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暗处的人

    “小…小兄弟,好,好了么?”拳头死死的捏着,条条青筋在手臂上耸动着,宛如小蛇一般,纳兰桀声音有些嘶哑与颤抖。原本想要忍耐到最后,可是那深入骨髓的痛楚却在不断磨去他的意志,纳兰桀至少想要知道个大概时间,也好有个盼头。

    “啊!”夜然被纳兰桀这么一问,才回过神来,玩得太过顺手一时间忘了驱毒了,准确地说,烙毒其实早已被他控制起来,只是还未将其除去罢了。

    “先别急,已经到收尾阶段了。”夜然冷淡地说道,立即掩盖了原先的回神状态。

    夜然装模作样地在前结了个印,那些进入纳兰桀骨骼内的火丝一根根冒出,随着火丝的抽离,原本乌黑的骨骼居然慢慢恢复正常之sè。夜然并未将火丝立即调出体内,而是让其从外边包围缠绕着恢复的骨骼,虽然从眼感觉不出来,实际上里边已经有了小孔,现在夜然正试图让其完全的回复。

    “好了,别动,我要收回火焰了。”夜然手指看似朝着虚空一扯,原本火星滴在纳兰桀上的位置,那几个红肿小包中,道道火丝从中探出,如果认真观察就可以发现,火丝中带着一丝更细的黑sè。夜然随手一招,火丝便飞回了自己的手中。

    随着一切的完成,纳兰桀顿时一阵轻松,他可以感觉到常年侵蚀自己体的毒素一扫而空,虽然还隐隐作痛,那种痛已经与烙毒无关了。

    “呵呵,没想到小兄弟小小年纪,竟然便是拥有这般本事,真不知道是哪位隐世高人才能培养而出这种优秀的弟子……”纳兰桀急忙点了点头,声音嘶哑的笑道:“这是控火手段着实让人惊叹。”

    “让老爷子见笑了。”将火焰收回了体内,夜然略作谦虚地说道,“先别说话了,现在你的子还虚着呢,好好休息一下吧。”

    望着似乎完成了驱毒的夜然,纳兰肃急忙上前两步问道:“夜先生,如何了。”

    “算是不辱使命吧。”

    “多谢夜先生,将老爷子医治好的大恩,我们纳兰家族没齿难忘,以后如果有什么用得着纳兰家族的地方,夜先生尽管开口!”望着纳兰桀脱去死sè,从新绽放出神采的苍老脸庞,那压在纳兰肃心头的重石,终于是落了下去。

    “那我以后可就仰仗纳兰家了。”夜然也随意地应付着,瞟了一眼外面的天sè,他又说道,“时间也不早了,既然老爷子已经没有大碍了,今天我便先告辞了。”

    “夜先生,听闻你才刚到dì dū,不如便住在纳兰家吧?”闻言,纳兰肃连忙的笑道,“我们也好报答夜先生的大恩啊。”

    “不用了,我有自己的事。”摇了摇头,夜然拒绝了邀请,住在纳兰家对夜然没差,可是他并不喜欢这样的,见识了自己的手段,怕是会特意交好自己吧,就算真的是纯粹的报恩,夜然同样不喜欢。同时夜然抬腿便是对着门外行去。

    “呃……既然这样,丫头,你送送夜先生吧。”纳兰桀有些无奈的道。

    “嗯。”微微点了点头,纳兰嫣然缓缓跟了上去。

    ……

    缓步走在那碎石铺就而成的小道之上,纳兰嫣然偶尔目光瞥向前方的青年,俏脸虽然平静,不过心中实在是有些错愕,她却是没有想到这个看不起的人还有此等手段,就连丹王古河都束手无策的烙毒都可以驱除,并且还不是以现有的丹药或者器物完成的。

    “夜然,你那股火焰是异火吗?”或许是忍受不住沉闷的气氛,纳兰嫣然率先开口轻声询问道。

    “不是。”夜然干脆地回答了,反正是实话。

    纳然嫣然却是没有想到夜然会如此冷淡,与她每次去见她老师时所见的完全是两个样子。

    “可是我听古河大师说得用异火才能驱除爷爷的烙毒。”

    “古河?他说你是男的,那你就是男的了吗?他的话代表不了什么。”夜然懒声低讽道,显然并不将古河放在眼里。

    “丹王的话,在加码帝国都是很有分量的!”毕竟是对自己多加照顾的亲切长辈,纳然嫣然听夜然那么说,语气中带着一丝不满。

    “加码帝国对斗气大陆而言实在是太渺小了,别说古河了,就算是整个云岚宗也只是真正强者眼中的蝼蚁,纳兰小姐如果不能放宽视野的话,那么你的极限便只限于此了,迟早会被人超越的。”

    “呵呵,是么。”纳然嫣然并未将夜然的话听进去,夜然话中的道理她也懂,她本或许也有着超越的信念,可是骄傲的她早已被云岚宗的狭隘限制了视野,如果不真正地败北一次,她也无法认识到自的弱小。无法认识自的弱小的人,是无法真正的强大的。

    “到了,纳兰小姐还是不用送了,在下自会回去,告辞。”行出大门,夜然偏头对着那柳眉微蹙的纳兰嫣然拱了拱手,不等她回话,然后便是自顾自的出了大门,行进人来人往的路道之中。

    ……

    坐落在加玛帝国以及附近两大帝国地边境夹角之处。声名远震地古老学院。静静地矗立在此处。散着沧桑与古朴。

    在古老学院地一处偏僻山峰之上,悬崖之旁,着淡青衣裙地少女优雅而立,迎面而来地轻风将那垂及地三千青丝吹得缓缓飘舞。裙角飞掠间,隐隐透出少女那完美地轮廓曲线。

    “出来吧”

    随着少女地音落,一道绿sè地影子忽然诡异地从其后地一处大树中分离了出来,恭敬地望着那背对着他地少女,单膝跪地恭声道:“小姐。”

    少女缓缓转,露出一张jīng致绝伦地如玉侧脸,赫然是那进入迦南学院的薰儿。

    “小姐。萧炎少爷。到加玛dì dū了!”

