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差距

    



    一道光流的残光还未消失,塔镰便有开始留下新的光痕,一般学生看过去,就好似由多个塔镰分别从不同方位同时攻击一般,交织着,化为光之囚笼。而那几个最优秀的学生,却也只能看出那是由速度构成的光景,要是自己去面对,即使能捕捉到他的攻击,体绝对更不上他的速度。

    广场中心位置已经被塔镰的血光占据了,再是其外围,则是一个个小型坑洞,那是塔镰在偏折时候踏出来的。也只有那个时候,才能面前看到从光中褪出的塔镰姿,不过下一瞬间,他便借着反作用力再次遁入光中。

    现在塔镰的速度已经完全超越了大斗师的层次,就算放在斗灵之中,也算极快,原本还能勉强捕捉到轨迹的萧炎几人,此时也却无法看清场中真实的战况。不过既然塔镰的攻击没有停下来,那么也就代表叶心还未被打倒。

    “好强。”看着场中的战斗,萧炎不感慨道。如果他遇上的是场中的任何一人的话,那么别说是杀鸡儆猴,要战成平局都有点困难。不使用紫云翼,那么,萧炎即使有着佛怒火莲这样的底牌,在场中两人那恐怖的速度之下,也根本没有施展的机会。

    “这是自然,那两人留到这一届参与,本来就是件错误,可以说是规格外的存在。”若琳导师笑吟吟地说道。

    “就是不知道这两人谁会是胜者呢?”萧玉望着看不清战斗的比赛,不问道。

    “我想应该是塔镰吧。”凭借着炼药师强大的灵魂感知,萧炎能感受到叶心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量都比塔镰要弱了一个层次,能避开也是因为叶心所需要移动的距离比较小罢了。

    “这一次,我怕是要与萧炎哥哥不一样了呢,我觉得叶心能赢。”薰儿难得地说出了与萧炎相左的意见。

    在同一个学院,偶尔也会有切磋的机会,她也与叶心交过手,虽说完全谈不上全力以赴,可薰儿也大致了解了她的战斗风格,叶心总是站在不公平的位置,将各种不利的条件加之自己上。与薰儿切磋的几次,叶心会将自己的等级压制得比薰儿低两三个星级,薰儿也曾观察过她与其他人的战斗,她压制得更为厉害,而且不会动用较高明的斗技。

    薰儿无法判断叶心真正的上限在哪里,至少不会比真实的自己弱,甚至要更强,作为叶岚夜名义上的姐姐,薰儿无法将其等闲视之。

    “可恶,还不够吗?”塔镰也在不断加速中,也逐渐近了自能够承受的上限,而叶心却依旧是那副飘然若神的状态,也看不出她脸上有任何疲态。

    “赌一把吧!”塔镰一咬牙,斗气源源不绝地往双脚和手中的大镰刀送去,不再是渐渐提升,而是尽全力换来速度的暴涨,以绝对的速度来破除对方的闪避。

    “轰!!!”

    巨大的轰鸣声在广场中爆发,这一次塔镰脚下的土地完全炸裂开来,已经不是小坑了,反向延伸的那部分广场完全崩坏。这一次塔镰没有先挥出光流,广场中心的光华还未散去,障眼法已经没有意义,无可企及的速度才是现在的关键。

    与空气的摩擦声折磨着众人的耳朵,同时广场另一端又是一声巨响,宛若撼天雷霆,另一边的广场也完全的毁去。当然对大部分学生而言,两声爆炸声与摩擦声都是同一时刻发出的,要不是裁判席上的长老见势不妙,当即隔绝了大部分声响,否则光凭这声音变可以让大部分学生重伤。

    “这速度,已经超越了斗灵的极限了吧!”萧炎震撼的说道,萧炎可以肯定被那种速度加持着,就算是普通的撞击,也绝对可以让他重伤。

    “不过也不是没有代价的呢。”薰儿点了点头,那种速度,如果她不拿出隐藏实力,同样很悬。只是那种速度并不是没有代价的,薰儿算是明白了塔镰召出斗气铠甲的理由了,不是为了防御对方的攻击,而是为了保障自己,可就算斗气铠甲,也在刚刚那一击下完全崩溃了。

    忽然一股强风从广场中心吹起,当即将笼罩广场的灰尘送入了天空,再向外延伸。同时广场中心,那牵动万千人心的神女也再次出现在众人面前,始终不被灰尘沾染,犹如高洁的莲花出淤泥而不染。

    “还是被闪开了吗?”一名长老有点惋惜地叹道。

    “这可难说呢。”副院长含笑说道。

    仿佛印证副院长所说,灰尘中的塔镰也再次出现在众人眼帘,相比不惹一丝尘埃的叶心,他的样子就凄惨得多,斗气铠甲崩溃之后,塔镰上的红衣也被空气撕成一条一条的,上也多了道道伤口,加之灰尘沾染,让其略显恐怖。

    不过更让人在意的是,塔镰手中的镰刀,其刀刃部分已经完全被某种恐怖的能量包裹,已经看不见那金属的寒芒。

    “这才是真正的结束!接下我最后一击吧,叶心!!!”

