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你这是趁火打劫

    由于叶岚夜炼制的丹药不只是一颗,雷电一时半会也消停不了,自天际流下长流也不断地增多。久久不能修复的虚无形成了一道特别的景观。

    直至夜幕落下,明月高挂,天空之上的圆形空洞才缓缓闭合,这一场炼药也总算结束。两女子各自互看了一眼,彼此点头之后,便朝着叶岚夜的方向急行而去。

    到达之后,她们才发现,并不只有一人在那里,还有一名给人如云般感觉的男人。

    “云辰,你来中州了!”

    “好久不见啦,璃梦,纤柔。”云辰好似嫌站着太累,就直接坐在沙滩上,两女到来也没有站起来,只是抬起头,无精打采地打着招呼,“我是被老大叫过来的,不过与你们不同,我是被拉过来跑腿的。”

    这个时候,两只玉瓶飞到了两名女子前,叶岚夜也走了出来。

    “新鲜出炉的丹药,趁尝尝吧。”

    “现在服下?”红裳女子,圣零第五位,江璃梦一把抓过玉瓶,疑惑的问道。

    “这丹药的真正药效要在未来才能发挥出来,服下的时机倒并不怎么重要。”叶岚夜摊了摊手,浅笑着说道。

    “少爷,你的体!”纤柔并没有立即拿药,而是先一步扑到了岚夜边,虽然之前她还一直都是冷静的样子,可是看样子还是有故作镇静的成份在。

    “没事,刚刚那些雷有点不安分。”岚夜满不在意地回道。

    现在,叶岚夜的体看上去就似存在破损的瓷器一般,上存在着几道裂口,左脸的位置更是被蜘蛛纹战局,不过远远望去则如同纹一般,倒也有着别样的帅气。

    “纤柔,既然你不要,那我就收下咯。”璃梦晃了晃纤柔的那一个玉瓶。

    “璃梦,这个药可不能乱吃哦,那一枚丹药只有纤柔能吃,同样的,你那颗也只有你能吃。”虽然知道璃梦是说笑的,但岚夜还是立即阻止了她,并一本正经地说道,然后又转向云辰,“云辰,你之后送的时候,可千万不能搞错了。”

    听到这么说,璃梦不由地想到在炼制丹药之前,岚夜向她索要的精血,难道那个还有特别的意义?

    “放你都用不同颜色的瓶子,还刻上了名字,怎么会搞错呢。”云辰晃了晃自己戴在手中的纳戒,其他几枚丹药就在他的手中。

    “你这家伙,这个丹药到底是什么药效啊,到现在都不公布出来吗?”璃梦有些好奇地问道。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璃梦在叶岚夜让她服下的时候,没有任何迟疑就咽了下去。

    “既然你诚心诚意地发问了,那我就大发慈悲地告诉你吧,为了防止……”说到一半,岚夜便被璃梦不知从哪里招来的木棍狠狠地咋了一下,带着明显的凹痕,叶岚夜咳嗽了一下,继续道,“其实这是丧心无悔丹。”

    “丧心无悔丹?”

    “简单说,就是丧失心智,且无怨无悔,吃下了这颗丹药,你就是我一辈子的rbq了。”岚夜突然狂笑了起来。

    “rbq个头啊!”

    璃梦当即给了岚夜一肘击,一个扫腿,将其踢翻在地上。

    “安心啦,rbq那只是描述控制的程度而已,不会真得让你做的啦,就你这幅材,啧啧……”

    叶岚夜一脸遗憾地摇了摇头,还没说下去,璃梦一个升龙踢将其踢飞起来,璃梦整个人也顺着踢腿旋转上升,在转过180度的时候却好似弹簧一般,立即逆向旋转,又将同一高度的岚夜踢了下来。

    其他两人只是见怪不怪的表看着他们,也并未阻止什么。

    “说起来,这两人从以前开始就是这样的呢。”云辰拍了拍股,从沙上占了起来,“好了,我在这里也没什么用,就先离开了。”

    闻言,那边的两人也停止了殴打。

    “是吗,那其他人还有义父那边就麻烦你了。”

