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离开之前

    沿着声音的方向望去,不知何时另一个叶岚夜出现在了房间内。

    “你……”薰儿羞红着双颊,纤指指着叶岚夜,出现两个叶岚夜还不至于让薰儿如此,问题是另一名岚夜所在位置,正是她的香塌之上,这如何让她不羞,不怒。

    “怎么了?”坐在上的岚夜无邪地歪着头,似乎不明白薰儿所指。

    因为不能让其他人发现,薰儿努力压制自己心里快要爆发的绪,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同时她压低声音对岚夜说道:“你……快给我下来。”

    听薰儿这么说,叶岚夜做出恍然大悟的样子,不过他却没有立即离开,反而故意狠狠地嗅两口之后,才缓缓从上下来,不得不说,被薰儿这么一提醒,他才注意到其中的清香,反而让他有点舍不得了。

    本来叶岚夜还想调戏一句“你的子都已经被我看光了,这点事压根就不算什么吧”,不过考虑到薰儿恼羞成怒的可能xìng,叶岚夜还是打消了这个打算。

    见两个叶岚夜安静地坐在了椅子上,薰儿这才缓缓开口道:“这就是你所谓的‘两’全其美?”

    “怎么样,不错吧?你分不出我们两个吧。”这句话,被两个岚夜拆成两段前后说出口,不过这只是让薰儿更加心烦意乱。

    “那么也就是说,你去保护萧炎哥哥,而另一个傀儡跟我们一起去迦南学院?”薰儿的小脑袋在两人之间转动,细细打量之后发现,她真的无法区分两者。

    “就是这样,不过的计划吧,这样还可以成为我的不在场证明呢。”依旧是两人断开地回答。

    事实上,另一个叶岚夜并不是傀儡那么简单,而是类似于外化的概念,那是叶岚夜继承上个世界强者们记忆里的手段,那是真正的外化,不过在这个世界并不能直接使用,现在这样是岚夜经过自己衍天化神决推衍的结果。当然,他没有解释给薰儿听的打算,她要这么理解反而倒是帮了大忙。

    “不过你可以那么远cāo纵距离,同时不被发现?”薰儿虽然这么问,不过也只是确认一下罢了,既然对方提出傀儡这个办法,一开始就会考虑到这个问题吧。

    “当然没问题咯。”这可是外化,全程自动处理,可不是傀儡之流可以比拟的。

    看到岚夜这么自信地保证,薰儿这才真正地安心。

    ……

    因为迦南学院的招生,街道因此变得闹之极,叶岚夜与来来往往的行人擦而过,如果到药老这种层次的强者或许可以瞧出一些端倪,不过此刻他们却不在这里。叶岚夜即使在如此拥挤的人群中,却没有真正地碰触到任何一人,即使是容不下一人的空隙,叶岚夜却确确实实地没有碰触地通过了,行人甚至感觉不到他走过带起的气流。

    其实叶岚夜正在利用这边的行人锤炼自己的法,前些时间感悟到的空间瞬移,他到底没有掌握,不过他也不是完全没有收获的,他的法因此大涨。街上的行人虽然没有攻击意识,却不是那些障碍物可以相比的,随心的动作,不一的速度,这般万变的场景才有练习的价值。

    不久叶岚夜便来到了城中心的拍卖场,练法不过是顺便的,这才是他的目的。

    雅妃优雅的坐在椅上,右脚搭在左腿之上,长长地旗袍下方露出一截人的雪白。

    原本看着账本的雅妃突然抬起头,对着轻轻走近的岚夜说道:“看够了?”

    叶岚夜只是步子轻了一点,倒是没有特意遮掩自己的气息,被雅妃发现也不奇怪。

    “怎么够呢,像雅妃小姐这么美丽,一辈子都看不够。”自从被薰儿识破之后,叶岚夜也“开朗”了许多。岚夜毫不客气地坐在了椅子上,为自己倒了一杯茶水。

    “那就继续看吧。”雅妃白了岚夜一眼,接着便继续低头看着账本。

    叶岚夜对此也不恼,而是真的面带微笑继续看着雅妃,而且比起一开始,这次他更毫无遮掩,虽然严重没有sèyù,不过注意力却意外地击中,欣赏美女也是一件美事呢。

    雅妃起先还不在意,不过时间一长,她便觉得浑不自在了,子隐隐有些发烫,虽然并不讨厌这个被这个少年注视的感觉。

    终于,雅妃放下手中的书本,认输一般地说道:“好啦,我的叶大少,你到底有什么事,你就直说吧。”

    “我来见雅妃小姐一定要有事吗?”轻轻抿了一口茶水,岚夜轻笑道,“我只是想要在去迦南学院之前再来见一下雅妃小姐罢了。”

    “!”听到岚夜这么一说,雅妃才想起了他在这次迦南学院招生取得的惊人成绩,这个一直都平平淡淡的少年却是比一鸣惊人的萧炎还要恐怖,不过雅妃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虽然超出她的预计,却没有惊讶的感觉。自始至终,她都相信着他是个不平凡的人。

