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第三场比赛

    虽然宣布了这一场比赛的开始,可是现场的观众明显都沉浸于上一场比赛的余韵之中,虽然那场比赛本生短的可怜,也算不得jīng彩,可是它造成的震撼却久久徘徊在人们心中。

    真是搞不懂那个家伙,一会儿高调,一会儿低调,现在又高调起来了。叶岚夜摇了摇头,将王士的事放在一边,越是猜测他的意图,越是可能被他打乱步调,露出破绽。

    “那么,我上了。”岚夜对着边的夜心轻声说道,脚尖轻点地面,一如入场式时那般飘入了场中。

    非常巧合的,叶岚夜的对手正是白程,看着岚夜这样的表现,他也稍微有了一点信心。只是如果让他知道岚夜这样完全没有动用一点斗气和其他力量,不知会是怎么样的表

    比赛双方都进场了,这时观众的注意力才回到了场地之中,即使震惊王士的表现,可终究比不上现场发生的事件,闹还是新鲜的好。

    “早就听闻叶岚夜的姐姐叶心导致了白帮的覆灭,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对决。”

    “这下有好戏看了。”

    白程取出一杆淡黄sè的长枪,枪微震,以极快的速度猛然抖动,顿时间便是舞出一朵枪花,旋即迅速湮灭。对于那个以一己之力抗衡自己白帮的女人的弟弟,他也不敢太过大意。

    叶岚夜也不是没有武器,不过面对白程,他也没有动用武器的必要,反正学院内本就被其当做赤手空拳一派,所以也就这么静待着裁判宣布比赛的开始。

    苏千缓缓站起来,而随着他的站起,场中的喧哗声自动的消减了许多,目顾四方,并未有太多的废话:“第三场比赛,开始!”

    白程当即包裹着一股黄sè斗气,爆发出一股凶悍气势,迫向叶岚夜。叶岚夜在声势就要小上许多,如果不仔细看,或许根本无法发现他上闪现的微弱雷光,本就趋近于透明,现在一对比,就更显得不起眼。不过任由白程如何加大气势,岚夜始终巍然不动。

    “嗤!”

    见气势丝毫没有压制住对方,白程整个子如箭松般暴shè而出,由于速度之快,导致场外不少人都只能看见一道模糊影子shè向叶岚夜,锋利的长枪闪电般的刺出,只不过没刺中也就没有意义。

    右手擦着枪,同时也为了稳住了它,这样,白程就算想要再施力也已经来不及了。叶岚夜急速向着白程近,他并不是在白程刺出那一枪的时候才突入的,他早已判断出这一枪的轨迹,等到枪无法变势的时刻,才开始动作。

    左手化掌成刀,透明的雷霆缠绕其上,将其化为完全的凶器,叶岚夜猛然朝着白程斜向上挥舞左臂。

    “可恶!”即使不甘,可是被完全近的白程,也只有弃枪后退了。

    被雷电强化的左掌,现在虽然可以比拟强力的真实锋刃,却不是放shèxìng招数,攻击范围只是比手掌长那么一点,所以最终还是被白程闪开了。不过岚夜的攻击却才开始,岚夜顺势一个转,右掌轻拍白程的枪,再接着背部的力量,长枪当即转过一个大回旋。左臂借助肘部扣住长枪,等到了枪尖快要对准它的原主人的瞬间,右手再次发力,拖住长枪末端,将其顶出,配合螺旋的惯xìng,轨迹刚好完全对准了白程。

    “啊!”白程强行扭转躯,避开了岚夜这一枪。

    只是在白程闪避的时候,岚夜的下一手也已经准备好了,一道大拇指粗细的雷弧在岚夜的右手甩出,化为疾驰的雷鞭,朝着白程鞭笞而去。以白程此时的姿势根本无法躲开,对此他只能以喷shè斗气的方式,强制子向上平移了一米左右,勉强出了鞭子的范围。

    “雷蛛暴噬!”随着岚夜的话落,雷鞭的末端猛然分化开来,如同从小树苗突然长成一棵茂密的大树,又如同撒开的渔网。如果说刚刚雷弧是一鞭子,那么现在的雷弧就好似一张巨大的拍子,狠狠地排在白程上。

    “哦,这个叶岚夜不简单呢,几乎一瞬间就将攻守转换,加上之后行云流水的攻击,将主动权完全的掌握在自己手里。”裁判席上,一位长老赞赏地说道。

    中间的大长老,苏千也说出自己的观点:“就他爆发出的实力,与其说他比白程强,不如说他比白程聪明,完全看穿了白程的动作,就好像事先知道白程会如何攻击,如何防御一般。”

    雷霆散去,白程这才异常凄惨地倒到了地上,完全不复一开始的英俊潇洒,白衣被雷电撕碎,皮肤也变为一片漆黑,头发更是爆炸开来。

    由于雷电的分化,事实上,白程的伤到并不是那么严重,不过被打成如此姿态,白程又怎么可能忍受,眼睛逐渐赤红,眼中狰狞猛然凸显,心中一声厉喝:“拼了!”

