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命中注定的某些事

    云韵缓缓的溶解着体内的紫晶封印,夜然也慢慢地治愈着自己的右手,当然生活在一个山洞里,随着时间的发展,两人的关系也是逐渐的熟络了起来,毕竟两人都并不厌恶对方。这或许也有因为云韵上那抹类似久居高位的高贵淡下来的原因,夜然一开始的冷淡那也算是较大的原因。

    山洞同居般的生活平静的过了两天,然而当第三天时,却是被一声突如其来的狼啸声打破。

    夜然不是萧炎,凭他现在的实力,根本不需要躲躲藏藏,魔兽过来也不过是给他们加餐罢了。不过听到这声狼啸声却让夜然露出了古怪的表

    “怎么了?”云韵看着夜然的表,有些疑惑地问道。

    “没什么,只不过有个认识的人过来了。”夜然晃了晃头部,接着站起对着云韵说道,“我出去一下,看样子他遇上麻烦了呢。”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有缘千里来相会?

    夜然感知中除了一只二阶魔兽,还有一个正被它追逐的人,正是萧炎,两者正快速向山洞这边过来。

    夜然的步伐并不快,毕竟他与萧炎的关系可没有好到让他狂奔而去,反正二阶魔兽,萧炎还能勉强应付,要救命也还有药老呢。他不过是去打个招呼而已,他也没必要特意避开萧炎,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怕了萧炎呢。魔兽山脉又不是专门为萧炎开的。

    就在夜然快走出山洞的时候,他突然回头对着云韵说道:“对了,云芝,待会儿记得隐藏一下我的实力,高阶斗师就可以了。”

    云韵理解地点了点头,含笑目送着夜然的离开。她也清楚夜然现在的实力说出去可以吓趴下不少人,几天的接触下来,她也清楚了夜然不是喜欢夸耀自己实力的人,认识的人不清楚他的实力也不奇怪。

    夜然可是一直信奉者扮猪吃老虎才是王道,要不是云韵当时见到了他的斗气双翼,夜然同样会如此。还有他也不想太打击萧炎,现在他所做的一切都还未太过影响剧

    在山洞内的云韵听闻狼嚎声更是剧烈了许多,片刻后,狼嚎逐渐远去,不久之后,夜然便扶着一名与他差不多年龄,满鲜血的少年走了进来。

    萧炎虽然在与魔兽的打斗中发现了夜然,夜然压根也没有隐藏,不过萧炎却以眼神示意夜然不要出手,显然萧炎也将其当做一次难得的修炼,夜然见他如此就在一旁静静地观看。所以萧炎现在弄成这副样子。

    萧炎见到山洞里居然还有一人,而且还是个女人,风华绝代的美女,他顿时一愣,然后似乎想通了什么,以暧昧地眼神来夜然与云韵之间徘徊。

    “那个……不会打扰你们吗?”萧炎有些不好意思地笑道,真的就像腼腆地少年一般。

    闻言,云韵俏脸上也是闪过一抹尴尬,和一丝羞涩,等她正要开口解释,萧炎却率先叫了出来。只见夜然一指点在了萧炎的淤青处,疼痛才能让人清醒,在此之前,其他解释只不过是狡辩罢了。

    “你小子在乱想什么?那个女人跟你一样是个倒霉鬼,前几天受伤被我救了而已。”夜然淡淡地说道。

    “嘶!夜然你也太狠了,我可是伤员哦。”萧炎抗议道,并且夸张地做出反应,就像受到什么重创一般。

    “狠吗?我可很讨厌名不副实的哦,就让我并附其实吧。”夜然说着又竖起一根手指,作势就要往萧炎上戳.

    “别啊,我错了还不行吗?夜然可是对小医仙一往深呢。”萧炎当即服软道,体还配合地向后一缩,不过他忘了,他真的是一个伤员,这一动可是真的触动了伤口,让他忍不住吸了几口凉气。

    夜然摇了摇头,扶着萧炎在石椅上坐下,一边做,嘴上也还解释着:“我和小仙还只是朋友关系,我对她是有好感的,不过还不到一往深的地步。”

    云韵虽然不清楚两人口中小医仙的是谁,不过也大致清楚那时与夜然较为亲密的女xìng朋友,不知为什么,她想到这里心里便为之一黯,不过那种感觉很淡,淡到她自己也察觉不了。

    “清楚了。”现在萧炎不敢与夜然顶嘴,他可没有自信能让那个女人一见钟,为他上药,所以他还是指望着夜然呢。

    当然伤药还是得自己出,萧炎从那纳戒中取出几个玉瓶,成列在石桌上,伤痛让他无法准确地拿到想要伤药。不过他也在采药那时见识过夜然的医师水平,不怕夜然不懂治疗。夜然也不再多说,先是用清洁药液替萧炎擦去了血水,然后将粉末均匀的洒在伤口之上。再次取出一些止血用的棉布,干净利落地将伤口包了起来。男人这方面没什么顾忌,再者萧炎受伤的位置也只是在肩膀、手臂那里,云韵也没有特意地回避。

