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月黑风高

    “想自杀吗?你可以试试哦。”少年玩味的话语终结了少女最后的解脱之道,薰儿当即发现自己的体居然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岚夜也因此放开了手。

    “你…这个……”就连话语都也因此显得格外的柔弱细小,薰儿真的堕入了绝望的深渊,闭上自己的眼睛,这是她最后能做的一丝抵抗。

    只是过了很久,薰儿所想的触感都没有降临,反而听到了少年连续不断地笑声,不同于刚才的狂气,现在的笑声纯粹许多,偶尔还能听到因笑得过猛呛到的声音。

    薰儿鼓起勇气睁开了眼睛,就见到那个将自己至绝望的少年正毫无形象地捧腹大笑,甚至笑出了眼泪。

    见到薰儿睁开眼睛,岚夜硬生生的闭上了嘴巴,强迫自己直弯曲的体,不过仔细观察的话,还是可以看出他的体都在颤抖。原本岚夜并不是笑点那么低的人,不过一直以来的神女居然做出那样的样子,还是让他笑了出来,说起来人类本便是能将别人出丑当做笑点的恶劣生物呢。当然他也有故意引导自己的因素在其中,那样的薰儿可是格外的惑啊,他还真怕自己一不小心就将她给办了。

    “好了,玩笑就开到这里吧。”叶岚夜又再次走到薰儿面前,蹲了下来,同时牵起薰儿的一只手,“真是非常抱歉呢,熏儿小姐。”

    最坏的状况没有发生,薰儿倒是不再那么抵触岚夜的手,而是满脸疑问地望着岚夜。

    “你……”她能感受到jīng纯的力量进入她体内,并不是斗气,却不断温养着她体内,原本因为秘法造成的损失居然慢慢修复,血脉居然隐隐有进化的趋势。如果硬要说的话,这股能量更接近于生命力。可她实在想不通岚夜为什么要用生命力帮助自己的原因。

    “这当我的赔礼吧,让我献出生命什么的,果然还是办不到呢。”叶岚夜故作愧疚地说道,老实说,生命力对其他人而言至关重要,可对岚夜而言却并算不了什么,他完全可以用其他事物转化为自生命力,当然花费还是不小的。

    看薰儿恢复地差不多了,他轻轻松开薰儿纤细的手,慢慢地站了起来,过程中还踉跄了几步,当然这一切都是假装的,他只不过是想稍微赚取一下同分罢了。

    感受到自的回复,薰儿当即从地上站了起来,眼中的敌意依旧存在,不过杀意却减小了不少,毕竟对方即使处优势却做出示好的行为,这种妥协她也不得不接受呢。

    这也是叶岚夜的目的,他刚刚邪恶的表现除去一时的兴起,还有无非就是告诉薰儿“如果我真的是个坏人,我大可以先这样在那样的……”,现在岚夜又告诉薰儿一切都是假的,经历过更恶劣况的薰儿自然会更容易地接受现实,使她慢慢看淡被看光的事,虽然会使两人有点尴尬,不过至少比仇恨好多了。

    目光注视着岚夜,薰儿冷冷地问道:“那么这次,你可以说出到底怎么回事了吧?”

    “当然!当然,这次的是……”

    之后,叶岚夜这次的事件他将其归结于他的法秘技,某种意义上并不算说谎。为此,他又再次向薰儿道歉了。不过这次事件也使得他的实力有所暴露,为此,叶岚夜又将刚刚编造的世告诉薰儿。叶岚夜将自己的世塑造成以前受过萧族恩惠的一族,在萧族衰败之后,他的家族总是默默地保护萧家,不过最终还是被魂族灭了,只剩下自己一人,来个死无对证,反正十一年前,他穿越的时候,的确是如同被灭门的样子,他之后也的确一直在帮萧家。

    至于古族的调查,叶岚夜也不担心,他们的字典里可没有穿越者这个词,虽然找不到肯定的证据,却也绝对找不到否定的证据,他们选择相信的可能xìng很高,他们估计会将叶岚夜的家族当做萧族当年的后手吧。

    薰儿虽然安静地听完岚夜说完所有事,不过她的态度依旧看不透,不过这种表面上的和平已经算是比较好的的现象了,之后两人也就分开了。

    ……

    本来岚夜还以为两人至少会冷战一段时间,不一回去就召集兵马回来复仇已经不错了,却不想,黄昏时刻,薰儿居然笑吟吟地出现在他的房间之中。少去了杀气与敌意,不过岚夜总感觉要遭,那样笑着的薰儿不同于以往那般如同无垢的清莲,而更趋向于让人又又恨的……小魔女?

