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金克拉的好处都有啥

    炼丹是一件极其消耗时间的事。特别是炼制丹药,经常一炼便是十天半个月,这种况,并不罕见。而对于这种况,在座的人也清楚,所以他们并未因为那漫长的等待而显得不耐,能够赶往圣丹城观看的人,大多都是有着一些实力,这点必要的耐,自然是必须具备的。

    而在那无数道期待目光的注视下,时间,也是悄然流逝,短短眨眼间,五天时间便是悄然而过。

    在这五之内,天空上的炼制倒是显得颇为的平静,不过偶尔也会有着低沉的声音传出,这是一些在炼制中出现了问题,从而导致炸炉所出的声响。

    在当第五太阳西落,时间位于白与黑夜之间的黄昏之时,炎黎那微闭的双眸,也是徐徐睁开。

    虽然没有其他炼药师那样的药鼎,不过由于被火焰包裹着,其他人也不能看清炎黎的炼制况。不过关注炎黎的人见他安定的神色,基本没出什么问题。

    并没有立即着手去做下一步的工作,炎黎的目光飞快地在诸多炼药师流转,虽然他的主要目标是叶岚夜,不过也没有小觑天下人。不过他并没有发现什么黑马,需要注意的还是那么几个人。

    炎黎转回心神,深吸了这片天空那炽的空气,他又一次朝着圆盘伸出了右手。随着调整,圆盘上又有几条纹路亮了起来,同时五行循环内侧,又一圈循环浮现。

    随着内圈五行循环的稳定,圆盘上方中央的橙色火焰如花瓣绽放,露出了火焰包裹着的事物,那是四团粉尘般的东西。虽然看上去不起眼,实际感知起来,呃,也一点也不起眼,居然感知不到半分药力波动!

    这便是内圈五行循环作用的结果了,相比外圈五行循环的相生相克,内圈的作用则是转化。将五行观念之中,大自然由五行要素衍生变化所构成,药材自然也是五行之中。能组合,自然也能分化,内圈五行循环将散溢的药力分化成五行,然后又重新组合,药力完全不会散失。

    理论上,炎黎炼药并不存在失败一说的,借由五行的分化与组合,一副药材最终必然能完成一副丹药,甚至不需要炼药过程。

    不过实际上,五行分化与组合比之五行相生相克,所需的精力要多得多,也只有叶岚夜这样深层体会过天地造化的能全场以分化与组合炼药,所以,炎黎现在也只是借此完善炼药,而不能以此代替整个炼药过程。

    借助五行循环,三团提炼的药粉完美地混合在了一起,不过药力之间的融合还差了许多,那是另一种层面上的融合。

    炎黎右手轻轻一挥,那令人心悸的火焰如同烛火般被扇灭,拂过手指上的纳戒,一坨泥土盖在了圆盘之上,在关注炎黎的人不解的目光之下,炎黎又从纳戒取出一粒种子,埋入之前的泥土之中。

    “姑且不说幻结种子,九息壤土,这东西可不是随便就能拿出的,应该不是胡闹。不过他到底要干什么呢?”高台之上,美妇面露疑惑地说道。

    九息壤土,在上古传说之中,是能创造人类的神奇土壤,即使到现在,依旧是是十分奇特的土壤,一个灵魂体能以九息壤土暂时充当之用,虽说强度有限。而幻结种子,是能以幻想结果的奇异种子,当然一般仅限于形状,在斗气大陆只做观赏用。

    “他这是炼药还是还是种树啊?”高台上的玄空子也面色怪异地看着炎黎,之前虽然炎黎的“药鼎”奇怪了一点,可至少还能看出是在炼药,哪想到他越炼越奇葩。

    黝黑老者受到玄空子的提醒,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搞不好,他真得打算种树啊。”

    “你在说什么啊?种树?难道他种树还能结出丹药不成……”玄空子突然闭嘴了,似乎也想到了,目光又一次移回炎黎上。

    这时候,炎黎正将之前提炼的药粉散在了土上,肥料掺了金坷垃,不流失、不浪费、不蒸发,一袋能顶两袋撒……

    “他是想要让幻结种子吸收药粉药力结果,借助天地自然生长规律融合药力吗?”玄空子又朝着黝黑老者确认道。

    “别看我,我认为我之前会见过将药粉当农药用的奇葩吗?”黝黑老者耸了耸肩。

    到现在为止,在怎么也只是猜测,三巨头一时得不出答案,也便将目光又移到其他人上了。

    “咦?原本以为与那个炎黎同门的红劫会用同样的手法,不过居然又是别的方法!”美妇有些惊讶地说道。

    叶岚夜伪装的红劫没有像炎黎那样种树,而是在一个劲地煅烧炼制出来的药液,虽然极其微笑,但火焰之中的药液的的确确在减少。炎黎,三巨头还有些猜想,不过叶岚夜这样,他们则是一片雾水了。

    “关于这个,我听到过这样的传闻,两人所在的纵横宗,每一代只收两名弟子,而这两名弟子,虽同出一宗,所知所学一横一纵,截然不同,并且一开始就敌对,中间必定要决出胜负,最后只有一个人能留下,得到宗门全部传承。”黝黑老者将叶岚夜散播的传闻说了出来。

