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云山之上

    灼的沙漠边缘之上,有着细微的破风声在天际响起,旋即四道流光陡然闪掠而过。

    “停下来。”

    最前方的一道流光猛然一顿,一道影便是在天空上显露了出来,之后缓缓地落于地面之上。

    其他三道流光也纷纷停了下来,三个人影随之降落。四人皆着灰袍,口上佩戴着绘有五条sè彩斑斓的毒蜈蚣徽章。

    “岩老,为什么要停下来啊?”其中最为年轻,不过看上去也有四、五十岁的男子有些不耐地问道。

    被问到的最前端的老者,声音极其沙哑地道:“再过去就接近蛇人族的领地了,自然要停下。”

    “这不是还很远吗,再近一点又没关系,凭我们的实力,就算被发现大不了打一场。”从他语气中的兴奋可以听出,他更想大打一场。

    “最近几年,蛇人族似乎有什么古怪,还是小心为上。而且,你看……”老者伸出干枯的手指向了远方的蛇人族领地。

    其他三人皆沿着老者的方向望去,不过似乎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之处,纷纷露出疑惑的表

    “你们的脑子都被毒给腐蚀了吗?”老者以恨铁不成钢的姿态来显示自己智商的优越xìng,“那边才只是蛇人族领地的边缘位置,最下等的蛇人能分到那么好的绿洲位置吗?”

    这样一说,三人皆露出恍然大悟的表

    蛇人族领地的气候因为岚夜而发生了改变,而岚夜不在的两年内,夜心也会帮助调整气候,传授一些农业知识,使得夜心在蛇人族人民心中有着崇高的地位,大概就是大祭司的感觉。岚夜能以幼儿形象随意出入蛇人族中心,也是彩鳞对外宣布他是夜心弟弟的原因,嘛,说是自己丈夫,也没人会信服。

    而前段时间,创造能力大进的,岚夜更是连地形、土质各方面都开始着手改善了。

    老者继续说道:“传言,蛇人族的美杜莎女王早已突破斗皇,进入斗宗之列,看样子是真的了,不过没想到她居然能做到这种程度呢。”

    这么一说,其他三人也都紧张了起来,在帝国内,斗宗的确有能力开阔新的领土,却不想美杜莎女王居然改造领土,此等手段不让他们感到恐惧。一般的创造与破坏,并不在同一个层次之上。

    “没关系,我们万蝎门不也有斗宗强者吗?”另一名男子自我安慰地说道。

    “总之还是小心为上。”老者叹了口气,他们被派来这里,也有着被高层用来试探美杜莎女王之意。

    “小心也没用呢,因为已经被发现了。”突然,他们边响起了稚嫩的童声。

    四人皆骇然地转过头,却只发现一名七、八岁左右的小男孩正坐在一块岩石之上,笑眯眯地看着四人。

    其他三人见出现的只是一名小孩,皆松了一口气,他们也完全没有从岚夜上感受到一丝一毫的斗气波动。只有老者,依旧保持着jǐng戒地看着岚夜。

    “你是什么人?”老者以还算礼貌地语调询问道,其他三人虽然不满,不过却被老者以一个眼神压下去了。

    “哦~你这把年纪,还不算白活呢。”这个老者比起大部分自以为是的人强多了,“我的话,还没有得到官方承认的蛇人族亲王哦。”

    饶是老者心态非比常人,依旧被岚夜的答案弄得莫名其妙,不过他还是很佩服这个熊孩子,居然敢在这里这么说。

    “果然没人信啊。”岚夜稍微有些沮丧地叹了口气。

    “因为那只是你在胡扯。”与岚夜一样,当听到声音,四人才发觉其存在,只是与岚夜不同,出现的是一名成熟妖娆的女人。光是看上一眼便让四人都躁动不已,可是下一瞬间,女人上透露出仅仅一丝似有若无的杀气又使得他们如坠冰窖。

    艳与凶同在,这让老者立即想到了一个人,可是光是想到,便立即将其推入恐惧地深渊。他们想要逃跑,却发现子怎么也无法动弹。

    “就算你再怎么否认现实也没有用的,彩鳞。”岚夜丝毫没有收到彩鳞气场干扰,“说起来,你不是在闭关吗?”

    “至少叫彩鳞姐姐,你这个小鬼。”彩鳞脸上露出无可奈何的表,由于岚夜的存在,她似乎能感受到提前做母亲的感觉了,话虽如此,她的肚子依旧是那样,看不出任何怀孕的样子,“至于闭关,本就是因为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现在感受不到了,自然也就出来了。”

    “果然那种机遇刻意去追求是行不通的吗?”岚夜露出可惜的表

    彩鳞有些不确定地说道:“也不算完全没有收获,我感受到了一些特别的东西。”

    “什么?”

