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幽宫会议

    雷翼此次前来中州北域,夺取风雷阁势力并不是摆在明面上的,黄泉、万剑两阁也还处于观望阶段,还不是正面动手的时候。雷翼的主要目标是与一些势力暗中达成协议。

    至于那些势力会不会向风雷阁泄密,这并不需要太过担心,因为那些打算联合的势力都有着把柄握在雷翼手中,双方的协议也并不过分,现阶段也还不需要那些势力做什么。

    把柄并不是圣零发现的,而是由另一个新生势力幽宫提供的。幽宫几乎就是以报买卖为主。半年之中,圣零与之合作,彼此都取得了不错的发展与壮大。当然两个新生势力依旧彼此提防着对方,双方都只能窥测到对方流于表面的报。

    “幽宫吗?”与雷翼聊完之后,岚夜一个人躺在自语道,心中暗自将这个原著中没有出现的势力记在了心中。他也没有让圣零与之断绝合作的意思,不能只是因为对方神秘就遏制自的发展。

    虽然已经有了明确的目标,也就是帮彩鳞迎回在九幽黄泉的族人,可是这么目标太过远大,并非一朝一夕就可以达成,倒也不急于一时。所以第二天,岚夜他们并未急着赶路,而是好好在所到达的城里游览了一番,经过那么长时间的赶路,也是时候好好轻松一下了。期间,岚夜也将雷翼介绍给了彩鳞她们。

    “真不愧是中州呢,即使只是北域一个城市也比起加玛帝国强上不少啊。”看着街道上来来往往的行人,彩鳞颇为感慨地说道。当然这些人比起她,存在着巨大的差距,可在这里的只是一般的修炼者,比较的对象根本不相称。彩鳞这才意识到为什么当初岚夜要花下那么多心思、时间做准备。

    云韵也是差不多的心,她在城中感受到的斗宗气息居然不下四道,斗皇气息更是超过了十道。这还不是她特意探查的结果,只是单纯的遇见与看破罢了。

    纳兰嫣然则早在几年前就已经感慨过了,加之一直在她边的是圣零那帮妖孽,比起彩鳞她们,纳兰嫣然倒是淡定许多。

    “你们也别妄自菲薄,相同条件下,他们未必会比其他地域的人优秀。就算按现状而言,你们几人依旧是强于那些所谓的天才,同等级下,也只有那些超凡势力的传人可以媲美。”夜心带着淡淡地笑意说道,来自真正巅峰势力之一魂族的她自然可以给予彩鳞她们较为准确的定位。夜心说着还不着痕迹瞥了一眼旁正在啃着小吃的岚夜,嗯,这个人完全在比较范围之外呢。

    叶岚夜一如既往地利用天心无意降低一行人的存在感,对话交谈倒是并不需要特意顾忌行人。

    “这座城市是要举行什么活动吗?”纳兰嫣然此时发问道,她历练的地域相比这个城市更为繁华,所以她能察觉其中的差距,可是现在这做城市相比那些地域更为闹,强者数量也不符合这座城市的现状啊。

    也正因为纳兰嫣然并不是在北域历练的,所以对将要发生的事并不清楚。

    “并不是这座城市,而是这附近的天目山脉,准确的说,是天目山脉之中天山血潭,有大事发生。”雷翼温和地回答道。

    “天目山脉?天山血潭?”彩鳞她们初到中州,自然不知天山血潭有何奥秘,不过她们对此倒并不陌生,有不少行人聊天的话题中就有着天山血潭。

    “天目山脉上的天山血潭,在整个中州北域,也几乎是少有人不知晓。每三年,在其山脉之顶的一座火山口上。会出现天地能量chao汐,而chao汐过后,火山口内的天山潭,会被一种极为奇异的红se液体所充斥,而这便是天山血潭,这血潭只会存在五天时间,然后便是会尽数消失。”雷翼缓缓地将将自己所知道的事告知几人,同时还不忘掏出几粒果子喂食现在落于他肩膀上的小离。

