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强榜前十赛

    随着第一缕晨辉洒进内院,安静的氛围顿时宣告消散,今rì是强榜大赛决定前十名额的时刻,大赛到了这一地步,基本便是能说已经进入了真正的高氵朝,所有内院学员,都是在期待着新的强榜前十高手的诞生。

    宽敞的广场,依然是在极短的时间被拥挤得人山人海,沸腾的喧哗声,在每个人耳边不断的徘徊着,那股火暴的气氛,令得每一个进场之人,都是有些受感染。

    在钟吟声响起的霎那,那弥漫广场的喧哗声,也是缓缓落下,一道道目光,全部都是投注在那裁判席之上。

    在全场注视中,苏千整了整衣袍,缓缓站起来,朗声道:“经过两rì的淘汰赛,此次的强榜大赛还遗留下十三人,而想要进入前十,那么便是说有着三人今rì会被剔除,按照大赛规矩,我们会随机抽取六人进行比试,胜者进入前十,而败者么,便是只能靠后了。”

    语落。苏千将一个竹筒摆放在了面前,竹筒中有着十三个纸签。

    “十三个纸签中有着最后十三位参赛者的名字,我会随机抽取那需要比赛的六人。”

    随着竹筒摆出来,场中气氛顿时变得紧绷了许多,许多人都是目不转睛的盯着裁判席上,这前十名额的决定,便是在此一举了。

    在众目睽睽之下,苏千缓缓的抽出一张纸签,瞥了一眼,旋即大声念出:“柳擎。”

    苏千声音落下,众人皆是能够清楚的看见,高台上柳擎的脸庞也绷紧了一些,与以往不同,这一届强榜大赛中,不仅有紫研,王士、叶岚夜他也没有信心战胜。

    “下面抽取的,是需要与柳擎争夺前十名额的对手。”苏千再度抽出一张纸签,淡淡的说了一声,旋即摊开,目光一瞟,道:“叶心。”

    一道道目光随着声音转到高台上那绝世的姿之上,即使在前两天的比赛中,夜心的表现并不出彩,不过院内的顶尖学生却没人能够小视她,因为她两次的对手相差较大,眼光较为狠辣地人都可以看出她的作战风格,其他人或多或少都露出了一些真实水平,可是夜心却完全处在迷雾之中,根本无法捉摸。

    没有理会满场的目光,苏千继续抽出纸签,淡淡地宣布道:“叶岚夜。”

    随着这个名字的说出,高台上不少人都提起了心,虽然不像积威已久的紫研和以绝对强势碾压对方的王士那样能让这些最后的选手放弃比赛,但是胜了林修崖的叶岚夜,也能让他们失去细心,只是还没有到绝望的地步罢了。

    苏千倒是明白这些人的心,不过比赛得继续下去,与其他人希望抽到王士、紫研不同,他比较希望抽中较为靠后的人,“钱陌!”

    高台上其他人稍微送了一口气,旋即脸带同的望向一处材富足的男子,钱陌,强榜排名第八,实力也是极强,不过却不能与林修崖之流相比,更何况胜过林修崖的叶岚夜呢,胜负可以说是确定了。

    “最后一签。”裁判席上,苏千手一晃,一道纸签吸进掌心,缓缓摊开,有些讶异的开口:“萧炎。”

    满场再度一静,一些人更是在心中嘟囔,这一次可以说是新生的表演赛了吧,三场比赛中,居然都有新生。

    似是为了吊足众人胃口,苏千慢吞吞的取出最后的一签,冲着众人挥了挥,这才轻笑着舒展开来,微笑地说道:“严浩。”

    对于这样的对战表,叶岚夜以及夜心这样知晓透彻的人心中都略有失望,没有悬念的胜负实在没有趣味。这或许也是实力高的坏处吧,像是现场大部分学生,可依旧对比赛充满了幻想。

    萧炎也有些失望,毕竟他在听完薰儿对岚夜的讲解之后,花了不少心思,想要破解岚夜的御雷天印,他在不知不觉间将叶岚夜当做了对手。

    “第一场比试,柳擎,叶心!”

    随着苏千的话语,满场寂静下来了,虽然柳擎现在的地位已不如强榜大赛之前,王士、叶岚夜的强势崛起让他失去了耀眼的光芒,不过他依旧是内院的风云人物,即使有了更强的人出现,也不代表他变弱了。而夜心,光凭外貌就足以引发cháo,更何况她还是实力强劲的选手。可以说,第一场比赛,绝对是三场比赛中最受关注的。

    在众目注视之下,柳擎率先有所动作,只见他缓缓的站起来,旋即在柳菲一脸崇拜中,大步走向高台边缘,最后闪跃下。

    对着边的岚夜点了点头,夜心轻一跃,毫无花哨地飘入场中,不过因为夜心自的补足,使得整个过程更具美感。

    “既然参赛者都已经上场,那么,我宣布,这场决定前十最后一位名额的比试,正式开始!”目光环视四周,苏千淡淡的声音,终于是在无数人期盼下,姗姗而至。

    在苏千话落之后,一股非凡的气势便从柳擎体内爆发而起,他却并未立刻使用背后一直未曾动过的裂山枪,而是探出了那显得有些硕大的双掌,时而曲卷,时而舒展,形成一个个古怪而奇异的爪型弧度。

