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是时候结束了

    魂士的混沌源爆虽然没有真正达到混沌的境界,可是依旧极为可怕的招数,甚至超越了一般的天阶斗技,物质、能量都被搅为混沌的一片,空间异常,时间亦出现稍许的偏差。既可以作为攻击,亦可以作为防御,将敌人扭曲成基本粒子,也能将敌人的攻击湮成虚无。可以说,对于一般力量,混沌源爆是无解的。

    可正是因为如此,魂士自也无法免疫混沌源爆,即使他那具聚集多种血脉的体。在灰sè领域扩散之前,岚夜看见了,魂士释放混沌源爆的左手崩溃了。所以可以确定,魂士自是绝对不在灰sè领域之中。

    可以看见四周灰sè领域在扩散,而下方,可以说灰sè领域最为密集的位置,因为要抵挡夜然的圣风乱劫,那么,也就只有上方是唯一安全的位置了。因为空间早已被搅成一团乱了,所以要进行空间移动是不可能的了。这样从岚夜三人释放的攻击,根本无法到达魂士那边。

    不过如果是从正上方的攻击的话——

    “圣月魔夜!!!”

    魂夜心登场时招来的血红圆月可不是拿开看的,起初三人能与魂士达成平手,血月也起来极为重要的作用,被月光照耀的区域也便是夜心的领域。不仅是削弱、吸收了魂士力量,甚至让魂士的时间也略微减缓。

    夜心自天气洗礼之后,觉醒的真正属xìng,那便是月属xìng。可是现今的夜心根本无法真正地使用真月之力,不,与其说力量,不如说神秘,所以夜心能做到的不过是借由“水”而显现的倒影。不过即使只是水中之幻月,亦有着不可小看的力量。

    真红之月于夜空显现,自星穹落尽!

    无需其他花哨的形式,庞大的月之力以纯粹的重压落在了魂士上。灰sè领域也将魂士退路给切断了,闪避不能,魂士只能选择正面抵挡,三队天妖凰翼全力山洞,爆发出的璀璨金光更是将他渲染地如同小太阳一般,他后更是浮现出一只怪异魔兽的虚影,如同龙一般,将各种动物的一部分组合而成。

    可是魂士依旧被落月压得节节后退,人与兽,对真正的星球还是太渺小了,虽然夜心的落月并不是真正的月球。

    ……

    落月表面之力出现了一道道裂纹,整个月面都如同掉落到地面的玻璃球,仿佛轻轻一碰,便会支离破碎,可是魂士却已经被推进了自己创造却无法控制的灰sè领域。

    碎月也慢慢沉入灰sè之海,化为灰sè领域的一部分,同时激起了灰sè之海内的万千波涛。

    见魂士沉沦在黑sè之海内,夜心三人总算松了一口气,夜心从天痕状态退了出来,别说维持下去了,就算立于虚空也已经极其勉强了。

    叶岚夜和夜然也快接近极限了,圣月魔夜出力的不只是夜心,两人也将自天气竭尽转化为月之力灌输到夜心体内,同时两人还启动了第三结界,三重·断章。刚刚的交锋,就算只有泄露一丝,也会将整个迦南学院碾成灰尘。夜心疏离的也只是大部分学生,并不是全部。而且泄露的如果是两丝的话,那些人脱离的距离可能还不够呢。

    三重·断章,其意为断落之章,将断章之内的一切从世界中分离出去。断章并不是用来攻击的,而是用来将敌人幽闭在绝对的空间之内,不过由于启动慢,事实上,到现在,三重·断章到现在还未完全构成。维持时间也有限,如果没有前二重大阵支持的话,就只能拖延一点时间而已。

    “好!很好!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原本应该无人可以生存的灰sè之海内,原本应该沉默的男人发出了出生以来最为疯狂的笑声。

    “怎、怎么可能!!”三人都露出不可置信的神,夜心更是一口鲜血喷出,三人体内的血气居然光是被笑声激地沸腾起来,岚夜与夜然全力驱动天气,才勉强压制住了。岚夜摇了摇牙,影一闪,接住了下坠的夜心。

    叶岚夜与夜然体立即浮现出一轮红sè的光晕,然后便全力朝着断章的边缘飞去,对方这一次的变强太过诡异,光是爆发的气势就让他们几yù吐血,正面对抗已经没有胜算了,为今之计,只有一个字逃!