    “那岂不是说,这两人之中必须死一个?”美妇不免觉得有些可惜,虽然还未到最后,但从之前的提炼之中,便能看出两人的不凡。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呢,我们也不能管别人师门的事吧,况且,这传闻还不一定是真的。”玄空子淡淡一笑,对于突然冒出来的两人与宗门,他还不能报以信任。

    “到时候就清楚是真是假了。”

    既然传闻说两人必有一死,那么便用以后的生死判定真假吧。

    ……

    时间如指间沙般,迅流逝,眨眼间,将近半月时间过去,在这段时间中,越来越多的参赛者将丹药炼制了出来,因此也是导致这片天地间,几乎被一种浓郁得化不开的丹香之味所弥漫,吸上一口,长久的等待所造成的一些疲惫,也是在这之中悄然而散。

    炎黎的种子也在期间成长,由种子变为小树苗,再变为一棵树,现在,树上已经开满了淡黄色的花朵。

    叶岚夜那里,可以说没什么可以烧的了,火焰之中,别说丹药了,就连药渣都不见踪影,完全搞不懂他在炼制什么。

    “轰!”

    略显炽的天地间,一道低沉的闷雷声,突然在天际响彻,旋即无数道目光急忙转移而上,只见得在那天空上,不知何时又是出现了一朵乌云,不过如今这乌云内,居然传出了低沉的雷鸣之声,那模样,分明是丹雷成形之状。

    天空一声巨响,丹雷不如狗的时代也随之到来。接下来的这些时,彻彻底底地闹了起来,几乎每天都会有着两到三次的丹雷出现。

    广场上还升起的丹火的石台,也是越来越少,与之相对应的,丹药的品质也越来越高,七品低级,七品中级,七品高级,七品巅峰。不过真正的胜负是在这之后的比赛决出的。

    曹颖脸颊上浮现一抹如同凤凰般的骄傲弧度,玉手猛然结动手印,旋即一声轻喝:“起!”

    “嘭!”喝声落下,一道巨大的光柱,也是在这一霎,自曹颖面前的药鼎之内,暴掠而出,直冲天际。

    光柱暴掠,天空上云雾迅凝聚,然后,在那无数道震撼目光中,现出了两种颜色,但若是有眼尖之人,则是能够现,在那青,银两色之下,似乎还掺杂着一丝极淡的淡红之色。

    “两色,不,三色雷云?八品丹药!!”

    望着天空上那现出三种颜色的雷云,整个广场,都是在这一刻沸腾了起来。

    第一颗八品丹药出现之后,第二、第三、第四颗也随之出现。

    由于叶岚夜的质灵丹,丹晨状态可以说好极,她炼制的丹药比之原著要好上一分,与曹颖一样,招来了三色丹雷。

    之后是萧炎,他也是炼制的丹药也招来了三色丹雷,只是颜色比之曹颖、丹晨还要浓郁,可以清晰辨别出三色。这也说明了,萧炎的丹药比之两人还要强一分。

    再之后,则是忍着被鄙视而参加这一次丹会的老一辈人物,青华老怪,也同样招来了清晰的三色丹雷。

    “桀桀,药尘教出来的弟子,也不过如此。”看到萧炎与青华老怪的丹药,总算放心下来的慕骨老人不由得诡异大笑起来,“就让你见识一下……”

    一道极端恐怖的光柱,犹如洞穿天地的激光一般,带起浩瀚的波动,掠上天际。

    望着天际那光柱的尽头,那里,在可怕的能量波动中,开始涌现了浓郁的雾气,这些雾气飞凝聚,短短时间,便是汇聚成了雷云之状。

    在那无数道紧张视线下,雷云急翻滚,青银两种颜色,几乎是在瞬间便是涌现而出,将丹雷渲染成了两色之状。

    “两色了!”

    “还没完!还有颜色在出现!”

    “三色了!达到三种颜色了!”

    遥遥天空上,雷云翻腾,牵动着无数人的心。

    “还有,还有,又有颜色出现了!”

    突然间,一道急促的惊叫声在广场上响彻而起,顿时,惊哗之声响彻天际,无数道目光急忙凝神观看,果然是见到,在继第三种颜色稳定之后,那翻腾的雷云中,一抹耀眼的金色光芒,如同那隐藏在云层之中的太阳般,悄然的释放出了一缕金色光辉。

    “不,还没有停下,雷云还在变化!第五色……还要出来!!!!!”

    遥遥天际之上,一股异常可怕的雷威,突然涌现而出,然后弥漫着这片天际。云层翻涌,一缕紫色光芒,犹如那洞穿苍茫的神之光辉一般,悄然穿透云层,将一片雷云,渲染成了紫色!

    哗!

    寂静的广场,在这一霎,彻彻底底的沸腾起来,无数人激动的脸色涨红,欢呼之声,惊天动地的响彻而起,整座圣丹城,都是在这种声浪之下,出了细微的颤抖。

    当然,这丹雷可不是慕骨老人的,而是炎黎的丹药,他又必要特意等慕骨老人说完嘲讽之语才拿出自己的丹药,再者,他的丹药比较特殊,过了时间“采摘”可是会降低丹药品质的。

    炎黎丹药的完成,这让慕骨老人极为的尴尬,他那能招来四色丹雷的丹药,现在可拿不出手了啊。

重要声明:小说《斗破之我为苍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