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叶心

    



    萧炎看着看台上学生的转变,微微有点失望,原本他是想要借这一次的胜利,向所有人证明一件事,那便是,薰儿嘴中那念叨不忘的萧炎哥哥,有着站在她面前抵挡任何风暴的实力。他要让人知道,她的眼光,不会让任何失望。

    虽然一开始萧炎的确取得了他想要的结果,却没想到随着裁判报出下一组人员,他刚刚给予所有人的震撼居然隐隐有被盖过的趋势,甚至连薰儿也微微变sè,同时他也对下一场比赛产生了兴趣,还未开始,便已经如此受人关注,想必出场的怕是了不得的人物吧。

    不过他首先需要做的是,便是离开广场,这么站下去怕是会被当做自恋狂吧。脚尖轻点地面,萧炎体径直闪掠下了比赛台,最后腾上那黄阶二班所在的场所。

    大概是因为分出了一丝心神在比赛上,薰儿没有像原著那么大胆直接扑入萧炎的怀中,不过眉宇间透露的幸福与甜蜜还是让现场无数男子心碎,光是看到薰儿那副神态,许多人都知道,他们是无法从萧炎边夺走薰儿的。

    “让你久等了呢,薰儿。”萧炎略有些歉意的柔声道。

    “只要萧炎哥哥能来,我就足够了。”薰儿摇了摇头,她只要萧炎能像现在这么注视着她,她的等待就有意义。

    “这一次,我们会有很长时间在一起了。”萧炎正是正视着薰儿清澈的双瞳,彼此将对方的映照在自己的世界之中。

    可惜这里并不是适合二人世界的场合,就算他们边的若琳和萧玉很懂气氛地没有打扰他们,这里还有其他人。

    “看!塔镰出场了!”

    “真的啊,塔镰学长分明去年就可以进入内院的,却留到现在,真是痴心啊!!要是有人这么对我,那我一定……”

    “好了,别犯花痴了,为冰之女王痴心的人多了去了,只不过是等上一年,又有什么了不起的……”

    随着一名红衣男子的上场,现场的气氛再一次高涨。上场的男xing说不上俊美,一头短发也乱糟糟的样子,可是那透着坚毅的脸庞,以及浑上下散发的狂野,对女生更有着男子汉这般的特殊吸引力。

    萧炎有点理解自己风头被抢的原因了,因为那个塔镰的实力居然到达了高阶大斗师的实力,而且这还只是他表面气势表现出的实力,想必他的真实实力还要再高一点,或许已经到达了斗灵之境也说不准。不过从其他人的讨论中,萧炎也知晓了塔镰是为了一个女人而放弃了去年的比赛,有着这样的实力倒也不奇怪。

    “不过,居然等上了一年吗?希望他喜欢的女生这一次能入选吧。”对于这样痴的男子,萧炎还是有好感的。

    听到萧炎的话,一旁的薰儿几人则露出了怪异的表

    “怎么了?”萧炎看着众女的表,不疑惑地问道。

    “萧炎哥哥,你不知道,要与塔镰学长对战的那人便是他心仪的女子吗?”薰儿笑着说道。

    “这……”萧炎露出尴尬的表,他才刚刚到迦南学院,这些事自然不清楚,从其他学生中听到的只言片语,还不足以了解全部事实。

    “这样啊,真是造化弄人呢,居然会是这样的局面呢,这个塔镰终究不能两全呢。”萧炎朝着场中的塔镰投去了同地目光,无论是输是赢,他都得不到想要的结果。

    “小家伙,你看似搞错了一些事呢。”若琳导师温婉的声音插了进来,“塔镰是不会放水,相反,为了抱得美人归,他绝对会全力以赴。”

    “该不会那个叶心说过只有打败她的人才有可能与她交往之类的吧?不过这也说不通啊,那个叶心真的有那么强的话,塔镰也不会等她一年吧?”

    “还真让你说对了,叶心的确这么说过,而且她也有着与塔镰相当的实力,去年的时候,她并不是因为实力不够,而是自己放弃了比赛,就跟某人差不多呢。”说着若琳又调侃地看了一眼薰儿,察觉到眼神中包含的深意,薰儿淡雅如莲的俏脸上飞上一抹醉人绯红。

    “顺带一提,叶心提出可以与她交往的要求也可以变更为只要打败一个男人哦,就是因为那个男人,叶心放弃了那次比赛。”萧玉此时也插了进来,似乎想进一步搅乱萧炎的思维。

    “三角恋!?”

