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乐章 惊喜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纪羽 书名:天界之歌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天边依稀泛着鱼肚白的时候雅木就醒来。

    雅木没想到的是,小矮个居然也早早地起来了,而且主动问雅木是否需要帮忙做什么事。雅木也乐得清闲,像什么打扫房间、整理药剂瓶、柜台橱窗什么的都交给了他。

    小白袍自己说,他现在还在炼灵为体的过程中,不急于修炼。雅木便取出几块最易吸收的光元素晶石,供他吸收。在炼化灵体这个阶段,晶石对修炼者的帮助很大。

    众所周知,从出生后渐渐成长,人的骺软骨就会慢慢消失直至骨骺线闭合,这意味着骨骼生长完成。而其中人体最重要的骨骼便是双肋,双肋骨骺线闭合后,就能测查出一个人的天力。

    之后学习吸纳法门,从天地间吸收灵气,与自的天力融合化为灵力,等灵力积聚到一定程度就开始锻造自灵体,把灵力灌注到浑上下每一个地方,就像锻造一副新的躯体,这就是炼灵为体。

    炼造出灵体后,整个人的体格就焕然一新,包括经脉、骨骼及浑每一寸肌,比之前要强化上数倍。炼化出灵体,意味着正式踏上了修炼的道路。

    同时,灵体形成后在背部两肋骨上会有形成星印,左肋七星,右肋七星,共十四星,左右两星合称一印。随着灵力的提升,星印就会逐渐被灵力倾注。等到灵力达到十四星,也就是七印之后,就有希望成一名天使。

    但这并不容易。

    要知道,堂堂米修尔天使学院,也就学院院长和另外两名长老达到了天使级别!可以说,能够修炼成为一名天使,百万里难出其一。

    米修尔天使学院的名头一直要盖过周遭城市的许多学院,因此,它招收学徒的标准要高于其他学院,毕业条件也是如此。入院考核的标准,天力是最大的关键,而毕业条件,便是起码要达到四印八星的灵力修为。

    普通人一百多载的岁月若是能达到四印以上,便已是备受尊崇了。一名八星修为的修炼者,若是到佣兵工会去,肯定会被许多佣兵团视为香饽饽。

    当然,米修尔学院每年毕业的天使学徒并不多,起码不比退学的多。

    修炼的路千难万险,灵力的提升不仅看一个人的天赋,除了努力、坚持与否等个人因素,还有很多外力因素可以影响修炼速度。例如强大的魔剂,或者秘典之类罕见的方法,除此之外相对大众化的就是晶石了。

    灵气存在于万物之间,灵草也好,天兽也罢,甚至于地底下的也有灵气。不过灵草天兽体内的灵气只能通过魔剂制作提取,而天地间的灵气又太过淡薄,只能冥想修炼时一点点提纯吸取。埋藏于地下的灵气就不同了,它们不易流动散失,这些灵气千百万年来蕴藏在底下,渐渐地就会浸入矿石中,凝成晶石。

    晶石不同于魔剂,因为它里面的灵气可以供人直接吸收,但坏处是灵气很难被尽数吸收,而且吸收时同时会混入杂质。这就导致晶石的价格不会太高,当然,也不是白菜价。

    一磅晶石能够吸收进体内的灵气通常不足一成,而一磅最普通的晶石也要好几个银币,这已经足够一个底层家庭温饱三两个月了。

    走出木屋,雅木照常到裂谷下修炼剑术,还有,神眼的使用。雅木现在基础已经很扎实,所以他将更多的时间安排在传承能力的控制使用上。

    他的实验对象,就是某些倒霉的低级天兽了。大半天下来,雅木发现每使用神眼两次,魂力便不受控制,需要停下歇息了。而且,对于神眼的威力根本无法做到收放自如,传承能力的使用实在太难掌控,好在雅木现在的魂力已经今非昔比。

    对于魂力的cāo控,雅木以前一丁点都没接触过,现在能够掌控到这个地步已经算是不错了。

    约摸到了中午,雅木回到小木屋。

    ……

    这,这算是惊喜么?!

    屋子里的桌子、椅子什么的,包括茶具摆设全都乱糟糟地散落一地,雅木跑进普格制作魔剂的房间一看,各种玻璃瓶、酒jīng灯、置物槽、魔剂、灵药、兽材也都乱成一团。

    天哪,这是遭贼偷了么?才这么一会儿,发生什么事了?

    “奥斯顿!奥斯顿!”雅木焦急地喊道。

    该不会发生什么事了吧?

    又喊了几声,只见奥斯顿双手提溜着一大条浸水的抹布从外面跑进来,“来了来了,怎么了?”

    他仍旧戴着那顶白白的帽子,袖子挽得老高,几缕长发从帽子里露出来,被水沾得湿湿的散乱垂在额前,双颊白皙的皮肤由于喘息太快而透着些微cháo红。

    “怎么了?”雅木瞪大了眼睛,显然这一番“遭贼”的景象是奥斯顿的杰作,“我也想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了,你可别告诉我是托尼干的。”

    “额…那个…那个…”小白袍脸上的窘迫一览无余,说话都不利索了。

    雅木直直地看着他,像是着一个怪物一样:“外面这些桌子椅子弄坏了没什么,厨房里的餐具食物跟狗啃过似的也没事,房间里的柜子衣橱碰倒了也说得过去,但你能不能告诉我,最里边那间房间,制作魔剂的那张大石桌,你是怎么给掀翻的?”

    “那张桌子连我都搬不动,起码有数千磅重,你到底是怎么做的?”雅木越说越感到不可思议,这是打扫房子还是拆房子?这才过了小半天就成了这样,要是再晚点不就剩下一堆木头了?

    奥斯顿脸上的红晕迅速扩大,与上的白sè形成鲜明的对比。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站得笔直,用低到几乎只有他自己听见的声音喃喃道:“这…这是意外…”

    “意外?!”雅木深呼吸,长叹了一口气,道,“好吧,我相信,我相信屋子里这些都是意外,但是……”

    雅木话锋一转,手指着头顶道:“但是,我真的很想知道房顶这个窟窿你到底是怎么弄出来的?”

    挡住阳光的白云飘走,一束阳光透过稀稀疏疏的树叶,落进屋内。站在木屋中间的雅木抬起头,可以从头顶的窟窿里很清楚地看到,今天的天气很不错。

    “是…是…”小矮个儿泪珠又要往下落,一咬牙,道:“是小七啦,我想让它出来帮我忙的,谁想到…它也不是故意的…”

    某人咬着牙齿,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

    “别啊,雅木哥哥,小七是不小心的,真的真的!”

    ……

    “雅木哥哥,小七真的不是故意的,你别煮了它呀!”

    ……

    “要煮…要煮你煮我吧!呜...”

    ……

重要声明:小说《天界之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