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毒龙钻

    一股异常强悍的气息,犹如苏醒一般,徐徐的自萧炎体内暴涌而出,周的空间,都是在这等磅礴之力下,变得动不堪了起来。

    萧炎形虚立天空,脸色异常的涨红,连那漆黑的双眸中,都是被一种狂暴的能量所遮掩,这种能量的狂暴之,即便是萧炎,都是暗自骇然,他也远远未曾料到,将三种异火同时爆发,所产生的能量,会狂暴到这种程度!

    “好霸道的天火三玄变!”

    在待得逐渐适应了体内那股磅礴的狂暴能量后,萧炎手掌再度握上玄重尺。微微抬头,目光望向对面不远处那因为他的这番变化,连周毒气都是凝固起的小医仙,咧嘴一笑,道:“疯女人,你杀不了我的,最后再给你一次机会,离开我的视线之内!”

    凝滞的毒雾再度徐徐涌动,露出一张冰冷的面庞,小医仙面目结霜地望着萧炎,道:“大言不惭,这秘法固然能提升你不少实力,但却始终有种时间限制,一旦秘法时限抵达,你便只是死路一条!”

    “既然如此,你这是在自寻死路!”

    萧炎微笑,然而这份微笑之中,却开始渗透着杀意。

    “口出狂言!”小医仙冷笑,其话音刚刚一落,只见她的体悄然一颤。

    萧炎面前空间突然一阵波动,一道鬼魅影悄然浮现,被灰紫色毒气缠绕的玉手,带起一股令得他皮肤刺痛的恐怖劲气,怒劈而出!

    对此,实力暴涨的萧炎怡然无惧,左手萦绕着碧绿火焰,正对着那扑面而来的毒手轰出。同时,他持有重尺的右手也随时准备发力,打算开这一击之后,立即补上,一举重创对方。

    不对!

    两手就要相触的瞬间,一股奇特的感觉涌上了萧炎的心头。只是这个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某种奇特的力量参入到毒气之中,山涧弥漫的毒雾居然在一瞬间被吸食得干干净净,化为实质的毒质,凝聚着,旋转着,突进着,最终形成的是名为“钻头”的形态。

    将力量凝聚到一点的方法中,其中一种就是螺旋,而赋予螺旋指向后,那便是钻头。其顶端的“一点”完全可以突破一星实力差的“面”。

    但只是这样,能做到的也只是伤,却无法重伤。为此,小医仙在毒斗气之中,又加入了当初叶岚夜注入她体内的天气,天气自便是一种极为强大的力量,又非常夸张地吞噬、浓缩了山涧的毒雾与自己的毒,两相加成,甚至可以说一击必杀。

    当然一切的前提是,一击得手,而且没有第二次机会,天气是为了控制厄难毒体的封印。原本天气的封印就因为她实力的暴涨而松动,现在用去一分便少一分,小医仙也会因此控制力大减。以点破面虽然没错,但与之相对的,所需防御的也只有“一点”而已,嘛,实际比“点”要多一点,但范围依旧很小,避开难度也很小。打不中的攻击,那便没有意义。

    所以,小医仙选择的时机是在萧炎实力暴涨之后,那时正是他“翻农奴把歌唱”,报之前被压制的怨气,实践“我能反杀”的最佳之时,萧炎会选择正面对抗的可能极高。加上小医仙第一招就放大招,如此不斗气的现象,萧炎是万万没想到的。

    除此之外,为了不被察觉,小医仙还是在自己出拳后才中途形成毒龙钻,螺旋甚至将小医仙自己的手臂也卷了进去,手骨在巨大的螺旋力下错位。

    萧炎只感觉左手掌一点刺痛,然后犹如被引爆一般,在自己整条手臂内爆发。

    “可恶!”萧炎将原本已经蓄势待发的重尺重重一抡,虽然不是最佳着力点,却依旧如同打棒球一般,将小医仙击飞到一处山体上。

    萧炎立即落地,打坐,开始排除自己体内的毒素。他曾经吞食过招魂人形,所以能感受到小医仙那一击之中的蕴含的天气,虽然那正面的交锋避无可避,但是萧炎最大程度上挡了下来,使毒没有一下子蔓延到心脏、大脑等致命位置。

    可这也只是避免了他当场死亡,那毒被精炼到极为恐怖的程度,并不是一下子就能遏止的,甚至,他连选择位置的时间都没有。天火尊附之后,毒素才有着被出的迹象。

    “哈哈哈哈!!!萧炎,这下你死定了!”最不想听到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血液在她那白衣上显得特别明显,而小医仙惨白的脸上却有着同样明显的笑容,因为那疯狂、扭曲的笑容与那么宁和、安静的她完全不合。

    小医仙与萧炎的距离不断地减小,复仇的愿望即将实现!