    “只有五天却那么有影响力,这天山血潭怕是不简单?”彩鳞淡淡地问道。

    “这天山血潭能够帮助一些斗皇巅峰的强者突破至斗宗层次,而且就算是斗宗强者进入其中,也是能够起到洗髓伐骨之效。令得实力有所提升,反正那血潭效果极为神奇。此时虽然离三年之期还有一点时间,却也有不少人提前过来探查况。”实际上,到时候雷翼也得前往天山血潭。

    雷翼并不是为了天山血潭的淬炼功效,而是为了其中的名额名次。争夺天山血潭的名额实际也可以看作四阁天的前哨战,如果这一次能压住风雷阁的弟子,无疑可以措去风雷阁的威望,这也是圣零与黄泉、万剑两阁的协议之一。

    听雷翼这么一说,彩鳞与纳兰嫣然的美眸闪过一丝异彩,显然她们对与天山血潭的功效起了兴趣。

    见此,岚夜摇了摇头,提醒道:“天目山脉地势诡异,若是实力过高者进入其中,必将会引来能量chao汐,到时候只能自讨苦吃了。最为重要的是,天山血潭对彩鳞姐并无大用,甚至会起反效果。”

    在准备的那大半年里,岚夜又对云韵和彩鳞两人又进行了一次天气革新,也利用从灵涅中窥得的原初之秘,利用回溯本源的形式又进行了一次洗礼,两人现在的况完全不需要进行其他淬炼,至少天山血潭这等层次的淬炼,反而会拉低两人的品质。

    当然,岚夜不是有了老婆,忘了老爹和老姐的人,可是有些事是只能对老婆做的,就像接吻这件事,所以就效率而言,老婆这一方有着绝对的优势。直到出发前,岚夜也只完成对谭炼的完全淬炼,而夜心、云辰以及纳兰嫣然只是进行了一次“回源”的淬炼。

    听岚夜这么说,彩鳞不说失望是不可能的,不过想到现在自己的变态体质,也便释然了。

    而岚夜这时候也则转向了纳兰嫣然,盯着她看了一会儿后,这才缓缓说道:“嫣然,你的话,天山血潭对你还是有着效果,你也刚好到斗皇巅峰了呢,正好借此机会步入斗宗。”

    被现在这个样子的岚夜直呼名字,而且他在说完后立即又往嘴里一颗糖果,露出陶醉的样子,完全就是个小孩子啊,这让纳兰嫣然感到一股怪异的感觉,她虽然也想学着彩鳞和云韵那样让他在后面加“姐”字,可是……

    “这天山血潭不是所有人都能进入的?”云韵轻声提出自己的问题,既然关系到自己最亲密的弟子,她自然多了一份心。从路人那边,她可是隐约听到这一次,四方阁都派出各自的jing英前往天目山脉。

    “自然,实际也就十个名额,先到先得,不过以嫣然的实力,夺得一个名额完全没有问题。”岚夜自信地说道,“如果不放心,我们也可在这里逗留一段时间,听闻那能量chao汐也颇为壮观。”

    “这样没关系吗?”云韵有些担心地问道。

    “没关系,原本的规划就是这样的。”接着,岚夜又转向了彩鳞,笑眯眯地问道,“彩鳞应该也不介意?”

    虽然是问句,岚夜却以肯定的语气说道。

    “随你的便。”果然,彩鳞只是如此不冷不地说道。

    几人又逛了一段时间,之后就找了一家客栈一起享用午餐。虽然岚夜一路上啃了不少小吃,可是吃起午餐来,却一点也没有影响。

    客栈人流众多,基龙蛇混杂,消息流通xing极强,运气好倒是可以从中得到有用的信息。当然岚夜他们倒并不是奔着这点去的,只是岚夜说从这件客栈飘出的味道最香,至少,岚夜完全是奔着食yu而来的。话虽如此,岚夜他们也不可能特意捂住耳朵,所以也有不少谈话声流入他们的耳中。

    “听说了吗?为了在‘四阁天’增加本阁的胜率,这一次黄泉阁与星陨阁也坐不住了呢。这一次的天山血潭可有得看了呢,啧啧。”一名略显圆润的男子面带笑容地说道,“你们说,谁会得到第一呢?”