    “你逃不了的!!!!”暴动的灰sè之海内,不大,却反复压下所有声音的声音清晰地从中传了出来。

    化为流光的两人如同撞上了一股看不见的墙壁,没有任何缓冲余地,戛然而止,无可抵挡的巨力突然出现在了岚夜与夜然周。萦绕在叶岚夜体表的八重·云当即崩溃,夜然的体更是出现了眼中的扭曲、凹陷,全骨骼发出可怕的声音。两人无可抑制地吐出鲜血,不只是嘴中,他们两全都在渗血!!

    岚夜与夜然相互看了一眼,然后彼此点头,各自闭上了眼睛,过了一秒,两人同时睁开了双眼,瞳中绽放的光芒在被鲜血染红的脸庞上显得格外耀眼。叶岚夜的左瞳变为紫sè,似乎可以看见细小的电弧闪过,而夜然的右瞳变为蓝sè,似乎有什么在其中流动。

    原本束缚着两人的伟力在两人睁眼的一刻便消散无形,灰sè之海中也传来了魂士的疑惑声。

    叶岚夜将自己怀中的夜心轻轻一推,夜然也挥了挥手,夜心的躯便轻轻飘向了远方。

    作用在夜心上的力量很温柔,很温和,很温暖,可却不容置疑,无可抵抗。

    映照在夜心眼瞳中的两人,越来越小,越来越远。

    “岚夜!!!!!!!!!!!!!!!!!!”

    夜心拼命地晃动体,双手疯狂地朝着岚夜抓去,如同溺水之人,无助地挣扎。

    不顾扭曲的容颜,不顾破坏的形象,不顾溢出的鲜血,不顾流淌的眼泪,魂夜心尖叫着,哭泣着,祈求着,呼喊着那个世上最为亲近之人的名字。

    “对不起呢,姐姐。”

    ……

    灰sè之海慢慢趋于平静,同时隐藏在青年也浮了起来。褪去了羽翼,收回了龙爪,撤去了鳞片,散去了龙尾,只留下体之中血脉比例最重的魂族族纹,魂士以纯粹的人的形态再一次出现了岚夜眼前。

    没了灰sè之海的隔绝,魂士的气息毫无遮蔽地暴露了出来,一股弥漫着浓浓威压的滔天气息,也是如同闪电一般,扩散而来!

    斗圣!

    现在的魂士,毫无疑问,是一名货真价实的斗圣!

    斗圣的先天之胎,这便是魂士真正的底牌。魂士的确无法利用灵涅将斗圣转化为先天之胎,可如果斗圣自全程不抵抗的话,那就不同了。

    话虽如此,魂士所用的并不是魂族配给他,任他驱使的斗圣的先天之胎。说穿了,那些斗圣真正听命的是魂天帝,而不是他魂士,他清楚魂族人,灵涅的事一旦暴露,便会被毫不留地夺走。事实上,为了使自己更zì yóu一些,他拒绝了族中保护他的斗圣,暗自发展势力。魂士并不想将自的一切寄托在魂天帝上。

    而现在魂士所用的先天之胎,其实是已死的魂族斗圣,不只是体,连同灵魂也一并死亡的斗圣,只有这样才能保障绝对的不抵抗。他以炼制傀儡为借口向族中要了尸骸和死灵魂,并用灵涅将其制成先天之胎然后保存。

    在岚夜三人将魂士入绝境的时候,魂士不得已吞噬了这个先天之胎,之后就解除了暂停的写入,那名斗圣的经历、力量以及时间随之流入魂士体内。魂士以斗圣之力这才抵御了灰sè之海的侵蚀。