    弯曲成诡异弧度的手爪随意在面前撕裂而过,顿时,空气一阵波动,一道若隐若现的真空痕迹出现在手爪所过之处,旋即迅速湮灭。

    夜心并未爆发什么气势,也没有摆出任何架势,不过那绝美的姿却开始摇曳起来,如跳动的烛火,又好似被搅乱的湖面,连周的空间也显得扭曲起来。这是她难得在比试中使用斗技,看样子她并没有与柳擎玩下去的意思。

    凌厉的爪痕划过摇曳的姿,柳擎只觉得自己的手爪掠过水流罢了,却丝毫无法在那摇曳的幻影之中留下什么亦带走什么。

    这便是夜心的法,水影幻踪。简单来说,便是用水属xìng斗气包裹全,并以此扭曲光线,形成漾的幻影,当然实际上,不只是光线,她还将自己的灵魂以及力量灌注其中,凭其他感知亦无法立即找出真。敌人无法发觉真,所需要的攻击范围大大加大,而另一方面,夜心的攻击也无法被发现,敌人所需的防卫范围也需要加大。

    即使不用幻影,夜心同等实力下的速度也完全不在柳擎之下,技巧更是远远超过柳擎,照样可以避开柳擎的手爪,而现在,柳擎压根没有擦到过夜心的真。同时他还需要注意着夜心的攻击,jīng神压力也不一般。

    柳擎似乎也察觉到这一点,不过他并没有打算退下,而是打算以最大出力,将覆盖在夜心周的水属xìng斗气撕裂。柳擎的手爪猛然曲卷成诡异弧度,淡金sè的斗气缭绕在指尖处,微微吐缩,泛着森冷寒芒。

    “大裂劈棺爪!”

    爪心朝地,瞬间后,柳擎手臂一探,手爪便是暴shè而出,无形的劲风在爪前形成若隐若现的光弧,声势极为惊人。

    只是柳擎太过小看夜心了,如果柳擎能将这一击的力量用于属xìng上的攻击,或许会对夜心水属xìng斗气造成一定程度“污染”,可是将其加注到近斗技上,则毫无意义。

    如柳擎预想的一样,水被他撕裂了,可那又怎样,夜心压根就没打算浪费力量抵御这一招,在爪痕越过之后,裂开的水又在瞬间愈合,融合。

    水影摇曳,柳擎只能隐约地判断出,夜心的右手向着自己攻来。

    是拳?是掌?具体的位置?……

    具体的一切都无法判断,不过柳擎依然无惧,他不但攻击霸道,因为属xìng原因,防御力也极为恐怖。柳擎体内斗气急速涌动,一尊威武霸道的斗气铠甲在瞬间形成。

    如果是面对一般的水属xìng,的确无法攻破柳擎的防御,可是对于已经掌握了一部分水之真髓的夜心而言,柳擎的防御却是破绽百出。天下柔弱莫过于水

    而攻坚莫之能先。水的攻击力不强,那只是因为使用的人境界不够罢了。

    水在一瞬间渗入柳擎的斗气盔甲内,即使只是浅浅的一层,甚至一般人都忽略地一层,可却确确实实渗了进去,之后隐藏在水中的暗流便将那一层崩溃。这一拳中,夜心事实上是施展了两种斗技,也唯有包容万物的至柔之水才能实现吧。两种斗技一种名为水藏千流,另一招名为千重叠浪,其一用于崩溃防御,其二使其攻势连绵不绝。而两者合一,便导致了柳擎的防御完全的崩溃。

    “不愧是击败了林修崖的人的姐姐,果然不是徒有其表,只是没想到真实实力显露出来,居然恐怖如斯。”稳住了体的柳擎,拭去嘴角的血迹,夸赞地说道。

    “被人形容恐怖如斯,我可一点也不会高兴哦。”如同湖水归为平静,摇曳姿再次化为凝实的体,倾国的佳人再一次出现在众人眼前。

    “那还真是抱歉了,我不像林修崖那样,那么擅长讨好女人。”柳擎笑着回道,顺带还不忘黑一下林修崖。

    并未趁着对方露出实体而进行攻击,柳擎想要堂堂正正地击败对手,同时他也不认为攻击会有效果。

    既然对方露出真实面容与他对话,那么想必也不会进行偷袭,柳擎慢慢从后接下自己的裂山枪,既然他的一爪被破了,那么,剩下的就是那一枪了。

    “一招!”一手持着重枪指着夜心,另一只手竖起一根手指,柳擎发出了这场比赛最后的宣言,“最后一招定胜负!”

重要声明:小说《斗破之我为苍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