    “果然还是风雷阁的凤小姐。”另一名男子思索了一会儿,慢慢说道。

    “要算上黄泉阁与星陨阁的话,我觉得星陨阁的慕小姐也很有希望,毕竟是风尊者的高徒。”

    “嘁,也不一定是四方阁的人,中州藏龙卧虎,谁敢妄言为尊?”一名脸上有着一道伤疤的男子嗤笑道,“圣零的雷羽与雷翼,幽宫的伊雪,最近不是还有一名叫萧炎的年轻人吗?”

    “萧炎?也就是将天北城弄得半毁的萧炎?”

    “嘿嘿,那是,你们是没看见当ri天北城的那场大战,当真是恐怖如斯,我远远看去,他也不过是二十几岁左右的样子。不过可惜啊……”说道这里,伤疤男子惋惜地叹了口气。

    “怎么可惜了?”

    “这个萧炎得罪了魂的人呢,虽然这一次逃脱了,不过怕是迟早要夭折的。袒护他的韩家因此被灭了啊,说起来萧炎能逃脱,还是靠韩家老祖拼着自爆掩护的呢……”提到魂,刀疤男子露出讳莫如深的表

    “萧炎能逃脱应该是靠突然出现神秘人救助稍的,韩家老祖自爆是为了韩家的两姐妹啊。”

    “那个,我们还是换个话题。”其中一个人怯生生地提到。

    “也对,我们不聊这个。”

    ……

    阳光透过顶上的空洞落在在巨大的圆桌上,装点着古朴石桌的神秘,配的石椅却却完全沉寂在黑暗之中,没有受到太阳神半点的眷恋。

    “公子,古帝玉已经到手了,那人的份也已经明了了。”恭敬的声音打破了幽静的空间。

    “那人不是誓死不说吗?体内也被设下了特殊的制,无法强迫对方说出。”清澈的嗓音从最上位的石椅中传来,他刚刚收到的报告可是对那制束手无策,他正要派那方面的专家前去呢。

    这个特殊的环境之中,并没有一个真人到场,而是充当一个网络聊天室的存在。现在报告的人与接受报告的人相距可不小。

    “小人的一名属下与那人相互认识,小人让其与之见面,造成了那人一瞬间jing神破绽。”

    “哦~这样啊,那么让我猜一猜,那人是……古族的人?”

    “!”短暂的惊讶之后,敬佩之声随之传来,“公子果然神机妙算。”

    上位之上的声音却没有因此高兴,而是叹了口气,说道:“哎,一个一个怎么都变得那么喜欢拍马,又不是什么难猜的事,有什么神机妙算的?”

    光是相互认识的人见面,便可以造成jing神破绽,那人想必相当自信那名手下不会叛变,能造成这种自信的怕是因为那人来自于那些了不得的大势力。而他的手下之中,能有那种不可能的背叛的也多为远古八族之人。关键还是这次的目标,还是那个萧炎,现在在远古八族之中还有着交集的也就只有古族了。本这一次的行动,也更趋近于验证xing质。

    幽宫可不同于一路培养萧炎的魂族,他们想要早早地将他手中的古帝玉夺到手。不过幽宫势力到底小了一点,等萧炎到达中州,他们才打算正式动手。不过在那之前他们还是密切关注着萧炎,也因此察觉到了萧炎背后有着神秘人物保护。幽宫索xing将萧炎的消息告知了魂,也好借此引出了那个神秘人。

    以魂一步一步的陪练模式,派出的只是几名护法,当然只是这样也依旧让风雷阁和洪家胆气大壮,也没什么顾忌地直接向韩家开火。后来萧炎到来,见韩家惨状,怒气值一下就满了,直接上新外挂,天火尊者灵魂附体,奈何魂护法、风雷北阁长老、洪家老祖三家人多势众,加之萧炎事先不知魂护法的存在,虽说这让萧炎的怒气值爆表。

    萧炎不敌,古族护卫认准时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重伤一名魂族护法,成功英雄救男,嘛,也就一瞬间。敌我双方的数量差距依旧存在,萧炎,古族护卫,以及幸存的韩家老祖,三人依旧在被围殴的局面。

