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五名斗皇

    大厅之中忽然出现得黑袍人影,豁然间将所有得目光都时吸引了过去。

    饶是如此,夜然也没有抬起头来,他连纳然嫣然这个美女都不看,更何况萧炎这个大老爷们呢。这倒是让坐在他边的男子啧啧称奇,吃货到这种境界怕是已经无敌了吧。

    大厅zhōng yāng,萧炎毫不客气的态度,完全触怒了原本高高在上的墨承,他含怒出手,在一瞬间获得了在场人的震撼,五星斗灵的实力在这群没见识的围观众眼中已经是不得了的高度了。只可惜,他遇见了萧炎,有着药老加持的萧炎,墨承当即被萧炎一招放倒。

    墨承倒还是有点骨气,怎么也不打算交出青鳞。可惜并不是所有人都跟墨承一样,墨家家主墨阑就选择了服从。客观价值上,整个墨家真的比不上一个青鳞,可是对墨阑而言,只有墨家才是最重要的。

    在墨阑派遣人手,将青鳞带过来的期间,自我感觉良好的葛叶又走出来求,以为凭借着云岚宗的威名能让对方给点面子。可惜萧炎就是不吃云岚宗这一,葛叶还不知死活地冲过去,最终同样是被狠狠地打脸。纳然嫣然这下也站了出来,与萧炎说些有的没的,最终还是吃瘪了。

    “老实说,我还真佩服云岚宗这群人的,虽然云岚宗威名在加码帝国很吃得开,可难道不知道横的怕不怕死的,云韵没过来就敢上来与斗皇叫板,勇气可嘉,可实在无脑啊,如果他当众将纳然嫣然OOXX了,那就成神作了。”夜然小声地说道,他倒不是怕了云岚宗,不过他可没兴趣加入那些人的相互嘲讽之中。

    夜然旁那一位差点呛了出来,可最终还是被他自己捂住嘴巴,强行中止了,他可招惹不起其中任何一人。他以看着怪物的眼神盯着夜然,这货完全已经超神了啊。

    墨阑原本还想要保住墨承的,毕竟这位大长老是墨家的支柱,可是萧炎杀意已决,墨家并没有资格与萧炎谈条件。墨承明白了萧炎所怀有的必杀之心,索xìng殊死一拼。可是两者差距太大,还是被萧炎轻易斩杀。

    几道人影迅速从门外奔跑而进,几名墨家子弟总算带着青鳞来到。这也让墨家家主送了一口气,总算在萧炎限制的时间内找到了。

    “大人,这便是大长老从石漠城抓回来的小女孩,这段时间,我们并未伤害她。”小心翼翼的将青鳞抱下来,然后忐忑的走向萧炎,墨阑苦笑道。

    望着那被送过来地青鳞,萧炎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伸出手来,可平静地大厅中变故骤升。

    “轰!”

    在萧炎手掌伸出之时,一道清脆的声音,猛地自其边响起,旋即坚硬的地板,猛然爆裂开来,无数宽大地绿sè树干,从地底之中冒腾而起,然后闪电般的互相缠绕,眨眼时间,便是形成了一个木头囚牢,将萧炎严实的封锁其中。

    原本犹如下人一般矗立在某处台柱下的淡青sè人影,猛的暴掠而出,眨眼间,便是闪掠到了脸庞惊骇的墨阑前,双臂一探一伸间,那青鳞,便被捞进了其怀中。

    青sè人影体在半空诡异一扭,便是对着大厅之外暴shè而去。但大门处寒气骤升,凝结成的厚实冰盾,将大门堵得严严实实。萧炎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海东波也潜伏在附近。

    三股磅礴气势,暴涌而起,针锋相对,大厅之中的人也都陷入了呆滞之中。

    毫无疑问的斗皇强者!而且还是三个!

    青衣女子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她也无法斩杀着两名斗皇强者,这边还是加码帝国的领域,所以交手几招之后,便轰飞了大厅的天花板,同时迅速凝结出斗气之翼,向着天空暴掠而去。

    海东波虽然也迅速凝结出冰盾,可是被青衣女子轻松轰碎了。

    “告辞了!”青衣女人偏过头对着那暴冲而来的萧炎,声一笑。

    萧炎背后微颤,紫云翼舒展开来,立即追了上去。海东波还指望着萧炎炼制丹药是他恢复巅峰实力,在略微迟疑之后,也唤出寒冰双翼跟了上去。

    大厅内弥漫的磅礴气势,这才逐渐消散。

    “喂!兄弟,斗皇啊,老子今天居然看到了三名斗皇啊!你这下……”夜然边的男子突然兴奋地说道,老实说他还真想看看那位淡定主面对这个况还能不能保持镇定,可是让他失望的是,当他转过头去时,夜然已经失去了踪迹。更奇怪的事,他居然记不起刚刚还在自己边的夜然的长相。

    “怎么回事,难道我撞邪了?”