    “这个,等一会儿再说。”彩鳞转向动弹不得的四人,“先将这些人解决人。”

    听彩鳞这么说,四个人的心立即提到了嗓子眼上,可惜他们现在处于任人宰割的立场,丝毫没有反抗的余地。

    “打打杀杀多煞风景,而且杀了他们可一点用也没有哦,毕竟只是小喽啰。”岚夜这话意外的残酷呢,“杀了他们也就代表战争真正的开始了。”

    “难道他们还能退兵不成?”

    “他们远道而来,怎么能这么简单地空手而归呢。”岚夜摇了摇头,笑道,“三帝国不了解加犸帝国真正的强者,受到某些人挑拨才会无知进犯的,如果他们掂量清楚彼此的份量,我想会有人迷途知返的,当然这样的人只需要一方就够了。剩下的,总需要有人负责呢。”

    虽然无惧三方联手,却未免显得有些无趣。岚夜好像记得万蝎门似乎与魂有所接触,这也是一个理由。

    岚夜也转向了那四人,笑容满面地说道:“你们真是幸运呢。可以带我去见你们的门主吗?”

    “由你去?”

    “我不想让彩鳞姐姐抛头露面呢。”岚夜努力装作深地回答,可惜,连他自己也感到现在的样子根本不行,最后又换上了小恶魔般的笑容,“而且,你不觉得让一个成名已久的高手跪倒在一名小孩子脚下,是一副非常有趣的画面吗。”

    “真是恶劣呢。”

    “这便是万蝎门不用灭亡的报酬哦。”说着,岚夜便从岩石上飘了下来,同时四人感到有什么包裹住了自己,“那么,我出发了。”

    像个远足前的小学生,挥了挥手,岚夜连同四人便消失在了沙漠边境。

    ……

    云雾缭绕的陡峭山峰,俊逸清影在雾气之中若隐若现,乌黑长发随意地飘散在微风中,与之相互承托的是他那如山般稳重的姿。望着环绕的群山群山万壑,却亦如同在自己家里一般的洒逸。

    “哦,来了吗?”突然,男子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发出喃喃自语声。

    男子微微一笑,一手虚抓,一块小石头突兀地升起,形状不断发生微妙变化,在落于他边的石台之上时,竟已化为一只茶杯,平滑干净,光可鉴人。原本便在石台之上的茶壶轻轻浮起,一泓清水自壶口流入新的茶杯之中,添为七分满。

    这一切完成后,另一道人影好似商量好时间一般,诡异地浮现在山峰之上。

    “难得翎羽你会在这个时间来找我呢。”男子发出温润的声音。

    “打扰公子的品茶时间了。”翎羽低下头,恭敬地说道。

    “我又没怪你,相反我还很希望你能经常这么做呢,一个人品茶很无趣呢。”男子温和地说道,同时新的茶杯自动飞到了翎羽前,“翎羽运气不错呢,正赶上这里灵脉喷涌,可以享用到这灵雾仙滴。”

    对于主人的赏赐,翎羽惶恐地接下了,他并不太懂品茶,所以一口就将杯中茶水喝尽,顿时,他只感一股清流涤,整个体都陷入愉悦之中,人生从未有过的轻松感充斥着自己。

    男子也是拿起自己的茶杯,喝了一口茶水,也算不得有多高雅、规范,不过他并不在乎这个,太注重形式,反而忘记了本质可没有任何意义。

    “那么,翎羽你来是因为迷途山脉和失落之庭的事咯?”虽然是正事,却被男子以茶会的话题这般轻松的语气说了出来。

    “公子果然料事如神,正是如此。”翎羽钦佩地说道,并将调查结果报道,“原本笼罩着迷失山脉的神秘结界突然破碎,可惜当我们到达的时候,其中的人早已离开,不过从现场的破坏况,可以推出一些人物,只是那些人物也是暧昧不清的神秘人物,完全无法把握,现在看来应该有几人是隶属于同一个组织。”

    圣零不可能完全脱离世界,他们也与人接触,与人交谈,与人交手,自然会留下痕迹。

    “应该是叫圣零,没错?”男子回想起以前看到过报告中提到的名字。

    “还无法完全确定,不过应该就是这样了。”

    “嗯~变有趣了。”男子不笑了出来,“那个组织每次都会好好善后的呢,这一次则是对迷途山脉就那么放置了,看样子是积蓄了足够的战力,打算出世了呢。那么,正好,幽宫也是时候在世人眼前亮相了。”

    “可是幽宫与圣零的xìng质不同,摆在明处怕是……”翎羽还是有些担心地说道,与一般主上不同,他眼前的男子是许手下提出意见的。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即使再隐秘,幽宫也不可能一直处于暗处。那么还不如,将明的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里。”男子摆了摆手,神却开始认真起来,“好了,关于出世与否等会儿在与其他人仔细商量一下。继续下一个话题,失落之庭的事。”

重要声明:小说《斗破之我为苍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