    “不是,那个男……”萧玉说道一半突然停了下来。

    不过萧炎也知道了萧玉停下来的原因,因为现场的大部分男生都欢呼起来了,他们议论的正主登场了,同时萧炎也将目光投向了广场上的女子。

    飘然莅临红尘俗世的仙姿,如同映照在微微漾寒潭中的明月,即使近在眼前,却比真实的明月更难触及,就算克服了那令人绝望的距离,捞到也不过是虚幻的光华。

    见到她的一瞬间,萧炎瞬间便明白了塔镰为之痴狂的理由了,如此佳人的确有着让人心醉的魅力。

    不过这让萧炎也有些疑惑,从叶心飘入广场的方向,原本她所在的地方,明显是一处较为偏僻的地方,可是有如此美人,在哪里都是所有人的焦点,也不是像他一样刚刚到达,因为药老在萧炎心中也发出了疑惑声,虽然那时候没有特别关注叶心,因为不知道她的存在,不过药老要搞清楚这里是否有人进出实在不在话下,药老可以肯定在从萧炎到场之后,叶心便在那里。不过那时候的她分明如同一个没有任何特点普通人在那边,丝毫没有存在感。

    “你来了。”充满野xing的塔镰眼中却是无限的柔,虽然这温柔中依旧透着狂

    不过叶心明显没有理会塔镰,只是静待着裁判宣布比赛的开始。

    “你还是这个样子呢。”塔镰没有在意,依旧温柔地说道,“不过这一次,我赢定了,你知道这一年来,我经过了多么艰苦的修炼吗?我……”

    “这又何如?”叶心淡淡地反问道。

    “你的努力,你的真心,甚至你的牺牲,都不过是你自己的一厢愿,我承认你所做的一切,但我对此不会高兴,不会感动,更不会倾心。”虽然有些残酷,但叶心还是将话说清楚了。

    相比白山这些人,塔镰的倾慕的确更为纯粹,可是那又如何,在的问题上,付出和回报并不存在等式。虽然也有会被别人的真心打动的人,可是叶心却不属于这类人,就像薰儿,她被别人这么追求也不会喜欢上萧炎之外的男人。只不过与薰儿不同的是,叶心的心还未被某人占据,可是那又如何,难道她就需要勉强自己去凑合一个自己的人?

    “……”沉默了一会儿,塔镰再次开口道,“至少,我赢了,我便可以待在你的边,以那个的份自居。”

    “如果你办得到的话。”叶心无所谓地说道,当初她提出交往条件,并不是因为她有多看中实力,而是她自信这个学院的学生中没有人赢得了她,叶岚夜除外。

    “你等下就知道我办不办得到了。”塔镰从背后拿出自己的血sè镰刀,双眼认真地看着叶心。

    终于,随着裁判的点头,两人的战斗开始了。

    塔镰先是凝聚出了斗气铠甲,同时大斗师巅峰的气势毫无保留地释放出来,不让较近看台处的学生心口一闷。裁判席上的老者,苦笑着挥了挥手,将这部分气势挡了下来,那些学生才好受一点。

    叶心也凝聚出自的斗气铠甲,不过与其说是铠甲,不如说是霓裳羽衣,只是那其强度以及叶心此刻上气势确是大斗师无误。

    塔镰的巨大镰刀挥出一片殷红的光流,直shè叶心而去。这一击只不过障眼法,塔镰整个人好似遁入了红光之中,就连看台上的观众也只是看到红光,而失去了塔镰的踪迹。

    也唯有薰儿、萧炎这等实力不错的能勉强看到一丝影像,当然这也是因为他们并不是塔镰的目标,塔镰也没必要浪费斗气对观众也特意以红光遮蔽。

    叶心莲步轻移,飘忽若神,看似不快,却一瞬间移出了近三米,巧合走出光流的范围之外。可就在光流要与她擦而过之时,一把镰刀从骇然冒出,直取叶心,镰刀上缠绕着氤氲雾气,虽然将锋芒隐去,毕竟他也不想割伤叶心美丽的肌肤,可是其中所蕴含的力量却极其强盛,遇上一般学生也是秒杀的一击。

    叶心依旧从容不破,以脚为支点,躯再向旁一倒,轻易地比避开了这一击,之后又如同不倒翁般转了回来,虽说叶心表现得比不倒翁优雅万倍。

    光流散去,塔镰再次展现出姿,不过他没等叶心转过子,他先是反手一镰,虽然他也是背对着叶心,不过再次喷涌而出的光流却准确地朝着呼啸而去,然后反又一次遁入光流。

    “哦~塔镰居然已经可以连续使用血影遁击了吗?看样子,这一年的确他的确有了长足的进步呢。”外院的副院长赞叹道。

    血影遁击本就是强力的招数,一开始挥出的殷红光流,也不知是单纯的遮蔽对手视野,其本也可作为不弱的攻击,并且在光流中的塔镰,他的速度也被加持,一般人只是看到红光一闪,再加上隐藏在光流中的真正一击,无论速度、力量还有诡异程度,都可与玄阶高级斗技相较。

    现在塔镰竟然将血影遁击给连了起来,犹如光折shè一般,让攻击更有了法的特xing。

    

重要声明:小说《斗破之我为苍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