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乐章 巴恩角斗场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纪羽 书名:天界之歌
    在幽兰城的最中心,有两座最大的建筑,一座是拍卖行,另一座就是角斗场。

    幽兰城虽然不是主城,但城中的巴恩角斗场在整个主城范围内都可以说是闻名遐迩。

    角斗场呈椭圆形,通体用硬度极高的星火岩石筑成,高达百码,一根根石质的圆柱层层支撑着整个角斗场。雅木曾站在巴恩角斗场最顶层观看战斗,从那里俯瞰下来——尤其是当场上的战斗格外激烈,带动了场边观众的sāo动时——整个角斗场格外恢弘而壮烈。

    角斗场可以说是每个城市最大的赌坊,来角斗场的人要么赌钱,要么赌命,要么拿钱赌别人的命,而更多的人,是拿命去赌自己的前途。

    因为从某种角度来说,角斗场也是一座城市中最大的修炼场。雅木记得,米修尔学院里高年级学徒的课程中,有一项就是需要在角斗场中赢得一定的积分,而获得积分的唯一通道,自然是加入角斗对战。

    战斗永远是提高实力的最好方法。

    巨大的椭圆形建筑大门门前,一道淡蓝sè长袍的影在拥挤的人cháo中随着人流涌入场中。在他后的矮个少年拽着他的衣袖,紧紧跟在后。

    这里处于幽兰城的最中心点,而且旁边是大拍卖行,无论什么时候来都是一副人山人海的景象。

    奥斯顿真是恨死这种人挤人的地方了,不过为了能看到闹的角斗场,也只好忍着了,嗯,要不再试试传送术?

    不行不行,这个大狐狸说过,在人多的地方不能使用传送术,而且…他说的也对,自己的传送术的确还没练到家,还是等过两天他买了传送卷轴再试比较好。

    自从小雪狐托尼缠上雅木之后,他就给雅木取了个外号,叫大狐狸……

    要是雅木知道这个小迷糊现在居然还琢磨着要试试传送术,非得被他吓死不可。

    进入角斗场后猛地就变宽阔了,人群朝四方散开。

    角斗场内观众席的售票点有上百处,另外,还有三处注册成为角斗士的登记所。

    巴恩角斗场有三种角斗类别。其一是胜负场,也就是两位角斗者进行战斗,直到一方失去战斗力,但是止伤人xìng命。其二是生死场,这里无需胜负,只有生死。其三,则是斗兽场,人兽对决,由决斗者挑战不同级别的天兽。

    角斗场内没有裁判,也不需要裁判,除非你主动认输投降,否则这里只有一个评判标准,那就是让对方站不起来。

    三类角斗各有一处登记处。

    对于明天的学院考核,雅木很有自信。他事先跟罗伊了解过考核的方式,很简单,第一轮是所有考核者两两对决,胜出的接受第二轮考核。第二轮考核据说与魂力强弱有关,两轮都通过的学徒即可通过。

    无论是体术还是剑术,相对于同龄人来说雅木都有优势,而第二轮的魂力考核,现在的雅木已经解除魂力封印,自然也不用担心。

    至于罗兰的事,只能以逸待劳见招拆招了。当务之急是提高自己的实力,战斗永远是提高实力最好的渠道。

    在角斗场的角斗士登记室外,雅木等了好一会儿才轮到他。此时他脸上已经多了一副铁制面具,遮去了面容。

    登记不需要多余的信息,只用7枚银币便换来了一枚黄铜徽章。徽章是划分角斗士等级的象征,最低级就是铜章,等你积累够一定的胜场分数,那么就能提升到铁章,再往上是银章、金章。

    角斗场登记成为角斗者的最低要求是一星灵力修为,这几乎可以说是可以忽略不计的底线。一名骨龄十四岁的登记者并没有给工作人员带来任何惊讶,角斗场是一个鱼龙混杂的地方,什么人都不缺。

    完成登记后,雅木刚走出门口,便看见门外一堆人群在围观什么。

    人群中间,小白袍奥斯顿被迫到墙边,跟前一个大汉踢打着一个倒在地上的少年,被踢打的少年腿肚子还插着一把短剑,血不住地往外冒。

    四周围观的人开始还吼叫着希望少年能够打得过大汉,最好来一场有看头的场外角斗,但少年显然让他们失望了。一看少年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反过头来叫嚷着把这种没用的废物干掉。

    角斗场是一个现实的地方,弱强食,本就是这个世界的唯一法则,只不过在角斗场就体现得更加淋漓尽致罢了。弱者最多拥有同,而强者拥有一切。

    壮汉每踢一下,倒地的少年就紧咬着牙闷哼一声,但也不求饶,只抱着鲜血直流的右腿。眼神中开始浮现白茫,显然意识已经开始模糊。踢打了好一会儿,大汉一脚踩在少年的脸上,狠狠地辱骂。

    “让你替人出风头!让你没长眼睛!让你不知死活!你是什么东西,就凭老子肩头的徽章也不是你这种垃圾货sè惹得起的,居然敢冲撞希赛少爷!找死!”

    大汉口中的‘希赛少爷’,无疑就是旁边一脸谑笑看着这一切的少年。

    奥斯顿畏畏缩缩地贴着墙壁,对希赛苦苦哀求着。

    “巴德,你把他踩好了,别让他动。”希赛对小白袍的哀求毫不理会,反而拍掌叫好,走过去也要踢上两脚。

    他走到受伤少年面前,抱着双臂装作一副居高临下的模样:“你是吃了雄心豹子胆是吧,敢跟本少爷作对,今天不打得你学狗叫我就……”

    “住手!”雅木的喝声让希赛刚要落下的脚顿时又收回去。

    雅木这么一喊,坏了希赛的威风,一时恼羞成怒,对大汉吼道:“把他也给我干掉!”

    大汉一看,虽然对方脸上带着面具,但不难分辨出只是一个瘦弱少年。又看到雅木手中拿着赤黄sè的铜质徽章,冷笑一声:“又一个铜章的废物,活腻歪了!”

    大汉抬腿猛地朝受伤少年头上跺下,显然是打算先处理掉他,然后对付雅木。

    雅木一个疾步冲到大汉面前,腿上同样浮现光芒,灵力在集光术和定光术的融合下凝聚成光一层似有若无的光罩,借着冲力,硬是将壮汉踢开。

    大汉猝不及防被雅木一击击中,舍弃脚下的少年,调转枪口一记横扫朝雅木腰部迫来。

    雅木一击得手,左脚后撤,往地上一蹬,再次迎击,流光术与凝光术聚成的光刃附着在腿上,硬碰硬跟壮汉对踢。

    “嘭”,只见两人都倒退几步。

    雅木抖抖腿,灵力流动,竭力驱散腿上的酸麻感。

    “你们在干什么!”

    一个中年人穿过人群,徒然出现在场中。他上所穿的服饰,正是巴恩角斗场的执事服。

    奥斯顿看到来了救星,急忙扑上去,就要求救于中年执事。

    不由分说,中年执事袖子一拂,一把将他甩开,脸上浮现淡淡的厌恶:“敢在这里捣乱,不知道这里什么地方吗!”

重要声明:小说《天界之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