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一部分

    当初由于萧炎的干扰,叶岚夜消散于天地之间,可是构成叶岚夜这一存在的元素却依旧存在于天地之间,而并不是消失。当然那种基本粒子的状态,绝对称不上生命,人与那些构chéng rén体的碳、氢、氧、氮、硫等元素不能划上等号,体尚且如此,“灵魂”与“存在”更是在此之上的神秘。

    生命创造,凡人只有乖乖地顺从自然的规则才能完成,最基本的男女交合,寄托强烈感孕育的器灵,经历天地考验赐予的灵xìng等,皆在那规则之中。可是超出规则之外的方法,那便不是夜心之流可以涉及的领域了。光是将原本飞散的基本粒子聚集,就不是夜心能办到的。

    夺天如其名,可以夺天地之造化的堂,夜心无法完成的聚集、创造,换成天地的话,那就存在着可能,本来世界上的人也可以看成一种至高的天地造化。

    如果只是这样,那么最终创造的也只是新的“叶岚夜”,即使完全以原本叶岚夜的基本粒子构成,即使有着相同的外表,相同的记忆,相同的气息,相同的xìng格,相同的思路,相同的灵魂结构,那样算不算是原本的叶岚夜依旧存在着争议。

    所以这之中,除去基本粒子,需要可以称之为叶岚夜的,始终未消逝之物,来将过去与现在的叶岚夜划上等号。

    可以称之为叶岚夜的,始终未消逝之物,这存在吗?

    这个的答案是,存在的,那便是凄风。

    劫雷可以说是经历天劫后上天馈赠的力量,而凄风则是出于自的劫后质变,其概念之中包含着叶岚夜自的存在,是自我的另一种延伸。凄风之中有着极小一部分的叶岚夜的“存在”,只是由于力量的绝对压制,无法表现而已。

    夜心想以一己之力召回凄风是不可能的,所以她才找来了美杜莎女王以及云韵,两人皆被岚夜的天气洗礼过,产生了特殊的联系,虽然因为岚夜死而如同断掉一样。

    经过两年的准备,以夜心、美杜莎、云韵以及岚夜亲子构建联系、定位,以夺天角力,最终将岚夜的“存在”从天地之间又夺了回来。

    ……

    “也就是说,当年是萧炎吞噬了你布置的‘先灵胎’,导致了你无法回魂?”魂夜心脸上虽然没有太大的变化,可是透体而出的绝世杀意却让人不寒而栗。

    “消消气嘛,我不是回来了吗。”稚嫩的面容绽放出甜美的笑容,岚夜以此驱散着夜心的杀意,“我也因祸得福,衍天化神决更进一层呢。”

    死魂消,这反而使得他突破了原本人的限制,立于非生非死的境界,更为深入地体会世界真理,感受天地造化。

    “可是他差点害得你再也回不来啊!”要让自己就这么放过萧炎,她办不到。

    “他是天命之人哦,现在动他,谁知道会出现什么变故。”就像这一次,鹜护法明明有能力可以抓住萧炎,却让他“偶然”发现了云辰。夜心真要向萧炎动手,凭萧炎自己的实力,当然是十死无生,可难保不会蹦出个强力帮手。

    原本萧炎的成就,并不是一句天命就可以完全否定的,他自的努力也是一个极其重要的因素。可是没有天命,换而言之没有奇遇,没有功法,萧炎光是努力又会有什么结果。

    不算魂族,光是魂,起初,不,除去大后期,都可以无压力碾死萧炎,可是每次派出的对手都是刚刚好,就差在上写上“我是来给你练级的”了。山洞,拍卖会总可以淘到一些超出一般人想象的好东西。走火入魔,边也会有美女可以啪啪啪……

    那些喊着“我命由我不由天”的人,很多时候都没有注意到,自的反抗、自的拼搏,那本就是一种天命。只会嚷嚷“天道不仁,以万物为刍狗”的人,却没有想到,在为“刍狗”之前,他们能以意识到这一点的生物出生,这本亦是一种天道之仁。当然这只是一种看待的角度问题。

    “现在啊……”夜心抓住了岚夜话中的重点。

    “是啊,是现在呢。天命不是那么死板的东西,就看萧炎有没有一直背负着它的资格了。”岚夜不是圣母,对于萧炎对自己的所作所为,他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豁达,虽然两年间他的确收获许多,可是这是由夜心她们的悲痛与分别换来的话,他宁愿不要。他现在依旧放任萧炎,无非是因为,他已经看出了,萧炎的命数已经慢慢地改变。

    叶岚夜也算是天命之人,现在命劫已去,以他的天命去拼萧炎的天命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为了萧炎去赌的自己的天命,叶岚夜只觉得,不值。

    慢慢地站起,凌空而动,用小小的手掌轻抚夜心的头,温和地说道:“好了,夜夜,稍微再等一会儿。”

