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与我签订契约

    纳兰嫣然没有再理会后的萧炎,形迅速消失在那浓雾之中。她也没有与雷翼组队的意思,这次的名额她要凭借自己的力量得到。那些大势力应该早就料到浓雾的问题,其传人定然清楚抵达天山血潭的路线,在这方面,纳兰嫣然有着较大的劣势。对于这一点,纳兰嫣然就需要从探查方面进行弥补,在这个领域,她有着极强的优势。

    圣零之人之所以能远超同阶之人,除去他们自实力在“质”方面的优越与对力量的jing密cao作,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那便是“眼力”的深度,本质而言,这是境界的体现。

    如果是力量的质量与cao纵,还有一些超凡势力的传人可以与圣零相比,可在境界方面,圣零则是当之无愧的第一。除去遁天宫那得天独厚的环境,叶岚夜也会定期将一些自己通过天见所窥探后还能记得的信息归纳分析,制成卷轴传予圣零众人,当然那基本属于年刊。即使是天见的残留余韵,依旧有着非凡的价值,往往超越了表层现象,道出深层次的本质。

    其中探查方面的卷轴也不少,毕竟要变强,寻宝、探险可是极其重要的。纳兰嫣然在圣零的时候也阅览过相关卷轴。现在她的“眼力”并不能直接探知到天山血潭的所在之处,但是根据圣零归纳的规律,配合自的感知,间接找到正确的路线。

    顺带一提,岚夜那些信息之中,最多的是关于“破绽”的内容,以前的他可是一直做着直死之魔眼的美梦呢,一直试图将“破绽”提升到“死点”的程度。

    当然这并不是没有意义的,一刀砍在手上与咽喉造成的结果并不相同,顺着纹理与垂直纹理切所需的力气也有较大的差距……要害、罩门这样的存在对战斗亦有着极为深远的影响,不只是体、动作、斗技,乃至物质、能量、空间与时间,世间万物万象借存在着破绽。现在的叶岚夜的话,或许可以通过天见达到类似于直死的效果,不过要将其以人类也能理解的文字、图案亦或者jing神烙印等方式描述出来的话,就显得自不量力了。

    纳兰嫣然离去之后,萧炎也要离开,不过他被凤清儿叫住了,当然也是没有动手,只是惯例地放下了几句狠话,然后也自顾自地离开了,搞得萧炎好不郁闷。

    雷翼在进入之后,便消去了自己的影,凤清儿本来是想先找他的茬,圣零一直与风雷阁作对,背后还有着黄泉、万剑两阁的影子,加之之前雷翼明显带着挑衅意义的超越,相比不知从哪里蹦出来的萧炎,她更重视雷翼。

    同时间,天目山脉之外,夜心她们正在现做的石亭内品茶,倒是显得悠然自得。蓦地,云韵与彩鳞的子微微一颤,她俩抬起头,面se有些复杂地看着岚夜。

    彩鳞纤细如月般的黛眉微微一挑,问道:“你不是说不参合这次的事吗?”

    她与云韵能感受到天目山脉之中突然多了天气反应,当然夜心也能感受到,只是她对此却并无任何反应。虽然叶岚夜的确还在三人眼前,可是天目山脉之中的,毫无疑问,也是叶岚夜。不同于对等存在的夜然,里边的是由叶岚夜自己创造的另一个自己。

    除去这一个,实际上,岚夜还制造过一个自己,让其提前前往圣零的总部,如果少了他的话,断界的创造便无法真正完成。

    “天目山脉地势诡异,若是实力过高者进入其中,就引来能量chao汐,你们不觉得这很有趣吗?”岚夜轻笑着说道,虽然这个限制并不是绝对,却有着可取之处。岚夜并未说出其他两个理由,不过还是不让她们知晓的好。

    ……

    无风的林中,浓厚的雾气径自翻滚、涌动起来,逐渐变为一种无se的、说不好是液体还是固体的物质,其表面依旧如波涛般涌动,变幻新的形态,最终在那形成的是一个人。

    “果然还是觉得有点怪呢。”叶岚夜伸出自己的手握紧、张开、再握紧,仿佛在适应一般。事实上,他的体各处丝毫没有异常,不过他总有种怪怪的感觉,不过具体是什么,他也说不出来。

    这里的叶岚夜并不是外面那个小孩子的样子,而是二十岁出头的男子形态,材还有面容都普通之极。刚刚他将自融入了这天目山脉的地脉与能量chao汐之中,嘛,现在也只是具现出一部分而已。

    过了一会儿,前方传来了一丝沉闷的动静,似乎是什么倒地的声音。之后一袭彩裙的女子从中走了出来,不是别人,正是凤清儿。

    见到闭目靠在一颗树下的男子,凤清儿微微一惊,旋即黛眉一蹙,这个时候,而且还是以如此姿态出现在这里的人,明显不正常。

    “你是什么人?”凤清儿冷声问道。

    “在询问他人之前,先报上自己的名字才符合理解哦。”叶岚夜睁开一只眼,轻佻地说道。

    “无胆鼠辈。”凤清儿轻蔑地说道。

    “这么说来,你也是鼠辈咯?”说到这里,叶岚夜停了一会儿,似乎想到了什么,然后继续道,“说起来这里是噬金鼠族的地盘呢,你这么说就不怕噬金鼠族将你了吗?”