    “哦!包在我上。”云辰拍了拍自己的膛,勉强挤出一分精神说道。

    云辰走后,叶岚夜他们虽然不怕冷,也不需要照明,但还是以不知从那里捡来的干柴升起了火堆,这样比较有气氛。

    “这里的温差不是一般的大呢。”璃梦无聊地用木棍戳着火堆。

    “这块炼阳废土的所在比较特殊,并不是地理上,而是在天文上。大气层十分稀薄,阳光、星光能更多地到达地面。可惜也很容易散失,否则,倒是有潜力能成为一方圣地。这片大地没有任何特殊之处,并没有能同时吸收月精华的特别山石、植被,最终承受不住月的交替,沦为一片废土。”

    叶岚夜一只手捧起一坨沙土,沙子在夜风之下,映照着月光缓缓飘散。

    “不过就算不愿意,这片土地也跑不了,那么长时间下来,即使再普通,怕也是……不知将这整个沙漠的沙子里的力量全部提取出来,会怎么样呢?”

    说着说着,叶岚夜还真有动手的了。

    “又在想这些有的没的了。”

    话虽如此,璃梦实际还是蛮赞同岚夜的,正是因为不停止思考,加之之后的尝试、实践,圣零之人才不落于那些非凡血脉的传承者以及奇遇连连的天命者,因为他们挖掘出了他人看不到的“宝藏”。

    ……

    “时间到了呢,该开始了。”

    打坐着的叶岚夜缓缓地睁开眼睛,两女也是一样。

    “等等!”

    “大姐,你别这个时候耍我啊,错过了这次机会,计算出下一个机会怎么也得三个月啊。”岚夜抬头,看了看星相,“好吧,上一趟厕所的时间还是有的,你去吧。”

    “谁要上厕所啊!”璃梦整个人跳了起来,看上去如同炸毛的猫一样。

    “那你是想要说什么?”

    “当然是这一次的报酬啊。”璃梦理所当然地说道。

    “丹药不是给你了吗?你也已经吃下去了。”

    “圣零的全体福利怎么算是报酬,还有谁知道你给我吃了什么东西。”

    “你可要想好哦,错过了这次机会,算出下一个机会怎么也得三个月啊。”

    “魂淡,别那我的话来回我啊!”

    “我脑筋赚得比较慢,等我组织起语言的时候,怕是已经错过了。还有,老板,你还是莫要浪费时间。”璃梦笑地说道。

    在江璃梦与叶岚夜相遇之前,她是个悲惨到去吃土冲击的小女孩,正因为有着这也的精力,她现在在这方面格外的无节。嘛,在真正需要帮助的时候,她是不会计较那么多的。拖到最后的话,实际还是会出手的。

    “你……你这是趁火打劫!”叶岚夜“气愤”地一甩袖。

    “这位官人您说笑了,趁什么火能打劫您呢,第一异火吗?”

    “……好,我给你,你是要凄风还是劫雷,你知道那可是我最珍贵的东西了。”

    “您又说笑了,凄风与劫雷,小人可承受不起,要折寿的啦。”一收下,寿命就到尽头了。

    “那你说你要什么,你自己说!”

    “我要十万衍素……嗯还是先留着吧,等我想到了再说。”仔细考虑了一会儿之后,璃梦最后如此说道。

    “好,一个要求。”

    “等等!”

    “又怎么了?”

    “一个要求怎么够!”

    “那你还要几个?”

    “起码十个!”

    “!”叶岚夜不由地睁大了眼睛,没想到她的无节程度会增长的那么快,“亏你说的出来,你说三个还行,居然……”

    还没等岚夜说完,璃梦立即打断道:“那就三个,嗯,就这么决定了。”

    “额……”原来在这里等着我啊。

    璃梦笑容满面地对着纤柔竖起来大拇指,纤柔则露出不明所以的苦笑。

    岚夜抬头望了一眼天穹,脸色也恢复了正经,道:“好了,既然说好了报酬,就给我好好工作。”

    “了解。”

    叶岚夜从纳戒之中取出古伞,缓缓地撑开伞面,如同松掉的氢气球一般,古伞在岚夜松掉伞柄之后,便静静地飘向了天空。

    另一片星空,在这个夜晚绽放。

    ……

    “轰!”