    “以叶少爷的天赋,就算在迦南学院也是顶尖的,将来的前途不可限量呢,到时候可别忘了小女子哦。”雅妃媚笑着说道,不过此刻的她却是前所未有的复杂。

    雅妃心里此刻有些失落,以往或许还未察觉,可现在她确实地感受到了,即使以前一年间在乌坦城的rì子也只有三、四个月,可总比去迦南学院之后要长得多,有了比较之后,她才发现原来自己是那么眷恋着那段时光呢。同时,雅妃心里也有着欣喜,他居然在离别前特意来找自己,虽然她自己还不清楚为什么,不过她确实感受到了那来自心底的甜蜜。

    有了叶岚夜这个对比的存在,雅妃对萧炎的表现都没有了原著中那般的“惊艳”感,与萧炎的交集完全变为单纯的利益交易,反而更存托出叶岚夜的成熟、淡然。最初的对手和要超越的目标,这样的份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改变了,不过由于那一开始的定位,雅妃始终无法看破自己真正的感,连带着岚夜也因此退步。

    “雅妃姐,我们也认识了这么几年了,你也别一直叶大少、叶少爷这么叫着。”这倒不是叶岚夜突然察觉到连雅妃自己都未察觉到的心意,他来的真实目的也如他所说的一样,离别前与朋友告个别,认识有一段时间了,怎么也不能一直那么生疏吧。

    “既然你已经叫姐了,那么我叫你一声岚夜弟弟如何?”岚夜一声比往rì更为亲近的称呼,让得雅妃狭长的美眸弯起迷人地开心弧度,玉手托着香腮,眸盯着少年那清秀俊美的脸庞,修长的睫毛颤抖般地轻眨了眨,淡淡的妩媚惑,浮现在那张妖娆的成熟俏脸之上。

    “那自然是小弟的荣幸咯。”岚夜露出温暖的微笑。

    雅妃是个非常jīng明的女人,她清楚自己的魅力,可叶岚夜此刻却依旧保持着镇定,虽然她看得出叶岚夜的喜悦是真实的,不过这太过纯洁的微笑却让她稍微有些溃败感,长年的习惯又不自觉地将她往胜负上面想。

    “接着。”雅妃突然将手中的账本抛给叶岚夜,就算是岚夜也搞不清女孩子的心,一时居然没有反应过来,不过最终还是成功借助了。

    “这是?”叶岚夜指了指自己手中的账本,有些疑惑地看着雅妃。

    “一直就听说岚夜弟弟对账目管理很有一,既然都叫我姐姐了,那么稍微帮我算一下账本应该没问题吧?”比起姐姐,雅妃现在更有着妹妹撒的感觉。

    “姐姐就不怕我偷看拍卖会的账本,将姐姐你买了吗?”话虽然这么说,岚夜却是已经打开了账本。

    岚夜自己家的账本都是他以上一个世界的数学知识自己编写的,倒是没怎么接触过这个世界的账本,毕竟账本也算是每个家族的机密,不会随便给外人看,而岚夜本也不屑去看。不过好在,这个世界的账本还算好理解,他立即便看清其中的关键。

    雅妃对着岚夜眨巴大眼睛,嗔道:“那么你会吗?”

    看到美人如此魅惑的眼神,饶是以叶岚夜的定力也不颤了颤,原本放弃攻略的心思有死灰复燃的趋势。

    “我怎么舍得呢,像姐姐这样的美人无论怎样我也得自己私藏了。”这是叶岚夜难得地将自己真心的想法说出来,不隐藏,不修饰。

    似乎很满意岚夜的回答,雅妃嘴角的笑意更胜,俏脸却是飞上了一抹人绯红。岚夜当即将目光转到了账本上,努力将心思完全集中到数**算之中。

    见岚夜如此,雅妃也不再出声,总算赢了一次的她忍住乘胜追击的冲动,而是在一旁静静地看着岚夜工作的样子。本来她只是想借账本来引出自己想要请教的商业问题,倒没想让岚夜真的帮她算账。不过即使没有达到原来的目的,雅妃还是学到了许多,比如岚夜自行添加的其他数值,看似只是增加运算量,实际上却让人从另一个方面把握到了市场动向,还有计算的方法,即使多了新的数值要计算,可实际时间却更少了。

    雅妃从来没有注意到小小的账本原来也有这么多学问,可以得到那么多信息。

    不过最终,雅妃却由原本看着账本的变化转为看着叶岚夜认真的脸庞,这么一看的话,自己这个弟弟还真是妖孽呢。

    时间比他们想象要快地流逝着。

    “雅妃姐,我稍微加了几项东西,不过我想应该对你有所帮助,另外,我还将自己的计算方法写了出来。”岚夜没立即看向雅妃,而是先大大地伸了个懒腰。不过也因此他没有发现看着他愣神的雅妃。

    听到岚夜的声音,雅妃这才回复过来,俏脸再次红了起来,她努力控制着语气说道:“那还真是辛苦弟弟了,本来姐姐只是开个玩笑的,不过没想到弟弟的计算这么jīng妙呢。”

    “那么,雅妃姐要怎么感谢我呢。”

    “姐姐请你吃饭如何。”

    “这种时候,姐姐不应该说以相许吗?”岚夜故作失望地说道。

    雅妃一怔,旋即嗔道:“姐姐就这么廉价啊。”

    平静一段时间的房间又再次被充满了笑声。

重要声明:小说《斗破之我为苍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