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破黑水界

    随着内院大长老,苏千声音的落下,顿时间,只见得高台上人影闪动,一道道影在半空划起了弧线,最后错错落落的落在了广场之中,抬起头来,望着周围无数的人头,一股火的战意悄然膨胀!

    “嘭!”

    带着尖锐的破风声响,一道影犹如黑sè铁塔一般,重重地落在了地面之上。场地上的几十名参赛者,也是极为清楚的感受到地面狠狠的颤抖了一下。上场者正是柳擎,到场后,柳擎还不忘用眼神“挑逗”一下林修崖。

    林修崖淡淡一笑,脚尖一点地面,体犹如一片落叶般闪出了高台,一股淡青sè的风旋在脚底成形,最后,他便踏着由风系斗气凝成无形的踏脚点步入了场地。就这一手,却是比柳擎显得更为潇洒。

    低沉的雷鸣声在半空中突然响起,一些人连忙抬头,然而除了那在眼瞳中一闪而逝的银芒之后,竟然便是再未发现其他东西,而当他们茫然四顾时,这才有些眼尖之人,发现场中突然多出了一道黑sè衣袍的人影。萧炎也不甘示弱地秀了一下他的速度。

    “嗤……”

    一道无形火焰猛然从高台爆shè而出,当即落在了场地zhōng yāng,一条火焰通路架设而成。火焰的高温使得场地形成一个中空区,就连林修崖和柳擎等人都无法靠近。一名略显瘦削的普通青年踏入火焰通道之上,之后便犹如扶手电梯一般,静静地被送入了场地之中。

    直到王士真实落地,火焰这才收拢回他的上,不过他边人都有意识地与他保持一段距离。

    看着这这些人的入场,岚夜与夜心相视苦笑一下,也没有与他们争比的意思,轻轻飘出高台后,偶尔轻点一下阶梯,最终缓缓踏入场地,整个过程也算得上是飘逸,不过却无法与那最耀眼的几人相比。

    这之后,台下的某处,一位白sè衣服的小女孩,却是慢吞吞的顺着阶梯爬了上去,然后在周围无数呆愣的目光中。走到队伍的最前面。由于紫研并不经常在内院露面,并且也是无人敢于挑战她,所以便导致内院之人只知柳擎林修崖等人,却不知道那个凌驾于他们之上的强榜第一,竟然会是一个如此可的小女孩。

    “既然人数已经齐全,那么大赛便也是能开始了。”苏千淡淡的笑道,之后他还提醒了一下,希望参赛者在比赛中,勿下杀手,下手掌控分寸。不过收效甚微,大部分学生只是敷衍地点了点头。

    这话真正听得进去的怕也只有岚夜和夜心了,这与他们强不强无关,而是他们的心态不同,即使有再人地奖励,对他们而言,比赛依旧只是比赛。

    “规矩与以前相同,抽签定对手。”规矩并不复杂,二十五去蓝底签,二十五去红底签,抽到相同号数不同颜sè的签的两人便是比赛的对手。

    “好了,抽签开始!”

    一名名参赛者有序地行到石台。然后从中抽出竹签,当念出自己的号数后,这才退了开去。

    轮到叶岚夜的时候,他也不过随意地抽出一根蓝sè竹签,不甚在意地报道:“蓝底十六。”

    紧随其后的夜心倒是先摸索了一阵,最后取出一根蓝底签,“蓝底七。”

    当最后一名参赛者在众目睽睽之下抽签完毕之后,场中对决顺序便是大多已经落定,其中自然是不乏一些垂头丧气满脸无奈的人,因为他们的对手,都是那些排行强榜前面的高手。而且这一次,强榜排名后边的也有几位不好惹。

    比赛顺序随机抽取的,抽签完毕后,岚夜他们也先回到自己的位置了。

    只不过才看了一场比赛,却不想第二场便轮到了王士,而王士的对手正是姚盛。经过入场时的表现,现在已经没人敢小觑王士了,而另一边的姚盛虽然还没有强榜前十的强者那样耀眼,却也算是个人物。

    大部分学生见到如此对战,顿时来了jīng神,他们正期待着一场龙镇虎斗的上演。知晓王士部分实力的林修崖和萧炎等人,当即对着姚盛露出同的目光。就连同一阵营的柳擎也不看好姚盛,即使没有直接接触那无形的火焰,可他还是能从期中感受到焚毁一切的狂暴力量。

    不过姚盛自己倒是自我感觉良好的,大概是以为自己的黑水界可以克制王士的火焰吧。形一跃,径直跳下高台,在即将落进场中时,双脚处两股略微偏黑的斗气暴涌而出,将其速度减缓许多,最后双脚轻轻的沾着地面,未溅起半点灰尘。