    夜心瞧得他这样,忍不住轻笑出来:“你都成了这个样子了,就别装成熟了呢。”

    的确,岚夜现在以不足一米二的幼儿姿态做那样的动作,任谁看了都以为只是一名装大人的小孩子,成熟完全被可所掩盖。

    “不能光看外表,重要的是内涵,如果只是……那个,我说,你能放手吗?”岚夜极其无奈地说道,说到中途的时候,夜心的手便忍受不住惑地揉在岚夜嫩的小脸之上。

    “嗯?”感受着指尖传来的美好触感,夜心顿时舒服地眯起了双眼,对于岚夜的提问,她只是反shèxìng地应了一声。

    “喂喂,你冰山美人的形象都崩坏了。”

    就算这么说,夜心也没有理会,冰山美人又不是她特意营造出来的形象,她只是不想理会那些无聊之人罢了,对较为亲近之人,她的笑容可是很常见的。

    “以前怎么就没有发现弟弟这么可呢,都是小孩子的原因吗?”夜心稍微有些遗憾地说道,似乎察觉到岚夜想要开溜,当即一把将岚夜抱在怀里。

    “我才是哥哥啊!”岚夜大声抗议道。

    “刚刚醒来一会儿,不是老老实实地叫姐姐了吗?”

    “那是因为刚复活头脑还不清楚而已。”岚夜红着脸辩驳道。

    “哦~不过你现在这个样子,可一点说服力都没有,别说弟弟了,就算将你说成是妹妹都有人信哦……”岚夜本来就极为清秀文静,现在更为柔和的面部曲线可以说雌雄莫辩,稍微打扮下一下,换上女装,那就是活生生的萌萝莉了。

    夜心本来只是不经意说出来的,不过这似乎提醒了自己:“那样好像不错呢,是不是啊,岚岚~”

    岚夜已经无暇抗议“岚岚”是什么了,因为他深切地感受到一股真实的种族危机。

    “啊~别乱动啊!”夜心努力稳住在自己怀中挣扎的岚夜。

    ……

    通过夺天夺回的叶岚夜,并不是全部,依旧有一部分与天地融合着。夺回来的大部分是最为本质的“存在”,魂体与体则是由恢复自我意识的叶岚夜通过天气创造的。所以,岚夜实际上可以变回大人的姿态,不过那样他总有股别扭感和违和感,现在这真实的形态对他而言最为轻松的。

    而且正太形态也不是完全没有好处,至少这大大缓解了美杜莎与云韵之间的修罗场,至少他所承受的压力没那么大就是了。

    现在云韵已经回云岚宗了,她这次前来,除了复活岚夜,又何尝不是带着一丝逃避心。她选择了与自己的老师抗争的道路,在抗争中,她更多地认识到了云山的黑暗面,云山还多次利用她们师徒的谊。可是让她狠下心对付云山,她又办不到,所以她逃避了。

    只是没想到,前段时间,便传来了联军攻上云岚宗,云山亡的消息。云韵清楚只要云辰出手,完全可以镇压各种场面,可是云辰刚上云岚宗的时候便已经将自己的定位说清楚了,他只是保护云韵一人而已,至于云山,如果让他出手废了云山,倒是可以遵从。最好的况也不过是保住云岚宗而已。

    原本岚夜是想陪她一起回去的,可是被云韵拒绝了,岚夜也看出云韵是真地想要一个人静一静,便由她去了。

    本来,岚夜是想趁此时机做好美杜莎,不,现在应该是彩鳞才对,期间他总算成功地取得了美杜莎的命名权,让岚夜大叹,果然还是小孩子吃得开啊。岚夜本想进一步做好彩鳞的思想工作,让其接受云韵,虽说现在某种意义上是默认了,不过岚夜还是希望能更近一步。现在这个况,让他抛弃其中一个,都无法办到啊。

    不过彩鳞似乎在遁天宫的时候有所感悟,前不久便开始闭关了,也便不打扰他了。

    “嗯?”jīng致的小脸微微沉了下去,由于自的一部分融合于天地,岚夜原本恐怖的感知更为恐怖,他探查到沙漠边缘,有五名强者偷偷接近,当然那只是对一般人而言的强者。

    说起来,现在的确是三大帝国联手进攻加玛帝国的节呢。岚夜回想着斗破的节,总算记得了一个大概。

    “不过,似乎没有小医仙啊。果然开始改变了呢,命运。”感知进一步扩大,已经延伸到了边境之外,那边果然有着三股势力集结。

    即使自己对小医仙施加的封印破碎了,可总会有天气残质,现在岚夜却没有感受到,封印应该还是是完好的。

    “不过,总不能不管呢,稍微去散下步。”

重要声明:小说《斗破之我为苍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