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四方阁大会

    魂风虽然叫叶岚夜尽管发问,可实际却不是有问必答,对于幽宫的一些机密事项还是有所隐瞒。レ♠レ不过当遇到这种问题的时候,对方也会坦率地说出此为“止事项”,言语谈吐把握得十分好,让人不会觉得不快。

    毕竟这是两人第一次见面,两人皆是背负着一个组织的领导者,就算初印象再好,也不可能将所有一切和盘托出,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就算对方真得将机密告知岚夜,岚夜也未必会相信。

    不过,魂风对于幽宫的思想与最终目的,就这一点,却是毫无保留地告知了叶岚夜。着实不像是会在这的世界会出现的思想与梦想,不追求世上的力量、地位、荣誉等,而是想要改变现有的规则,给予这个只知力量的世界注入新的思考。

    优胜劣汰、物竞天择,此乃天律,可这个世界的却并不是朝着进化的方向前行,而是一步一步地倒退。由于小时候的特殊经历,魂风更为深刻地意识到了这一点,那也造成了他思想的觉醒。这个世界无意义的争斗太多,更多的时候只是单纯相互掠夺,相互厮杀,必须以规则引导正确的方向。

    当然幽宫也不否认力量的重要xing,相反,也正因为他们想要改变,才更意识到,无力之人什么都无法改变,而强者,达成一切!只是构建规则,其中所需的强,到底是多强,谁都无法预料。

    在两人分别之后,叶岚夜独自一人望着落下的夕阳,幽幽叹道:“那个人,与我一样,不适合这个世界呢。”

    只是说完之后,岚夜又自我否定地摇了摇头,他与幽宫之主并不一样,自己只是保持自不被世界侵蚀而已。而幽宫之主则是以正面迎战并试图改变世界,相较而言,他要积极许多。如果要定位的话,叶岚夜是见证者,而幽宫之主则是伟人,亦或者中二。

    同时,岚夜又想到了这个世界另一个穿越者,萧炎,虽说他的穿越与自己的穿越并不一样。萧炎又与两人不同,他则是完全适应并顺应这个世界。

    实际上,圣零的理念也与幽宫差不多,叶岚夜虽然自己没有改变世界的宏志,可是其他人也却并不这样。人在掌握力量、反思力量之后,总会想要做些什么,尤其是从小便被这个世界现有规则迫害的他们。就这一点而言,圣零之主实际并不适合叶岚夜,不过圣零其他人并不承认除他之外的任何人。

    “算了,又不是哲学家,想这些有的没的也没什么用,对我而言,都是一样的。”无论如何,叶岚夜自并未打算做出什么改变,他想要做的,只是保护、帮助自己边人而已。

    除去理念,圣零与幽宫达成了一系列战略协议,虽然并未具体透露各自的运行计划,却在某种程度上达成了一致,谈话的结果算是圆满。

    瞥了一眼西北方向,叶岚夜叹了一口气,道:“到底比不上真正的灵涅,回溯速度居然如此缓慢,这样不知道能不能赶上四方阁大会。”

    以现在的境界,创造能展现原初之秘的物品对叶岚夜果然还是太勉强了,沮丧了一会儿,叶岚夜散去了自己人形,以粒子的形式飘散到天目山脉的各个方位。

    ……

    获得名额的优胜者血潭期间,叶岚夜制造了一具与凤清儿一模一样的傀儡,控制着出了天目山脉。至于落选的缘由,叶岚夜也没隐瞒,直接说受到神秘人的阻挠,至于神秘人是谁,这让风雷阁自己去猜。

    交代了一些基本的况之后,“凤清儿”以此次落选的打击为由,申请自己秘密特训,并承诺在四方阁大会前回去,再一次消失在了风雷阁长老眼中。虽然叶岚夜塑造的“凤清儿”在外貌和气息上很完美,可难免不会在相处中露出破绽,还是不接触为妙。

    纳兰嫣然与雷翼在天山血潭之中了三ri之后,便离潭而去。与外面的云韵她们会和之后,一行人也不急着往目的地启程,四方阁大会近在眼前,岚夜他们就算不参与,也可以看看闹。与有着限制的天目山脉不同,四方阁大会的可看xing更高。再者,也得寻一处地方,让纳兰嫣然静心突破斗皇,迈入斗宗。

    剩余几人,也在将近五天时间后,也是陆续的离潭而出,在略作告别后,便是迅的离开了去。似乎这次的血潭侵,他们得到的好处,极为不,说不定待得回去之后,便是能够顺利突破斗皇也不一定。

    唯有萧炎喜欢搞点小特殊,在血潭呆着一直不出来,这可让一直惦记着自己火毒的金石担心不已。

    就这么过了两个月,天山血潭内总算传来了动静,周围天地间的能量就犹如受到了一种牵引般,居然开始疯狂的对着火山口之内凝聚而去。萧炎总算迈入斗宗,并借着突破时的灵魂感应,与药老来了个短暂的再会,可以说心满意足了。在帮金石他们驱逐火毒之后,便踏上了寻找风尊者的道路。