    王士不屑地瞥了一眼姚盛,脚下升腾起一股火焰,如同腾云驾雾一般,火焰驮着他进入了场地。

    “有什么本事尽管拿出来吧,我没什么兴趣陪杂鱼玩耍,话虽如此,我可是很仁慈的,我许你先出一招。”王士甚至没有再看向姚盛,只是静静立于场中,闭上了眼睛,仿佛一切都不需要自己动手。

    “嘴上的逞强可是一点用都没有的,遇上我,你也就到此为止了。”姚盛细密的眼睛肿掠上yīn冷寒光,双手一翻,两把漆黑sè的匕首闪现而出。

    王士并没有回话,要说的他早就说完了。

    苏千缓缓站起来,目光扫过场中两人,片刻后,手掌轻挥,淡淡的声音,在全场所有人期盼的目光中,响了起来。

    “比赛......开始!”

    率先发动攻击的是姚盛,只见其体上略显黑sè的斗气猛然爆发,而其形,则是化为一道模糊影子,对着王士闪电般的掠来。

    而王士依旧直直地站立在场地一边,即使比赛正式开始,他都未睁开眼睛。

    短短几十米的距离眨眼便至,众人只是几个呼吸间,便是看见那道模糊黑影已经欺进王士体,当下心中都是捏了一把汗。

    “你这是在自取灭亡!”姚盛手中双匕闪电般的对着王士狠狠刺去,就算是强榜前十的高手也不敢以这副姿态对付他。

    就在匕首快要接触到王士体的之时,一层薄薄的火焰突然覆盖在他表面。

    “就凭这种火!”姚盛的话到一半就戛然而止,他的匕首虽然在外人开来没入了王士的腹部,可是手持匕首的却能清楚感受到其中的不对劲,那刺入**的触感始终没有传来。

    “感谢我吧,否则刚刚那一刺,你的手臂可就没有了呢。”

    “啊!”姚盛反shèxìng地后退一步,这时候观众才惊骇地发现了王士手中的哪里还是匕首啊,他手中只剩下了两段刀柄,凶刃却以消失不见。

    这时候他们才理解了王士那一句话的意思,既然匕首这么一捅进去都被焚为了虚无,那么又怎么会剩下刀柄呢,要不是王士手下留,不光是手,他整个人怕也会撞个灰飞烟灭吧。

    “最后一次机会,如果你再不用上全力,那么这一次我就真的把你焚为虚无哦。极其平淡的话语,可是此时姚盛却再也没办法将其当做玩笑。

    理智告诉自己,此刻投降最好,可是直觉又告诉自己,如果投降,对方很可能恼羞成怒,向着自己发动攻击。

    姚盛咬了咬牙,先后退了几步,手印一动,只见得一股浓郁的黑sè斗气从其体内暴涌而出,然后将其整个人都是包裹在其中。黑sè的斗气不断扩散,最有犹如一个庞大的斗气团一般,并且斗气团还有节奏一般的收缩膨胀,犹如正在酝酿着什么东西一般。

    “黑水界!”

    低沉的喝声突然从黑sè斗气中传出,旋即,黑sè斗气团猛然高速旋转而起,呜呜声响回在整个场地中。无数黑sè水液,飙shè而出,转瞬间,便是几乎把整个场地布满而去。

    “哦,杂鱼就是杂鱼,尽全力也不过这种程度,真是让人——失望啊!”随着最后一字重重地落下,王士的右脚踏在了地面之上,火炎瞬间便从中扩散而出。场中地面的版图就在一瞬间被改写,没有所谓的交锋这类稍微有点可能xìng的事件发生,火炎的领域几乎没有停滞地扩张着。

    生存的本能,死亡的威胁,让姚盛在王士跺脚的瞬间,立即朝着场外奔去,最终使得他逃过一劫,否则他至少会将他的双脚留在场地之上,不,根本留不下来,在那火占领的场地上的话。

    “这样,我应该赢了吧?”王士对着裁判淡淡地说道。

    裁判席上,一些长老都没有立即反应过来,不过被王士这么一说,才愣愣地反应过来,咽了咽口水,这匹黑马已经完全超出了他们的预料,完全就是规格外的存在。

    “第二场比赛,王士胜!”最终还是大长老,苏千较为平静地宣布了结果。

    由于王士对场地的炙烤,使得比赛不能立即进行,而是由一位水属xìng的长老对已经化为焦灼地狱的场地降温,因为水火的快速转变,特别加固的场地也出现了一道道触目惊心的裂纹,又是让土属xìng的长老再一次加固之后,比赛才再次开始。

    不过却不少人都发现,整个场地仿佛被刮去了一层皮,场中地面明显低了不少。

    “第三场,十六号!”

重要声明:小说《斗破之我为苍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