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云岚宗大战

    秋风拂过,卷起几片落叶,带起肃冷杀意。

    云岚宗之上,两股相峙的势力正针锋相对,各自为首的两人那充斥着浓郁杀意与yīn冷的目光,交织了一起,火花迸shè,杀气溢散。

    “小子,三年前你从这里逃走了,今rì,本宗会让你命丧此处!”云岚宗老宗主,云山脸庞浮现一抹狞笑。

    “斗宗强者的骨骸,我正需要一副,虽然很厌恶你这老狗,可也凑合着用吧。”萧家,萧炎在庞大的骑士压迫下依旧轻松笑道。

    “三年不见,依然是这般嘴硬,既然如此,那便让本宗亲自来试试,这三年,你长进了多少?”云山yīn森一笑,袖袍一挥,一股磅礴的深青sè斗气匹练,便是自其体表面暴涌而出。

    云山狞笑一声,手掌缓缓平举,遥遥对着萧炎,掌心中,能量伸缩而现,宛如即将喷吐的能量炮一般。

    感受那自云山体内越加强悍的气势,萧炎手掌也是缓缓结出几道印结,旋即沉声一喝。

    “天火三玄变:琉璃变!”

    喝声落下,萧炎体内斗气顿时暴动了起来,而连带着,其气势,也是在这一刻猛然攀升,瞬间后,便已超过了一般的斗皇!

    “提升实力的秘法么?”瞧着萧炎那突然暴涨的气势,云山略感讶异,旋即狰狞一笑,掌心中那深青sè能量,更是浓郁了许多,“本宗会用事实告诉你,在斗宗强者面前,一切的虚假之物,都将会崩溃湮灭!”

    听得云山那森冷中充斥着杀意的话语,萧炎面庞也是逐渐冷肃,雄浑的碧绿sè斗气自体内如火焰般的袅袅升探而出,旋即将其体尽数包裹而进。

    两年前,萧炎受到陨落心炎的算计,虽说最终由于还有一个药老的存在使得陨落心炎没有得逞,可也凶险万分,药老因此又沉睡了好一段时间,萧炎自也产生了不可知的变化。

    之后受到影响的萧炎吞噬了叶岚夜的招魂人形,力量暴涨,现在已然突破斗王,到达斗皇之境,虽然只是二星斗皇,可实际战力却是可与高阶斗皇相较,因为招魂人形给予萧炎更多的是灵魂之力,现在加之施展天火三玄变,更是让萧炎得以与斗宗强者相抗衡。

    不得不说,萧炎的运气着实不错,叶岚夜招魂人形的力量刚刚好在他承受的极限,而且不是天气,未遭到反噬。

    不过,现在萧炎并没有暴露灵魂之力的打算,他与云山依旧有着差距,同是斗宗,也有着强弱之分。他要在关键时刻,给予云山决定xìng的一击。要不是陨落心炎在当初那一战损耗太多,萧炎的实力还可以再涨几星,也不需要如此算计了。

    屈指一弹,硕大的玄重尺再度浮现掌心,萧炎目光眨也不眨的锁定着面前的云山,脚尖微曲,犹如即将扑食的凶狮一般。

    “来吧,让本宗来看看,究竟是什么让得你有这般凭仗,竟然还敢再次回来。”

    萧炎面无表,却是没有半句回话,脚掌之上,浓郁的璀璨银光迅速涌现,旋即形突兀一颤。

    云山袖袍中的手指微微动了动,旋即一声冷笑,袖袍猛的一挥,旋即带着尖锐的恐怖劲风,对着后某处空间狠狠劈去。

    “嘭!”

    如钢铁般坚硬的袖袍与诡异浮现的黑sè重尺,两者在半空相撞,惊雷般的沉闷声响顿时响彻。旋即涟漪般的劲气迅速扩散而出。

    而这一响动,也便成了两人率领的势力开战的号角,整个云岚宗,陷入了战争之中。众强者齐齐爆发而出的恐怖斗气,斗气所造成的威严,也是笼罩着整座山峰,一些实力不济者,光是在这种压迫下,便是感到有些气喘。

    “那便是萧炎吗?”一名着白衣的男子望了一眼与云山战成一团的萧炎之后,便了然无趣地回过头。

    仅仅刚刚的一眼,他便看穿了萧炎极力隐藏的灵魂之力和他体内两种异火,唯一能让他感点兴趣的也就只是萧炎体内的焚决斗气,不过火属xìng力量对他无用,他也不打算浪费时间。

    “云辰长老,好生闲暇啊,不知可否与老夫过上几招啊。”一名老者出现在男子前,正是加玛帝国皇室的加刑天。

    说是长老,可男子的外表看起来却与萧炎差不多年轻,面容也很英俊,只是脸上的总是无jīng打采的样子,眼睛半垂,似乎刚刚睡醒一般,似乎随时都可能打哈欠一般。即使是在这激烈的战场之上,也未能让他打起jīng神。在他上总能感受到一股如浮云般的闲适、宁和。

    话虽如此,加刑天却丝毫不能小瞧他,作为云岚宗新生派的第二号人物,而且在云韵不在的现在,也没有受到云山的迫害,想必实力也极其恐怖。所以作为在场除斗宗之外的第一级战力的加刑天会选择以他做对手。

    “啊,原来是加老啊,这还真是光荣呢。”云辰语速偏慢地说道,稍微伸展了一下子,如同做准备运动一般,丝毫没有紧张感,“那我就稍微运动一下吧。”

    “稍微……”虽然没有表现出不屑或嘲讽,可是云辰的态度还是让加刑天不由生出一丝怒气,“好!那就让老夫看看现在年轻人的实力吧。”

