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提醒

    淡淡的阳光窗户处倾洒而进。照耀在少女那修长纤细的姿上。宛如阳光之下的一朵摇曳生姿的青莲,清雅脱俗,却又惑天成。

    虽然这画面美得让人不忍心去打破,虽然叶岚夜对薰儿没有意思,可是却无可否认,现在的薰儿很美,美得如诗亦如画,毕竟也是客观事实,也没什么不可承认的。

    只是岚夜并没有多作欣赏的打算,而是直接开口说道:“薰儿,这是最后一份编改方案。”

    “啊,是岚夜啊,辛苦了。”薰儿微笑着接过岚夜递过来的卷轴,“这几天真是多亏了你呢,要不然磐门也不会如此快的凝聚起来。”

    即使不能完全信任叶岚夜,可他所做的一切却是真实的,薰儿也不能否认。

    “其实没有我,你和媚儿她们也能干得很好,我所做的只不过是锦上添花而已。”

    “岚夜未免也太过谦虚了吧。”薰儿倒是也有信心,就算没有岚夜,也能将磐门管理好,只是却是无法与岚夜的方案相比,虽然实际取得效绩并不会明显,可是岚夜方案漏洞要少上不少,薰儿原本以为万无一失地方法在比对岚夜的之后,就显得破绽百出了。当然,除去叶岚夜这样的少数妖孽,其他人根本无法找到其中的破绽。

    谈妥了管理事宜,两人之后又聊了一会儿,一般时候,两人也算是较为谈得开的朋友,相比其他男人对她抱有的非分之想,叶岚夜无疑要纯净得多。

    就算是薰儿,也不得不承认,就谈话内容而言,岚夜要比萧炎有趣得多,谁叫萧炎一天到晚都想着如何变强,虽然不能说不重视薰儿,可真实比较起来,萧炎更多地是让薰儿等他,而非抽出时间陪伴薰儿。

    嘛,当然也怪不得萧炎,谁叫他是斗破的主角,形势所迫,现在有云岚宗,后期还有魂、魂族,一个个恐怖的对手出现在面前,他不变强不行啊。而且薰儿也愿意等,外人也没什么可说的。

    “对了,有一件事,等萧炎修炼回来后,希望你提醒一下他。”谈话也快到尾声了,岚夜突然提到萧炎。

    “萧炎哥哥?”一提及萧炎,薰儿当即从原本娴适悠然地气氛中走了出来,神sè也重视了许多。

    “是关于陀舍古帝玉的事啦……”原著里,魂族那些睁眼瞎直到最后才得到古帝玉,原本叶岚夜也不太重视,可是现在“碎片”主人的事让岚夜紧张了许多,再考虑了自己穿越可能造成的蝴蝶效应,岚夜觉得自己还是稍微提醒一下。

    当叶岚夜提到陀舍古帝玉,薰儿的躯骤然一怔,清雅的俏脸之上,一抹惊愕缓缓浮现。

    “等等!先……”薰儿突然站起来,也顾不得细节,一把扯过岚夜的手,就要往楼上的房间走去,陀舍古帝玉的事,就算只有一个报,也有着巨大的价值,容不得薰儿不重视,而且还涉及到了萧炎,薰儿不得不谨慎起来。

    “放心,我已经在我们周围布下结界了,就算外界有人隐藏着,所见所闻也只是幻觉幻听。”岚夜又怎么会在这种地方大意呢,不仅施加结界,并且还是以天气施加的高级幻境结界,别说无法从眼辨别幻影了,就算触及到幻影,幻境也能回馈真实的触感,甚至所受的伤害也可以回馈到现实。如果这样,都能被窥视,那么叶岚夜也就只能认了。

    “是这样吗?我完全没有发现呢。”听岚夜这么一说,薰儿也稍微冷静了一点。

    “没发现不是正好吗,你能发现,那么也说明其他人也能发现。”岚夜有些好笑地说道,难道再次见到薰儿慌张的神,让他觉得意外的有趣呢,“如果你不相信结界的存在,你之后可以问问暗中保护你的凌老,问他监视到的是什么。”

    凌影即使能避过迦南学院的长老的感知进入内院,可是却丝毫瞒不过叶岚夜。

    “这样,啊!”薰儿看得岚夜如此自信,这才舒了口气,不过这时候她才发现她刚刚一直紧紧握着岚夜的手,淡淡的绯红窜上双颊,薰儿有些羞涩地松开了岚夜的手。而岚夜则依旧有趣地看着薰儿。

    稍微咳嗽了一下,理了理发丝,薰儿又以平静的声音问道:“刚刚你说了萧炎哥哥,又提到陀舍古帝玉,难道陀舍古帝玉现在在萧炎哥哥上。”

    “正是如此,萧家家族迁移时,长老所给他的,不过他只是将其作为探测他父亲生死况的玉佩,并未发现古玉真正的价值。”叶岚夜解释道,老实说,每次他看到萧炎上的古帝玉,他就替魂族、古族感到不值呢,魂族葬送了全族,古族搭上了公主。

