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离别

    时间流逝,新的一天来到了,几缕阳光刺破了凉爽山洞内的黑暗,三个人正躺在其中。其实无需阳光的提醒,三人都已经醒了,不过三人却都默契地选择了假寐。

    云韵与夜然昨天虽然没有跨出那一步,不过依旧让他们尴尬不已,对于没有任何恋和与人亲密的经历的他们而言,稍微有点刺激过头了。

    至于萧炎,他就更尴尬了,夜然与云韵的尴尬来源于那青涩的青chūn,可萧炎的尴尬却是格格不入、不容踏足的排斥感。

    终于还是夜然率先睁开了眼睛,望着在自己怀中睡了一宿的佳人,夜然眼中不自觉地多了一份柔。柔柔地撑起云韵的躯,轻轻地移开自己的体,即使清楚云韵只是装睡,可他的动作却依旧温柔宁静。

    夜然将云韵抱到空置了一夜的石上,在那之前,夜然还细心地用力量将上边的毯子加。夜然对温度控制的非常完美,云韵能感到一阵舒心的温暖,可是她总觉得少了什么,相比在他怀中的时候。

    夜然本来想先出去山洞,可当他转之后却始终没有迈出前进的步伐,一番挣扎之后,夜然还是再次转,并且蹲了下来,近距离注视着那张怎么也看不腻的jīng致脸庞。鬼使神差地,夜然的嘴唇在云韵的樱唇轻啄一下,连他自己也不清楚自己做了什么。只是意识到的时候,他便已经那么做了。

    力量流转,夜然突然发动了法,犹如空间移动一般,夜然诡异地消失在了山洞之中。他比自己想象中地要动摇呢,连掩饰自己的实力也忘记了,好在这也使得他水准大降,药老虽然对其又高看了几分,却也在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

    又过了好一会儿,云韵才“悠悠转醒”。对于夜然刚刚的偷袭,她当然也不是无动于衷,平静的呼吸急促起来,红霞早已满布她的俏脸,不过就那么躺着,那短暂的触感却始终挥之不去,最终她还是选择了起来,同样离开了山洞。

    随着罪魁祸首的两人的离开,萧炎这才子,重重舒了口气,看样子还是早点告辞,不打扰这两口子比较好。

    虽说已经这么这么决定了,但萧炎却没有立即离开,不告而别这未免有些失礼,所以他准备等夜然回来之后就向他告别。

    大概一个时辰之后,夜然总算从外面回来了,手里还提着几只小型野兽与各种野果,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一般,轻松地与萧炎打过招呼之后,便开始做起来早餐,还邀请萧炎一起吃。见此,萧炎也同意了,他说到底只是尴尬,又不是逃命,不需要那么分秒必争。老实说,他早已经饿扁了。

    为了避免尴尬,两人都没有提及云韵的事,两人吃完早餐,云韵也都没有出现。萧炎与云韵也从原著暧昧无比的关系变为只是见过一面的关系,因此萧炎也没有特意等她,不久便与夜然告辞离开了。

    “萧炎少年的意义就是chūn药?”夜然望着萧炎远去地背影,若有所思地自语道。

    ……

    直到中午时分,云韵才再次出现在山洞中,现在的她,换上了一雪白的素裙,头顶上那本来有些慵懒的凤凰发饰再次被聚拢,散发着淡淡的高贵,美丽的脸颊,淡然优雅。前几rì那股隐隐的柔弱。已经完全消逝不见。

    不过云韵明显高估了自己的心境,再次见到这名发生亲密接触的少年,原本以为已经调整好了心境,又起了波澜。原本自以为是的完美伪装在见到本人的时候马上破绽百出。

    “那个,我的封印已经破解了,虽然不清楚具体是怎么回事,不过真的非常感谢你。”云韵美眸直视着夜然,略带起伏地说道。

    昨天夜然现实吞噬了云韵体内的力量,连同紫晶封印也一并吞噬,自然夜然并不会再将其还原。

    夜然沉默了一会儿,才偏头问道:“这之后应该没有其他事了吧?”

