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 从今以后

    斗气大陆西北地域,加玛帝国边陲。

    在美杜莎女王那一次进化之后,蛇人族聚居地的气候便开始出现了变化,雨季明显增多,环境逐渐向着蛇人族喜欢的yīn寒转变,不再像以往那般干燥股酷

    可是这几天内,蛇人族区域乃至整个沙漠都萦绕着一股似有若无的悲意,让人不陷入yīn霾之中。而到达蛇人族的中心,美杜莎女王的居所,那股悲意更是化为了实质,使得接近之人都不由自主地留下眼泪。

    位于中心宫之上,一名着锦袍的女子,负手而立。女子材极为妖娆,即便是略显宽松的裙袍,依旧是难以遮掩那令得人怦然心动的魔鬼曲线,天空上,淡淡的月光倾洒而下,照耀着那张令得人忍不住止住呼吸的美丽脸颊。

    这美丽容貌,给人第一印象,便是一种近乎妖异般的妖艳之感,红唇微抿,一抹弧线,妖娆众生,然而那纤细黛眉间,却是有着一分旧居高位的威压之sè,妖艳与威严并存,令得那股魅惑之力,瞬息达至顶峰。

    “你,真的死了吗?”

    女子夹带复杂之sè地望着天边。自从经过了他的洗礼,她与他之间变多了一份特殊的感应。而那份感应,三天却突然中断了。

    “族长,大长老请你商量事。”门外,侍女一边流着泪,一边禀告道。

    “我知道了。”美杜莎女王淡淡地回道,待得侍女退下,玉手轻抚自己还未变化的腹部,而这么做的她,脸sè也不自觉柔和了一点,“你啊,真会给娘亲惹麻烦。”

    美杜莎小心地出了宫,走过几道幽静的道路,半晌后,终于是在最深处的一处隐藏在竹林中的竹房之前停了下来。脚步停于竹房之前,轻轻敲了敲门。

    “进来吧。”竹房之中,也是传来一道苍老的声音。

    进入竹房,淡淡的灯光突然升腾而起,旋即在那宽敞的房间中,四道苍老影,出现在了美杜莎目光之中,那是她们蛇人族的四大长老。

    居中的一名老妪缓缓睁开双眼,那双yīn寒的菱形的瞳孔,此刻却闪烁着莹莹泪光,之后两行清泪不受控制地划过苍老的面容。其他三名老妪也好不了多少。那股悲意,连斗皇巅峰的四大长老都无法抵御!

    “族长大人,不知你是否想到办法化解这股悲意。”大长老声音嘶哑难听地道。

    “实在是抱歉,大长老。”美杜莎低下头道歉道,她也试过很多方法,当然因为孩子的存在,都是较为柔和的手段,可无一能抑制从自己体内溢出的悲意。

    美杜莎与叶岚夜,两人之间并没有太深的感,虽然有了契机,可是岚夜却因为命劫的原因无法将其培育成长。彼此感应中断的时候,她的心虽极其地复杂,可却不是如此明确的悲伤。除了一开始留下的第一滴眼泪,之后她便未流泪。真正散发悲意的,是美杜莎腹中的孩子。

    即使还未出生,那孩子依旧为自己父亲的死亡感到悲伤;即使还未长大,那孩子依旧懂得安慰自己的母亲,虽处于最近的位置,可美杜莎却一点都未沾染悲意,相反,美杜莎还能感到一股令人舒心的暖流在体内流转,唯有母亲,那孩子不想让她流泪。

    叶岚夜与美杜莎的孩子,是一个了不得的孩子。

    “哎,也罢,这股悲意倒也未有直接影响,甚至还能锤炼灵魂。”大长老叹了一口气说道,“我此次请族长前来,是为了族长孩子的事。”

    那么长时间了,美杜莎外表上依旧没有怀孕的迹象,就算这一次悲意爆发,一般人也无法发现什么。不过四大长老在给美杜莎洗礼之时,用秘法在她腹中探知到一道特殊的生命气息。

    只是模糊地触及到,四大长老便感到一股与生俱来的高贵与神圣从中流出,从灵魂深处不生出一股敬畏、臣服之感。

    本来出一名拥有美杜莎血脉的传人,就已经是族中绝顶大事,现在,这个传人的潜力更是无可限量,所以她们无法不重视这一次美杜莎的孩子,这个孩子甚至可能将一族引向巅峰。

    “美杜莎血脉异常强悍,而族长孩子的天赋更是非凡。所以婴儿尚还在母体之时的滋养问题也便出来了,一般丹药可以说毫无用处……”说到这里,大长老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即使耗尽了蛇人族所有的资本,未必能得到配得上的丹药啊。”

    虽然以现在的表现来看,即使不用任何丹药,孩子出生后也是强悍无比,可是要让她们就此放弃,又觉得极为可惜。

    “那大长老的意思是?”