    当然这其中需要付出的代价也太过巨大,那名斗圣是已经死了的,那么随着暂停的解除,死亡也同样会被写入魂士,如果不施以任何手段,魂士会在得到斗圣之力的瞬间死亡。魂士的手段是以生对抗死,他又吞噬了大量生者的先天之胎。不过生与死并不是对等的,就好像,生者死亡很容易,可是死者复生则几乎不可能。同时,可以看到,魂士的口正插着一把破碎的匕首,正是灵涅,它也在不断阻止死亡的脚步。

    除去消耗巨大,吞噬斗圣级别的先天之胎,对人格方面也有着较大的影响,这也是魂士不愿使用这个底牌的原因。

    魂士抬手一招,他脚下的灰sè之海以不可置信的速度缩小起来,最终化为一个灰sè球体,浮于魂士掌上。虽然将一切搅乱了,可是刚刚的圣风与落月的力量却确确实实地在灰sè球体之中,或许就量而言,对现在已经是斗圣的魂士微不足道,可是其中那股神秘却有着巨大的价值。

    灰球进入魂士体内之后,魂士便对着断章内的空间猛然轰出一拳。

    “嗯?”魂士露出了疑惑的表,刚刚那一拳,虽然他没有施展任何斗技,可是由现在为斗圣的他打出,足以让空间整个分崩离析。可是刚刚他那一拳,只是带起了一阵飓风,连一道空间裂纹都为打出!

    “在时限之内,你是无法从这三重·断章中出去的。”虚弱的男声响起,叶岚夜与夜然相互支撑着立于虚空之上,“现在这个空间可是与了不得的东西联系着呢。”

    “了不得的东西?”魂士露出了感兴趣的表,他不由地想到了当初他们挣脱自己束缚的力量,同时他感到自己口的灵涅颤动了一下。

    “放心,你到死也不会知道的。”

    “这个时候还嘴硬。”

    “是不是嘴硬,你试过就知道了。”岚夜与夜然两人上的力量,突然以极为恐怖地速度上升,“虽然充满了杂质的力量,可是现在也不是挑剔的时候呢。二重·噬全力开动吧!!”

    魂士不可置信地看着两人,两人一瞬间居然从斗皇跳跃到了半圣层次,此等秘法让人骇然。

    “斗圣可不是两名半圣加起来,而且光是拥有斗圣之力也并不能与真正的斗圣相比哦。”魂士虽然惊讶两人的实力增长却没有任何慌张,已死斗圣的记忆、经验、感悟可是一并流入了他的体内,他能真正地发挥出斗圣之力,更何况他还不是一星斗圣。

    “这我当然知道。”岚夜笑着说道,同时夜然打开了自己手中的古伞,“回归天上的时候到了呢。”

    伞面并没有任何坡度,是平整的圆面,与伞柄相互垂直。夜然松开了握着伞柄的右手,古伞如同氢气球一般,轻轻地,安静地,飘向了更高的天空。虽然看起来,古伞上升得并不快,可是等魂士意识到的时候,古伞已经消失天空之中。

    “我可不是光光拥有斗圣之力哦。”岚夜与夜然的声音重合在一起,最终化为了一个声音。

    两人想触的一边子如同虚影一般,相互穿过,两人的距离从零变为了负数,两名个体再一次回归了那完整的,唯一的叶岚夜。

    半圣境界在瞬间突破,魂士能感受到,并不是两人合二为一的造成的突破,就像他说的一样,斗圣可不是两名半圣加起来,而是有一股更为强大的力量流入了叶岚夜的体内。

    叶岚夜最后的大阵,一重·星界,绽放出其真正的光芒!

    “这样啊,这样啊,这是在太有趣了!!!!!!!!”原本到达斗圣之后就平静下来的眼眸中再一次掀起了波澜,魂士全都感受到一股名为命运的悸动!!

    “这一次,是真正的结束了,灵涅的主人。”

    星空之下,沨弦睁开了那双如同苍穹般清澈的眼眸。

重要声明:小说《斗破之我为苍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