    “两败俱伤啊,这样的话,完全没有必要让老夫亲自前来啊。”

    天空之中,细小的雪花,徐徐飘落而下。冰冷的寒气,宛如天地之罩般,将山涧整个笼罩了起来。而这之中,一人的受到了特别的“照顾”,那便是小医仙,无形的寒气瞬间没入她的体内,让她的行动顿时一僵。

    小医仙愤怒地抬头,望着那阻碍她复仇之人,那是一名着白色绒衣的老者,老者发须皆白,脸庞上挂着与这严冬之景看似完全不同的和煦笑容。

    “冰·河·谷……”打过几次交道,小医仙完全可以肯定,上方是冰河谷的人。

    在落神涧发生战斗的时候,小医仙或多或少也想到冰河谷会因此发现她,只是没想到,居然会如此之快。她在外边设置了一些毒陷阱,不过看对方的样子,完全没有效果,如此推断,实力怕也是极为强悍。

    “虽然老夫也不想对一个无抵抗力的女流之辈动手,不过厄难毒体对我们冰河谷事关重大,女娃娃,你可别怪我啊。”

    老者自始至终都未看萧炎一眼,怕是并没有将他放在眼里,虽然被无视让萧炎多少有点不爽,但是因此得救了,也是让萧炎感到一阵幸运。

    “桀桀,天霜子长老,那人是我魂的目标,不知道能否将他交给我来处理?”一片浓郁的黑雾,突然自远处掠来,然后出现在这片天空上,森的怪笑声,响彻而起。

    在这片黑雾涌现而出时,萧炎刚放松的神色,瞬间寒,目光透着一分狰狞的望着面前不远处的黑雾,森然道:“魂?”

    魂护法虽然看出天霜子对萧炎并没有兴趣,但他一个斗尊在此,不打个招呼也不太好,即使自己是魂的人,他一个斗宗也不敢在斗尊面前放肆。

    “无妨,老夫只要厄难毒体。”天霜子也同意了,对方给予了足够的礼数,他没有必要交恶魂

    黑雾涌动,旋即化为一道黑影,一道令得萧炎眼睛陡然变得血红的怪笑,再度传出。

    “桀桀,真是没想到,这才几年不见,你居然便是晋入了斗宗层次,药尘那个老家伙,选弟子的眼光,倒是不差,不过任他眼光再看,最终也还是被本护法给擒了回去,哈哈!”

    惊天的杀意,如火山般,自萧炎体内暴涌而出,双眼血红,蕴含着无穷杀气的声音,一字一顿的从其牙缝之中,泄溢而出!

    “鹜·护·法!”

    “冷静,萧炎,现在毒才是最为重要。”天火尊者,在萧炎体内劝慰道。

    骛护法说的是擒回去,至少一定程度上保障了萧炎的安全,可是如果现在妄动的话,就只有死路一条。

    强忍着想要掐死骛护法的冲动,萧炎索闭上了双眼,来个眼不见为净。

    天霜子没有理会骛护法与萧炎的种种,只是伸出手对着小医仙,轻轻一握。然后,什么也没有发生,只有一阵自然的寒风吹过,场面多少有点尴尬。

    “谁!给我出来!”

    为斗尊强者,天霜子自然不会出现那样的失误,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有人在不知不觉间化解了他的力量。

    天霜子往着小医仙的方向拍出一掌,既然隐藏之人化解了他擒下小医仙的力量,那么如此一来,便是出隐藏之人最简单的方法。

    冰蓝的巨掌朝着小医仙而去,可是在接近小医仙十米的时候,巨掌便好似受到无形的阻力,明显一滞,巨掌上还是出现裂纹。之后的每一米,巨掌的速度便慢一分,裂纹却加深一分。终于,冰蓝的巨掌在小医仙面前三米处,完全崩溃。

    天霜子的脸色凝重了起来,刚刚那一掌,虽然不说是全力,可是居然连让隐藏之人露面都没有办到,这让他不要地有点恐慌。

    “凭你的手段,还无法让我出来。”空灵、冷彻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完全无法确认来者的位置。

    一把通体赤红的长剑从天而降,插在了小医仙的旁。小医仙只觉得被寒气侵蚀的体,立即便温暖了起来。

    “这个声音,难道是……”听着有些耳熟的声音,小医仙似乎想到了对方的份,“纤柔姐姐!”

    当初刚到达中州的小医仙,因美貌缘故,被一个yin邪势力盯上,小医仙一怒之下,反杀上门,正巧另一个女子也与她做出了一样的行动,也就在那时,小医仙结识了名为纤柔的女子。之后,韩家姐妹的安置,在中州没人脉的小医仙,便是托她帮忙的。

    “又见面了呢,小医仙。”

    等到了出声之时,众人才意识到,小医仙旁,不知何时又多了一人!

重要声明:小说《斗破之我为苍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