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驱毒

    一所极有磅礴气势府落的那门口处,簇拥着不少人,而且这些人全都是着炼药师的袍服,口上那几偻璀璨的银sè波纹,骄傲地显示着他们地份与等级。

    夜然慢慢走近这闹非凡的纳兰家族,他上没有炼药师的袍服,在这些人中也算是比较显眼了,再者他不断从外围挤到了门口,这让不少人疑惑起来。

    见一个看似平淡无偿的普通人来到自己面前,在纳兰家族当了几十年管家的老人也还算有涵养地并没有直接叫人轰走夜然,而是露出许些温和地笑容,含笑道:“这位小兄弟,我是纳兰家族的管家。不知小兄弟前来所为何事?”

    “是你们大小姐请我来到,难道纳然嫣然没有告诉你?”夜然淡淡地说道。

    夜然的态度让管家脸sè微微一变,这才想起来大小姐的确昨天回来之后有说过这件事,好像还是云宗主推荐的人,管家不由得有些诧异地抬头看了夜然几眼,之后马上变为恭敬的表,开玩笑,光是与云韵搭上边了,他们就不敢怠慢了,更何况这位少年似乎还有着治疗老爷子的希望。

    “原来是夜先生,您请,小姐已经吩咐过了,老爷子的事就靠夜先生您了。”对着夜然微微鞠躬,管家的话语中竟然是带上了敬语。

    夜然没有再多少废话,缓缓走进大门,然后消失在众人那有些愕然的视线之中。

    进入大门,一位俏丽地侍女赶忙从一旁走出,对着夜然柔声说了几句,便是在前面引路。屋子大了,走的路也多了,夜然有些无聊地打量着侍女扭动的翘,活像个纨绔子弟。

    缓缓行进大厅,其中传出一些低低地窃窃私语地声音。轻轻的推开门来,大厅中地低声噶然而止,然后一道道目光投向了大门处,当众人的目光瞟着夜然普通人的装扮,旋即眼中闪过诧异。显然,他们都是有些奇怪,为什么一个普通年轻人也有资格进入这里。夜然则不管那些疑惑的炼药师,径直找了个座位坐下。

    大厅首位的中年男子皱了皱眉头,不过他边的美丽女子这时候贴着他耳边说了什么之后,中年男子又舒缓了下来。

    中年男子站起来,对着夜然拱手笑道:“在下纳兰家族,纳兰肃,感谢夜先生不辞辛苦前来。”

    “先别谢,我还没有治好纳兰老爷子呢,等治好之后再谢也不迟。”夜然并不是喜欢给出承诺的人,他更喜欢以事实说话。

    “好,夜先生果然实在。”纳兰肃大笑道,虽然夜然的话听起来有点不自信,可从那悠然的神态来看,对方却是有着一定的把握。

    当然纳兰肃也不能只将鸡蛋放在一个框内,云韵在引荐时也未将话说得太满,他又环视了一圈,声音有些低沉地笑道:“想必诸位也清楚我们纳兰家族所遇见的问题,家父以前中了那凶名赫赫的烙毒。废话也不多说,只要诸位能够将老爷子医治好,报酬方面。绝对不会让各位失望!”

    大手一挥,纳兰肃指向对一处偏门,道:“老爷子便是在里面。还请诸位一一试试。”

    闻言,大厅内地十来位炼药师对视了一眼,片刻后,一位头发花白的老者,笑眯眯地起,率先行进偏房。然而十几分钟后,却是摇着头走了出来,结果不言而喻。在老人之后,十来位炼药师都是接连的进入偏房,可结果同样是无功而返,皆是尴尬地走了出来。

    夜然似乎打算压轴,并没有在其他人尝试之前出手的打算,而是在一旁吃着点心,毕竟他是客人,纳兰家族的人也不好催促他。

    等到十来位三品炼药师都由原来的那番得意与自傲变为现在的尴尬失落,夜然这才从位子上站起来,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漫步走向偏房。这副散漫大大刺激了这些失败的炼药师,原本不愿多呆,可现在他们倒是要看看对方等下失败后会摆出什么什么表

    缓缓走近偏房,夜然随意地推开房门。房间之内地空间颇大。在zhōng yāng位置。一张大摆放其中。一位脸庞干枯的老人躺在其上,在榻周围,好几位侍女正在忙来忙去。听得房门声。她们将目光投shè而来,旋即便是再度细心地照料着陷入昏迷状态的老人。

    夜然仔细端详了榻上的纳兰桀,也不知在想什么。

    紧跟而来地纳兰肃见夜然露出意义不明的表,旋即紧张起来,现在夜然可以说是最后的希望了,他小心翼翼地道:“夜先生,你看。是否有些医治的眉目?”