    之后,白程的脸sè也突然变得有些诡异的血红了起来,翻腾在其体上的斗气,明显也是在这一削变得强猛了一倍之多。明显,他使用了一种提升实力的秘法。

    脸sè血气翻腾,片刻后,白程缓缓抬起那对被血气笼罩的眼睛,yīn森森的盯着对面的叶岚夜,拾起自己的长枪,掺杂了些许血sè的淡黄sè斗气顺着手臂蔓延而下,将整个长枪都是包裹其巾,一丝丝血sè能量在其上游走不定,宛如一条条极为细小的血蛇一般。

    观众席中的萧炎,在心中比对着白程的秘法与自己的天火三玄变,喃喃道:“没想到白程也会秘法,不过应该还是岚夜会赢吧。”

    即使白程使用秘法,也对自己而言也不过是有点麻烦的地步,萧炎此刻虽然也不认为自己一定会败给岚夜,但要赢绝对不会轻松,而且他看向场中岚夜的神sè,也没有丝毫慌张,更是确信自己的判断。

    “就是不知道,白程能出岚夜几层的实力呢。”

    萧炎再次将注意力集中到场中的两人,突然他的眼瞳猛得一缩,同时一道被血黄光芒所包囊的人影犹如鬼魅般的闪掠到岚夜前,血sè长枪如同一抹血红闪电,无声无息的潜向了叶岚夜的心脏。

    “不会吧!”萧炎惊讶地叫出声,不过等他将其说完之后,他的惊讶又转变为另一种惊讶。在叫出声时,他所见的是白程闪至岚夜前,那种距离,就算是他,也闪避不及,可是叫出声后,他所见是长枪洞穿岚夜所站立之地的一块地板,至于作为目标的叶岚夜却站在十米开外。

    “那便是岚夜真正的速度?!”要不是修炼了三千雷动,自速度以及对速度感应大幅上升,萧炎怕是以为岚夜刚刚进行了瞬间移动,可是饶是如此,他也只能捕捉到一道及其模糊的痕迹。

    “嗯,那是岚夜的法,雷刹天舞。”萧炎边的薰儿点了点说道,在外院期间,她也见识过岚夜的这一法,“岚夜以这法,可以完全无惧于斗王。不过,萧炎哥哥,如果你能将三千雷动提升到第二层境界,便也不会弱于岚夜的速度。”

    “薰儿,你……”听到薰儿这么说,萧炎当即惊讶地瞪大了眼睛,不过想到薰儿那神秘的背景,也就释然了,“算了。哎,要将三千雷动提升到第二个层次,谈何容易。”

    “我相信,以萧炎哥哥的天赋和努力,一定可以到达的。”薰儿美眸正视着萧炎,轻声道。

    萧炎从薰儿的眼中那绝对地信任,不心头一,这个女孩,比起我自己还相信我呢。

    周围其他人的讨论声惊醒了萧炎,他有些不好意思地将目光转向赛场,道:“好了,现在先看比赛,法的事事后再讨论吧。”

    此时,比赛也快要到达尾声了,白程虽然又试着攻击了几次,却次次无功而返,时间一点点过去,即使是较下层的秘法,消耗也很巨大,不可能长久,他已经不能再拖下去了。

    咬了咬牙,白程全力催发着秘法剩余的所有力量。

    “血地八裂!”

    yīn森的喝声猛然自白程喉咙中传出,而随着其声音的落下,那张原本被血sè所充斥的脸庞,霎那间便是变得苍白了起来,不过,其手中长枪,却是在此削彻彻底底的转化成一柄极浓郁血sè能量所包裹的血枪,一丝丝血腥味道,从枪之上蔓延而出,令闻者作呕。

    枪尖之处,血红光芒在看台上无数道震撼目光中暴涌而出,八道足有牛丈巨大的血sè光弧,各自以一叮,极为奇异的路线的暴shè而出。这八道血sè光弧正好构建成一个牢笼形态。

    只是在囚牢完全切断对手的后路之前,岚夜便已经消失在了原来的地方,宛若瞬移,刹那间便出现在了白程后。

    “你就自己享用吧。”白皙的手掌贴在了白程的背后,一轮雷弧形成的圆环从掌心扩展,印在了白程的背后,“掣雷印!”

    掣雷印是雷刹天舞的一种加速方式,现在却作用在了白程上,伴随着巨大的雷鸣响彻,白程便如同被安装了强力的推进器一般,朝着原本叶岚夜的位置冲击而去。只是现在在那的却是自己那八道狂暴的血sè光弧。

    “轰!”

    又一声宛如惊雷般的炸声,在场地中轰然响彻而起,无数碎石从灰尘中暴shè而出,溅shè到四周的看台上,引起一片混乱。

    两声巨响由于相隔时间太短,不少观众虽然觉得有点怪异,却未将它们区分开来,大多数人都以为被血地八裂击中的依旧是叶岚夜呢。所以当昏迷的白程出现在爆炸区域,而叶岚夜出现在白程的位置,不少人都见鬼似地揉了揉眼睛。只是再怎么看,现场依旧是那个样子。

    白程是被爆炸的冲击击晕的,并不是中心直击,不过由于秘法的虚弱状态,他的伤说重也不重,说轻也不轻。

重要声明:小说《斗破之我为苍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