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以一对四

    被对方如此直接的鄙视了,绿蛮的脸sè也格外的yīn沉,原本伪装的笑意也消失了,双瞳格外冰冷地盯着夜然。

    “阁下,你要清楚,即使你比我们这里每一个人都要强,可你到底也只有一个人,那两人的目标可也是这位小姑娘哦。”绿蛮从夜然与萧炎两人的只言片语中,发现三人并不是伙伴,而且有着淡淡地敌对关系,所以以此来威胁夜然。

    绿蛮虽然看不透夜然的实力,可是能确定夜然还是在斗皇的层次,那么四位斗皇的围殴绝对是危险的。

    “那又怎么样?”夜然歪着头,故意装作不理解地问道。

    “你!好吧,那我们就领教阁下的高招。”说着绿蛮又转向萧炎和海东波两人,轻声问道,“两位,没有意见吧?”

    萧炎与海东波沉吟了一会儿,彼此确认之后,最终点了点头。萧炎的目的是夺回青鳞,无论她在谁手中。海东波也对夜然这般自大的表现有所不爽。

    “阁下,正如那人所说的,交出青鳞,我们可以不与你为难。”萧炎沉声道,虽然不抱什么希望,可开战前还是确认一下比较好。

    “诶~”夜然叹了一口气,空出来的一只手扶额,如同遇见了什么苦恼地事一般,“你们真是笨蛋吗?这还看不出我的目的吗,你们刚刚发现不了我的气息吧,我大可以等你们两败俱伤之后再动手,就算一人被掩护离开,那对我而言也是单对单的局面。”

    正如夜然所说,他要是那么做,一样可以得到青鳞,所以他并不是害怕一对四的状况,相反他反而是在故意造成一对四的局面,可对方为什么要特意营造这种对自己不利的局面呢,如果只是为了修炼,这也未免太疯狂了。

    “我就是想把你们都打趴下了,一个个踩在脚下啊!”夜然说出了在外人看来绝对是疯了的理由,最后还不忘在群嘲一句,“四个蠢货!”

    嘛,这段时间,他接受的信息量太大,孩子的事就算想通了,可是还是有点……嘛,无论是喜悦之还是蛋疼之都需要狠狠地发泄一下,再者他因为吸收天罚之力到达斗皇,也需要战斗调整自己的体,但以他的特殊,一个斗皇怎么够呢,甚至他还想大喊一声“我要打十个!”。

    听到夜然如此直接纯粹的理由,萧炎几人先是愣了一下,然后便被愤怒地充斥。

    “哈哈哈!!!”八翼黑蛇皇三角瞳孔盯着中心的夜然,巨大体因为抑制不住的笑意,亦或者怒意,而蠕动起来,“好!你很好!”

    “你会后悔的!”绿蛮也冷冷地说道。

    难道这些人都不知道,话不多说就是干才是王道吗?夜然有些不耐地猛然一挥手,他实在想不通,为什么斗气大陆的人明明一个个都那么易怒,被人一挑衅就暴怒,可是动手就咋就那么不利索呢。

    看似不经意地一挥手,却带起了一道犹如白雾组成的长鞭往八翼黑蛇皇挥去,在光芒照耀死,似有晶莹尘粒流动其中。

    萧炎见识过这一招,只是那时候夜然是将其缠绕在他的拳头之中发出的,其真髓在于每一粒冰屑的细小攻击,不是致密或者极厚的防御是无法冰屑的渗透,与一般斗技完是完全不同层面上的攻击。萧炎要不是因为骨灵冷火,怕也会中招吧。

    “小心点,不能碰触那冰尘!”怎么说现在也是伙伴,萧炎冲着其他三人大声提醒道。

    “!”听萧炎这么喊道,白牙八翼齐齐振动,避开了看似无力的雾鞭。说是避开,实际还是擦到了一点,白牙只觉得尾部突然一凉,扭曲子一看,却什么都没有看到,因为冰星屑已经渗了进去。白牙只觉得体中有股清凉感随之着血液流动,倒是并不觉得有多寒冷,因为渗透的数量较少。只不过让其汇聚到心脏部位,再爆发,那就有的受了。白牙意识到这一点,当即放弃了回击,而是运转斗气驱散体内的清凉感。

    “不对,这雾也有古怪!”萧炎凝重地说道,刚刚白牙拍动翅膀扇起的巨风居然丝毫没有影响那白雾,虽说那并不是什么风属xìng斗技,可那么大躯和力量扇起的风也是不小,可是那雾鞭别说吹散了,连变形都没有。

    “真是厉害呢,小哥,居然察觉到了愁雾烟锁的特别之处呢。”夜然衷心的夸奖道,作为奖赏,冰翼毫不留地向萧炎劈去。

    愁雾烟锁并没有杀伤力,只是让气态云雾固化,并不是凝结成固体的意思,而是变为更为暧昧的状态,人依旧感觉上还是如同云雾一般,可实际却不为风所动,不消散,不流动,就好像有看不见的细线将雾中的小水滴都织了起来。