    与薰儿聊了一会儿之后,岚夜也清楚了她的意思,以这次的事件为条件,他以后大概要受这位大小姐的驱使了,当然薰儿不会让他做些他做不到的事,不过借此捉弄一下他还是可以的,这也算是种报复吧。

    回去之后,薰儿也就想清楚了,要让她再对岚夜动手已经是不可能的了,可就让她那么放过叶岚夜,她也无论如何也办不到,于是她便想以这种方法来消气。正好之后的白天,她又遇见了一次烦心事,本来她是想通过逛街来缓解一下心,却不想遇到了加列奥和柳席,不仅对她无礼,更是出言侮辱萧炎,这让薰儿心中杀机泛起。本来她是想亲自动手的,不过也就在这时候她想起来叶岚夜,你不是萧家的守护者吗,那么替萧家杀几个人应该没有问题吧。

    薰儿一直都是那般成熟淡然的样子,隐藏的份让她不得不有所保留,知晓她份的人也对她毕恭毕敬,现在她遇到知晓她底细,同时不需要对他客气的叶岚夜,她那小恶魔的一面也就被挖掘出来了,那是其他任何人都无法享受到的一面呢。

    空气中的水汽凝结,当即化为一张冰雕面具出现在岚夜手中,加上现在他上的白袍,在这月黑风高夜内未免有些嚣张。

    正要出发之时,叶岚夜扭头询问后的少女:“要我带那个谁的狗头交给你检验吗?”

    对于柳席那样的小角sè,他已经记不起名字了,这几天他又一直在参悟,也没有知道的机会。

    薰儿闻言皱了皱眉,老实说她有点怀疑岚夜是不是故意恶心自己,不过最终还是平静地说道:“不用了。”

    “了解。”将冰雕面具往脸上一口,白sè的影犹如幽灵般鬼魅地消失了。

    ……

    加列家族后院的一处房间之中,叶岚夜有些无奈的望着那被打昏在榻之上的俏丽女子,女子上只披了一件单薄的浴纱,人的雪白chūn光,泄露了大片。叶岚夜突然为自己有点不值,自己的无论是力量还是外貌都胜过那个低等炼药师百倍,可是对方至少有吃,而自己则做了两辈子的处男,有时候还真想就这么放纵自己啊。

    这时木门被缓缓退开,柳席那招牌似的声,顿时在房间中响起:“哈哈,宝贝,我回来了,今天晚上准备接受摧残吧。”

    叶岚夜并未隐藏自己的影,而是直接坐在了榻上,柳席看到原本只属于自己的上居然出现了其他男人,虽然搞不清状况,却也没有多思考,当即大怒地向叶岚夜冲去。

    “果然个被jīng虫填满大脑的白痴。”叶岚夜摇了摇头,屈指一弹,而原本飞速向他奔来的柳席也好似受到了什么暗器的偷袭,奔跑的形顿时倾斜而下,有却死命地捂住左眼。

    “来人啊,有人要刺杀我!”左眼的剧痛柳席晕过去,不过此时,他却是咬牙抗了下来,张口拼命的嘶声大喊。

    这个房间已经被叶岚夜的气息包裹起来了了,没人听得见的柳席的呼喊,不过岚夜也没有告诉柳席的意思,反正他马上就会察觉到的。

    果然呼喊了一阵,柳席就发现外界的人根本察觉不到自己的求救,也强压住体的疼痛和心理的恐惧,向岚夜问道:“你…你究竟想干什么?你要什么?钱?丹药?我什么都给你,只要放过我。”

    “我要帝品丹药你拿的出吗?”叶岚夜故意以一本正经的语气说道。

    听到岚夜的要求,柳席差点就爬出来,不过最终还是毕恭毕敬地说道:“阁下,别开这种玩笑,那种传说中的东西我怎么拿得出来。”

    “你不是说什么都会给我吗?果然还是骗人的呢。”岚夜的语气骤然变冷,那张冰雕面具仿佛也配合着散发出惊人寒气。

    “不,这……”

    “多说无用,受死吧。”本来岚夜是想戏弄一下对方,再杀了的,可他发现这个柳席一点意思都没有,他也就不想浪费时间了。

    堪比女孩子纤细手指跃动着金sè火焰,分为两股的火焰螺旋着一端凝聚出极致的点,化为金sè圆锥的样子。实际上他偷偷吞噬了一点金帝焚天炎,难得遇到排名那么前边的异火,他又怎么可能放过呢,当然他还未完成转化,现在的状况他只能算是吞下却未噬解,更何况衍生呢。他现在手中的不过是最粗劣的模仿品,不过对付柳席,足够了。

    金sè圆锥狠狠的刺进柳席膛之处,不过这样圆锥依旧没有停下来,依旧不停地旋转,逐渐地便将柳席整个体都搅成漩涡,然后他又被漩涡吞噬,最终完全被吸入圆锥之中。叶岚夜轻轻一招,原本火焰组成的圆锥居然化为已变为固体,如同金红的玉石一般。

    “嘛,怎么说也是个炼药师,别浪费了。”掂了掂圆锥之后,叶岚夜将其收入纳戒之中,临走之时还意味深长地看了房间一道缝隙一眼。

    等到叶岚夜离去一段时间,萧炎才慢慢从暗处出来。

    “老师,他发现我们了?”萧炎在心中询问药老。

    “明显的,不过这乌坦城什么时候有这号人物了?都有斗王层次了。”

    “斗王!”萧炎闻言不咋了咋嘴,听那人的声音,看似也不大,不过随即他又摇头道:“大概是那个柳席或者他师门的仇家吧,乌坦城的人应该招不来那样的强者吧。”

重要声明:小说《斗破之我为苍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