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金与银

    “萧炎?”望着从树丛中窜出的影,韩月惊呼道,她没想到萧炎居然也在这里,同时也惊异于他的实力,即使现在萧炎表现得很狼狈,可是那并不是因为他太弱,而是因为对手太强了,如果是韩月自,她可没有信心从王士那一击下逃脱。

    “你认识那两人?”林修崖凑近韩月,小声地问道。

    “只有其中一人,那边那个是今年新生中闹得沸沸扬扬的萧炎,至于另一个,如果你能将他头上的面罩摘下来,我或许认识也说不定呢。”或许是为了调剂心态吧,韩月以略带着玩笑的语气说道。

    今天发生的种种,大大超出了她的预料,同时也给予了她巨大的打击,整个过程中,因为自实力最弱,而被排除在外,又见识到了原本低于自己的王士飞一般地崛起,萧炎表现的速度也不是不凡,一同登场的神秘黑袍人,居然能立即反击王士的攻击,实力肯定也是在她之上,听声音,似乎也很年轻。韩月并不是没有自知之明的人,可正因如此,才会备受打击。

    大概都是傲慢、唯我的类型,王士与隐藏的黑袍人刚一对峙,两人之间就弥漫出险恶的气氛。

    “治罪?就凭你……”王士面对反shè回来的火球露出轻蔑的笑容,除此之外,就未有动作。返回的无形火焰越是接近王士,速度就降下一份,最终静止在了王士面前。如果他有其他动作,那么也就代表他弱于眼前的黑袍人一筹了。

    即使只是单调的黑袍,脸部也被悚然的小丑面具遮掩,可是黑袍人光是站在那边,就有着非凡的威严,并不是以实力带起的威压让在场所有人心口一沉。萧炎也穿过类似的黑袍,可是与眼前的黑衣人完全不一样,黑袍在他上有着超脱其原本价值的华美与高贵。

    萧炎觉得那个人称呼自己为本王也不是没有道理的,至少,萧炎找不出其他词能更好地描述他的存在。

    “看样子异火给你了盲目的信心呢,以为有着那样不完整的陨落心炎就可以横行无忌了?”黑袍人用他那好似燃烧起来的异sè双眸俯视着地上的王士。

    “横行无忌说出上,可是要教训某些自以为是的庸才却是足够了。”王士不甘示弱地回击道,“还有你这样偷偷摸摸,不敢以真面目示人的鼠辈也敢自称王,别让人笑掉大牙了!”

    “你,就那么想死吗?”黑袍人的语气冷了下来,在场其他人都不手感控制地感到一股彻骨的寒意。但体感受的现实却是完全相反,这一带的温度不断地升高。

    “这是怎么回事?我明明有异火护体,可这温度的提升,我居然对它没有一点抗xìng都没有?”感受着外界不断往内部渗透的量,萧炎此刻也生出一股不安的绪。

    林修崖几人没有异火,更是无法抵御那股力量,此刻他们连站立的余裕都没有了,纷纷倒了下去,体一颤一颤地挣扎着。

    见此,萧炎也不再强撑,这时候,可不适合引人注目,黑袍人还不清楚对自己的态度,可王士却对自己相当的厌恶,凭现在的萧炎,如果药老不干涉,他无法承受两人中任何一人的怒火。

    只是萧炎这么反而惹怒了黑袍人,面具透露双瞳中的光芒更甚。

    黑袍人的左右两边慢慢地升起了两道烈焰的怪异之气,一金一银,二sè的剑从怪异气焰中探出,无比尊贵的两种光华从中绽放开来。

    “卑的无能者,就是喜欢这种无聊的伪装呢。既不肯舍弃尊严,却又想保护自己,做出如此不伦不类的演技,你在耍我吗?!”

    伴随着冷峻的话语,金银双剑一起在空中疾飞,连碰都不需碰,就将不知如何现的武器发shè出去,并且威力也极为不俗。不过也因此,完全脱离了剑形的意义,更像扔石子一样鲁莽地投出,说是剑,不如说是导弹呢。

    药老正要附生萧炎将攻击挡下之时,有人却率先替他出手了。

    “我有说过你可以动他了吗!”王士右手握住静止在前的火焰,体积并未有任何变化,可是其中注入的力量确实一开始的五倍不止。接着,王士就将手中的火焰球投向了激shè而出的双剑。

    火焰球在中途化为两条火蛇,朝着双剑的剑柄缠去,从侧面施力。双剑并未停下来,却被改变了轨迹,最终插入了萧炎两侧的大地之中。

    “听好了,他,是我的猎物。”王士一手指着萧炎,如此宣告道。

    “嗯~”黑袍人玩味地打量了萧炎一会儿,突然不屑地说道,“你以为得到他体内的青莲地心火,汇聚两种异火的力量,你就能奈我何?”