    疼痛慢慢从萧炎上消失,jīng疲力竭的他也快速地进入睡眠之中。

    见萧炎睡着了,云韵才轻轻来到夜然边,同时也进一步看清了他带来的人,她有点意外地说道:“这小子的胆子真不小,斗者的实力,就敢闯进魔兽山脉内部。”

    就算被封印了实力,云韵要看出萧炎的境界还是易如反掌。

    “危险与回报成正比吗,胆小鬼是成不了强者的。”夜然选了一处干净的地方又铺了一层毯子,然后将石椅上的萧炎扶了起来,平放在上边。

    “哦~这么说,你经历过更危险的事咯?”云韵美眸盯着夜然,显然她对于夜然的成长经历比较好奇的。

    “世上还有一类人被称为天才哦。”夜然随意地敷衍道,不过实际上这也算是正确答案,即使夜然不认为自己是个天才,自己的一切都是上天的眷恋罢了。至少他并不认为自己是个有勇气的人。

    “你还真是自负呢。”

    “我不该自负吗?”夜然现在的成就完全有资格自负,虽然他并不是那样的人。

    “该~也不知道你这个小怪物怎么修炼的,就算是天才也不会那么恐怖啊。”云韵苦笑着摇了摇头,即使她也被誉为天才,可一比夜然,那就什么都不是了。

    事实上,这几天里,云韵对比着夜然,总有一股强烈的挫败感在心底。即使现在她斗皇的实力还压她一个个级别,可是夜然追上她是迟早的事,只不过早一点与晚一点的区别而已。

    除去实力,做菜手艺还那么好,即使只是烤鱼,也被烤出了不同的花样,而且每次都那么好吃。照顾起人来,也是无微不至。甚至比起肌肤,夜然居然也不差云韵,虽说夜然他是希望自己能更粗犷一点。面对这样的夜然,被封印的云韵有自己好没用的想法。

    为了摆脱那样的心境,云韵最近也开始做些事,像昨天的晚餐就是她做的,焦炭般的烤鱼,最后她索xìng破罐子破摔,“威胁”着夜然吃掉。

    时间慢慢流逝,太阳按时下班了,再次将世界交换给了黑夜。

    萧炎还没有醒来,看样子这段时间还真的有够艰辛的,从中午睡到了晚上。夜然也从外边回来了,这块地域由于失去了紫晶翼狮王,这几天都在混乱之中,怕是要产生新的王者才能安定下来,有不少不长眼的魔兽往他们这边跑,夜然就去解决他们。不过这也正好丰富了夜然的娱乐生活,即使有一击必杀的能力,他也要在充分戏弄完魔兽之后再动手,也算是一种恶趣味吧。

    不过夜然进入山洞之后,脸就立即苦了下来,云韵正在火堆上不断翻转着肥鱼。

    “啊,你回来了。”云韵偏过头,对着夜然俏皮的笑道,“饿了吧,我已经做好晚餐了。”

    “这个……还是我来吧。”

    “可惜,已经好了。”云韵露出得逞的笑容,将烤鱼从火焰中拿出,相比昨天的烤鱼,黑sè碳化比例的确是少了,也算有所进步吧,可惜,它依旧是个失败品。

    这对于一个为了味道宁愿吃毒药的人来说,可是相当残酷的事呢。

    “大姐,我好歹救了你,你也不用这么恩将仇报吧。”

    夜然哀嚎了一声,这也是云韵难得能让他吃瘪的方法,所以即使她自己也不太满意自己的作品,她却依旧没有放弃烤鱼的原因。反正早餐和午餐都交给了夜然,也不会太虐待自己的胃。

    最终,夜然还是从云韵手中接过了烤鱼,咬了咬将它吞了下去。

    看着夜然动口,云韵也咽下小块鱼,见到对方即使露出难吃的表却依旧将自己所做的食物吃掉这件事,让她有点甜蜜,嘴中的食物似乎也不那么难以下咽嘛。

    夜然奉行着早死早cāo生的原则,大口大口地咬着烤鱼,想早点结束这苦味的时间,不过当他吃完之后,眉头却是缓缓地皱了起来,子也是有些不自在的扭了起来。

    “那个…夜然,你…你有没有察觉到一点不对劲啊?”站在夜然面前的云韵,忽然俏脸嫣红的轻声问道。

    听得她问话,夜然这才抬起头颅,心头却是不由猛的一跳,只见面前亭亭玉立的云韵,一张俏脸不知何时布满了人的绯红,原本灵动的眸子,此时也是变得迷离了起来,夜然目光下移,却是发现,就连兰芝那修长的玉颈,也是攀上了一层粉红。

    夜然又瞥了一眼安静地躺在毯子上的萧炎,脸sè不古怪起来。

    难道有些事,真的是命中注定?

重要声明:小说《斗破之我为苍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