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乐章 小雪狐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纪羽 书名:天界之歌
    行走了大半天之后,一条冰河再次出现在雅木面前,看到有河流小白袍可高兴得不得了,连忙卷起裤管挽起袖子到岸旁一阵清洗。

    也不知道与之前遇到的那条冰河是同一条。不过明显的差异是,这条河流要窄得多了,河面只有十数码宽。

    “小公主下,你…”

    “是王子!”小矮个儿立马打断他的话,纠正道。

    “我看你更像小公主一点,细皮嫩的。好吧,小王子,那你的飞行坐骑呢,有飞行坐骑的话我们会轻松很多。”雅木问道。

    “小七它晕过去了。”小白袍指了指手掌,一枚戒指在白净纤细的手指上慢慢浮现出来。

    “哟,魔戒?”雅木显然没想到小矮个儿也有魔戒,而且看样子还不差。看来他没骗自己,的确是有十二岁了,否则没有灵力的话是无法使用魔戒的。

    真是个小矮个儿。

    雅木心想。

    一枚空间储物戒指,绝对能够让无数强者为之疯狂的!雅木不得不重新审视一番眼前的小白袍,看来,他还真有可能是一位王子呢!

    好奇与惊讶之余,雅木也煞是无奈:“你不知道魔戒不要随便拿给别人看吗?”

    “知道啊,但你刚刚才救过我一命。”

    雅木哭笑不得,这小矮个儿显然还没弄清楚其中的厉害关系:“一枚空间戒指可是任何人都会眼馋的,换做是普通人,就算是救了你,再把你杀了都有可能。”

    “嘿嘿。”小白袍笑的时候牙齿右边的小虎牙总会露出来,“我知道你不是普通人,所以你不会杀我的。”

    雅木无奈,真被他的天真无邪打败了,心中突然窜出一股恶作剧的念头,立马绷起脸,yīn森森地说道:“那你可就猜错了,我只是个普通人,不仅是个普通人,而且还是个十足的坏蛋!现在,我就要杀人越货了,乖乖把你的魔戒解除契认交出来,否则,嘿嘿嘿…”

    小白袍仍旧一脸笑嘻嘻地看着雅木,脸上丝毫看不出一丁点儿害怕。

    雅木顿感无趣,索xìng不再演了,讪讪地问道:“怎么,我就那么不像坏人?”

    小矮个儿也不怕冷,就那么站在冰凉的河里,捧起一把水朝雅木打来:“看着是像的,不过我知道你不会伤害我。”

    看着像的?这是夸我呢还是骂我呢?雅木感觉口一闷被气得不行。好吧,他承认是他自己问的问题错了。

    “咦~”小白袍突然想到了什么,“你怎么知道这是魔戒,还知道要解除契认?嘻嘻…你应该也有一枚吧。”

    说着,他边往雅木手上瞄了一眼。可惜他忘了一点,魔戒戴在手上是看不出来的,它能融进主人的体内,除非是主人自动控制它显现出来。

    雅木形一闪,躲过迎面而来的水,并没有否认。

    小白袍给他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亲切、熟悉,而且似乎毫无理由地能够完全相信他,这种感觉让雅木感觉很荒诞,长久以来的流亡生活让他时时刻刻都建起十二分的jǐng戒心,而现在居然一个初次见面的小矮个儿就能够穿过毫无阻隔地踏进这道墙?

    看着眼前玩水玩得不亦乐乎的小白袍,雅木不由苦笑一声,脑中不由自主地浮现刚才自己受伤时刚醒来,这小矮个儿焦急关心的样子,以及他对自己的信任,还真让人生不出任何恶感。

    “小七是飞不了了,不过,有这个……”小白袍停下跟河水的战斗,手上的魔戒灵光一闪,一只毛茸茸浑雪白的天兽幼崽,蜷缩成一团出现在手中。

    “这是什么,你的飞行坐骑?”雅木故意取笑道。

    “这怎么可能是飞行坐骑啊,明显是一只小狐狸嘛,雪狐!你真笨!”小白袍白了他一眼,“它是我刚才在冰圈里捡到的,一直在我戒指里睡觉呢。”

    “额…”雅木讪讪一笑,没想到他这么天真,居然没听出来自己在取笑他。

    “你确定它不是你的魔宠?”雅木又问道。

    “不是。”他专注地看着天兽幼崽,轻轻地抚摸着小家伙的头,“刚才我们刚进去冰圈里我看到它躺在那中间,就把它捡起来了。”

    “嗯?”雅木不沉吟。他看得出小矮个儿并没有说谎,但这么小一只幼兽怎么可能在那场大战中侥幸存活的?雅木回想了一下,冰圈里的高阶天兽中并没有成年狐类天兽,排除了是某只传奇天兽的可能xìng。

    连地狱冰犬如此强大的天兽都殒命于此,实在找不到任何支撑这只幼兽存活下来的可能xìng。

    “我从它上感觉到一股奇怪的感觉。”小白袍喃喃道,接着又说了一遍,语气愈发坚定,“我从他上感受一种似有若无的联系。”

    这也是他之所以敢把幼崽捡起来的原因。

    联系?雅木用一种怪异的眼光看着他,跟一只天兽有感应?怎么听着这么别扭......

    “能不能让我看看它?”雅木问道。

    “嗯,小心哦别摔着它了。”

    雅木两手合并,正好把小雪狐托起来,自言自语道:“狐狸哪有胖乎乎的,该不会是雪熊吧。”边说着边扯了扯它的两者白绒绒的耳朵,手感不错。

    就在雅木话刚说完的时候,正在酣睡的幼兽眼皮跳动了一下,醒了过来,蓦地,雅木感觉如同电流乍然窜入体内一般,浑、甚至连同魂海都猛地颤动了一下。

    怎么回事!

    雅木浑瘫软,一股坐在地上。倒不是受到了什么致命的攻击,相反的,这道电流般的能量让雅木由里到外都感到舒畅至极,引起他体内每一寸肌每一丝灵力的共鸣,只是这突如其来的感觉让他没有任何准备。

    待他反应过来,哪里还有什么异常,只有手中的小家伙滴溜着眼睛看着自己。

    “怎么了?”奥斯顿被雅木突然的举动吓一大跳。

    “没什么。”雅木狐疑地瞅着幼兽一阵琢磨。

    “哈,你该不会是被它吓到了吧?”小矮个儿捂着嘴取笑道,“你的可真胆小,它看起来才出生不久呢,不会伤害你的。”

    我胆小?你个小矮个儿居然说我胆小?还不知道谁整天被吓得哇哇大叫呢!

    雅木吃瘪,张了张口想要反驳,小白袍却伸过手一把将毛茸茸的幼兽抱回去

重要声明:小说《天界之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