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道别

    



    “云棱老狗,滚出来受死!”

    一道蕴含着难以掩饰杀意的冰冷喝声,犹如怒雷一般,自天空降临而下,旋即飞快的传遍了整座云岚山。

    虽然由于夜然和云韵的原因,云梭并未像原著里那样被萧炎打脸而怀恨在心,好吧,事实上,以云梭的小肚鸡肠还是怨恨着萧炎的,只是程度低了不少,并不能让云梭千里迢迢去找萧炎老爹,也就是萧战的麻烦。但云梭怨恨与否都与魂无关,魂依旧坚持原著的抓萧战、找古玉的方针不变。

    夜然虽然不清楚魂是什么时候与云岚宗勾搭上的,不过可以确定现在已经勾搭上了,原著里提过云山突破至斗宗就有魂的帮助,更为重要的是,夜然早已发现过魂的踪迹,不过现在不在这里呢。

    所以该来的始终还是来了,萧炎到底还是来了,同时还将上次胜负的不甘全部点燃,直接往云岚宗投下了一颗真正的佛怒火莲,相比原著,萧炎少了美杜莎女王这个帮手,对面还多了个快接近斗宗的云韵,可是他凭借着火莲的震撼,以及药老附体下,实力的突然xing增长,成功地避开了云韵,击杀了云梭老狗,并成功将云山老狗给吵了出来。

    就算有着药老附的萧炎,面对一众云岚宗强者,也逐渐不支起来,虽然萧炎这边,也来了个海波东,可他完全不是云韵的对手。幸好,千钧一发之际,与云山一样延迟出场的凌老也在这一回登场了,一下子便又将局势扳平。

    “风之极,陨杀!”

    “焰分噬浪尺!”

    白sè能量线条和弯月刃轰然撞击在了一起,霎那间,雷鸣般的巨响,在蔚蓝的天空上炸响而起,恐怖地能量冲击波,自碰撞处暴涌而出。

    一群围观的强者们又对着这一次对轰指指点点,纷纷发表自己的评论,或表示惊讶震撼,或专业分析战局,或思索前因后果,或感叹斗宗的恐怖如斯。隐藏在暗处的夜然,相比天空上的战斗,更多的是听这群人的扯淡,他还是觉得这比较有趣。

    天空上,“萧炎”缓缓抬头,目光四转了一圈,对着云山大笑道:“我先前便是说过,我若是要离开,你云岚宗,还无人能阻我。”

    杀完人,放过火,萧炎也算是暂时心满意足了,是时候跑路了,当然临跑前,还不忘这么嘲讽一句。

    “猖狂,你真当我云岚宗屹立加玛帝国这么多年,是靠虚名不成?”云山嘴角微扯,袖袍猛然挥动,几道白芒自袖间暴shè而出,这些白芒散布在天空四处,半晌后,白芒大盛,无数白丝蔓延而出,仅仅是眨眼时间,这些白丝便是密布了天空,最后形成一张若隐若现的天罗地网,将整个天空,都是遮蔽了下来。

    “云岚宗众长老听令,结云烟覆ri阵!”

    一声厉喝,广场之上,将近二十道影应闪掠,旋即光亮大盛,一道道白sè雾气,自这些长老体内涌盛而出,在天空上汇聚成一片云海,而云海zhong yāng正是云山。

    这结云烟覆ri阵确有不凡之处,药老使用异火居然不能立即突破,还被云山趁机shè了一箭,被药老施以全力才挡了下来。

    经过这一次,药老也不硬抗云山的攻击,而是趁机近,再换上萧炎施展佛怒火莲。不知是不是刚刚取得了一点优势,云山居然智商捉鸡,让药老一个简单的障眼法就轻易近,然后顺利被萧炎赏了一朵火莲。

    “嘭!”

    云山体急速的下降着,脸sè略有些苍白,这般近距离的爆炸,几乎是让得他全盘接收了火莲的冲击破,所以即使是有着云盾保护,可他却依然被震得脱离了云海。

    “老家伙,你既然都下了追杀令,那我就先杀掉你吧!”萧炎迅速接近了坠落中的云山,双掌重重对着云山膛轰出。

    然而就在萧炎即将得手时,云韵的长剑插入两者之间,萧炎的双掌当即迸发出森然白活,正面与长剑相较。只是让萧炎意外的是,云韵挡住了他的这一击,要知道他现在可是有斗宗之力,并且是为了击杀另一个斗宗所释放的一击,可没想到还是被云韵接下了。

    “别碍事!!”萧炎cāo纵着异火变化的长鞭,狠狠朝着云韵挥去。

    “我不会眼睁睁地看着你杀了我的老师!”云韵也挥舞着泛着蓝光的长剑正面对着火焰长鞭冲去。

    只是萧炎并没有多少时间与云韵过招,他使用的火焰长鞭并不是为了击败她,而是为了缠住她,所以火鞭主动避开了云韵的长剑,然后快速绕过一个完美的弧度,再次回来,火焰在围成火圈的时候,还不断垂直分化,最终化为有如经纬线构成圆形囚笼。

    出于对异火的信心,萧炎在火笼成型之后,当即舍了云韵,再次朝着云山冲去。

    “小心!”就在萧炎转霎那,药老猛然在他体内出声提醒道。

    萧炎急忙扭动脑袋,森然白火在他瞳孔中放大,居然是药老的骨灵冷火!

