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天气

    说完一切,夜然便再次发动了法,缓缓变为透明,如同幻想一般地消失了。

    “真是个自说自话的家伙呢,不过……”俏脸上不自觉地流出幸福的笑容,即使没有得到任何甜言蜜语,也没有山盟海誓,但比什么都来得真实、可靠。

    久久站立在原处,这一天发生的一切都一幕幕呈现在自己脑中,云韵开始有点理解夜然离开的原因了,距离并不是为了分离两人,而是为了更好的看清他以及自己,他会这么做怕是因为他比任何人都重视自己真实的感吧。

    背后青翼微微一振,云韵的姿也优雅的掠上了天空。

    淡香残留,而佳人已去。

    一段时间过后,夜然的影却又慢慢地浮现出来,脸上没有过多的惆怅,当然也不会有喜悦,他只是静静望着天空,直到蓝天变为夜空,夜然都未离去。直到第二rì的晨曦破晓,夜然的脸上才出现一丝波澜。

    “衍天。”他问苍穹,亦为问心。

    夜然体内的力量喷薄而出,没有经过任何转化,以原初的形态将自己包裹。他的体也慢慢变为透明,与刚刚那次法产生的光影效果不同,这一次他没有离开,只不过他已不存在于此,这便是夜然真正的闭关方法,以高次元的力量形成异点,牵引其遁入更深层次的世界。嘛,准确来说,夜然还未遁入,他现在的境界还不够,他进入只不过以自力量衍生的伪次元罢了。

    这之后,这块地域便完全陷入了混乱之中,除去紫晶翼狮王陨落之后的魔兽sāo动,气候也开始变得诡异起来,今天还艳阳高照,天高气清,明天就狂风大作,电闪雷鸣。暴雨,浓雾,冰雹等各种气象如同登台表演般在这片天空下一一亮相。

    这并不是夜然在里边有什么新的突破之类的,而是夜然不加转化的力量造成,他的力量据他自己推测是能衍化万物,不过他却不认为那便是混沌,相比而言,如果硬要概括属xìng的话,那便是天属xìng。即使夜然自己也不清楚混沌和天的概念,只是他直觉之上的某种感知是这么启示他的。

    既然为天属xìng,那么自然与天的亲和xìng比较高,变化为天空的各种气象也远比转化其他事物来的容易。

    于此同时,萧炎依旧在进行着自己的修炼,或许天意如此吧,萧炎还是遇到了小医仙,两人相处地也不错,不过却没有像原著里那样亲密。好感度不够,也没有小山谷的同居生活,两人也只是认识的人相见,聊了一下,聊得比较投机罢了。半天不到,两人就分开了,小医仙要去出云帝国看看,而萧炎则找了地方,成功吞噬了紫火,接着便向塔戈尔大沙漠的前进。途中还考取二品炼药师,搜集了为炼化异火准备的物品。

    几个月内,原本苍郁的森林在遭受着多变的天气变化,有的的山体都已经崩塌了,也让不少魔兽撤离了,虽然风刮不走,雨滴不穿,太阳晒不死魔兽,不过对他们的生活带来了很大的影响,谁愿意生活在恶劣的环境下呢,还有就是,雷还是劈得死低阶魔兽的。

    “化神!”随着话语的落下,这般的异变也迎来了终结,包裹的力量再次溶于中,夜然再次出现在了山顶之上。

    他并不清楚自己到底闭关了多少时间,因为在其中,时间的概念很是暧昧,是快了,还是慢了,亦或者没变,他都无法把握。因此夜然才只将其作为闭关方法,而无法融合到法之中。

    “问心吗?”握了握自己的手臂,夜然喃喃自语道。这次闭关并未给他任何突破,实力也只是自然增长,境界这样扯淡的东西,夜然也依旧感受不到。原本的目的,沉思自己的感也完全得不到结果,他依旧不了解真正的自己。可他还是没有懊恼,没有失望,即使没有证据,他依旧没有为这次闭关问心后悔,他可以感受得到,自己有什么改变了。

    在瀑布下洗了个澡,换了一衣服,夜然又从几只还留在这里的魔兽嘴中问到自己所过的时间,也知道了这段时期的天气多变,夜然索xìng将自己体内的力量命名为天气了。之后很不道义地将他们宰了,其中一只较小的直接做了午餐,其他做成干一样的食物,当做零食收在纳戒中。

    顺带一提,他们其中有一只是好不容易在魔兽动乱中决出的新王者,所以夜然离开后,这块多灾多难的森林,再次进行新一轮角逐的。

    夜然没有使用斗气双翼赶路,而是一直使用着法,并不是平时使用的那相比法看起来更像幻术的空幻,而是以速度见长的逐星。如同流星划过天际,夜然高速向着沙漠方向飞去。

    毫无中断地行进了一天,夜然总算看到了那矗立在一片金黄沙漠之中的黄土城市。

    在到达城市尚有几百米之外时,夜然的速度逐渐的减缓了下来,体微微一颤,附着在他体表面的薄光隐去,稳稳地落在地面之上。

    或许是由于接近沙漠的原因,这里的天气颇为干燥与炎,炽的阳光从天空中挥洒而下,将脚下的大地烘烤得不断散发着熏人的气,那股气缓缓升腾而起,竟然也使得人的视线,出现了许些扭曲与模糊的视感。