    半晌后,薰儿jīng致淡雅地脸蛋上浮现许些柔和微笑,轻声道:“一年多了。萧炎哥哥终于走到那里了啊……”

    绿sè人影明智地保持了沉默,待得半晌后薰儿从回忆中回来,他方才缓缓地将这一段时间萧炎的一些大致经历说了出来。

    “蛇灵者绿蛮、八翼黑蛇皇、冰皇海东波加上那神秘强者灵魂加的萧炎哥哥,都不是‘叶岚夜’的对手吗?”柳眉轻皱,薰儿平淡地说道,没有波澜的语气中暗藏着许些冷意。

    “是的,萧炎少爷最后施展了一种可怕的斗技,却也未伤他分毫。”绿sè人影恭声道。

    “我是让他去保护萧炎哥哥,倒是没想到他居然……”薰儿修长如玉地纤手轻飘飘地夹住那从头顶上落下地一片树叶,冷冷地说道。

    “小姐,别冲动,叶岚夜实力不明,如果现在与他撕破脸的话,怕是在这里的人员全部都不是他的对手。”绿sè人影慌忙道,“而且凌师认为叶岚夜这么做,反而是为了帮助萧炎少爷,那次战斗,那个叶岚夜似乎在特意引导着萧炎少爷那个恐怖的斗技,事后,他也送萧炎少爷了特别的丹药,反而让萧炎少爷更进一步。”

    闻言,薰儿沉默了一会儿,她比谁都清楚叶岚夜的可怕,一个能让金帝焚天炎都畏惧的人,她无法将其等闲视之,古族就算有能力消灭他,却也绝对不会为了现在的萧炎而出手,况且掌握着陀舍古帝玉报的叶岚夜,其价值远在萧炎之上。

    事实上她也只是不满夜然伤了萧炎,却也不会实际作出什么行动,她也清楚夜然所做的反而是对萧炎更好,完全的保护反而会限制萧炎的发展,恰到好处的磨难才能让萧炎变得更强。

    再者,在迦南学院的rì子里,她与叶岚夜的关系还是不错的。以薰儿的美貌与那惊才绝艳地修炼天赋,不知道让得多少堪称杰出优秀的男子着迷。可却也只有比她更为妖孽的叶岚夜,能够真正地与她交谈,只要不牵扯到萧炎的话。不管任何事与她的萧炎哥哥搭上了边。她都会立刻变得犹如护犊的狐狸一般极为敏感与挑剔起来,她不容许这般大的莫名危险。

    “引导?叶岚夜早就算到了一切吗?算了,明天再找他算账……那么,前不久他突然离开,到底干了什么调查清楚了没有?”绿sè的树叶悬浮在薰儿掌心半寸之处,缓缓翻滚,时而曲卷,时而扭曲,她轻瞥了一眼跪立地人影,微蹙着柳眉道。

    “好似与蛇人族,美杜莎女王进化有关,可是具体发生了,凌师也未调查清楚,仿佛他与美杜莎女王两人突然从世间消失了一般。”绿sè人影苦笑道。

    之后薰儿又询问了海东波的目的以及药老的份的事,最后叮嘱着绝对不让萧炎知晓自己暗中保护她。

    “真是个让人羡慕并且嫉妒的家伙啊…真不知道他是如何获得小姐的芳心。真是难以相信。小姐那般高傲的xìng子。会看上某个男子……”见识到熏儿提到萧炎时候的小女人姿态,绿sè人影叹息地摇了摇头。在他映像里能配上薰儿并不是萧炎,而是叶岚夜,他也不得不承认,就算是与古族的年轻一辈比较,叶岚夜已经完全将他们甩在了后面。

    “好了。你先离开学院吧。别在这里久待了。若是被发现。又得被那脾气蛮横地老院长一通围截了。”将所有的事吩咐完毕之后,薰儿方才挥了挥手。提醒道。

    “呵呵。那老家伙实力很强。正面交战。恐怕是凌师。也要逊sè几分。不过若是论起隐匿。我倒是有着信心。”绿sè人影笑着点了点头,再度对着薰儿恭敬地弯行礼,然后纵一跃,竟然便是融化进了一旁地树木之中。树微微摇摆,旋即陷入平静。

    只是她们都不知道,有人此时却在黑暗中窥视着她们,她们的一举一动全部落入她的眼中。

    “这种程度的隐匿有什么好自豪的。”隐藏在暗处的人在心里鄙视道,“不过,既然威胁到岚夜弟弟的话,不管你是古族的公主还是其他什么的,我都会将你——”

重要声明:小说《斗破之我为苍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