    “本族无力负担丹药,族长又怀有孕,多有不便,不知族长能否通知父方呢。”大长老并不清楚叶岚夜的事,却知晓这孩子的非同一般,料定孩子父亲必然非凡,想要从另一方打主意。

    “这……”美杜莎知晓了大长老的打算,可是……

    同时,或许是提及自己的父亲,一股前所未有的悲意突然从美杜莎上爆发,原本只是让人不自觉地流泪,这一次则是将灵魂都整个浸染,自绝之意不断在四大长老扩散。

    四大长老控制不住地抬起自己的手,慢慢往自己天灵盖上盖去。美杜莎自无法感觉什么,可也看到了这况,正要出手阻止,一缕月白的光辉突然在房间内升起。

    光辉并不刺眼,而是极其地柔和,不过却没有丝毫温暖的感觉,而略显清寒。光辉缓缓地变化,逐渐化为一个球状,同时弥漫的悲意慢慢消散,不,说是消散,不如说是吸收。

    自古以来,月便被寄托了太多的感,yīn晴圆缺,无一不被寄托了某种思念。月能引起悲意,亦可以寄托悲意。

    毫无疑问地,所有悲意都被寄托在了那升与房间内的小小月亮之上,四大长老也得以从自绝之意中摆脱。

    “既然是我弟弟的孩子,我的侄儿,那么我们定然会出力。”

    如同映照在微微漾寒潭中的明月,唯美梦幻的影出现在了竹房之内。

    ……

    “小鬼,今天就算我死,也一定要拉你一起下地狱。”原本形瘦小干枯的老者飞速的膨胀起来,同时一股令人心悸的能量从他体内投出,整个空间好似因为惧怕一般瑟瑟发抖。

    “明显败家犬的台词呢。”被老者称呼小鬼的邪魅青年男子只是微微一笑,似乎并未将他最后的自爆放在眼里。

    “死吧!!!!”老者怒吼地朝着青年冲去,虽然现在的距离依旧在波及范围,可他依旧想要靠得更近一点。

    只是在老者爆发之前,青年便抬起了自己的左手,之后老者就好似凭空消失一般,化为荒地的周围只剩下青年一人。

    下一秒,空间破碎了,近百丈的漆黑空洞出现在青年面前。如果某人在场,那么就可以认出,青年刚刚所使用的招数就是魂士的得意斗技,幽罗魔园。

    “恭喜魂风少爷的实力更上一层楼,以斗尊八星便击败一名半圣,怕是只有魂风少爷能办到了。”不知何时,另一名老者已经出现了青年后,除此之外,也多了一名青年。

    没有在乎老者的奉承,虽然老者是发自真心的,魂风有点意外地看着新出现的青年:“是翎羽啊,看样子,魂士那个家伙死了呢。”

    “属下并不清楚,不过无论是魂士大人还是灵涅,属下都未找到一点痕迹,怕是……”翎羽恭敬地单膝跪地在魂风面前。

    “这样啊。”魂风没什么感波动地说道,同时收起了自己背后的四对羽翼,“不过你既然没回古族,也就是说,你已经暴露了?”

    “万分抱歉。”翎羽低下头,道歉道。

    “这又不是你的错,再说古族内不是还有人吗。”魂风笑着说道,他可不是那种听到坏消息就胡乱处罚手下的人,“正好,之后便由你暂时管理‘幽宫’吧。”

    翎羽以及老者纷纷露出惊讶的表,不过魂风却恰恰最享受这一点。

    “魂风少爷,虽然翎羽很有才能,可却经验……”

    “不,属下的实力还不够,这份重任……”

    魂风颇为强硬地打断了:“不是谁一开始就有经验的,年轻人就是要去试,我一开始也不行呢,再说不是还有死伯你看着嘛,还有翎羽,我是叫你管理,又不是打架,并非一定要实力第一不可哦。你啊,要对自己自信一点啊,我可是很看好你哦。”

    “是!”带着被信任的欣喜,翎羽高声应道。

    “那么,魂风少爷,你这期间是要去突破?”

    “再怎么说也是半圣,这一次收获非凡呢,怎么压也压不住了呢。”面对突破,魂风并没有高兴,反而露出伤脑筋地表

    ……

    两年之后,中州一处无名山脉之中。

    说是无名山脉,可是几年前,这里便逐渐传出迷途之名。整个山脉突然被诡异的浓雾笼罩,进入其中的人没有一个能走出来的。嘛,不过中州这般的地域并不稀奇,山中原本也没有太过珍贵的东西,所以也没有绝强者前来探索。

    迷途山脉内,透过遮蔽的浓雾,以及七重幻境,便可以看到六座突起山峦,山峦陡峭,像是六把剑斜插在大地之上。

    “好久不见呢,纤柔,以前跟着你的那个丫头去哪里了。”一座山峰之上,略显轻佻的男声响起。

    男子的问题并未收到任何语言回答,作为代替,他周的武器突然密布了各sè武器。武器诡异地悬浮在空中,并且刀刃全部对准了男子,这可不是扎成刺猬的程度呢。

    “好了好了,我投降,对不起,我错了。”男子当即举起双手。

    “啊哈哈哈哈,这种场面,你觉得纤柔会带着纳兰进来吗?”另一座山峰山顶之上,也响起了男声,就音sè而言,倒是稳重许多。

    “又有什么关系,有我们几个在的话……”说道一半,话语就停止了。

    相邻两座山峰之上连接着的特殊锁链开始绽放出光芒,同时,整座迷途山脉都陷入了剧烈的震动之中,尤其是以六座山峰最中间的位置最甚。最中间的地域亦是一座巨山,相比那六座是低了近一半,不过却厚实不少,似乎整座山都化为火山山口,大地都在蠢蠢yù动。

    “汐言,希望不会是我们合力斩杀你的结局吧。”

重要声明:小说《斗破之我为苍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