    最终韩家老祖牺牲小我,成全大我,毅然决然地选择了自爆,其实只是想拉一个垫背的,并成功地拉上了宿命之敌,洪家老祖,好基友。黄泉路上也要一起走。

    似乎韩家老祖的自爆开启了什么奇怪的开关,之后的战斗悲剧再次发生,发生了四起自爆案件。还因此误伤了一名路过的斗宗,好,实际那名斗宗似乎也是冲着萧炎来的。

    当然,我们的主角萧炎再一次成功地逃脱了,非但如此,他还因祸得福,重伤之后,功力大进,并再次坚定了打倒魂的决心。不过他的战友就不怎么乐观了,原本是高阶的斗宗的古族护卫虽然说不上重伤,疲劳值达到了极点,被一只坚持不懈潜伏的幽宫中阶斗宗成功偷袭,现在已经被幽宫请来喝茶了。顺带一提,这名古族护卫是用枪的。

    顺带着,那名幽宫斗宗还趁着萧炎昏迷,天火尊者恢复期间,成功地将萧炎的古帝玉掉包了。现在的他完全可以说是前途无量啊。

    幽宫大胜利!

    “根据我们的线报,古族除去族长古元还记得当年萧族一些谊,可也只是记得,并无动作,古族整体并无助萧家之意啊。”另一个石椅之上发出声音。

    “毫无疑问,那是那个古族小公主的意思,古薰儿已经倾心于萧炎了。”在最上位的左边的石椅上,翎羽的声音传了出来。他可是亲自接触过薰儿与萧炎的,加之两人毫无掩饰地放闪光,他要是看不出薰儿对萧炎的谊,那他就是瞎子了。

    “啊哈哈哈!!!!!古族居然做出如此的赔本买卖,笑死我了!!!!啊哈哈哈哈哈……”又一个椅子上传来毫无顾忌的笑声。

    虽然这里所有人都在嘲笑着古族,原本作为其族人的翎羽却并未感到一丝不快。

    “古族还真是腐朽了呢。”最上位的他也略带笑意地说道。

    即使不需要翎羽的亲眼所见,光是薰儿与萧炎在萧家时候的况,便可以推测出薰儿倾心于萧炎,那可不是什么机密报,稍微派个人到萧家一打听就可以探得。古族让那样的事发生还不算,居然还在这么多年之后才行动……

    不过,魂族也是一样,不,远古八族也都腐朽了。

    “不过还真是痴呢,古薰儿,发生了那样的事依旧这么护着萧炎。如果我有这么一个我的女子,我一定幸福死了。”最上位的他真心实意地说道。魂士与岚夜那场战斗具体怎么样,他不清楚,可是就魂士对薰儿与萧炎关系的破坏,他还是一清二楚的。

    被公子宠的女子,才是最幸福的。其中的一名女子在心中幽幽叹道。

    “如果是公子的话,即使有着两族的隔阂,也可以将古薰儿得到手的?”

    在他人眼里看似玩笑的事,可是如果是他的话,这里的所有人都会选择相信。

    “我说的是我的女子。”最上位毫不在意地说道,“不过……古薰儿吗?既然已经将自己的心赔了,那么也顺便的将古族也一起赔了。”

    “不过,古族是不会孤单的?”

    “自然,古族可是立于斗气大陆巅峰的超凡势力之一,就算想孤独,也孤单不起来。”

    恋的女生可是很可怕的,尤其是那么痴的女生,足以改变世界。

    石桌之上的气氛开始烈了起来,石椅中传出了一句又一句的讨论声。

    “你们这些人啊,别一下就陷入暴走啊!别忘了还有失落之庭,千年未出的斗帝,世上有着足以颠覆一切的绝对存在!”最上位不传来了伤脑筋的声音。

    “……”现场再一次陷入了沉默之中。

    这群人果然还好太年轻了一点,虽然自己也是。

    “现在只是起点,不要被自己幻想的美好未来遮蔽了其他可能xing!”难得褪去轻松的语调,最上位以极为认真的语气传递着自己的意志,“我们所想所做的是将幻想打造成现实,最终——由吾等重铸这个世界!”

    话毕,现场在寂静了瞬间之后,所有人都整齐地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咆哮。

    “由吾等重铸这个世界!!!”

重要声明:小说《斗破之我为苍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