    咔啦,被火蛇缠绕锢的双剑开始出现裂纹,同时周的能量也开始暴动起来。

    感到大不妙的萧炎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当即发动法撤离原本的地方,或许是因为与王士的交手,施加在林修崖等人上的焦灼威压也小了许多,他们也拼命运转斗气,向着外缘奔去。

    随着爆裂声响起,仿佛从双剑中脱困而出的金、银二sè火焰,肆虐着将小山谷化为一片火海。

    “……”王士没有回话,只是架起无形火球,将自己全包裹其中。

    萧炎心头巨震,当金、银二sè火焰爆发的时候,他体内的青莲地心火居然也颤动起来,能这么给予异火刺激的也就只有异火而已了。

    什么时候异火这么不值钱了?今天居然一个一个地冒出来。

    药老心里也不平静,虽然他并不认识黑袍人的两种火焰,可是那种强度,并且从骨灵冷火表现的况来看,那两种火焰也是异火无疑了。一个人控制两种异火,就算是知晓焚决存在的药老也从未真实见识过,原本以为这要等到他的弟子萧炎完成的奇迹,没想到却出现在他眼前。

    “小炎子,先退下吧。”药老不愧是药老,当即压抑住心头的激动,开始冷静地劝诫萧炎道,“现在那两人交恶动手,正是离开的时候,以你现在的条件,你才是被狩猎的一方,你也听到了吧,不光你将主意打在他们上,那个王士也将目标打在你上。”

    “可是老师,现在在我面前有三种异火,要是错过,这……老师,您出手吧,以刚刚他们的表现,怕还不是老师您的对手吧?”即使不想借用药老的力量,可是他更不想错过三朵异火啊。

    可是最终药老也没有同意:“那两个人的况有点诡异,那个王士,我探测过去却发现他只不过是一名斗灵,连斗王都未达到,可是他驱使着陨落心炎却有着斗皇层次,实在不符合常理。”

    就像青莲地心火能将美杜莎女王折磨得生不如死,可是被萧炎吞噬之后,却只能让他在同等级的人中有着优势,却不是直接爆发起异火原本的强度,而是与萧炎的实力相契合。

    “老师你是说,那个王士藏拙了?”

    “不清楚,或许正好相反,可是这样一来,他的功法未免太过恐怖了……”药老有些忌惮地说道,“不,现在不是讨论他的时候,重点是那个黑袍人,实际已经发现了我。”

    “什么!居然发现老师,这怎么可能?”药老可以说是萧炎的倚仗所在,而且现在这张底牌都被发现,这如何不让萧炎不慌。

    “能收复两种异火的人,绝不能以常理度量之,不仅是他的实力,刚刚那个以焰气形成兵器的斗技,我就瞧不出一丝端倪,那两种异火,我也未曾听——不好,快离开这里!!”药老突然在脑内大声提醒道。

    说曹cāo,曹cāo就到,大概是就是这个况了,药老才刚刚说道焰气的事,从小山谷中就立即扩散开来,仿佛要遮蔽天rì一般,不断向远方延伸。

    “……”沉默了一会儿,萧炎咬了咬牙,听从药老的话,异火虽好,可是将自己也断送进去可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森林的一块仿佛巨大的云层所遮蔽,在其中投shè出相同大小的yīn影,可实际那却是由焰气所组成,虽然遮蔽了rì光,可笼罩区域却更为炙。无数草木都在高温下自燃起来。

    “杂碎,看本王不将你杀得片甲不留!!”大概是又被进一步地挑衅了,小山谷中传来了黑袍人的怒吼声。

    焰气流动,在其中形成一个个扭曲的漩涡,一把把闪烁着真实金属光芒的兵器从漩涡中慢慢透出,伴随着蠢蠢yù动的能量,一场暴虐的武器之“雨”就要落下。

    ……

    大地被黑与金红sè修饰着,化为绝望的炼狱。森林经过过那武器至于的洗礼之后,早已不复存在,动物、植物,无一不被异火燃尽,剩下的,被剥夺地干干净净的大地,也充满着一个个炽的岩浆坑洞。

    “切,逃走了吗。”在场唯一的残存下来的一颗大树之上,黑袍人不爽地说道。感受着从内院方向赶来的几股气息,黑袍人蹬了蹬脚下的树木,影便消失在了树木之上。

    当他再次浮现,却是在内院另一边的森林之中。

    “竟然敢妨碍本王,迟早有一天,要让他们付出代价。”恨恨的天边一眼,黑袍人脱去了罩在头上的兜帽,同时摘下了脸上的小丑面具。

    而在黑袍人右边的一颗树下,一条无形小蛇,也偷偷的钻入了地下。

重要声明:小说《斗破之我为苍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