    加刑天也是一声厉喝,雄浑斗气自体内暴涌而出,霸道异常的破山斗气如同奔涌的滚滚江流,朝着云辰碾去。

    面对如此汹涌的攻势,云辰只是慢悠悠地抬起一只臂膀,掌心对着汹涌而来的斗气奔流。

    “开”

    随着没什么jīng神的简短话语落下,奔流在触及云辰掌前之时便分为两半,分开了刚好可以容下一人的安全区域。云辰可不会做出全部挡下那样浪费的选择。云辰好似江河怒涛中不屈的顽石,任由流水冲刷,不,比起流水,以破山斗气的霸道,说是泥石流更为恰当,可是云辰在其中始终巍然不动。

    加刑天可并不是单纯地看着一切,他自也混入了自的斗气奔流之中,欺而上。他右手紧握,手臂诡异一颤,一股极强的劲气,迅速在拳上凝聚,瞬间后,便是如同炮弹一般,猛然轰向云辰的膛。

    “居然不防御,年轻人,自傲也给我有个限度!”

    拳头之上的劲风陡然暴涨,又好似突破了什么一般,爆发出阵阵剧烈的爆鸣之声。

    加刑天的拳头穿透了云辰,不,应该说,云辰留下的特殊残影!

    并不是不防御,而是不需要防御。加刑天顺着斗气奔流接近,云辰的真则顺着斗气奔流拉开距离。

    拳头击在了空处,却好似落在了实处,可以看见拳头顶端有着诡异的扭曲,巨大的轰鸣声化为冲击,从拳头中扩散而出,震碎了云辰的残影,由此可见,这一招威力确实不俗,只可惜,毫无意义。

    云辰对着加刑天隔空轰出一拳,无形的空气被挤压,然后如同炮弹急速发shè出去,带着尖锐的声响,轰向了加刑天。

    加刑天此刻正处于旧力取尽,新力未生的时机,无法进行很好的闪避,对此,他便只能以斗气硬抗。雄厚的斗气顿时涌现前,不似气体,更似粘稠的液体。

    “错了哦。”对此,云辰只是微微一笑,另一只拳头也随之轰出,这一拳比起前一拳更是暴虐,被挤压的空气加上注入其中的白sè能力当即沿着相同的路线,以更快的速度追及前一拳而去。

    终于,第二拳在第一拳打中加刑天之前,追上了第一拳,原本作为攻击的拳印当即变化了另一种形式,两拳相撞,化为实质的波形冲击扩散。

    突然,一道厚实的冰墙出现在加刑天前,为其抵挡住了波形冲击。

    “yīn沟里翻船了吧,老妖怪。”带着一点幸灾乐祸的语气,海波东拍动着冰翼来到加刑天旁。

    “冰老头你上去,也讨不了好,再说,刚刚的冲击,就算你不出手,也无法奈何老夫。”加刑天满不在意地说道,不过的确如他所言,刚刚的冲击,并不能将他怎么样。当然这是由于云辰手下留的原因,他只需要适当地挡住几个人就可以了。

    即使对面又多了一名斗皇强者,云辰依旧是那副风淡云轻的样子,平静的双瞳中没有一丝涟漪。

    ……

    “焰分噬浪尺!”

    “大悲撕风手!”

    一道足有十米丈来庞大的碧绿尺芒与一只几丈庞大的能量大手轰然相撞。

    惊雷般的在天际响彻,令得人双耳有着短暂的失聪,铺天盖地的能量涟漪从碰撞中扩散而出。

    一道黑影骤然自能量涟漪扩散处抱掠而出,一瞬间便是出现在了云山面前。夹杂着雄浑力量的拳头,直直的对着其脸庞砸了过去。

    “找死!”见到对方竟然敢直接从正面攻击,云山怒笑一声。

    可是正当云山想要出手接下这一拳的时候,萧炎的灵魂之力也在这时候也毫无保留的释放,磅礴的灵魂力量,也丝毫不逊sè斗气的强横,而且无形无sè,攻击起来更是诡异莫测。

    云山虽然接下了萧炎的拳头,可却没法接下萧炎的灵魂之力,灵魂的重拳确确实实地没入了云山的膛之上,当下一口嫣红鲜血,无可抑制地狂喷而出!

    可这并不算完,一道冰冷中夹杂着异样炽的劲风也骤然自云山后浮现,正是药老!

    药老凶悍的攻击,便已结结实实的轰在了云山的后背之上药老出现的那一刻,下方云岚宗大中,突然铺天盖地的涌出大股黑雾。这些黑雾迅速在天际凝聚,最后化为一团丈许宽长的深邃sè雾团。

    现在的势已经不容鹜护法再观望了,如果云山被解决,之后他一个人便没有什么胜算,除非动用秘法。

    药老与萧炎相望一眼,然后彼此点头确认之后,药老便立即飞向了黑雾,而萧炎萧炎也掌一动,一把丹药便是出现在手中,然后一股脑的全部塞进嘴中,使劲的一阵嚼动。

    想要真正击败云山,恐怕唯有动用那招杀手锏了!

    而现在的云山,也无法躲开这一招,如果再过段时间让其恢复,怕是再也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

    萧炎手指一震,一枚森白sè的戒指,便是顷刻间爆裂而开,一团熊熊的森白sè火焰,迅速涌现萧炎面前。几乎是在同一时间,萧炎将琉璃莲心火撕扯而开,化为一团青sè与无形的火焰。没有丝毫的犹豫,萧炎双掌一拍,青莲地心火与陨落心炎,便是被其拍进了那团森白sè火焰之中。

重要声明:小说《斗破之我为苍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