    一旁,纳兰嫣然的明眸也紧紧的盯着旁的青年。

    “还行吧。”夜然再次恢复淡漠的表,刚刚他只是在想用什么方法救助纳兰桀罢了。本来他只需cāo纵着天气吞噬掉烙毒就可以,只不过要动手时,他才想起天气入体后会产生超越的快感,以现在纳兰桀的jīng神状况必然无法抵挡,他可不想听一个糟老头的呻吟声。

    所以他又打算临时变卦了,当然不是说他不治了,只是打算换个方法。古河不是说了个以异火驱毒的法子吗,夜然虽然没有异火,可是他掌握着天离种,以其生成的天离种火未必会比低排名的异火差。

    事实上,在上次天罚之前,夜然也不光只是看着青莲地心火,也驱使天气吞噬了一部分,夜然将那部分青莲地心火滋养了天离种,使天离种更进一步成长。

    夜然走向榻,挥了挥手让侍女让开,慢慢摊开右手,一团银蓝火焰悬浮在掌心之上。

    “异火?”纳然嫣然露出疑惑的表,现在能救她爷爷也只有异火了,可是她却无法从那团火中感受到多强大的力量。

    房间内的一切都未因为天离种火的出现而改变,连夜然周围的温度也不曾升高,让人怀疑那团火是不是有温度。怕是只有他们真实地碰触到天离种火之后,才能感受到它的恐怖吧。

    夜然那变态的凝聚、cāo纵能力也不是只靠天分而来,像是这个时候,他便是驱使着一魄控制着火焰,不让能量从火焰中散发出一丝。这样的控制已经变为他习惯的一部分了。

    银蓝的火焰中跳出一粒小火星,滴在了纳兰桀的衣服上,一经接触,小火星瞬间便蔓延,将纳兰桀上的衣袍焚成灰烬,夜然左手一扇,一股微风便将灰烬全部送出了室内,整个过程,纳兰桀的体却未有任何损伤,虽说那副濒死的样子本来也就那样了。

    夜然不想再纳然嫣然面前表现,可那也不是必须严格遵守的准则。在这个时候,想装挫最好的方法就是直接拿出丹药或者特殊的器具,可是那样治好纳兰桀明显会更累,他没有到为纳然嫣然做到这个程度的地步。

    银蓝火焰再次溅出几粒火星,看似随意的迸发,却准确地落在了纳兰桀的各个位之上。火星滴在肌肤上,先是如同长出新叶一般,窜出来小火苗。

    右手握住天离种火,接着火团便消失在了夜然手中,夜然一手托着下巴,静静地看着纳兰桀上各处燃起的小火苗。

    仔细观察的话,就可以发现各处火苗的外焰边缘已经变为一层黑sè,那不是烙毒,只是将一些不必要的部分燃尽,就好像动手术,会剃去那毛发一般。完成清理工作之后。夜然的食指在空中轻轻往下一划,各处小火苗就如同接受指令的士兵一般,纷纷钻入了纳兰桀的体内。

    几缕火焰迅速穿梭过一些主干经脉,然后逐渐地接近了纳兰桀体内那些被烙毒所覆盖的骨骼之上。

    “比想象中的要严重呢。”可也只是比夜然预想的要严重,却依旧在夜然的能力范围以内。

    以灵魂cāo纵着火苗,再次令它们分化,使它们比起发丝还要细。火丝相互交织,穿入乌黑的骨骼之中,好似在骨骼中编织着某种奇异的图案。

    “啊……”榻之上,双眼紧闭地纳兰桀猛然睁开双眼,嘶哑的剧痛干吼声从其嘴中传出。一股凶悍地气势,犹如回光返照一般,苏醒而来。

    “老爷子…”望着那忽然睁眼嘶吼的老人,纳兰嫣然与纳兰肃急忙喊道。

    夜然则完全没有理会这些,也没有对纳兰桀说明的打算,依旧老神在在地cāo纵着火丝在他体内变化着。难得有这样的机会,夜然也就顺便拿烙毒练手算了,就当是这次驱毒的报酬吧。

    纳兰桀也算是条汉子,硬忍着深入骨髓的痛楚,却也没有乱动,他也清楚眼前这位年轻人实在为自己治疗,一乱动,最终吃下苦果的还是自己。

    房间中的气氛,又静了下来。纳兰肃拉着纳兰嫣然后退了一些,望着榻旁那年轻欣长的背影,忍不住偏头对着纳兰嫣然低声道:“那个夜公子到底是什么人啊?”

    “我也不是很清楚,老师并未与我详说。”纳然嫣然摇了摇头,轻声说道,“原本以为会是个神秘势力的公子哥,现在看到,倒并不完全是那样。”

    “怎么?觉得他很不错?”纳兰肃戏谑地道。

    “你胡说什么啊?为老不尊。”白了纳兰肃一眼,纳兰嫣然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

    ……

重要声明:小说《斗破之我为苍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