    不过萧炎并没有余裕去想为什么了,骨灵冷火从双手爆涌出,与那噬主的火焰相交。

    巨力从手臂传来,萧炎不得不后退,卸下那股力量,同样的火焰,以他的劣势作为交锋的结果。

    “又是那股风!”经过实际交锋,萧炎,亦或者药老算是搞清楚了到底怎么回事了。

    云韵所做的事非常简单,那便是以风控火,风一般无法轻易吹灭火焰,但可以较为容易地影响火焰流向。

    异火自然不是一般的风可以吹动的,可是云韵这边也不是一般的风。仔细观察云韵放出的火焰,那么便可以发现那森白火焰外围还有着一层淡淡的蓝sè,其正体正是天离风,夜然都给了纳兰嫣然了,自然没有理由不给云韵。

    云韵以天离风包裹着火焰,加之药老为了收拾云山,并未将心思放在那些火焰的控制上,那些火焰便被云韵轻易地夺了过来。风助火势,风与火两相结合,这才在刚刚的交锋中取得了优势。

    骨灵冷火无法给予萧炎太大的伤害,可是火中包含着风劲却无法抵消的。

    “结束了,萧炎!”由于云韵争取的时间,云山总算恢复过来。

    被云雾能量所包裹的双掌推出,化为白sè的流光在萧炎那紧缩的瞳孔中不断放大。这一次萧炎没能躲过去,白sè流光打在了萧炎的后背,一口鲜血忍不住的喷出。只是他知道这时候停下,反借着那股力道,体暴shè而退,大阵已破,萧炎这一次轻松地离开了。

    “老师,你……”云韵停了下来,脸sè复杂地看着下方的云山,刚刚那一击,她也在被波及的范围内。

    没有注意到云韵脸sè的变化,脸sè铁青的望着萧炎消失之地,云山手掌一挥,冷喝声,响彻全宗。

    “云岚宗众位执事,长老听令,带队立刻进入深山,给我把萧炎找寻出来,他体内有我所留下的特殊标志,绝对逃不了!”

    ……

    花枝在微风中摇曳着,摇出一缕幽香,摇出一片恬静与温馨。月光透过枝叶,洒下斑斑驳驳的影子。

    夜然静静地躺在了一颗巨树的枝杈上,享受着这疏梅筛月影的绝美意境。

    “有什么事,就直说吧。”夜然缓缓地睁开眼睛,不过姿势未变地说道。

    不知何时,一名恬静淡雅,却不失雍容高贵的美丽女子出现在夜然边,与他一起坐在了树枝上。

    “你要走了?”夜然睁开了眼,而云韵却闭上了眼睛,微风吹拂着青丝,淘气得拂过夜然的脸颊。

    “我表现的有这么明显吗?”夜然摸了摸自己的脸颊,考虑着说道,“我应该不是那种把感写在脸上的人吧。”

    “不是呢,不过我总有这种感觉呢。”听夜然这般委婉地承认,云韵话语中多了一丝萧条。

    “嗯~这样啊,我们这算不算是心有灵犀呢。”夜然没有将手放下,顺势将云韵的发丝温柔着抓住,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

    “不能留下来吗?”云韵幽幽地问道,即使告诉自己不能这么任xing,可是心中那弥漫的淡淡忧伤都在告诉自己,自己不想离开他。

    “不肯跟我走吗?”夜然以与之相对问题回答了云韵。

    “这么霸道,可与你以往温柔不相符呢。”云韵努力以轻松的话语说道。

    “我要是霸道,早就将你从云岚宗内强行掳走了。”鼻子嗅着发香,夜然一脸陶醉地说道。

    “……”

    “并不是迫你做出选择哦,只是云岚宗已经不再是你以往所想的那个云岚宗了。”事实上,夜然清楚,这只是自欺欺人罢了。就算云岚宗与魂不扯上关系,夜然也不愿意云韵成为一宗之主。

    背负着长辈的期望,承担着师门的责任,回应着弟子的憧憬,在夜然看来,云岚宗的一切那不过是云韵的枷锁罢了。并且云韵可不是萧炎那种甩手大掌柜,什么磐门、炎盟,只在危机时刻救场,炼药、打架就好了,她所需考虑的东西要多得多。

    或许作为当事人的云韵并不这么认为,只是那是云韵,并不是夜然,一个劲地顺应对方并不是真正的喜欢。

    “你,似乎知道很多事呢。”

    “或许吧,不过都是些非常老又小白的事呢。”夜然轻笑着松开了发丝,不过双臂则环住了云韵的柳腰。

    “我啊,很喜欢云岚宗,所以我要拯救云岚宗。”

    笨蛋,连问题出在哪里都还不知道……不过不是单纯的保护,而是拯救吗,总算可以稍微安心一点了呢。

    听着云韵轻柔话语中蕴含的决意,夜然不摇了摇头,发出苦笑:“我知道,所以,我才是讨厌云岚宗啊。”

    

重要声明:小说《斗破之我为苍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