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野餐

    在强榜大赛落幕之后的三天。整个内院依然是沉侵在那种惊天战斗所带来的震撼之中,整个内院之中,到处都是在谈论着强榜之中的那一场场战斗,而这之中,新生的几场比赛无疑成为了众人的焦点,学院顶尖的老牌强者林修崖、柳擎等居然输给了新生,并且新生中居然还隐藏着薰儿这样的高手,让这一届强榜大赛成为了最为特殊地一届。

    不过在内院之中各种各样的风声传得沸沸扬扬时,作为当事人的极为新生却是变得销声匿迹了起来。

    萧炎在比赛中有所收获,比赛一结束就将自己关在了磐门小楼阁中的一处密室内修炼起来,怕是有所突破。而薰儿自然是守护在他边。

    叶岚夜与魂夜心则受到了紫研的邀请前往学院外围的森林,紫研既没有在强榜大赛中受什么伤害,也没有因为与强者交手而有所突破,大赛结束后,她便立即回归到自己rì常生活。而在一天前,紫研偶然发现了一只体内埋入衍素体的斗王魔兽,她一个人虽然没有危险,可是要制伏它并成功取得其中的衍素体却也无法办到,所以她邀请了岚夜他们。

    只是斗王层次的魔兽的话,岚夜他们接受显得也不奇怪,强榜大赛上两人消耗也不大,最为重要的是,两人也想出去走走,找个风景不错的地方野餐、露营什么。本来岚夜还想邀请其他人的,可惜大赛过后,琥嘉和吴昊明显受到了刺激,怕是好一阵子都会成为修炼狂人了,萧媚也是,虽然表现得不如两人疯狂,或许岚夜以野外实战的理由邀请他们反而更为有效呢。

    三人合力,较为轻松地制伏了魔兽,岚夜从魔兽体内出了衍素体,这事也告一段落。之后,三人开始准备起野餐的相关事宜,紫研小孩子心xìng,一听岚夜他们的计划,也兴高采烈地加入进来。

    而在三人寻找食材的时候,又意外听到了呼救声。呼救之人,三人虽说不熟,却也见过几次,正是韩月,而在韩月后追逐她的是一只魔兽,雪魔天猿。断了一臂,实力也下滑到一般斗王之下,所以到现在都未抓到韩月,不过依旧远远强于斗灵的韩月,这样下去,韩月迟早会被抓住的吧。

    这个女人还真是专注地心淬体rǔ三十年啊。

    岚夜苦笑地摇了摇头,这里距离原本雪魔天猿的守护地地心淬体rǔ的小山谷不远,虽说经过上一次的大战,小山谷外表已经成为一片废墟了,不过内部也还是完好的,主要是后面,两人的战场转移了。岚夜与王士看不上地心淬体rǔ,所以让其保留到了现在。

    “吼!”

    充满杀意的吼声响彻天际,雪魔天猿狠狠地轰出一拳,向着韩月的后背砸了过去,韩月没想到雪魔天猿突然提速,一下子拉近两人的距离,根本来不及转防御。

    “轰!”

    宛若惊雷一般的炸响声从背后爆发出来,魔兽的那粗壮的拳头与人类细白的拳头,两种形成鲜明对比的拳头彼此相持着。

    韩雪被两拳对轰产生的冲击**着前进了几十米,这才缓缓地稳下了子,转头确认背后发生的状况。

    “真是危险呢,韩月学姐。”没有回头,岚夜便率先向韩月打招呼。印在手背的轰雷印闪烁着耀眼的光芒。轰雷印不止是能将雷霆轰出,同时也可以这样附在手上,使原本普通的一拳带有雷轰效果。

    “你……叶岚夜?”韩月有些迷蒙地确认道。

    “嗯。”岚夜点了点头,笑道,“不过有事待会再说,先等解决了这个麻烦吧。”

    紫研她们听到动静也快到了呢。

    如果韩雪可以看见岚夜的正面的话,就可以发现,不止是手背,岚夜上还有两个雷印,一个在口,一个在腹部,在他与雪魔天猿对拳的时候,这两处轰雷印也随着一起轰出雷霆,雪魔天猿一拳可拦不住三次轰击,另外两发雷霆确确实实地轰在了雪魔天猿上。

