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乐章 心思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纪羽 书名:天界之歌
    雅木接着他的话说道:“也就是说,元素护甲和护盾又具有结界最粗糙的结构和原理的,假设我们果真是踏入了幻境结界,那么,按理说在这个幻境结界里,作为弱方的元素护甲和护盾都会失效才对。”

    “没错。”罗兰再次问道,“所以我想确定你是不是真的亲眼看到兽cháo经过,而不是幻象。”

    “雷击之前,离我最近的天兽距离不足百码,幻象的话,兽cháo奔涌而来不可能产生那么强大的气流,所以我觉得应该不是。”雅木接着问道,“不过,护甲和护盾既然都没有失效,已经可以说明我们不是在结界内,不是么?”

    “如果……已经失效了呢?从在冰河时开始就有寒气出现,我想,可能是从那时起真正进入结界里。雅木,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的元素护甲其实早就失效了才对。”罗兰的语气煞是笃定,按照他的预料,终于开始进入正题了。

    他突然一把扯去悬浮在前的微型卷轴,上如有实质的元素护盾顿时消散,不缓不急地说道:“至于我的护盾,不瞒你说,这卷轴价值上万金币,就算是天使级别强者的攻击,都能捱上一两下。可这寒气…我感觉不到它能够抵御寒气的侵袭。所以,它们都已经去了作用,你说呢,雅木?”

    说完这话,罗兰心中不由一紧。他在赌雅木会不会承认护甲已经失效,这才是谈话的重点。

    雅木是否有不为人知的底牌,这关乎他一开始的计划成功与否。

    这些问题一环接一环,环环相扣,如此绕了这么一大圈,终于绕到了罗兰真正想要知道的问题上。

    他很清楚地知道,其实这山上并不存在什么幻境,上的护盾虽然无法完全抵消寒气,但绝对不是没有作用。之所以指鹿为马地说这么一通,他想要的只是想出雅木的话罢了。

    “先前遇到嗜血豹时,我的护甲遭受了不小的攻击,老实说,我有不清楚这玩意儿到底有没有坏掉。但是你所说的寒气——为什么我并没有多大的感觉呢?”雅木不知道罗兰说这些的用意,但他很聪明,既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再者,元素护盾远比元素护甲高级了不知多少,如果你的护盾都无法起作用,那么护甲的作用我想可以忽略不计了。那么,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雅木这话说得十分地有技巧!

    一来,罗兰原本针对是雅木的护甲——跟准确地说,是雅木的后盾——现在被他把重点巧妙地转移到了‘寒气’上。而对于寒气的说法也是‘没有多大感觉’,而不是‘没有任何感觉’,一样是模棱两可,让人抓不到话柄。

    二来,自己对寒气的免疫是绝对不能说出去的,既然如此,主动提出来的话,并且提得如此坦,那么罗兰就不好再追问下去了。

    雅木如此高明的踢皮球,顿时打乱了他的计划,罗兰一时间无处下手。不过雅木所说的也不是无懈可击的,至少,在罗兰看来就有点心虚了。

    “这样看来,况或许比我们想的都要复杂糟糕许多。”罗兰突然叹了口气,“看这满天的云,想要以太阳的位置判别下山的方向是不可能了。”

    雅木没有搭茬,他之所以故意对下山的事只字不提,就是想反过来试探罗兰,只要罗兰采取了什么动作,那么就证明他的直觉是正确的。

    跟罗兰接触不过五六次,但算起来加上这次嗜血豹事件,已经被他救了三回。不是雅木不懂得知恩图报,只不过实在太巧了一点。

    让雅木起疑心的还有另外一点——没错,就是黑袍老者的死!一名十二星修为的强者就这么殒灭了,罗兰非但没有表现出任何哀痛,反而隐隐有些怒意,像是在责备他这么没用,连六级天兽都对付不了。

    雅木猜测,老者应该是保护罗兰的扈从,能够让一名这样的强者甘于屈居,罗兰的背景绝非一般。

    休息得差不多了,遇上两人又继续动上路。

    “我可不想就这么下山了。”雅木开玩笑似的口吻说道,“难得见到这么多异象奇闻,连碰上兽cháo都没死,说不定能有什么奇遇呢。艾琳娜导师可是说过,机遇往往与风险并存。”

    罗兰哈哈一笑:“雅木兄弟好胆识,不过我就算了,光这寒气我就已经吃不消了。”

    说着,突然心中一动,自己的的、弱点是寒气,那么雅木的弱点呢?

    毫无疑问,就是魂力!

    部落所修的秘典,其中就有一门最核心的控魂秘技,能够让修炼者在更加熟练地掌控自魂力。八星灵力修为的罗兰对这个秘籍也开始修炼了,只是刚接触不久。

    于是,他生涩地控制魂力蔓延而出,如同无形的触手将雅木四面八方团团围住,监视着雅木的一举一动。

    魂力是一个修炼者的根本,寻常人是无论如何都不敢拿魂力乱来,否则一旦魂力受损,后果不堪设想!不过对于魂力低的雅木就没有这个顾忌了。

    魂力一经绵延覆盖在雅木四周,雅木立马察觉边的空气忽然一窒,浓稠了许多,这种感觉很微妙。出乎罗兰意料的是,雅木并非第一次接触,相反,以前在修行时普格就经常用魂力对他进行施压。

    所以在第一时间,罗兰的把戏就露馅了。

    “果然有动作了。”雅木小心翼翼地跳过一根拦路的横木,脸上的表不曾出现变化,心里却是十分惊讶,“没想到竟然能够魂力外放,果然不简单。”

    看来,雅木的直觉又一次给他正确的指引。

    罗兰对自己能够顺利将魂力附着于雅木上很是满意,现在就能掌握到雅木最真实的反应了。

    未达到天使级别就能够如此控制魂力,这足以让任何人都自豪了。

    黑暗中,紫袍少年嘴角微微一咧,让人看不出这个笑容蕴含着怎样的含义。

    此时天sè已经明朗许多。

    “雅木,你怕死吗?”罗兰突然问道。

    “怕,我比任何人都怕死!”雅木自嘲般地笑了笑,“我还有很多事没做,现在死太早了点。”

    “哈哈,也是,谁会不怕死呢?”罗兰语气颇为轻快,“倒是我问得多余了。”

    顿了顿,罗兰似是随意地调侃道:“不过,说真的雅木,我觉得你可比我悠哉多了,没看出半点害怕的样子。”

    “我可没觉得现在到了临死的地步…虽然况的确很糟糕。”雅木手中的木条用力一挥,鞭打在雪地上的落叶,语气中透着显而易见的无奈,“嘿嘿,再说了,害怕也无济于事吧。”

    罗兰笑了笑,没说什么。

重要声明:小说《天界之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