    即使这种温度对夜然没什么影响,甚至他还能吸收这样的量,不过夜然却发动天气,衍化出冰属xìng。右手在脸上一拭,如同换脸一般,一张冰雕面具出现在夜然脸上。夜然可以使脸部肌骨骼重新塑形,不过耗费天气也比较大,一直变换份也不好玩。

    逐渐地行近城市,周围的路人也是越来越多了起来,而这些路人,男子大多都是**着膀子,浑皮肤泛着黝黑的jīng干,一眼看上去。似乎颇为豪爽,而偶尔路过的女子,虽然皮肤同样微黑,不过却是有些偏向xìng感的古铜之sè,这里的女子,并不象帝国内部地女人那般含蓄羞,一的皮衣,只是刚好将部以及其下的一点地方遮掩而住,而那些纤细的腰肢。却是大胆的露了出来,修长而紧绷的大腿同样只是被一些短短的裙子或者短裤所包裹,行走间。水蛇般的腰肢扭动着,别有一番迷人的韵味与风

    现在夜然一袭白袍,加上冰面具,在路人中还显眼的,不过斗气大陆的奇葩还是多的,出现这样格格不入的装扮的人也没什么太大的奇怪。

    “漠城……”轻声念一句,夜然笑了笑,缓缓地走向城门口处。

    在城门口处。十几名着铠甲地士兵。正手持长枪地吆喝着进城地路人缴纳入城税,因为天气炎地缘故,这些守卫在此地士兵。也是被烦躁地天气搞得有些烦躁。一道道毫不客气地喝骂声。不断地催促着城门处地路人。

    “嘿。小子。把面具打开,让我看清楚。”一名士兵眼睛一瞪,对着刚拿出入城税的夜然喊道。

    “哦。”夜然老老实实地掀开了面具,这倒是让士兵有点意外,一般有这样兴趣的人都不会乖乖听话。

    反正这些士兵本来就不认识自己,夜然也没有隐藏的必要。

    士兵见夜然清秀绝伦的脸庞,与脑内那些通缉犯一一比对,却没有发现有相似的,再者见夜然细皮嫩的,一衣服也jīng美高档,怕是某个家族的大少爷,又不是所有大少爷都是纨绔的,也没多做阻拦,乖乖让夜然进城了。

    进城后,夜然顺手拉过一名路人,询问着出售沙漠地图的店铺。

    笑着感谢完路人之后,夜然快速的转过街角,然后对着那名路人所说的漠城最好地地图店铺行去。

    在不急不缓的行走了半晌之后,那名为“古图”的地图店铺,便是出现在了夜然视线之内,目光在这店铺外扫了扫,夜然略微有些惊讶,这个店铺不似别家那般豪华张扬。看上去,竟然还隐隐地透着许些古朴气息。

    夜然缓缓的走进店铺,店铺内部并不是太过宽敞,两枚月光石的淡淡毫光,将店铺照得颇为明亮,目光在店铺内部扫过,里面来购买地图的人并不是很多,冷冷清清的模样。

    夜然没有看目光没有看向任何地图,而是将其放在了那柜台后面一位正垂头仔细的制作着地图的老者上。这位老者年龄显然颇大,不过虽然他已满头白发,可那握着绘图黑笔的干枯手掌,却是依然稳健有力。

    妖火残图对夜然可没有吸引力,相比而言,这位老者才比较有趣,至少可以逗一逗,找找乐子。

    “你是要购买塔戈尔大沙漠地地图吧?”老者察觉到夜然正盯着他看,也终于问出声来,不过他却依然没有抬头,苍老地声音平淡的在房间之内回着。

    “嘛,这也是目的之一。”夜然微笑着点了点头,他也的确需要一份地图呢,这里他也只来过一次。

    “东西在柜台上,自己选吧。”老者并没有特意起介绍的意思,也没打算追问夜然的其他的目的,只是淡淡地道。

    “不愧是曾经的冰皇,海东波,这么冷淡高贵呢,不过以这种态度对待顾客可不行哦。”

    夜然当即道出了老者的份,并且丝毫不将这个曾经的强者放在眼里。

    “咔!”手中缓缓移动的墨笔。猛然一触,随着清脆的声响。噶然而断。

    “你究竟是谁?”海东波手掌在桌面之上地某处轻点了点,那敞开地大门,竟然便是轰的一声关拢了过去,老人眼光凌厉地顶着萧炎,一股冰冷的强横气势,从老人体内扩散而开。

    “一个无名小卒罢了,说出了也没人认识。”望着反应如此剧烈的老人,海东波摊了摊手,“别这么激动嘛,你只是个糟老头,又不是美女,我有不会怎么样的。”

    “你……好胆!”海东波虽然实力不再,可也不是谁都可以挑衅的。

    “不对啊,是你关了大门,听该是你想对我做些什么吧?没想到冰皇还有这样的兴趣呢。”完全不在乎怒气更甚的海东波,夜然依旧自顾自地说道。

重要声明:小说《斗破之我为苍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