    ……

    蔚蓝的天空之上,三股磅礴的气势飞掠而过,在这股恐怖的气势下,下方的盐城中,顿时sāo动了起来,众多斗师级别之上的人,皆是满脸呆滞的抬起头,望着天空上犹如流星一般飞掠而过的人影,脚跟不住的打着哆嗦。

    青衣女子飞行了一段距离之后,突然之间停了下来,以她的实力,就算就算正面战斗,萧炎两人也不见得能打败她,可是这到底是在加玛帝国,她怕会引来其他加码帝国的强者,又甩不掉对方,所以她也就放弃了一对二的想法,以哨音传召同伙。

    遥远处的森林中,一只庞大得将近十来丈的巨蛇猛的腾升天空,尾巴一扭一摆间,竟然便是犹如瞬移一般,几个闪移,便是到了距离青衣女人不远的地方。

    巨蛇体型极为庞大,通体黝黑,黝黑之中,还绘有一条条斑斓的纹路,看上去颇为奇异,在巨蛇地体两侧,竟然还生有八只黑中带紫的翅膀,而且在它的脑袋上,也是生有一支黝黑的螺旋纹尖角,淡淡紫芒,在角尖处闪烁着,显然是隐有剧毒,淡淡的斑斓纹路在头颅位置处,模糊的勾勒出一个皇冠模样,三角形瞳孔中,也并非是兽xìng,反倒是充斥着一股宛如人类版的jīng明狡诈。

    “八翼黑蛇皇?”望着那巨大黑蛇的模样,海波东脸庞一变,失声道。

    “这次麻烦了…”感受着两股恐怖气势,萧炎的脸sè骤然变得极为yīn沉。

    “绿蛮,哈哈,没想到你竟然会被撵得到处乱窜,这若是传了回去,恐怕会被他们给笑死!”八翼黑蛇皇巨嘴张合着,发出震耳yù聋的大笑声。

    听到八翼黑蛇皇的嘲笑,青衣女人不由得怒道:“你个混蛋白牙,我上带着有人,而且又不想与他们缠斗,不跑难道还傻站着等他们攻击啊?”

    “那么就将那名女孩交给我吧,这样你就可以安心地战斗了。”清澈温润的男声悠悠响起,而且距离很近。

    “谁!”绿蛮正找准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可是入眼的却是一道晶莹的白光。白光极细,如果不仔细观察的话,甚至无法捕捉到它的痕迹。

    绿蛮上翠绿的光芒暴涨,巨大的木桩诡异地浮现,搁在了她与白光之间。

    木桩毫无声息地变为两半,白光极细却也极致的锋利,仓促间架起的木桩怎么可能当得住呢。如果是其他攻击,木桩还能拖延一下时间,可是这一次,木桩压根构不成阻碍。

    要不是架起木桩之后,绿蛮的心悸没有消失,选择了躲避的话,她此刻也已经变为了两半了。只是这样的闪避造成了她的破绽,悄然而至的第五人也正等待着这个时机。

    “你!”绿蛮惊骇地看着突然在自己眼前闪现的冰sè面具,并且又一道白光在她眼中闪过。

    以现在绿蛮的姿势也就只能选择了放手,而且是没有经过思虑,只凭生存本能地将青鳞推出。

    第五人没有并没有再追加攻击,而是瞬移般地闪现在青鳞的被抛出的轨迹上,稳稳地接住了她。这时候,四人才看清第五人的影,白光的真面目也应为停滞而暴露,薄如蝉翼的冰片组成的冰翼,其高速的斩击挥动才是白光的正体。

    “是你!”

    “是你!”

    萧炎和海东波同时惊讶地喊道,海东波虽然没见识过冰翼,可是那张冰面具他可是记得清清楚楚。

    “冰皇是不是很失望啊,我不是大斗师而是斗皇,你不能一雪前耻了呢。”换了个比较舒适的姿势,夜然单臂抱着青鳞,同时略微调侃地对海东波说道。

    “哼!就算你是名斗皇,我也一样可以一雪前耻。”海东冷冷地说道。

    “那我就拭目以待咯。”夜然轻笑着说道,然后又将目光转向了萧炎,“小兄弟倒是好运气,青莲地心火已经在你手上了吧。”

    “托阁下的福。”话虽如此,萧炎脸上却凝重起来,这几人中他是最清楚对方实力的人,当时药老完全掌控他的躯体,使用地阶斗技都无法败他,连上风都未占到,要不是他冲进那天罚之中,萧炎怕是无缘于青莲地心火了。

    “阁下,能不能将手中的女孩交给我,我们天蛇府必有重谢。”虽有偷袭之嫌,可绿蛮还是能感受到,对方比自己强,所以她心里愤怒,却也还是做出谦卑的样子,与他商量到。同时也搬出自己后的势力,希望可以镇住对方。

    “你是白痴吗?要是会还给你,我还夺下来干嘛。”夜然从面具中露出的眼睛透露着鄙视。

    “哈哈,绿蛮,没想到你还会被人这么说,不过还真是很白痴啊。”八翼黑蛇皇再次大笑道。

重要声明:小说《斗破之我为苍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