    一道蕴含着凌厉劲风的彩se绸缎,朝着叶岚夜爆she而去,最后连同他所倚的巨树也洞穿而过。

    “不错的手感呢。”丝毫不在意自己的腹部被洞穿,岚夜伸出一只手摸了摸彩se绸缎。

    见此,凤清儿先是愣了一下,不过马上又镇静下来,体被洞穿都毫无感觉,也没有流血,能量体?还是说,傀儡?

    “不过这样一来……”一股青银交替,仿佛狂风与雷霆融合而成的雄浑斗气,从凤清儿手中顺着绸缎暴she而出,最终没入了岚夜体内。

    “果然是风属xing与雷属xing啊。”仿佛确认似地点了点头,岚夜的脸上依旧没有任何痛苦的表,纵使他的体内正被这风与雷混合的属xing摧残着,体表也出现一道道触目惊心的裂口,斗气能量从中溢出。

    两种属xing的体质,这种体质或许并比不上厄难毒体那般稀罕,但也颇为少见,至少叶岚夜还是第一次接触与自己一样有着风与雷属xing的人,当然岚夜的风雷属xing与凤清儿的还是存在着差异的,且不论两个世界的影响,岚夜的风属xing是属于自己的,而雷属xing则是上天赋予的,因为功法的原因还可以自行开辟新的属xing。不过正因为有着差异,才存在着价值。

    见那样都未对岚夜的态度造成影响,凤清儿的目光更为冰冷,瞬间加大了斗气的灌输,岚夜的躯如同气球一般迅速膨胀,虽然裂口排出斗气,可进气却比出气快多了。

    “砰!”

    叶岚夜粉碎骨,被斗气能量炸成一块块细小的碎片,不是血,而是更像是陶瓷的碎片。

    “啊~为了无聊的傀儡浪费了多余的时间与斗气了。”凤清儿甩了甩长发,同时收回自己的彩se绸缎。没有理会遍地的碎片,继续向前走去。

    “的确是浪费呢,明明没有用的说。”周围的碎片自动漂浮起来,瞬间在凤清儿面前再次组合起来,“我早就不做人了!”

    这一次从天地间重生,叶岚夜就已经不能算是人类了,当然也不是魔兽。

    虽然整体恢复了人xing,可是如同拼图一般,一块块之间的缝隙并没有快速愈合,看起来怪渗人的。

    “……”沉默了一会儿,凤清儿再次开口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你还真是执着呢,好,就特别告诉你,我名为……”岚夜顿了一下,清了清嗓子,因为上的遍布的缝隙,让他的声音听起来有点怪。

    对了,我应该叫什么来着?

    这时候岚夜才意识到,除去本名,他还未替自己取用于区分彼此的代号呢。

    “嘛,名字只是个代号而已,你可以叫凤清儿,我也可以叫凤清儿,别人也都可以。把代号拿掉之……”

    说到一半,岚夜就被迫停下了,凤清儿明显受够了他的敷衍之词,一股磅礴可怕的青银se再一次透体而出。

    “真是不知风趣的女孩子呢。”

    岚夜叹息地摇了摇头,屈指一弹,一指甲大小的透明能量she向了凤清儿。这一击比起凤清儿更为迅速,这是施法时间的胜利,因为刚刚已经攻击过了,也可以判断普通攻击完全对岚夜无效,凤清儿这才打算出点真本事,加之岚夜刚刚打不还手的映象较为深刻,一时不慎就……

    透明能量完全无视凤清儿的斗气构成的防御,没入了她的体内。不过意外的是,凤清儿并未感到任何异常。

    这时候岚夜十分善良地提醒道:“你可以试着收回斗气就知道了。”

    “现在求饶已经晚了。”话虽如此,凤清儿姑且试着减弱一部分斗气,也因此发现了问题所在,她体内的斗气居然无法收回!

    又一道透明能量打入凤清儿体内,这一次是剥夺她了的行动能力。

    凤清儿的力量的确是雄厚,可是如此消耗下去,迟早也是会被榨干的。

    “你想怎么样?”尝试了许久,依旧无法摆脱现有的状态,凤清儿现在也就只能与岚夜商量这一个选项了。

    听到这句话,岚夜的脸上露出了微笑,他朝着凤清儿伸出了自己右手,此刻他上的裂纹已经基本愈合了。

    “与我签订契约,成为远古天凰。”

重要声明:小说《斗破之我为苍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