

    雪薇的声音从空中传了过来。

    悄悄地,彼得溜了下去,只是,在消失的一瞬间,他转头来,看着仍然忐忑的众人们,露出了神秘的笑容。

    ……

    ……

    站在高耸入云的白塔上,艾莲娜脸上神翻覆不定。

    作为帝国最年轻,也最具有天赋的占星术师,她已经连续几天观察到不同平常的星辰变化了,可是,无论那种变化,得出的唯一结论,就是帝国甚至整个人类大陆,将遭受千万年来,最严酷的一场挑战。

    难道,预言中的末rì世界,真的要来了?

    虽然没下过白塔,可是几rì来送水和食物的佣人们早已经将白塔变黑的事,告诉了她。白塔象征是帝国的正气之根,白塔变黑,说明黑暗的势力,已经膨胀到正气无法克服的阶段,这和她观察星象中的显示的魔星高照,恰好起到了辅助证明的作用。

    可问题是,魔星到底代表着什么势力,他又潜伏在那里,围绕着魔星周围的黑sè云气,显然已经是一股不小的黑暗势力,为什么却丝毫在大陆感受不到他们的气息,他们究竟是股什么力量呢?

    按照占星术经典学说,魔星当空,轻则国家大变,重则种族灭绝。魔星初照时,为暗黑sè,逐渐转白,后专青,最后转红。当魔星转红时,魔神会突破月神的束缚,重新返回人间。眼下的魔星正处于白sè发亮阶段,待其彻底发亮后,将会转青,达到魔神苏醒的第三个阶段。

    姑且不谈魔星,从星象上看,在魔星对面的天空中,一颗行星也开始闪亮,虽然不如魔星耀眼,却也是光芒愈来愈强,有逐渐追赶魔星之势。看来,要遏止魔星独亮,唯一的希望就在这个后启之星了,可是,同魔星一样,这个行星代表的人,她仍然判断不出来,这个人究竟又在那里呢?

    几天来,她就是带着这些问题,反复的思寻着。

    虽然她对父亲的王国并不感兴趣,她甚至对自己的父亲也缺乏一般子女对父亲必要的尊敬和戴,但是听说最近父亲的体逐渐变差,而三个哥哥则是为了王位的继承开始明争暗斗,心头还是有点烦闷,很多时候,甚至不能再向以前那样心静如水般的观察星辰轨迹而预知未来。

    所以,尽管她已经在努力的思考了,可是仍然是没有一点头绪,只能看着天空的魔星rì渐增亮,而那颗救渎之星呢,却忽亮忽弱,不知行迹。

    她终于等待不住了,一种好象不由自己控制的思维开始慢慢在心底萌发,我一定要找到这个行星代表之人,一定要赶魔星正式变红前,找到可以抵制魔星之人。

    至于,为什么自己会有这种想法,她却说不清楚,只是感觉到自己的心比任何人都焦急很多,难道仅仅只是因为自己能预先知道将来可能发生的事

    她的心好乱!

    好乱!

    此刻,哪怕只要有一个可以听他倾诉的人,都会给她莫大的帮助和安慰,可是放眼整个白塔,除了几个常年侍侯自己的丫鬟外,空无一人。

    她又能指望谁呢?

    风轻轻吹过白塔,她脸上的表依然急剧的波动变化着,良久,良久之后,她的神终于慢慢平淡下来,一向清冷的脸上,竟然有了一个难得的微笑。

    “既然他能那样,我为什么不可以,一辈子守在这个白塔上,难道就是我唯一的命运吗,我不相信”!

    带着轻笑,她轻轻飘起,从白塔上空,沿着西部的方向飘去!

    神么,如果你不能保护自己的信徒,就妄称为神了!

    她轻声地说。

重要声明:小说《善良法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