    漫天的星辰仿佛一震,整个斗气大陆顿时泛起一股强烈的能量波动,旋即,无数的天地奇观随之出现,有些异象,甚至最古老的种族的记载之内都未有记载。过去未发生的未必现在不会发生。无数人都被这短暂的星辰震惊醒。

    中州之上,各处的大宗派大势力之内,都是在此刻飞掠起了大批人影,观测着星空。

    远古种族各个族界之上,各族长老,甚至族长也都一个个出现,他们同样抬头望着星空。

    一切都只有一瞬间,星空也仿佛恢复了正常,可是星辰小小动,不说毁天,也足以灭地,真正意义上。一切都被搅乱,即使是当世的最强者也无法察觉什么。

    中州一处看似普通大户的小院之内,形伛偻的老仆慢慢地走小院中最东侧的房前。

    “小姐,星柩发生异变。”看似平淡的声音之下,却透露着非凡的激动。

    “泰伯,我已经知道了。”

    “那,小姐的意思是?”

    “躲了那么多年了,我们这一脉也就剩下这么几个人,或许是上天给我们最后的机会吧。星柩之内,那些老家伙也不能出手吧。”屋内的灯光亮了起来,房中人在烛火之下,映照出无限美好的烛影,“听说,之前有报告说守护者一人得到了神玉之心并参得一丝妙法?”

    “的确有这也的报告,星焰门那边,老奴也却查看过,虽然掩饰得很好,实际却已经不是守护者那一脉人。小姐,你是说,就是那人引起了这次异变?”

    “应该就是那样。”

    “小姐,那人会不会已经……”

    “不用担心,如果那人真能完全地驱使神玉之心,也就不需要找星柩了,并且要进入星柩也并不会发生如此大的动静。”

    烛影摇曳,人虽未动,烛影却动而生姿,不过这或许反而映照出了那不为外人所知的内心。

    “是时候取回原本属于我的一切了。”

    ……

    叶岚夜曾经集奇了全部石帝大阵的六处阵脚,但却发现那不是自己真正想要的大阵。但是那么做并不是毫无意义的,叶岚夜集齐的大阵有着真正大阵的线索。

    这一年来,叶岚夜除去研究药材之外,就是研究那个大阵与星辰。

    通过一次最有说服力的实验,叶岚夜确信了,六角大阵是相当于通往真正大阵的传送卷轴。而真正摘取星辰的大阵所在或许并不再斗气大陆之内。石帝将其放逐到比虚无空间还要遥远的地方,唯一通往那的路就只有六角大阵的传送。但是这个传送是一方通行,有去无回。

    星柩,柩之名也便表示出了它的意义,那是斗帝修造的棺柩,如果可以,连本族之人都不希望让他们前去打扰。实际上,石帝本来连传送之路也没打算创建的,只是非常前卫地考虑到维修问题,星辰的变化连石帝也没有万分的把握。当然,维修人员的,为了避免泄漏机密,就让他们有去无回。

    当然,懂得驱使神玉之心的石族之人,传送过去倒是会有一条出路。不过这一点,叶岚夜并不知道。斗帝的手段,凭现在的叶岚夜还无法开辟出一条出路。

    对此,叶岚夜只好换一个角度,既然去了就无法回来,那么不去就可以了,只要让星柩降临斗气大陆就可以了。乍看起来异想天开的想法,却是有着一定的可行

    星柩是借助星辰的“引力”而游离于斗气大陆之外,如同星辰镶嵌在夜空之上。不过,星柩到底不是真正的星辰,要摘取它还是存在这可能的。

    叶岚夜自还未有那样的力量,但却有着能实现那个可能的道具——古伞。

    叶岚夜还无法引导出古伞的力量,但却可以将其置于合适的位置,利用其本的绝对强度。

    天体运动好似咬合的巨大齿轮,叶岚夜自己进去绝对是被碾得粉碎,但是他手中刚好有一条钢管的话,那就不一样了。

    古伞被弹了回来,但造成的微笑停顿却让星柩在一瞬间脱离了星辰的拉扯。

    现在第一步已经完成了,并且还搅乱了天地能量,也为叶岚夜的下一步掩饰了痕迹。

    岚夜,璃梦,纤柔,三人同时朝着天穹伸出了自己的手掌,看上去像是召唤着什么的仪式。

    “圣引星罗!”

    下一步,就要将星柩整个拉过来!

重要声明:小说《斗破之我为苍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