    虽然没有杀伤力,可对感知有较好的屏蔽作用,更是与夜然的冰星屑有较好的相xìng,借助着愁雾烟锁,冰星屑也能成为远程攻击。就像为手枪上了子弹一般。

    夜然另一片冰翼则向着海东波斩去,手也没闲着,又挥出一道雾鞭,这次的目标则是绿蛮。

    绿蛮双翼一震,避开了雾鞭,同时向着夜然爆shè而去,右手猛地对着面前地虚空狠狠一推。顿时,翠绿地光芒暴涨天际,铺天盖地地绿sè蔓藤诡异地浮现。蔓藤出现之后,便是开始互相缠绕,仅仅是十来秒地时间,无数地蔓藤竟然便是纠缠成了一道足有四五丈庞大地绿sè拳头。

    “别太得意了!”

    巨大的拳头被能量光芒包裹着,然后夹杂着呜啸的破风声响,向着夜然狠狠砸去。

    “拳头大可没有什么大的意义哦。”

    夜然的拳头只是表面上附着了一层白霜,就这么猛然轰出,就这么与绿蛮的巨大拳头,硬碰硬地相撞。

    “嘭!”一声炸响,绿蛮喉咙一甜,当即被夜然的小拳头轰得倒飞出去。

    非常简单的原理,以点破面,夜然虽然也是轰出的也是一拳,可是作用却更接近于一点,用拳头与针撞,那不是找死吗。夜然先是以“针”开了个小口,然后便是以千里之堤溃于蚁的方式使得绿蛮的拳头完全的崩溃。

    夜然能越级挑战的原因不仅是在天气的特殊,更在于他对能量完全不同层次的凝结与cāo纵,在朝着更为广大宇宙开辟的同时,也朝着更为微观的世界进发。就像前世他所知的最强武器,核弹一样,那便是极致小的一种体现。

    夜然自然还没有到达那样凶残的程度,所以叶岚夜才只能引导,让美杜莎的一线生机自行重构,否则孩子的事也不会发生。不过虽然现在的程度还没有引起质变,可是对同阶的压制已经是必然了。

    “死吧!”白牙庞大的躯瞬间出现在夜然后,蛇尾猛地一甩,其上所蕴含的恐怖力量,竟然是让得空间都出现了许些扭曲之感。

    “嗯~你的尾巴不想要了吗?不知道味道怎么呢。”夜然嘴唇,寒气从他上喷涌而出,又在瞬间凝结成冰片,组合成一柄巨剑,右手有如剑柄一般与冰剑相连。与上次萧炎战斗时,由于量的不足,他才拆了冰翼再组合成冰剑的,现在他都斗皇层次了,完全可以dú lì支撑。

    “零葬冰华剑!”

    白牙在看见夜然嘴唇的时候,心中就泛起一阵不安,体不自觉地扭转,当看到夜然凝结出冰剑的时候,更是急速扭转,避免与冰剑的相触。

    似乎可以看见白牙巨大躯带起的狂风也被冰剑切割,由于太过锋利,甚至没有起一丝涟漪,只有那平滑的剑痕轨迹。

    “可恶……”白牙紧盯着比自己体型小了不知道多少倍的夜然,语气中包含着愤怒、恐惧、后怕、庆幸以及痛苦。最终,它的尾巴总算脱离了冰剑的轨迹,只是一只翼翅却被冰剑平整地切下。血并未洒下,伤口处已经被烧焦了。零葬冰华剑是极冷与极,这般矛盾统一的招数,白牙的痛楚便来自两个极端的交替。

    “这家伙,是怪物吗?”

    这时候,四名斗皇总算才认识到,对方说要将他们全部采趴下绝不是大话,而是有着确确实实的实力。从容地面对白牙和绿蛮的攻击,同时还cāo纵双翼挡下了萧炎和海东波,而且还一手抱着青鳞,这般jīng神力也让他们头皮一阵发麻。嘛,他们是无法理解怀中抱妹杀的威力的。

    这次,夜然可是从叶岚夜上分到了二魂四魄,完全可以一心五用,至于为什么不是六用,那是因为需要一魄来协调其他魂和魄,毕竟体只有一个,可是属于临界资源。

    “怎么了!有什么底牌快拿出来,你们真的只有这点程度的话,可是无法让我后悔的哦,我一不小心可是会杀了你们的哦。”夜然发出嚣张的笑声,极尽疯狂的样子已经没人觉得可笑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恐惧。

    “别中挑衅,先拉开距离!”萧炎大声地喊道,虽然愤恨,可是越是这种时候,越需要冷静。目前看来,这是最好的方法,对方的冰星屑虽然难防,可是速度并不快,冰翼可以延伸,但越长就越难控制,对面具男的消耗也越大。

    其他二人一蛇也理解地退后了近百米,都转变为远程攻击。果然之后,夜然便将冰翼缩回了正常大小,只是他们所有的远程攻击都被冰翼以切割的方式挡下了。

    “嗯~难道你们以为这样就可以进入谁都奈何不了谁的状态了吗?”

重要声明:小说《斗破之我为苍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