    不过雪魔天猿似乎被激怒地相当厉害内,应该是与狂暴血脉有关吧,刚刚突然追上韩月也是因为开启了狂暴血脉,即使现在已然受创,可雪魔天猿却没有撤拳的意思。

    “真是的,完全没有理智了吗?受到王士异火沾染产生的变异吗,狂暴血脉似乎更加疯狂了啊。”叹了一口气,岚夜手背的雷印黯淡了一些,原本的平衡随着岚夜的后撤而打破。

    岚夜一个转,错开了雪魔天猿推进的拳头,同时趁机一口气冲入雪魔天猿怀中,双掌如雨点落下,一掌掌排在了雪魔天猿上,在它上留下了一道道绚丽的雷印。

    “紫研!”岚夜大声喊道,烙印在双脚的掣雷印爆发,推进着他冲入空中。

    “收到!”紫研接着便出现在原本岚夜的位置,尽管也只有刚刚取衍素体的时候才合作过,可是两人地配合却异常的默契。

    天下武功出升龙,紫研怪力的一拳轻松将雪魔天猿揍到了空中。之后烙印在雪魔天猿上的掣雷印便立即发动,无从借力的空中,雪魔天猿根本无法抵御掣雷印的推进力,虽然没有夸张地成为流星,可是影却在几人的注视下越来越远。

    如果可以,岚夜还是不愿意杀生呢。当然,食物另算。

    “你没事吧,韩月学姐。”岚夜落地之后,便从纳戒中取出一瓶药膏,递给了韩月。韩月此刻看起来也怪狼狈的,一袭银袍破破烂烂的,只是没有喜闻乐见地露出什么重点部位,在受现代文化熏陶长大的岚夜眼中,也没什么,发型异常凌乱,露出的肌肤下,也有着道道血痕。

    “没什么大碍。”韩月带着红晕说道。

    “都这样了,怎么能说没事呢。”夜心不知何时出现在韩月边,“女孩子应该护自己的体哦。”

    接过岚夜抵触的药膏,夜心以眼神示意了一下,岚夜便心领神会地转过,然后渐渐消失在了前方的小树林中。

    随手摘了几颗野果,岚夜将其塞入自己嘴中。

    “我果然太过正直了吗?”叶岚夜有些遗憾地喃喃道,只要自己隐匿气息,就算是夜心也根本无法发现,可自己还是这么乖乖地不去偷窥。不过他忘记了自己与云韵在一起时,对云韵的上下其手可一点也不马虎。

    突然岚夜漫步的子顿了一下,接着抬头向了内院的方向望去。

    “来了吗?”岚夜能感受到,几名斗宗实力的强者正在前往内院,不出意外便是黑湮军,几人上与薰儿有着相似的波动。只是这些人的实力似乎远高于原著,领头的一人已经接近斗宗巅峰,这一点让岚夜有些在意。

    “是单纯地接回薰儿?还是说……”岚夜也不能保证古族不会与“碎片”扯上关系,不,应该说,很有可能与碎片扯上关系。当初神威天劫可是硬生生地打破了世界之壁,造成了自己的穿越,可不是美杜莎那次天罚可以相比的,就影响波动绝对是世界级别的。虽然除去当事地点不易被普通人察觉,可是如果是接近世界的巅峰强者,或许可以察觉到什么。

    叶岚夜也曾听魂夜心说过,当初魂族高层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便派遣夜心的亲生父母与其他一些人前来调查。

    即使是原著里纯粹的反派,可现实中却并不是所有魂族人都那么丧心病狂、残忍狠毒,虽然比例较少。夜心父母自然为不是什么好人,却不想自己的女儿也去继承那不断加深的罪业,不想让夜心也活在毫无温的族人之中,便趁着那次机会趁机逃离魂族。

    只是夜心父母却并未成功,甚至还为此献出了自己的生命,年幼的夜心并不清楚事态的具体过程,关于那时的记忆极其模糊,努力回想也只抓住了一些片段,根本无法推断什么。她记忆中关于父母最后的回忆便是他们俩拼尽全力将自己送入空间缝隙之中,随着缝隙的闭合,两人也随之消逝。

    魂天帝能察觉到什么,能与之相较的另一个巅峰强者,古族族长,古元,他也有可能察觉什么,所以古族牵扯到“碎片”也不是不可能。甚至稍微再弱一个层次的强者,同样也有可能察觉些什么。以叶岚夜此时此刻的境界,还无法准确地推导斗圣的层次。

    “最坏的况是与远古八族为敌吗?”

    抬头望向无尽的苍穹,清澈双眸映照着天空,深远的目光似要触及这宇宙的尽头。

    “希望我不会那么倒霉吧。”

    ……

    等岚夜回到三女边的时候,韩月已经换上了一月白sè的女装,上的伤口也好得差不多了,基本没有大碍了。既然遇到了,岚夜也邀请韩月一起野餐,这种况下,韩月也便接受了。只是素有洁癖的她,实际也帮不上什么忙,当然紫研也一样,而且就算两人有着这方面的能力,可是比较夜心与岚夜的水准,也是差不多的水准。

    期间,为报救命之恩,韩月将所得的地心淬体rǔ拿了出来,她也不是毫无收获的。紫研倒是毫不客气地收下了,而夜心与岚夜则拒绝了。不过韩月这样的行为倒是提醒了岚夜,岚夜也在之后向紫研讨要此行的报酬,他倒不是真得想要衍素体,而是想看看紫研一脸疼的表罢了。

重要声明:小说《斗破之我为苍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