    “嗯。”即使只是一字的回答,可是将其吐出却仿佛抽取了全的力气,轻轻地点头也显得沉重万分。云韵这么回答只代表着一件事的降临,那便是离别。

    “这还真是遗憾呢,让人心动不已,与美女同居的rì子也终结了呢。”夜然以不符合离别气氛的语气说道。

    听到夜然的话语,云韵也努力让自己轻松起来,不过还是失败了,所以她试着向他发出邀请:“夜然,你……要不要到云,我家做客。”

    云韵对夜然的感比起原著里对萧炎的感要深一层,两者的主要事件都是chūn药,造成的结果也差不多,不过夜然与萧炎到底是两个人。至少,云韵对夜然的克制程度要低很多,因为相比萧炎,她与夜然的阻力小上许多,斗皇。对夜然来说并不是一条难以跨越的鸿沟。而且感受到自己体内翻天覆地的变化,云韵甚至觉得斗皇对夜然而言不值一哂。云韵并不需要担心这方面来努力抑制自己的感

    还有一点,昨天夜然已经以另一种形式“征服”了云韵,之后又经过夜然力量的洗礼,除去感,本能上,云韵便对夜然有着亲近感。

    “还是不了。”考虑了一会儿,夜然还是摇了摇头拒绝道。

    这次倒不是因为萧炎,他会跟着萧炎无非是为了见识剧,体会一下只有穿越者才能感受到的感动,却没有必须跟着的理由。他也不排斥云岚宗,当然也仅限于此,只不过云山与魂有关,谨慎的夜然还不想魂族有所接触,此刻的他还没有对抗魂族的资本。

    当然最主要的是,他想自己一个人好好冷静一下,好好理清自己的感。之后一段时间,他怕是又要闭关一段时间了。

    “这样啊,也对……”云韵听到夜然的拒绝,怅然若失地说道,同时也慢慢低下了头。

    啊啦,这是什么?眼泪?为什么我听到他拒绝会落泪,我什么时候变得这样软弱了?

    看着晶莹的液体滴在自己的手背上,云韵被自己都不理解的感包围着,伪装完全的崩溃!

    “真是唯美动人呢,女人的眼泪啊。”虽然没有想到云韵会因此流泪,或者说,她对自己的感如此之深,然而夜然反而意外的平静了下来,他似乎想通了一些东西,同时也对一些东西更为疑惑了。

    无论怎样,夜然双手温柔而霸道地捧起了云韵的俏脸,二话不说就将自己的嘴唇印在对方的樱唇之上,不同于早上的小清新,这一次夜然没有立即分开,而是笨拙地用舌头敲开了对方嘴唇,顶开牙关,纠缠着对方湿润的小舌。

    良久,夜然才从放开了云韵,唾液连接的丝线却依旧连接着两人。

    “你……”云韵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这是报复哦。”夜然微笑着说道,“你就是这么夺走了本少爷的初吻的哦。那么感觉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云韵现在的思考依然混乱,整个人都晕晕乎乎的。

    “感觉很奇妙吧,本少爷也是一样的哦,无法理解,无法掌控,现在自己心底的这份心到底是什么呢?”夜然指着自己的心脏说道,说出了心中的疑惑与犹豫,“还是说,现在的你能坚定地说出你我吗?”

    “这……”云韵没有想到夜然居然这么直接地提出羞人的问题,不过触及到对方的认真的目光之后,她便知道自己无法蒙混过关了,现在这样没有答案的回答便是对夜然的回答。

    毫无疑问,两人都相互走进了对方的心底,只不过两人留在对方心中的到底是什么却又无法名状。只不过无可否认,两人现在这特殊的感与chūn药有很大关联。夜然并不追求柏拉图式恋,他一直认为是jīng神与**的结合,并不排斥这样开始的感。真正让他犹豫的是,如果那真的是的话,既然他会因此上云韵,那么是不是也代表他也会因此上其他的女人,那他的未免也太过廉价了。

    正是害怕那样的自己,夜然才会如此小心、认真。并不是有感便可以轻易说出“”的,至少夜然做不到。

    “你也不清楚吧?所以现在的我无法承诺,无法起誓,直到我清楚了这份心到底是什么。”

    亦或者什么都不理解地完全被这份心支配,夜然又在心里加上这一句,并不是用来理解的,他不是哲学家,或许到最后都无法清楚是什么。如果那股感能将自己支配的话,那么想必到时候是不是已经不重要了,并不是只有,其他强烈的感亦能带来幸福。就像夜然所见的大多数夫妻一样,他们之间,在夜然看来未必有,只不过初始的好感和时间的陈酿,最终将其变为名为亲的感,一样获得了幸福。所以即使最后夜然搞清楚自己的感完全是yù,他也不一定会放手,只不过会稍微厌恶一下自己吧。夜然不认为也不想自己成为好人。

    “并不是逃避。”夜然伸出右手指着云韵的心口,不过看上去更像是宣战一般,“我只是想要以真正的自己面对你。”

重要声明:小说《斗破之我为苍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