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初吻

    看云韵的样子,在感知了一下自己体内的燥,夜然可以确定他们两个中了chūn药,不过到底chūn药是从哪里来的呢,夜然可以拍着脯保证,自己根本没有chūn药。

    从某种方面来说,夜然可比萧炎纯洁多了,chūn药什么的压根就没有接触过,连普通的配方都不知道,所以一时间他也中招了,chūn药与毒药可是两种不同的概念,不清楚chūn药的夜然吞噬效率低下,chūn药只是类似于钥匙的东西,已经被打开自的yù望才是关键,说到底,两世为人的夜然也不过是个纯小处男。

    不过好在,夜然定力也算不错,心头的邪火马上便被镇压,并且转化自的力量,一股清流在体内游走,同时不断解析着chūn药,加速对它的吞噬。

    思维再次恢复清明,夜然低头望着两人手中的烤鱼,目光流转,又瞥了一眼萧炎和石台上的玉瓶,对云韵确认地问道:“你…刚才在这上面洒了什么?拿过来给我看看。”

    听得夜然的话,云韵也是察觉到问题似乎就出在两人手中的烤鱼上,当下急忙从石台上将那小玉瓶拿了过来,递给夜然。

    “果然啊。”接过小玉瓶,夜然望着那淡白的药粉沉吟道。萧炎你还真是送了一份大礼呢。

    这个小玉瓶并不是夜然的,而是那时候萧炎取出的几个小玉瓶中的一个,那时候夜然替萧炎上完药,便扶着他躺下,云韵为了彰显自己也是有用的,便积极地收拾了那些小玉瓶,不过在收拾上没有太多经验的她将它们与调味料放在一起。谁知道云韵运气这么好,还偏偏选中了其中的chūn药。

    “怎么了?这调料有问题?”见到夜然这模样,云韵疑惑地问道。

    “谁告诉你这是烤鱼的调料了?”夜然此刻的表格外jīng彩了起来。

    云韵感觉到体越来越燥,恨不得有种脱光衣服的冲动,有些焦虑地问道:“这究竟是什么东西?”

    不过毕竟是一位斗皇强者,即使现在实力被封印,可毕竟以往的定力还在,云韵强行压抑住心中的燥

    “这……恐怕是一种……chūn药。”脸庞上的涨红隐隐的甚了一分,夜然说道,“先说好,这个可不是我的。看!我的玉瓶和那小子的虽然相似,不过这里还是有所不同的。”

    夜然当即拿起另一个玉瓶,比较地拿给云韵看,言外之意无非就是你自己拿错了,与我无关,虽说实际上的确跟他没什么关系。

    “chūn……chūn药?”闻言,云韵俏脸一滞,旋即涌上大片羞红,恨恨的跺了跺脚,嗔骂道,“都这个时候了,你还不如想想现在怎么办吧!”

    “你再忍耐一会儿吧,以那小子的水平应该没多大的药效,忍忍就好。”说完,夜然赶忙闭上了眼眸,再过一会儿,等他解析清楚了chūn药的特xìng,便能衍化出克制的药力,就可以帮助云韵驱逐药力了。不过在此之前还是眼不见为净,现在的云韵太过于迷人,他还真怕自己就这么将错就错了。

    随着心中yù火的缭绕焚烧,云韵明眸中也是越来越迷离,yù火正在驱逐着她的理智,躯也不住地颤抖起来,她想要出去冷静一下,却听到远处魔兽的吼叫声,让她回想起那只合猿,当即止住了她的脚步。

    幸好,此时夜然总算睁开了眼睛,左手迅速打在了云韵的皓腕。如此接触到男子气息,云韵体内的燥,顿时犹如干柴遇到烈火一般,猛然的腾烧起来,不过即使如此,强盛起来的yù火在一瞬间被新的力量冲刷。夜然往云韵体内输入着压制的力量,那力量迅速驱逐着云韵体内的yù火。

    “呼~”夜然轻呼出一口气,不过当他正要放开自己的左手,突如其来的变故却让他犹如被那天雷劈中一般,子骤然的僵硬了起来。

    云韵突然扑入夜然的怀中,双臂紧紧地抱住他的腰肢,丰满的部挤压在夜然的膛之上,最重要的是夜然嘴唇上竟然传来柔软的感觉,嘴巴微张,一条湿润的小舌,忽然莫名其妙的钻了进来。

    已经什么都不能思考了,一**快感不断的侵蚀着夜然的心灵。夜然的双臂也抱紧了云韵环上那柔软纤腰,似乎是想要将怀中的女人融进体一般。

    随着体内yù火的膨胀,夜然迷糊之间,右手不由自主的攀上了云韵的柳腰,微微游动,然后穿过蓝袍,摸上了那犹如温玉般光滑嫩的肌肤。手掌缓缓移上,片刻后,竟然是一把握住了那柔软翘立的圣女峰。

