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萧炎对夜然

    当天sè逐渐变暗之时,队伍也终于是安全到达了采药队的目的地:一处遍地生长着药草的凹陷盆地。

    盆地之中,生长着各种各样的药草,进入此处,芬芳的药香味,漂浮空中,深吸一口气,顿时让人有些感到心旷神怡。

    “大家在此处安营吧,小心别弄坏了周围地药草。”搽去额头上的汗水,小医仙转冲着大伙柔声笑道。虽然有着夜然的帮忙,可以她的xìng格可不会在一旁安静地看着别人工作。

    朵朵白sè帐篷立地而起,也有许多佣兵开始为晚餐而忙碌着,夜然也开始为小医仙准备着晚餐,从火焰之上中散发的阵阵香也不断刺激着周围人的鼻子和食yù,看得出,夜然在这方面也算是一把好手。当然,除去小医仙,他四周的人同样也分到了他的烤,并且与其中几个佣兵谈笑起来,人缘方面也算不错。

    原本穆力还能与小医仙搭上几句话,不过夜然出现后,一切都交给他去面对了,与对待其他佣兵不同,夜然对穆力虽然表面上客客气气的,不过话语中却暗藏嘲讽,听起来甚是尖锐,关键的是穆力还必须忍着,高阶斗师的威慑力对他而言还是很足的,所以现在穆力也没有自讨没趣地上去,而是在远处自以为隐蔽地放着凶光。

    天sè,在篝火的腾烧中,缓缓降临了山峦,黑暗,笼罩着森林,枝叶探伸间,宛如一只只张牙舞爪的凶兽。随着夜sè的降临,营地中也是逐渐的寂静了下来,除了守夜的佣兵之外,便只有那木柴在火焰中暴烈的轻微脆声。

    寂静的黑暗中,一处帐篷忽然微微一动,漆黑的曼妙影子,从帐篷中悄悄溜出,然后悄无声息的从守卫漏洞处,溜进了漆黑的森林中。而另一顶帐篷,从外面看不出任何动静,不过实则已经人去楼空了。

    在黑影离开后不久,又是一道影子从另外一处帐篷中钻出,紧紧的跟随着前边不知什么时候变为两道的黑影。

    萧炎望着急行的两人,心里不咋舌,要不是小医仙修为比较低,只有夜然的话,他就算一直盯着夜然的帐篷也什么都探查不到吧。

    陡峭的山崖之上,两道人影在淡淡月光的照shè下,若隐若现。

    黑暗中的萧炎以那双深邃的眼眸注视着两人,带着少年的兴奋:“探宝,要开始了……”

    “开始吧?”前走了一步,小医仙望着那黑漆漆的山底,转头冲着夜然问道。

    不过她却只见夜然摇了摇头,只是脸上的神却又显示少年也是一副兴趣盎然的样子,这让小医仙搞不清楚夜然想干什么。

    “有只不怎么可的老鼠也跟来了呢。”夜然没有转,只是微微测了测头,目光明确地指向了萧炎的方向。夜然的声音不大,不过在这寂静的夜晚却很是清晰。

    “什么!”小医仙完全没有想到居然有人跟踪他们,差点惊呼出来。

    “该死!居然被发现了。”萧炎知道对方是高阶斗师,所以一直都格外的小心谨慎,只是没想到还是被发现了。他也不疑夜然只是诈他出来,因为他的视线明确地与夜然的视线相接。

    萧炎是个果断的人,判定自己被发现之后便立即转跑了起来。

    “放弃吧,你是逃不了的,还是乖乖束手就擒吧。”随着一句话的说完,音源也便从几十米外的崖边来到了萧炎的后。

    好恐怖的法!

    通过声音感受着对方的速度,逃跑中的萧炎不留下了冷汗,的确,就像夜然说的,只靠萧炎自己,他根本逃不了。不过这也是他自己最清楚的事,所以从一开始,萧炎就没想过要逃跑,否则他早就将背后的重尺收回了。

    只见萧炎在夜然就要抓住他的瞬间解开了背负在自己上的重尺,重尺与萧炎的背面当即分离,重尺化为夜然与萧炎之间的障碍物。而萧炎解除了负重之后,速度当即上升了一个层次,不过这依旧比不上夜然,逃跑依旧是不可取的。萧炎斜向下一蹦,借助着反作用力,他居然向后回去。借助暂时的浮空转回子,全斗气运转,萧炎的拳头毫不犹豫地轰出。

    重尺的作用可不单纯只是障碍物,那种距离,夜然要不就是打乱步伐节奏避开重尺,或者将重尺拨开,而夜然会选择第二种的可能xìng比较大。不过如果夜然一旦碰触到重尺,重尺压制斗气的特质必定对夜然造成一定影响,而萧炎则趁机攻击,这才是唯一的机会。

    不过让萧炎没想到的是,夜然居然一手握住柄部,一手推着尺面,似乎早就预料到萧炎的攻击一样,居然就这么推着重尺冲出去,而重尺压制斗气的特质却丝毫没有在夜然上体现。

    萧炎的八极崩沉重地打在了自己的重尺之上,阵阵反震之力不断作用在他的手上,萧炎觉得自己整个手臂都要碎掉一般。萧炎被撞飞了好几米,凭借着过人的毅力,萧炎没有被疼痛夺去意识,依旧努力捕捉着夜然的踪迹。不过入眼的却只有不断放大的重尺。

    “老师!”萧炎在心里呼唤着药老,这是此时此刻他唯一能做的事了,只不过最终药老的声音,力量都没有出现。

    强大的风压刮得萧炎的脸庞生疼,那一瞬间,萧炎甚至以为自己已经死了,不过那致命的重尺却没有落下。

    这也便是药老没有出手的原因了,他从夜然那里感受不到杀气,之后他又探测到八极崩的反震之力被对方故意削弱了几层,萧炎能感受到的不过是单纯的痛,实际的损伤却不大,由此他也推测出了对方没有杀萧炎的意思。

    “放轻松,放轻松,我又没说要杀了你。”虽然差点就杀了呢。

    单臂收起了顶在萧炎脑前的重尺,夜然露出和善的微笑。

    萧炎也从地上站了起来,用没有受伤的手拍打着衣衫,之后又从纳戒里拿出一颗丹药服下。

    “你想怎么样?”萧炎了解到两人现在的差距,反而平静了下来,没有求饶,也没刺激,只是淡淡地问道。

    “这位小兄弟,是叫萧炎来着吧,你运气不错呢,我和小仙都不是嗜杀之人,还不会为了不知道有没有的宝藏而杀人灭口呢,不过也当然不会就这么让你离开,暂时麻烦你陪我们一起下去吧。”夜然又挥了几下重尺,似乎对其很满意地点了点头,“你这武器不错呢。”

    看着夜然如此轻巧地挥舞将自己压得半死的重尺,要不是听到空气的呼啸声,萧炎甚至怀疑重尺是不是被掉包了,为了调节自绪,萧炎玩笑道:“送你如何?”

    “不用了,我已经有武器了,这尺子也不适合我。”夜然摇了摇头拒绝道,同时将手中的重尺随意地抛还给萧炎。这让萧炎差点被砸伤。

重要声明:小说《斗破之我为苍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