    “原来如此,的确需要提醒一下萧炎哥哥呢。”陀舍古帝玉,不仅是魂族,就算是古族的人,也不能让他们发现,薰儿心中有着一丝庆幸地说道,“不过真是没有想到,你真的没有取走古帝玉呢。”

    “就算拿到了又有什么用?”岚夜无所谓地耸了耸肩,不是全部古帝玉,根本没有意义,看斗破的时候,岚夜一开始以为古帝玉还会有其他作用,结果到底也就那样了,他对古帝玉唯一的感想,就是不值。

    “也对呢,拿到也没用呢。”古族手里不也有块古帝玉吗,不过那么多年下来,却什么都没发现。

    “对我而言是没用,不过对薰儿你可不是这样哦,要不然你怎么遇见你的萧炎哥哥呢。”正事说完了,岚夜也略带调侃地开起玩笑来了。

    “这……”对这个,薰儿确实无法反驳,“都不知道你这个人到底是从哪里知道那么多东西的?”

    “看书知道的。”岚夜诚实地回答道。

    “信你才有鬼了。”

    真话未必有人会信,岚夜总不可能将穿越者的事说出来吧,没有解释什么,岚夜解除了两人周边的结界,那么高等的结界,虽然到现在还未感到劳累,可实际消耗却也相当巨大,岚夜也没奢侈到为了闲聊而一直维持它。

    ……

    萧炎在天焚炼气塔内,一修炼就是连续的好几天,每每在他觉得差不多的时候,却又想起夜心和岚夜那完全碾压般的实力,又选择留在了里边。萧炎是幸运的,如果他只是一个人的话,怕是因为那疯狂的修炼导致自灭,可现实中,他却有着药老的存在,见萧炎快要陷入魔障之中,最后严厉地呵斥他出来。

    药老对与这个徒弟哪里都很满意,只是萧炎对与实力的执念太过于可怕,这一次的事件也让他认识到了这一点。期间他也着劝解,只是萧炎并未听进去,也只有他最后装作生气的样子,才让他脱出塔内。

    在药老的帮助下,萧炎的疯狂很好地转化为了快速实力的提升,大致与原著这个时期稍高一点的实力。在此之前,萧炎的实力,是弱于原著时的实力的。内院选拔赛最终战时没有突破,火能猎捕赛中和磐门的事,他的压力和战斗都也少了不少,所以速度也相对而言慢了一点。

    不过相比萧炎,另一个人的进步更为巨大,那便是萧媚,在斗皇之前,叶岚夜都有着办法让人快速成长起来。萧媚没有成为大斗师,实际是岚夜和夜心故意压制的结果,加之火能猎捕赛中积累的实战经验,无论还是心,随时都处于可能突破的状态。等磐门的事大致定下来了,夜心便带着萧媚进入天焚炼气塔,并且直接进入第三层。第三层对萧媚而言还有点勉强,不过那样的压力,才能完全刺激她体内蕴含的力量,除去这些,也可以让她体会到“危机”为何物。反正有夜心在,实际并不会出现真正的意外。

    萧媚在其中入定后三个时辰之后,便顺利地突破到斗师,不过这还不算完,之后萧媚的晋级就如同脱缰的野马,以令人难以置信地速度上升着。夜心也配合着释放少量奇水散发在空气中,与塔内的火属xìng能量一起被萧媚吸收。

    第三层,虽然也说不上寂静,可与第一层和第二层相比,则明显冷清许多,这内院之中,能够有资格进入第三层的学员,还是只有少数部分。

    在修炼持续到第四天的下午时分,原本有些喧闹的第三层高级修炼室区域,忽然因为一群人的闯入,而变得安静了一些。

    这群不速之客的领头者,是一名着雪狐绒裙的女子,女子模样颇为秀美,瓜子脸,樱桃小嘴,如画柳眉,水灵大眼睛,这一切的集合,都是令得旁人有种赏心悦目的美感,因此,对于为何她边总是围绕着一群人,也不显得有多奇怪,毕竟这内院中,女孩子总是少数,漂亮的女孩子,更是被众人首抢的香馍馍。

    被犹如众星拱月般的簇拥在中心位置,这位雪狐绒裙女子虽然脸颊上带着甜美平静的微笑,可细心者,却依然是能够从其眼中瞧出一抹自得与虚荣。一直守在修炼室外的夜心并未睁眼,可是却将女子看个通透。

    女子带着一群人径直穿过高级区域,旋即在最后的一片区域中停下了脚步。几乎没有人注意到修炼室已经被占用的事实,她们停下来的原因只有一个,因为夜心正守在了她们的目的地的修炼室之前。

    “抱歉,这间修炼室已经有人了。”虽然远远地就感知到对方的目的地是这边,直到现在,夜心才睁开令天地为之失sè的双瞳,清冷的话语因为绝妙的声线化为极致享受的旋律。

重要声明:小说《斗破之我为苍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