    只是前脚萧炎刚走,后脚凤清儿那边也开始发生了变化。

    天地间,似乎传来了一道细微的凤鸣之声。这道凤鸣之声极为细微,落在所闻之人的耳中只是如贴耳语般的音量,可是所闻之人却是连灵魂都是狠狠的颤了一颤。

    原本天目山脉已经平息的能量chao汐再一次激起来,七彩天幕自苍穹降下,似乎在迎接着天神下落凡间。

    一股远古的苍凉气息,悄然的弥漫而开,在这股气息之下,天目山脉所有的魔兽都陷入了无力之中,纷纷瘫倒在地。

    “虽然进度慢了一点,可是成果还是可观的。”

    望着这壮观的天地异象,完全无惧弥漫整个空间的恐怖威压,叶岚夜的嘴角勾起了淡淡的笑容。

    一道道清澈的凤鸣之声逐渐清晰起来,此刻凤清儿的正上方的天空之上,一片神圣的金光洒下。沐浴着金光,一只虚幻的天凰从那天空的尽头,飘落而下。

    对了,远古天凰的根源又是什么呢?超越远古的原初又是什么景象?

    看着逐渐接近的天凰虚影,叶岚夜不自觉地产生了这样的想法。只是这一想法一出现,便犹如魔障一般,再也无法从岚夜脑中散去。

    “早知道就往这具体上注入更多的天质与天气了。”

    叶岚夜的躯再一次化为了粒子,然后逐渐组成灵涅的样子,要回溯远古天凰的根源,就算本体亲自前来都未必能成功,于此,叶岚夜也只能赌上构成几的全部天质与天气。

    天凰虚影拍打着翅膀缓缓落下,至少看起来是缓缓落下,短短几秒之间,天凰虚影便仿佛从天之尽头到达了离地近百米的位置。

    灵涅静静地悬浮与空中,匕首的刃尖慢慢地对准了天凰的心口。

    ……

    四方阁大会,顾名思义,自然便是大陆四阁所举办,不过虽说真正参与大会的主角只是这四阁,但每一届的四方阁大会,都会是中州的一场盛事,虽说无法与丹塔的丹会相提并论,但也是少有的一些盛会。

    这四方阁大会,比的并非是老一辈的强者,而是年轻一辈,当然,能够代表四方阁出战的年轻一辈。自然是各自一方年轻一辈中最为优秀者,这些新鲜血液,是每一个势力仗以繁衍的最重要之事,因此对于年轻一辈的培养方阁都是极为的重视。

    这四方阁大会的举办地点,一般都是以上届最终的胜出者那一方来决定,上一届的大会,胜利者便是风雷阁,因此这次的地点,定在了风雷东阁。

    风雷阁东阁,坐落在北域边缘的风雷山脉之中,这里地域颇为奇特,或许是由于地势太高的缘故,总是雷鸣阵阵,天气变幻莫测,先前还是艳阳高照,说不定下一刻,便是雷霆暴雨。

    此刻,风雷山脉之外布满了密密麻麻的人流,皆是为了那所谓的四方阁大会来。

    “md,这人也太多了,那东阁上能待这么多人么?”

    “今天大会就要开始了,人自然很多,据说四方阁的人都已经抵达东阁了。”

    “上一届的最后胜利者是风雷阁,不知道这一届的,会是谁?”

    “难说啊,凤清儿。唐鹰,王尘还有那慕青鸾,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啊。”

    “说起这个凤清儿,你们听说了吗,此次凤清儿居然没有夺得天山血潭的名额啊。”

    “是啊,听说了,似乎遭受了神秘人物的阻拦,错失了名额。其他三人都是斗皇巅峰的实力,这一次经过血潭的淬炼,怕是能够突破斗皇了。诶,这一次凤小姐怕是……”

    “说起来,那个神秘人物会是谁呢?居然敢如此得罪风雷阁,而且能挡住凤小姐,怕也是个不凡的人物啊。”

    “谁知道,中州藏龙卧虎之辈不知何几,尤其是近些年,天才一个个地冒出来。圣零的雷羽与雷翼,幽宫的伊雪也是不输于四阁弟子的俊才啊,还有前些ri子在天北城闹得沸沸扬扬的萧炎以及那名年轻的女斗宗,啧……我tmri子全活在狗上了!”

    “听说这次血潭争夺,萧炎也参加了,表现也不弱于唐鹰他们,另外还有一名叫纳兰什么的小姑娘也是超厉害,似乎萧炎都避其锋芒啊。”

    人们吵吵闹闹地交谈着,显摆着自己的消息与见识,一道清澈的鸟吟声突然响彻而起,旋即众人便是见到一只,正振翅自山底飞掠而上,最后直冲向山顶。

重要声明:小说《斗破之我为苍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