    窸窣的摩擦声响起,虽然很小,却被感知极为优秀的夜然捕捉到了,犹如一把重锤一般狠狠的砸在了夜然脑袋之上,让他脱离了yù火的控制。恢复了一定神智的他也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

    云韵此刻已经脱离了chūn药的效果了,这一点毋庸置疑,不过她俏脸上依旧是一片陶醉的神sè。两人口舌交缠,看似旖旎漾无限,可实际上云韵不似在与人接吻,更趋近于汲取着什么。同时,夜然能感受到自己体内的力量被微微地牵动,他这才恍然大悟。

    夜然所修炼的神秘力量可是有着吞噬万象,衍化万物的强大特质,可以说一既全,全既一,有着全知全能的潜力,虽然夜然现在境界不够,无法展现其jīng髓,不过那力量无疑比斗气要高级。由于对chūn药的不熟悉,夜然这一次并未完成完全的转化,还带有着那力量一部分本质,而接触到那一本质的云韵,一瞬间便被那股力量征服、俘虏。

    可以说,夜然的神秘力量却如同毒品一般吸引着吸毒者,那是高次元对低次元的吸引,两人一瞬间的联通使云韵完全沉沦其中,就像使用天见的夜然会被世界的真理法则吸引,那已经超脱了**的层次了。

    夜然也曾输入自己的力量给小医仙,不过那是为了抑制厄难毒体的毒xìng散发,夜然所做的更像是为小医仙体表设置了一层过滤膜,而这次夜然则是从内部消灭yù火,两次的接触程度不一样。若只是这样,云韵还能抵挡,夜然此刻的力量层次虽然超越却没有超出太多,只是夜然刚输送自己的力量后,云韵一瞬间就感到了yù火的消退,这使得她放松了心防,结果被夜然的力量趁虚而入了。

    清楚了事的原因,可关键的是之后怎么做。夜然有时候真恨自己,那么正人君子干什么,自己穿越的外挂比不上YY小说里那样直接就逆天了,可他没有什么大志向,他大可以选个不大不小的地方,做做纨绔,抢抢美女,偶尔还能趁主角还没成长起来踩踩他。

    心里虽然在抱怨自己,不过实际他却又一次地选择做正人君子。好吧,事实上,如果萧炎不在这里,夜然这个小处男十有仈jiǔ是受不了惑的,可现在萧炎虽然依旧躺在那里,可他却已经感知到萧炎是在装睡,刚刚将他从yù火中惊醒的声响便是萧炎苏醒时发出的。而且就算萧炎真的睡了,不还有个药老嘛,夜然可不想被一个老头子看了自己的活chūn宫。

    这次真不知道到底是赚了呢,还是亏了呢。夜然想要做个苦笑一下缓解心,可是他嘴巴还被云韵堵着呢。

    夜然再次将自己体内的力量灌注到云韵体内,既然对方想要,那么就给她,不过倒是没有将闭合的嘴唇分开,论传输效率,嘴与嘴的传送可是排第二的。夜然的力量只对他温柔,对其他人却是异常的霸道,没有他的控制,其他人反而会被他的力量吞噬,所以夜然不会贸然分开他与云韵,那么他索xìng送云韵一场造化吧。

    不再只是针对着chūn药,神秘力量以最本质的形式进入云韵的体,似乎要将她的血,她的斗气,她的灵魂也一齐吞噬殆尽,将其完全地“征服”。这之后,那力量又再次变化,在云韵体内的一切都被重新开辟,迎来了更为辉煌的新生。

    完成这一切之后,夜然才收回了力量,两人气回肠的深吻也迎来了终点,带着一丝失落,唇与唇之间再次充满了间隙。

    夜然终于大汗淋漓地退后了一步,剧烈的喘着粗气,脚步也有些虚浮,刚刚那么做,对他的消耗也很巨大,在量上,夜然只是斗王,与斗皇还相去甚远,夜然也只有帮助过两人做过这样的事,一个是义父的谭炼,然后是义妹的夜夜,当然对这两人,他是不会以今天这种方式输送力量的。

    云韵此时也恢复了理智,不过一时间却无法计较那些事,她虽然在此次事件中获得了无法预计的好处,不过其过程中的感受却已经超越了她的jīng神极限,理智恢复的瞬间,伴随而来的是深深的倦意。风中残烛的意识最终无法再支撑那摇摇yù坠的躯,最后映入她眼眸的是让她无限留恋的那人的脸庞。

    夜然想要站正体,却被不想熟悉的温香软玉再次扑入他的怀中,云韵倒下时也顺带将夜然扑到了。

    本还想说什么的夜然,看着安静宁和地睡在自己膛的佳人,顿时失去了言语,索xìng也不起来,两人就这么躺在了地上。

重要声明:小说《斗破之我为苍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