    奋臂一挥之下,一道巨大的黑红sè月牙刀芒骤然从刀刃上脱离爆发了出去!

    “幽怜月!!”

    仿若一道高高涌起的巨大天堑,顿时气势无比凶猛地朝着叶心碾压而去。看着将一切都化为飞灰的月牙,叶心也微微动容!

    “这……如果是自己得用焰分噬浪尺亦或者真正的佛怒火莲才能抵消吧。”萧炎估摸着那月牙的威力,不苦涩起来,他到底还是小看了迦南学院。

    地阶斗技的威力在那月牙之上,不过配合着先前的血影遁击,却是没有施展的机会。

    “咦?”萧炎突然眼睛一凝,目光猛然集中在那令天地为之失sè的女子上。

    “不会吧!!!”萧玉惊骇地叫了出来,若琳导师一样的表,就连薰儿失去了一往的淡然。

    只见,叶心缓缓地伸出那白皙的手中,正对着那碾压而来的月牙,她居然要正面接下来!!

    原本还以为叶心会避开,亦或者施展差不多斗技想抵消,却不想居然会以这样的形式接下来,这未免太过于狂妄!!

    不过,让众人跌破眼镜的是,疾驰的月牙在遇上那纤细的手掌之时便骇然停止,无法寸进。同时,叶心后的广场在一次被摧残,大地又被狠狠的刮去了一层。同时随着两者交锋,整个广场都被狂风洗礼着,虽然叶心无惧这样的冲击,不过却压得她上的衣裙更贴紧她的躯,勾勒出那无限美好的曲线。

    黑月似乎非常不甘地暴动着,可是任由它如何暴动,被叶心抓住地那部分却依旧静止再那边。

    “看样子,无法再提升力量了呢。”叶心感受着黑月中慢慢褪去的力量,也失去了继续较量的兴趣,随手上挥,黑月牙便随之冲上了天空。

    这样的结果带给了现场死一般的寂静,几乎所有人都无法相信自己刚刚所见的一切。

    寂静过后,周围的学生,都是不由自主的咽了一口唾沫,眼神中充满敬畏。

    “我认输。”虽然声音不大,可在此刻寂静的场中却显得格外清晰,塔镰举起手,虚弱地说出来认输的话语,不过他脸上却带着意外满足的表,毫无辩解余地地输了,不过能被赐予这样堂堂正正的失败,也算是叶心对她的一种肯定吧,否则以叶心的速度,绝对可以避开自己的月牙。

    不过话说回来,还真是畅快的一场战斗呢。

    做完最后一件事,塔镰也无力地倒了下去,躺在了地面上,被破坏成这个样子的地面,自然有着不少碎石,躺起了咯得慌,不过他已经没有抱怨地余力了,即使自没有收到攻击,可是那种强度的攻击和那速度都足以让他体虚脱。

    “胜者,叶心!”裁判带着明显的激动宣布了这场比试的胜者,一瞬间便将现场完全引爆起来。所有人都开始烈议论刚刚的战斗,工作人员差点都忘记了倒下的塔镰了。

    叶心则依旧无悲无喜的样子,玉足轻点地面,飘然而去,既然她的比赛完了,她也没有继续留在这里的打算,一旦成为了焦点,就算是她也无法在光明正大的环境下隐去存在感。

    “还真是豪不拖泥带水呢。”望着叶心消失的方向,萧炎苦笑道。

    “那是自然,人家可是冰之女王呢。”萧玉浅笑着说道。

    “的确够冰的,都没见到那人露出过一次笑容。不过女王吗?此等实力,的确可以君临这学院了吧。”虽然有点不甘心,萧炎还是得承认,自己比不上叶心。

    “叶心的确可以君临整个外院,原本以为塔镰可以与她一较高下,现在看来还是有很大的差距呢。”若琳导师缓缓地说道,“叶心就是进入内院中,怕也是极其优秀的那一批,不过就是不知道能否位于巅峰呢?”

    “内院与外院真的差那么多?”萧炎背靠着椅子,十指交叉在前,抬头问道。

    “嗯,毫不客气的说,迦南学院的外院,仅仅只是一个考验新生的地方,迦南学院的真正核心还是在内院之中。”若琳导师点了点头说道。

    

重要声明:小说《斗破之我为苍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